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王男妃的攻略法则_第48章

8823Ctrl+D 收藏本站

  宿觉得尴尬,双腿动了动,想遮住自己的私密部位,最后,还是转过身去。

  他弱弱地请求道:“别看。”

  信蹲了下来,帮宿解开了手腕上的束缚。

  宿赶紧从地上捡回自己的衣物,捂在怀里,遮挡住自己裸-露的部分。

  信蹲在他背后,从他手里拿过衣物,帮宿穿好上身的衣服,边问:“什么时候开始的?”

  宿抓紧了领口部分:“从我成年开始。”

  信愤愤地一拳砸到地上,地板凹陷了下去,向四周延伸出几条裂纹,突然擒住宿的双肩,信忍不住大声斥责他。

  “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这样的人,我们待在这里到底有什么意义!”

  宿自然有自己的顾虑,欲言又止。

  现在玖已死,说什么都没用了。

  门口传来尖叫声,宿和信立刻同时转头看向出声的方向,仆人捂着嘴,看着房里的惨象,连连后退,然后飞快地跑走了。

  信起身要去追,被宿拦下。

  宿说:“别伤害无辜的人。”

  “那我们……怎么办?”信问道。

  宿穿好衣服,站了起来:“我们走吧。这个地方,我不想再待下去。”

  “好,我们走。”

  信转身就走,走到门口,意识到宿没有跟上来,转过身去,宿正在帮玖盖好衣服。

  他不敢置信地问:“你在做什么?”

  宿说:“他毕竟养育了我们这么多年。”

  信拉住宿的胳膊,转身就走:“他不配当我们的父亲。”

  “可是……”

  “没有可是!”信怒道,他喘着粗气,恨恨地继续说,“你怎么可以忍受他这么久,怎么能这么轻易原谅他?你就真的……这么贱?”

  宿哑口无言,他不是没有恨过玖,只是那些恨意,早就随着时间慢慢磨平,只剩下惧怕,然后,屈服于这现实,屈服于命运。

  无论在谁那里,自己的待遇都不会有任何改善,无非是外表光鲜,内里,也不过都是觊觎这副身体而已。

  见宿一脸落寞,信不再说出伤人的话,拉着他回到他的房间。

  “有什么要带走的,我是没有什么东西要收拾。”

  宿找了一会儿,都是一些小物件,绝大部分都是他亲生父亲留给他的东西。

  信眼尖地一眼就瞧见了中间那个白色海螺,记得那是修给宿的。

  哥哥是真的喜欢修?可是听宿与玖的对话,哥哥不是被迫的吗?心里莫名的不悦。

  信捡起那个海螺:“这个也要带着?”

  宿抬头看了一眼:“我挺喜欢的。”

  “即使它是强迫你的人送的?”

  宿怔住,辩解:“他人,还是挺好的。”

  信看着宿那无所谓的态度,越看越气,忍不住催促道:“快点。”

作者有话要说:  其实故事在我脑里已经完整地构架好了,也知道自己接下来要写什么,可是之前就是码不出字来,结果写到这章,我又开始有我写丧尸文的风范,日码三千字不再是梦23333

哦,对了,说明一下,宿和信不是亲兄弟,在以后的剧情里会有说明的,但是还是在这就跟大家先说清楚比较好。他们都是玖领养的,各自的父亲是没有任何交集的两对夫夫。他们也知道彼此没有血缘关系,但是从小到大的感情的确是如兄弟般亲近。

  ☆、离开此地

  得益于玖家住宅的偏远,加上现在的时间是深夜,等士兵赶到玖家,宿和信早已离开。

  不同于信,宿的体力完全不行,没过多久,宿就要求休息。

  信靠在树干上,看着哥哥,还是忍不住将心里的疑问问了出来:“你到底喜不喜欢修?”

  “不知道。”宿坦白,“不讨厌,谈不上喜欢。”

  四下偏僻,那些人也不知道他们俩是往哪边逃,所以这里暂时是安全的。

  信开始担心宿背后的伤,于是点了火,照亮这块区域。

  他说:“你背后的伤,还是先处理一下,你身体这么弱,就这么放任不管,又要发炎发烧了。”

  信的手还未碰到宿的后背,就被宿躲开,宿的反应过大,明明又不是没有帮他处理过后背的伤。

  信疑惑地看着宿。

  宿也知道自己反应过大,努力解释着:“我们先离开这,到安全的地方后,我自己会处理。”

  信的神情变得严肃,拽过宿的胳膊,将他的双手一起按在树干上。

  “不,我现在就要知道。”

  说着,用力扯碎了宿的上衣,让后背的伤暴露在空气之中。

  摇曳的火光下,让他看清了那些鞭痕之中,还有其他一些鲜艳的红色斑块,不像是殴打所致,更像是用力亲吻所留下的。

  一脸复杂。

  这是吻的有多用力,才能到现在还能看见痕迹?

  宿从信的手下挣脱,无奈:“你看到了?”

  “修留下的,还是他?”

  宿回答:“修。”

  明明是玖父亲和修进行了交易,强迫自己去,玖又见不得修在他身上留下任何痕迹。

  觉得气氛尴尬,宿转过身:“上完药,我们继续赶路。”

  一边说着,将长发全部撩至前面,将后背露给信。

  信帮宿上药,这种事已经做过无数次,手指沾着那些冰冷的药膏抹过那些伤口,视线不禁停留在了另外一些痕迹上面。

  宿的肌肤,细嫩又光滑,触感很好,这是他一直知道的,在这样的白皙肌肤上烙下属于自己的印记,他还从未想过,但是这次,他开始觉得,如果这是自己留下的那该多好。

  身体泛起一股异样的感觉,连带着气息也逐渐不稳,就在他忍不住想要凑近的时候,宿的脑袋动了一下,微微侧过脸,问道:“怎么了?”

  宿没有看着自己,他却有种被对方看破意图的窘迫。

  信回过神:“没事,好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