魔王男妃的攻略法则_第47章

8823Ctrl+D 收藏本站

  闇达实话实说:“不是什么大事,况且。”他笑,“吾王估计根本不会将这件事听进去,我又何必做无用功。”

  闇达说的话好有道理,陆小飞赞同地点点头:“真是辛苦你了,魔族的事,大部分都是你在打理,谷诺这王当的,还真是轻松。”

  闇达见陆小飞提到了这件事,意有所指地说:“既然您如此体谅老夫,不如就早日和吾王生下小魔王,好让小魔王能早日亲自处理魔界事务?”

作者有话要说:  封面都是自己做的……所以有点丑orz

  ☆、兄弟逃亡

  灵族最近,继丘长老退位后,又出了件轰动的大事。

  玖家的小儿子信,弑父,带着大儿子宿不见了踪影。

  其实,弑父一事虽大,但除了灵族的刑司部门在意之外,在其他人那里,最多只是一时的饭后谈资,并不会在心上在意很久。

  反倒是宿跟着消失的消息,让不少人为之担心,还派出了自家势力成员,帮助负责抓捕信归案的修,一起寻觅俩人的踪迹。

  在掌握的现有情报来看,信和玖发生了极大的冲突,以致于他失手杀了玖,而宿,是被信强制性带走的,不少人猜测,若是不尽快找到俩人,宿很可能也会遭不幸。

  而此时,处于事件中心的俩人,正躲在“游园惊梦”旁的旅馆内,沉默以对彼此,即使相顾,也是无言。

  之所以选在这里躲避,是因为信知道,这附近的人从不会刻意去留意来这的人,况且,他们也想不到自己会来这种地方。

  宿已经从巨大的惊恐情绪中恢复冷静,他失神地问自己弟弟:“今后,我们该何去何从?”

  信眼里的戾气未消,隐约还能瞧见血丝,宿一抬头,还是被那样的眼眸吓到,赶紧错开视线。

  “灵族不能待,我们就去魔族、幻族,世界这么大,总有一处是我们的容身之所。”

  信的声音有些嘶哑,因为之前声嘶力竭地咆哮过。

  宿知道暂时也没有其他好选择,扶着圆桌站起,因为疲惫,身体虚弱地晃了晃,还好他有扶着桌子,才没有摔倒。

  他说:“我有点累,先去睡了。”

  信“嗯”了一声:“我会看着情况,一有不对劲的地方,我们马上离开。”

  宿点头:“好。”

  说完,便走到了床边,和衣而睡。

  信闭上眼睛假寐,也准备休息一下,可是他刚一闭上眼,那个画面就主动的、再次浮现在眼前,害他不敢闭上眼睛。

  目光转到床上,看着在乎的哥哥因为疲惫已经立刻入睡,又是懊恼又是愤怒地捏紧了双拳。

  为什么要那样默不作声地独自承受那一切,若是他早一点知道,又何必受那些苦!哥哥,你真傻。

  他早就无法忍受玖的行为,但只是皮肉之苦的话,他并不在意,如果宿能早点跟他坦白,他可以和宿好好商量,拟出一个完美的计划,一起逃离玖的掌控。

  然而如今,一切都成了定局,他杀死了玖,背上弑父的罪名,带着宿逃亡。

  直到现在,他恍惚着,无法相信之前发生的一切竟然都是现实,是他亲眼所见、亲耳所闻。

  昨晚,宿因为晚归,被玖再次喊去书房,因为玖看上去很生气,他担心宿,便擅自偷偷地待在书房外,等着宿出来。

  这次书房的门并没有锁好,玖和宿的对话清晰地传入了他的耳朵里,刺痛了他的耳膜,因为愤怒,他直接推开了书房的门,准备带宿走。

  不想,推门而入的画面,直接让他失去了理智。

  宿全身未着一件衣物,双手被捆在身后,膝盖跪在地上,背上又被玖打得全是鞭痕,吓人地渗着鲜红的血液,这不是引发他发狂的原因,而是……

  玖正粗暴地抓着宿的头发,按着他的脑袋在自己胯间,看到信进来,冷声叱喝道:“你在这干什么,给我滚出去。”

  宿明显全身颤抖了一下,停下了动作。

  玖拉住宿的头发向上扯,命令道:“继续,要不然我连他一块惩罚!”

  怎么敢这么理所当然地面对目睹这一切的他?眼前这个男人知不知道他的身份是他们的父亲,即使只是养父,但那也是父亲的角色!

  血红的颜色充斥在信的视网膜前,全身泛起一股强烈的杀意袭向玖,玖自然是感觉到了,放开了宿,面无表情地看向站在门口一动不动的信。

  他冷声喝道:“怎么,你想对我出手不成?给我滚回你自己的房间去!”

  因为玖放手,宿摔倒在一旁,勉强重新直立起上身,半转过身,声音细弱蚊蝇:“听话,回去。”

  信紧咬着唇,因为过于用力,已经被咬破,那种刺痛的感觉,却仍不及心上感受到的痛苦。

  他看向宿,无法理解地问出心中的痛:“为什么?为什么你能够忍受他这么对你!这种人凭什么要被我们尊称为父亲,我们又不是离开他就不能活下去,这样的对待,你竟然能一直默不作声!”

  声音越来越大,到最后成了咆哮。

  宿低下了头,垂下的长发遮住了他的面容,让信看不清现在的宿是何表情。

  玖再次拉扯宿的头发,迫使他抬头看着自己,毫不意外地,看到此时的宿已经泪流满面,当真是楚楚可怜的模样。

  但宿越是表现的懦弱和无助,他的心里更多地涌起征服的快感,故意手上用劲,扯痛了宿的头皮。

  宿痛呼了一声。

  玖愉悦笑着:“你看,他明明就乐在其中,越是被这样对待,他越兴奋。”

  破空声,玖还没来得及转身,一只手穿破了他的胸膛,他松开了抓着宿头发的手,不敢置信地低头看着胸前,那沾着自己鲜血的手臂。

  信失控地喊到:“他不是这样的人,是你逼他的!你该死!”

  抽出了手臂。

  玖踉跄着向后退了几步,无力地倒在地上,捂着自己胸前的血洞,抬起头,朝宿爬了过去。

  宿惊恐地看着眼前的一幕,信的手臂还在往下滴落着红色的鲜血,而玖的身上和周围,已经被鲜血所覆盖,满目的赤红。

  玖朝宿伸出了手,想要抓住他:“宿,宿……”

  宿受到惊吓,挪动着,往后退开了一定距离,不想让玖再碰到自己。

  玖已经气息微弱,他的眼前开始模糊,恍惚着,他似乎看到了那个曾经朝自己伸出手,救下自己一命的那个人。

  “离……”

  离,那是宿生父的名字。

  然后,玖垂下了脑袋。

  宿依旧睁着眼睛,全身微微发颤,看着玖死在自己面前,抬头,看向信。

  信盯着玖的尸首,眼里全是戾气,完全像是变了一个人,让宿觉得害怕。

  宿弱弱地呼唤他:“信?”

  信的视线一下子从玖身上转向他,被怒火蒙蔽的双眼,就那样直视着他,不带有其他情感。

  宿噤声,努力让自己不移开视线,虽然他真的很怕。

  现在的信,不是他认识的那个弟弟……

  信闭上眼睛,深呼吸了几次,才总算是稍微平静了下来,再度睁开,眼里的戾气已经消下去很多,他看向哥哥,目光从宿的上身一直向下。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