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王男妃的攻略法则_第53章

8823Ctrl+D 收藏本站

  尤利卡这才惊觉,是自己太过在意,魔宫有没有人守卫,对他们来说从来不是需要在意的事情。

  他解释:“只留下陆小飞大人一人,他不会使用任何力量,万一出事。”

  谷诺抿了下唇:“你倒是关心他到了这般在意细节的地步,不是还有白银和无二在,我们只是出去一小会儿,还能出什么大事。”

  尤利卡低头:“是尤利卡多虑了。”

  所以,等陆小飞从睡梦中醒来,这宫殿里除了他之外,再无其他人,不过他本人倒不知道。

  虽然在宫殿里只见过谷诺、闇达和尤利卡三人,但他下意识觉得,偌大的宫殿里应该还是有其他人在的,只是一直没有让自己遇见而已。

  按照昨晚尤利卡的吩咐,先将外围的那一木架上的卷轴都取了下来,然后开始慢慢翻阅,找出里面涉及到魔族事件的内容,放到一边。

  宫殿外,一个黑影以一个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在接近宫殿,然后,蹿进。

  盘踞在魔宫顶部的无二睁开了眼睛,不安地躁动起来,白银收到了讯息,开始在宫殿里寻找闯入者。

  黑影出现在谷诺寝殿外,强行打开了门上谷诺留下的封印,进入到内室。

  远在原林的谷诺同时感应到了有人动了自己的封印。

  但此时,发狂的魔兽们正围着他,一时间无法脱身。

作者有话要说:  本文不申榜,任何榜都没有去申请,所以看到这文的都是有缘分呐,能坚持看到这里的更是缘分里的真爱O(∩_∩)O默默码字去,争取越写越有意思点,不辜负你们的坚持。

_(:3」∠)_要不,大家说说看都是怎么翻到这篇文的吧,我很好奇诶。

  ☆、人不见了

  白银已经找到闯入者,传达讯息给无二。

  无二立刻也赶了过来,巨大的蛇头伸入走廊,一路钻入谷诺的寝殿入口,完全堵住了入口。

  巴旦法一副无所谓的态度,淡然地,任凭两条蛇在自己身后不远处威吓地摆出攻击姿势,在谷诺房里找着自己所需的物件。

  其中最重要的一样,就是谷诺绝对不会随身带着的一样东西,启动能量反应的重要辅助道具,水晶石。

  蛇信子,咝咝之声一直在耳边环绕。

  找不到自己想要的东西,巴旦法心情有些焦躁起来,连带着对身后的那两只魔兽的态度都发生了转变,扭过头,语气极其恶劣:“再吵,就把你们都炖了!”

  在巴旦法回头后,无二率先发动了攻击,蛇身全部挤进房里,然后张开了自己的牙口,欲咬向入侵者。

  巴旦法抬手,顶住了无二的下巴,一用力,就帮无二合上了蛇口。

  白银想趁着对方不注意,悄悄潜近,没想刚一动,巴旦法的视线就移了过来,饱含着警告意味。

  “暂时还没打算和他闹得太僵,我取个东西就走,要是你们不识相,伤了,残了,我可不管。一旦出手,就不会手下留情。”

  语气并不狠厉,甚至声音还很温和。

  却透着一股莫名的震慑力。

  收回自己的视线,巴旦法看着已经被自己翻了两遍的房间,烦躁地轻声咒骂了一声,突然转过头。

  正准备偷袭的白银瞬间定在原地,向左边扭过头部,假装自己正在四处看风景。

  巴旦法抓住它,将它提了起来,白银立刻缠上了他的手臂,逐渐锁紧。

  指间用力,被捏住七寸的致命危机感终于使白银安分了下来。

  巴旦法瞥了一眼蠢蠢欲动的无二,算是给了个警告,然后提着白银,转向屋内四处方位。

  “你或许会知道吧?毕竟总是和他待在一起,有没有看见过三块一模一样的透明水晶石,大概就那么长。”

  巴旦法另一只空闲的手在空气中比划着,突然想起,在之前,谷诺在囚龙山顶开启法阵的时候,这条银丝蛇就跟在谷诺旁边。

  那天,他一直在远处看着谷诺做着那一切,和他的傲骨龙一起,静静看着谷诺,如他预期地打开了时空门。

  然后,意外情况发生,他骑着傲骨龙迅速地接近,及时接住了陆小飞,本来是有打算就这样带着陆小飞离开,但是思索了几秒后,还是将陆小飞交到谷诺身边。

  比起自己亲自来,他更希望谷诺能干脆帮他完成接下来的所有事,他还要负责其他重要的部分,可没有闲心帮陆小飞这个外界人找份称心如意的亲事。

  巴旦法还蛮相信谷诺的魅力,毕竟他做过调查,谷诺是如今三界中最受欢迎的人,之一。

  虽然他是看不出谷诺身上到底哪里吸引了他们,不过暂且就这样吧,当时他就这样想。

  要是陆小飞迟迟对谷诺并无感觉,再将他接回来。

  现在,答案很明了。

  昨晚尤利卡就跟他说明了俩人的进展,说实话,他内心里对谷诺是有点失望的。

  巴旦法将白银举到自己眼前。

  “你见过它的,在囚龙山顶上,我回去拿的时候已经不在了,是你帮他带回来了吧?”

  白银呆滞地竖着蛇眼里的黑色晶状体,装傻中。

  “不要给我装傻!我完全不介意现在炖一锅蛇汤来消消火。”

  无二猛地从巴旦法背后卷住了他整个人,然后急速退出房间,往室外更宽阔的地带溜去。

  过程中,巴旦法被狠狠地摔在墙上。

  连带着他手里的白银,在接连被甩到墙上和撞上走廊的围栏上后,从巴旦法手里脱离了出去,落在一旁的地上。

  卷着巴旦法,无二快速地准备先将他带离这座宫殿,就在它马上就要成功之际,身体被一股力量拉扯住,不能再前进分毫。

  它回过头,巴旦法正单手勾在宫殿石栏上,低着头,阴测测地笑了。

  笑够了之后,他抬头,盯着无二。

  “玩够了吧?”

  还未等无二有所准备,蛇腹位置的剧烈疼痛让它暂时松开了巴旦法,然后,被斩落,急速落向崖底。

  “砰”的一声,水花高高溅起。

  红色的血大量涌出,没多久就晕染了整片水潭。

  巴旦法抓着石栏,纵身一跃,回到走廊平坦的地面。

  白银紧绷起所有神经,不敢再大意,死死地注意着巴旦法的一举一动。

  巴旦法泰然地整理了下自己略有些狼狈的衣着,瞄了眼一旁全状态防备的银丝蛇。

  “我对别人家的宠物,可没有那么好的耐心。最后问一次,东西在哪?”

  白银抬起上身,挺立在空中,算是展示着自己的铮铮傲骨,是绝对不会被对方几句话就给动摇的。

  就算实力差距在那,它也不能就这样屈服于对方。

  有脚步声在接近。

  白银觉得如果自己是人类,现在一定在狂冒虚汗。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