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王男妃的攻略法则_第52章

8823Ctrl+D 收藏本站

  谷诺看着自己面前这碗,迟迟不肯下嘴。

  陆小飞沉默了半晌,转过身,将自己手上那碗递了过去。

  “我们还是不要互相伤害了。”

  俩人交换。

  陆小飞一边往嘴里舀着,一边侧坐在凳子上:“我以为你根本不会介意食物的味道。”

  “大部分是不介意,除了这个。”

  “味道还不错,我喜欢。”

  谷诺叹息般摇了摇头:“你除了吃,好像也没别的特长了。”

  “又吃不穷你。”陆小飞不满地瞪了他一眼,“再说,我又不是除了吃和睡,就其他啥事也不会了。”

  (可是……好像自这文一开始到现在,笔下的陆小飞主角,除了吃和睡,也没干过其他正经事了,作者本人生无可恋,无语望苍天。)

  谷诺的眼神过于直接:真的?

  陆小飞气结,怒道:“还不是因为这边都没啥事可做,害我一直碌碌无为到现在,晚上我就去找闇达,让他赶紧给我安排职位,我可不是只光吃饭却不干活的人。”

  谷诺对此表示并不在意,只是如果陆小飞能找些事做,不会因此感到这边生活无趣的话,倒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晚上,陆小飞一回到魔王宫殿就跑去找闇达,才转了个弯,就遇到了尤利卡。

  尤利卡朝他招了招手。

  谷诺已经离开,不在身边,所以陆小飞见到尤利卡主动找他说话,有些激动,暂且把找闇达的事放在一边。

  陆小飞问他:“这么晚,你怎么在这?”

  尤利卡点点头:“还有点事要做,你这是要去哪里?这条路,可不是回你房间的路。”

  陆小飞对他坦言自己的想法:“我知道,我这是要去找闇达管事。”

  他突然顿住,发现一个终于改变的地方,兴奋,“你终于不是喊我陆小飞大人,而是你了!”

  尤利卡轻笑:“你不是不喜欢尤利卡那样称呼你吗。你要找闇达?是有什么事?”

  “也不是很重要的事,就是想在这里找份工作,省得被谷诺说我是吃干饭的。”

  怔住,尤利卡完全不敢相信那会是谷诺说的话:“他……吾王说你是吃干饭的?”

  陆小飞:“说是没有直接说,但是他那个意思很明显啊!他说我除了吃和睡啥都不会!”

  “……”尤利卡一时沉默,然后说,“下午的时候,原林的野生魔兽们再次集体跑出了丛林,闇达现在应该不在自己房内,早该在王寝殿外等候着了。”

  “诶?有要紧事吗,那为什么不直接来找我们,我们只是在玩,还是要以要紧事为先啊。”

  尤利卡无奈:“可是吾王并没有告知我们你们去了哪里,所以才只能等着。”

  陆小飞懵了:“他没跟你们说啊,我以为……”

  尤利卡接话:“大概就是不希望我们去打扰吧。你想做什么职务,尤利卡倒是也能帮上点忙。”

  之后,尤利卡就带着陆小飞到了他的房间,让陆小飞坐在一旁等着,自己则是点起了熏香。

  淡淡的檀木味道,陆小飞抹了下鼻子:“你还喜欢这个?”

  尤利卡迟疑了下,回复说:“一般不用,这几日有点累,需要它们辅助才能好好休息。你也累了一天,它能让你放松,今晚好好休息,明天才能有活力迎接新的一天。”

  陆小飞抱着尤利卡屋里的椅背,环顾四周的摆设。

  尤利卡的房间内,到处都是带着流水的设施,似乎是一整套水循环系统?

  陆小飞问他:“你这么喜欢水?”

  尤利卡走到了陆小飞身边,伸手取下了发齿鱼(大家还记得这个神奇的鬼东西吗?),开始整理陆小飞的长发。

  他悠悠地说着:“毕竟尤利卡说到底还是幻族人,喜欢水这个习性,是怎么也改不了的。”

  陆小飞还在想着工作的事:“尤利卡,你说,我能帮你们做什么呢?整理文书?可是你们这好像没有纸张这些东西。”

  长长叹气。

  尤利卡受“整理文书”这四个字启发:“尤利卡记得前几日,你很喜欢去卷轴库?里面很多资料需要重新整理,不如就由你来负责?”

  “唔……整理那些啊……”陆小飞任尤利卡梳着自己的头发,暂时也想不到其他,便同意了,“好吧,就是不知道你说的整理是怎么整理。”

  “很简单的。”

  说完,尤利卡已经帮陆小飞梳理好头发,别上发齿鱼,然后,他便告诉陆小飞所要做的细节,陆小飞认真听着。

  在最后,尤利卡貌似不经意地,问起陆小飞和谷诺的现状。

  陆小飞羞涩捂脸:“你们不要都这么八卦啊,给点隐私好不好。”

  尤利卡说:“吾王自回来后,对你,比之前上心了不少。”

  陆小飞开始脸颊发烫:“什么叫做上心了不少,他不是一直都那样嘛。只不过,我一开始真的以为他是个面瘫型冷冰冰的魔王,就他当时一见面给人留下的印象,我怎么可能会对他有好感,最讨厌大男子主义的人了,什么都要按照他的想法来,我可不愿意。但是相处下来发现……他人还是不错。”

  一说起谷诺,连他自己都没注意到的滔滔不绝。

  尤利卡苦涩在心里,面上还是要维持着笑意。

  “吾王本来就不是很清冷的人,他只是不善与人交流。”

  陆小飞不赞同地摇头:“你说他不善与人交流?我可不觉得他在处理人际关系的时候内向过,调戏人的时候不是挺行的吗!每次都笑得跟朵花似的。”

  (谷诺表示自己黑人问号脸:笑的跟……朵花似的?有吗?有吗!)

  尤利卡突然站起身:“这么晚了,你该回自己房间休息。”

  要是被他知道,这么晚你还在我这里,接下来几天又要让我忙的不可开交了。

  这句话,尤利卡没有说出口。

  陆小飞抬脸看着没有温柔笑脸的尤利卡,赶紧反思自己之前的行为和话语,然后弱弱地,小声解释:“我刚才绝对,绝对不是在秀恩爱……”

  尤利卡无奈地笑了一下,依旧客气地将陆小飞请出了自己的房间。

  次日一早,尤利卡便去谷诺寝殿。

  谷诺正站在走廊边,微微侧耳,而白银缠着他的手臂,仰着头,一人一蛇似乎正在交流。

  尤利卡在他身后静静地看着。

  现在的谷诺,迎风而立,发丝和衣角都在飘动,沉静地融入了远处的背景里,仿若遗世而独立的仙人,只可远观,不可近渎。

  谷诺侧过脸,看向尤利卡。

  尤利卡报告了处理的情况,还有陆小飞的事。

  谷诺将白银放下,让它自己随意行动去了:“等会儿,你跟我们一起去。”

  尤利卡迟疑:“这样宫殿里不是没有人留守了?”

  谷诺瞥了他一眼:“你在担心什么?”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