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王男妃的攻略法则_第61章

8823Ctrl+D 收藏本站

  感觉到那金色的发丝轻轻摩挲着自己的皮肤,伏翼龙瞬间没有骨气,眼睛已经极为享受地眯了起来,弱弱地低鸣了一声,以示:十分愿意效劳!

  游开心地笑了:“真乖。”

  跟着游一起过来的几位护卫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王在几分钟内,用美色征服了一只幻族的幻兽龙,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

  伏翼龙表示:它对金光闪闪的东西就是没有抵抗力啊,这能有什么办法,摊手无辜状。

  回到现在,接近木屋的过程中,莱斯尽量隐匿了自己的存在感和气息,没有被小憩的傲骨龙发现,但还是逃不过巴旦法的感知。

  在暗处注意着逐渐接近的莱斯,巴旦法恍然想起来人是谁,魔王谷诺的弟弟,顽劣出名于三界。

  不过,在巴旦法看来,莱斯做的那些事不过是小打小闹。

  陆小飞和宿被关在同一个房间里,他看着仿佛丢了灵魂般呆滞的宿,想不出是经历了什么才让那样鲜活的人变成了现在这副模样。

  有些心疼。

  想起对方只是裹了层毯子,还没有穿上衣服,陆小飞微红了脸,赶紧在房间里找衣服给宿,勉强翻到了几件看上去是崭新的合身衣物,递给宿。

  对方毫无反应。

  心里默默斗争了一下,大家都是男人,也不用忌讳什么被看光了身子这种事吧?陆小飞看着宿,一脸无奈地上前,帮宿脱下了毯子,替他穿上衣服。

  虽说没啥好忌讳,陆小飞还是默默别过脸,尽量在不看着对方的状态下帮宿穿好衣服。

  这一扭头不要紧,一下子就和窗户外的某人对上了视线。

  啊!

  俩人同时惊到了。

  陆小飞首先惊讶的是窗户外竟然有人,而且还是有点眼熟的人,然后意识到情况不对,回头看了下坐在床上,光裸着后背对着窗户的宿,又看看窗外的人,慌忙想解释,但是说不出任何解释的话语。

  莱斯这边则是完全风中凌乱了:哥哥的确是被抛弃了吧?被抛弃了吧?他都看到陆小飞竟然和其他人……

  读懂了莱斯眼神的意思,陆小飞在内心哀嚎:不是你想的那样啊!

  莱斯用眼神回复他:那到底是什么情况,这种画面,还能有其他解释吗!

  陆小飞挤挤面部表情,眨眨眼:反正就不是你心里想的那样啊!

  这边俩人正在努力用眼神交流,一个声音突然在莱斯耳边乍然响起。

  “来都来了,进去坐坐吧。”

  下一秒,背后猛然一击,莱斯双手交叉,护在了自己脸前,木墙断裂,他在地上滚落了一圈,翻身看向背后。

  墙洞之外,巴旦法停在半空,看着他,带着轻蔑的笑意,犹如看着已落网,任凭猎户宰割的猎物。

  莱斯微微侧目,问陆小飞:“你是自愿跟他们来的吗?”

  陆小飞摇头。

  得到答案,莱斯松了一口气,这样,他就不算多管闲事了。

  收回分神看向陆小飞的视线,莱斯全神贯注地认真看着面前不远处的巴旦法:“抱歉呢,我有义务带他回去。”

  “带回去干什么?”

  巴旦法一步一步慢悠悠地踏在空中,进入屋内,往陆小飞那瞄了一眼,眼神微黯,略显不悦,“他打扰到你们的好事了?”

  陆小飞扶额。

  喂,你们的思想怎么都那么龌龊!他真的只是帮宿穿衣服,而不是帮他脱衣服啊喂!

  莱斯不由得好奇往宿那边瞄了一眼,无法看见正脸,连侧脸都瞧不见。

  眼下,还是快点直接带陆小飞走吧,眼前这个人的确看上去不太好惹,明明身上毫无气息,但刚刚那一掌表明了他实力不可小觑。

  莱斯额前,象征着力量的魔角开始显现。

  游骑着伏翼龙还未接近,便感觉到那股强大的气场在远处扩散,不是莱斯能拥有的力量,心下一紧,催促伏翼龙飞得更快些。

  伏翼龙自然也是察觉到了那股爆发的能量,它们幻兽比人类更能察觉到空气中活跃的元素变化,知道前面估计很是危险。

  心里有些胆怯,但为了这位新主人,它还是鼓起勇气朝前加速。

  再怎么说,也不能在见面第一天就在主人面前露出胆怯的一面,这样它哪有面子继续跟着主人混。

  傲骨龙早已醒了,待在外围观战,觉察到有同类靠近,对外做出了防御姿态。

  伏翼龙以它的速度优势,划过,接住了重伤下落的莱斯,以一个圆形弧度重新飞上高空,在上面慢慢盘旋。

  游抱着满身是血的莱斯,眼神变得锐利,看向逐渐上升到与他持平高度的巴旦法。

  莱斯不认识眼前的人是谁,他却认识,作为三界的三位王,怎么可能不知道彼此的长相。

  巴旦法微挑眉,他知道游和莱斯之间的一些渊源,看见重伤的莱斯,游的反应不应该是现在这副模样:“你要救他?”

  游深呼吸了一口气,尽量以一个平静的态度面对巴旦法:“我竟不知道,他何时得罪过你,让你下如此重的手。”

  巴旦法沉吟:“我一直以为……濒死的莱斯出现在你面前,你应该很开心才对。这世上最恨他的人,是你。”

  游斩钉截铁地说道:“如果他要死,那也只能是死在我手上。”

  看着游极其认真的模样,巴旦法了然地点头:“好,人你可以带走,只要你保证他不会自己主动跑来找我麻烦。只要他不自己这么作死,我才懒得对他出手。”

  还是没弄清巴旦法为何会和莱斯打起来,但是眼下这情况,他也不好再继续追问下去,要不然惹恼了巴旦法,俩人反倒脱不开身。

  一言不发地带着莱斯离开,至于这里面的原因,还是等莱斯醒了再问好了。

  游低头看着怀里已然昏迷的人,神色复杂。

  自己是这世上最恨莱斯的人?莱斯的心里会不会也是这么以为的?

  淡淡一笑,或许吧,在外人看来,自己和莱斯之间也只有那些解不开理还乱的恩怨,而在莱斯心里,自己也只是个一直想要将他带回灵族处决的灵族之王。

作者有话要说:  收藏和点击慢慢涨了,唔……最近要勤奋了,多更的约定到了,明天会有更新,也就是说,加上今天,这三天就是日更啊!痛苦并快乐着,因为我根本没有存稿orz。

  ☆、云淡风轻

  巴旦法回到房间,陆小飞看着他,忍不住退后,不敢靠近一步。

  吓到了?巴旦法不以为然地继续靠近,将陆小飞逼至墙角,居高临下:“乖乖听话,我脾气可不会一直都这么好。”

  转头看了一眼一直旁若无人坐在床上的宿,巴旦法问陆小飞:“上次给你的东西,带在身上吗?”

  什么东西?陆小飞可不记得眼前这个人曾给过自己任何东西。

  他自然是不知道,之前在船上,那个扮作船夫的人便是眼前这个可怕的男人。

  巴旦法抿了下嘴:“算了,没有也无所谓。”

  按照卷轴里记载的,也没有说一定要外界人负责生子,只是说是他的后代即可,恰巧宿又是能召唤生命树的黑发族。

  只是,宿如今的状态的确堪忧,他也不知是发生了何时才会让宿成了现在这副徒有空壳的模样。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