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王男妃的攻略法则_第58章

8823Ctrl+D 收藏本站

  这天中午时分,他带了宿最爱吃的一种红枣软糕回来,放在屋里中央的桌上,望向床上。

  宿缩在角落,背靠着墙,抱着膝盖,将头埋在里面,依旧那么安静 。

  信拿着吃的,讨好般坐到宿身边,将食物递给他:“就算你再怎么生我的气,也不要跟自己的身体过不去,吃点吧,好不好?”

  宿恍若未闻。

  信终于忍不下去,强硬地抬起宿的脸,盯着他:“够了!我都已经道过谦了,你还想我怎样?以死谢罪吗!”

  宿的眼睛虽睁着,看的也是他所在的方向,视线却仿佛透过了他望着背后某处,那种不真实的透视感,空洞而无神。

  信崩溃,靠着宿的肩膀,像个孩子般哭了。

  擦干眼泪,信离开了这间屋子。

  许久后,宿才微微有了反应,他慢吞吞地走下床,扶着墙,一步一步离开,屋后,是一条宽阔的河流,不知水深几许。

  顺着河流而下,陆小飞蹲在河边洗脸洗手。

  自踏入幻族地界后,巴旦法才想起对方的喉咙被自己下了禁锢,无法发出声音。

  于是他解除了自己之前下的禁锢,还当着陆小飞的面,恍然大悟状:“难怪你一路上都这么安静,一言不发,我还以为是你不想跟我说话。”

  就算是能说话了,陆小飞也被对方欠揍的态度气的不想理人。

  况且这一路上,只要看见个男人,巴旦法都会向他询问一声:“你看这个人如何?”

  ……

  有病啊?!

  如果可以,陆小飞很想当场掀桌,即使他面前没有桌子,他也很想掀!

  完全无法理解巴旦法的动机,这几天他想了很久,也想不出巴旦法是为了什么会这么积极地想让他赶紧喜欢上一个人。

  谷诺的动机还能理解,而巴旦法是为了什么?

  从对方对自己的态度完全可以看出,对方对自己根本没意思,真的只是想让他赶紧对别人动心,然后好像分分钟就能生出个娃交给对方……

  你说,这个人到底图的啥?孩子又不是他的,就这么想帮别人养孩子?

  因为想的太入神,陆小飞没有意识到自己一直盯着巴旦法,换来巴旦法的嘲弄。

  他居高临下地睥睨着陆小飞:“除了我之外,你看上谁都无所谓。”

  虽然一时间没听懂巴旦法话里的意思,但那语气着实令人不爽,又因为巴旦法身高真的很高,陆小飞不得不仰头瞪他。

  “你什么意思?我是那种随便看到一个人就会喜欢的人吗!”

  巴旦法轻挑眉:“我可没有这么说。”

  那你刚才话里什么意思?陆小飞继续不满地瞪着他。

  “我只是跟你提前说清楚,你喜欢谁都可以,就是……别打我的主意。”

  哈……哈哈哈……

  陆小飞觉得自己快要承受不住了,这个人真的是太自恋了,简直是以自我为中心。

  气的感觉心脏都有点疼了,陆小飞扭头就走,却忘了自己根本不是自由身,而是被别人绑架来的,巴旦法一下子抓住了他,将他扭了回来。

  巴旦法不解:“这些天,一路上也见了不少人,就没一个看得上的?”

  陆小飞冷笑:“你当菜市场买菜啊?随便瞧两眼就买回家?”

  巴旦法想起下车的原因,催促道:“不是要去洗脸吗,还不快去。”

  所以才有了之前的画面,陆小飞蹲在河边清洗着因为意外沾上一层酱汁的手和脸,起身的时候,意外地看见河里飘着什么。

  那事物从上游随着水流缓缓而下,待接近些了,陆小飞才看清那是个人。

  没有任何犹豫,他赶紧喊巴旦法过来救人。

  然而被喊的对象一脸心不甘情不愿地走近,瞥了一眼河上,漠不关己的态度:“不就是一个人吗?那么大惊小怪的干嘛?”

  “也许还活着呢!”

  “是还活着。”巴旦法如是说到,他的确从那人身上没有感觉到死气,应该还是活着的。

  “那还不救人!”

  陆小飞见巴旦法一副袖手旁观的模样,怕是真不会出手,幸好自己还是会一点水性,虽然游地并不好,但在此刻也算是能派上用场。

  下水。

  巴旦法无语,直接将人拉回了岸上,一个蜻蜓点水,跃于水面,将河里的人提起,扔到了岸边。

  陆小飞上前察看情况,讶异地惊呼了一声:“诶?怎么是他?”

  巴旦法也好奇地瞄了一眼,并不认识,不过,人长得倒是不错,他看了眼陆小飞此时的殷勤样,觉得自己看到了希望,嘴角微露笑意。

  “你认识?”边问,边主动蹲下身体,帮这位溺水的人排出了胃里进的水,刺激了一下呼吸系统。

  没一会儿,原本沉寂的人恢复了生命迹象,醒了过来。

  “在灵族那见过一面,好像叫……宿?”

  宿?灵族?这么一说,巴旦法就想起一个人,再看地上的人,确定身份。

  宿虽醒了,还是一脸怔怔地呆样,陆小飞呐呐道:“这是在水里泡太久泡傻了?”

  巴旦法二话不说,将宿抱起,扔到了马车上,给陆小飞一个眼神,陆小飞只好乖乖也爬上了车。

  马车继续前进,巴旦法脱光了宿湿漉漉的衣服,扔出了马车,然后给宿裹上了一层毛毯。

  他这没有适合宿的衣物,暂时也只能这么做了。

  即使被这样对待,宿安静地就像一个不会说话的傻子,乖乖服从着巴旦法的一切,目光无神。

  陆小飞觉得哪里不对,就算是泡水里……不会真的脑子进水泡傻了吧?

  不要啊,这多可惜。

  做完那一切,巴旦法就将人塞进了陆小飞怀里,陆小飞受宠若惊地抱着裹在毛毯里的宿,本来想拒绝,见宿冷得在发颤,也就没有将人推出怀抱。

  巴旦法看着陆小飞的行为,暗暗觉得:有戏。

  陆小飞不解的是:“他怎么会在这?还是在水里。”

  巴旦法靠坐在一边:“我怎么知道。”

  唔……也是。

  陆小飞低头看着怀里颤颤发抖的宿,不再说话。

  巴旦法却没有就这样让气氛沉静下来,道:“你喜欢这样的?”

  “啊?”陆小飞抬头。

  巴旦法继续语出惊人:“难得看见有个你这么上心的,就他吧。”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