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王男妃的攻略法则_第49章

8823Ctrl+D 收藏本站

  看着身上已经被撕破的衣服,宿纠结:“我没带换洗的衣物……”

  因为宿灵力微弱,说是微弱还是好听的,其实根本就是没有,跟陆小飞差不多,也就不能使用随身空间,刚才收拾出来的东西也都是交给了信保管。

  信想了想自己空间里的东西:“暂时先穿我的。”

  宿同意,换上的时候,明显感觉到宽松,他轻笑了一声:“原来,弟弟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比哥哥长高了这么多,我都没注意。”

  信身体前倾,将额头轻轻靠在宿肩膀上,嘶哑了声线:“在你眼里,我永远都是那个胖胖的小娃娃,又怎么看得见我长大。”

  “有想到好的去处?”

  “暂时……先去他那里躲躲吧。”

  趁着天黑,俩人来到这二十四小时营业的旅馆内,打着瞌睡的小厮趴在大堂的桌上,完全没注意到有客人上门,店老板也只是抬起头瞄了一眼俩人,接过金币。

  “都空着,随便挑一间。”

  信说:“临街的。”

  店老板扔给他们一把钥匙后,继续躺在柜台后的木椅上,浅浅入眠。

  宿和信上楼,信进入房间后第一件事将窗户虚掩,选择临街的房间,就是为了方便观察外面的情况。

  待宿入眠,信就站着靠在窗边观察了一宿。

  直到天蒙蒙亮,外面逐渐开始有了些许人走动的声音,他有些疲惫地揉了揉眼睛,暂时安下心来,在床边蹲下,不动声色地趴在边上看着。

  眸光渐柔,闻着从宿身上散开的淡淡清香,上扬了嘴角,不知不觉也进入了梦乡。

  宿一睁眼,入目的,便是信那张处于稚嫩和成熟之间的俊脸,眨了眨眼,欣慰地笑了笑。

  其他什么都无所谓,他还有真心待他的弟弟,足够了。

  坐起,才刚一动,信就醒了,迷茫地睁开眼,然后扑到了床上,压在宿身上,拿脑袋蹭着宿的胸口。

  “对不起,我不是有意凶你的。”

  还在意着昨晚的事啊,宿倒是已经完全放下,抚摸着信的脑袋,安慰道:“我知道,我没怪你。”

  像是孩子般玩闹了一阵,信趴在宿的身上,居高临下地看着宿的现状:一头亮丽的黑发,已经毫无规则地披散开来,领口的衣服也松动了许多,露出了胸膛。

  而宿,因为玩闹,还在微微喘息着。

  信觉得自己从未发现宿原来如此性感,在要被蛊惑前,控制住了自己,扭头,跳下床,背对着宿,整理好自己的衣衫。

  他柔声问:“饿了吗?我去厨房给你拿些吃的?”

  宿一边整理着头发:“水果就好,我现在不想吃肉类。”

  信去厨房的时候,与店老板对视了一眼。

  店老板和小厮低声说了句话,就朝着信的方向过来,和他一起进了厨房。

  厨房,堆放着不少食物,店老板拿起一只烤好的达达腿就啃,满足于口腹之欲后,才向信提出了自己的疑问。

  “出什么事了?”

  他知道信家里的规矩,不可能同意信和信的哥哥整晚住在外面,而不回家,况且昨晚信来的时候,虽然外表很是干净,但那一身的血腥之气,却是怎么也掩盖不了。

  只是他当时见两人疲累,没有当场问出口。

  信挑水果的手一顿,努力淡定:“你别问。”

  店老板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后,突然伸手抢了信手上的果子。

  得意地拿在手上,店老板晃了晃果子:“不跟我说的话,本店不提供食物。”

  信当然是直接动手跟他抢,俩人你来我往,在不大的厨房里就这样交手起来。

  小厮听到响动,赶紧过来查看,恰巧看见信袭向店老板的画面,想也不想,闭着眼睛飞快地冲向店老板,将他撞离信的攻击范围。

  店老板后背狠狠撞上了墙壁,疼得他闷哼一声。

  小厮一脸慌张地问:“没事吧?”

  店老板扭曲了他那张原本儒雅至极的脸,无奈:“本来是没事,现在有事了。”

  小厮没有明白老板的意思,暂时也没有心思去理解其中的意思,转过身,冲信虚张声势地喊道:“不准你伤害我老板!”

  信拿着水果,看着俩人,冷淡:“是他先动的手。”然后果断转身走了。

  小厮回头看自家老板,老板只好解释:“我就是跟他闹着玩玩的。”

  原来是自己多管闲事了,小厮脸一下子就红了,气呼呼地往外走,边走还边说:“早知道就不管你了。”

  回到房间,信和宿商讨了一下去哪的问题,最后决定去幻族地界。

  幻族地界宽广,族人又不爱群居,地广人稀的,在那边也不易被人发现。

  既然已经决定好去处,信便告知宿,那等今晚天黑,俩人就离开此地。

  临近傍晚的时候,隔壁房间来了两位客人,即使房间与房间之间隔音效果很好,但是也抵挡不住强烈的抖动。

  宿偶尔与信对视,他一脸尴尬地转过头。

  信看着外面的天色,决定提前出发,并让宿戴上了白纱斗笠来遮住面容,早点离开这里。

  正准备出门,隔壁传来了重物倒地的声音,开门,就见店里的那位小厮急匆匆地跑过去,查看隔壁发生了什么事。

  往那边瞄了一眼,木门直挺挺地倒在地上,而小厮正捂着脸,不敢看门内的场景:“客人要不换个房间吧,希望你们别再整出这么大的动静了。”

  信下楼前,无意再往这边瞄了一眼,就看见小厮被人强行拉了进去。

  路过柜台前,好心提醒了店老板一句:“你家小二好像有麻烦,你最好去看一下。”

  店老板抬头,下午的时候多少收到了些关于玖家的风声,他问:“你们这是要离开灵界?”

  信见他已经得到消息,点头:“早就不想待在这里了。”

  店老板起身:“那……有缘再见。”

  “后会有期。”

  待信走出了旅馆,店老板也一步一步走向了楼梯,站在倒在地上的门板上,脸上带着疏离又得体的微笑:“两位客人,本店可不提供除房间外的其他服务,请将我的店员还给鄙人。”

  两位客人相视一眼,无趣地松开了压制小厮的手,小厮捂紧了自己的衣服,冲着扑进了店老板的怀里。

  看着吓坏的小厮,店老板叹了一口气,放柔了声音:“有我在,别怕。”

  小厮抬起头,眼圈都红了,泛着泪光,吧嗒吧嗒地往下掉眼泪。

  控诉着委屈:“他们……他们都把手伸进我衣服里了,还舔我脖子,恶心死了!”

  原本一直带着微笑的神色瞬间降至冰点,店老板看着客人:“对不起,本店不接待你们这样的客人,请离开。”

  其中一位客人欲发作,店老板一个眼刀撇过去,冷声说:“现在还是请你们离开,要是再不走,那就别怪鄙人不客气了。”

  “我倒要看看一个小旅店的老板,还能怎样对我不客气!”

  不顾另一位客人的小声劝阻,较为彪悍的那位客人一副要上前跟店老板打架的模样,下一秒,瞬间被冻结成雕像,还是果体的雕像,飞出了窗外,扔在外面的大街上。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