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王男妃的攻略法则_第62章

8823Ctrl+D 收藏本站

  也不知道还能不能唤出生命树,若是不能,再去寻树种也不迟。

  不,还是两手准备,让傲骨龙替自己去找找看有没有新的纯黑树种长出来。

  打定主意,巴旦法走向宿,抓住他的一只手腕,破开了宿的指尖,冒出了一点血。

  他只是想要个有陆小飞和宿血脉的孩子,至于俩人之间有没有真感情,孩子生下来会不会是个傻子,这些问题才不会管,也根本不在乎。

  于他而言,或许生出个这样有缺陷的孩子,更方便他控制。

  轻声在宿耳边念着祈福的话语,随着声音传入宿的耳里,即使宿的神态还是那副毫无生气的模样,但指尖上的血滴有了反应,开始微微颤动。

  逐渐有了枝芽的形状,血滴形成了向上伸动的姿态。

  还未长到一尺高,相比较它缓慢的生长速度,衰竭的速度只花了几秒钟,基本上只是一眨眼的工夫,树芽雏形就化为了地上一摊薄薄的血液,从宿的指尖往下滴落。

  巴旦法甩开了宿的手,气愤地想要捏断宿的喉咙,看着对方在生命受到威胁下都无动于衷的冷漠表情,又收回了自己的手。

  他瞪向陆小飞,态度极差:“我出去一会儿,要是被我知道你敢跑,你知道后果的。”

  陆小飞下意识摇头:我不知道会有什么后果啊?

  触及巴旦法那副不悦的面容,不敢开玩笑,赶紧点头,表明自己会乖乖待在屋里,绝不踏出去半步。

  希望刚才那位想救自己的孩纸平安无事。

  陆小飞走到宿面前,蹲下,看着对方,很是无奈,叹气。

  “这都什么事啊。”

  干脆躺倒在床上,望着窗外的层层枝桠,有阳光透过繁密树叶之间的缝隙,照了进来。

  终于想起跟莱斯是在哪见过,他来这边的第一天就见过莱斯。

  既然想到了那天,他脑子里不由自主地想起与谷诺的第一次见面时候的情景,那个静静躺在地上的男人,眉眼透着冷清。

  第一印象是“好帅”,第二印象是“蛮不讲理”,接触多了,才知道,是故作逞强的高冷。

  因为是王,住在空旷的魔宫里,来来去去也就那么几个人,总是一个人待着,养成那样的性格也不奇怪,尽管在陆小飞看来,谷诺这个王当得还真是清闲。

  如果不是因为总是孤单一人,谷诺肯定是个阳光开朗,爱笑的人。

  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陆小飞翻了个身,改为趴在床上。

  谷诺一定会来寻自己的,所以他等着,等着他来。

  猛然从床上坐起,自己太坐以待毙,凡事都靠着谷诺,是不是显得自己太弱势?

  可是,也没什么他能做啊……陆小飞沮丧,在这个世界,作为普通人类真是寸步难行,就连自救,他要是贸然行动,反而是更加添乱。

  既然都有魔族人能找上这里,那谷诺也是能找到这来的,他还是安安心心等着吧。

  于是,又躺了回去。

  向左边偏了下脑袋,宿身上的衣服还未完全穿戴整齐,便爬起来帮宿扯好。

  宿指尖那一小点的伤口已经愈合,只能看见小小的血液结块,陆小飞看了看,猜不出巴旦法为什么要这么做。

  还好不是用他的血来搞这种奇怪的仪式。

  远在千里之外的送信鸟终于把传音叶交到了闇达手上,闇达立刻认出这是莱斯所用的,便将它交到了谷诺手里。

  此时的谷诺正在崖上的比若家,从初禾父亲比若那知道一点陆小飞踪迹的信息:在幻族和魔族地界交接处,有人疑似看见了谷诺所绘的画像里的人物。

  只是疑似而已。

  谷诺决定亲自前往,不等他离开比若府上,闇达匆匆赶来。

  传音叶里,记录下了莱斯那老是不正经的声音:亲爱的魔王大人,我怎么在幻界这边看见了未来大嫂和别人在一起,你们俩这也分得太快了吧?幻族毕卡尔小镇,要是你想追回大嫂,那就过来,要是你们俩是真的吹了,当我没说。爱你的弟弟,莱斯留。嘿嘿。

  又是幻族。

  闇达主动:“如果您要去幻界,让我陪你一起去吧。”

  谷诺摇头:“你留下,让尤利卡过来。”

  闇达想起尤利卡的身份,或许他陪着谷诺更合适,想了想,不再坚持,转身去找尤利卡。

  尤利卡急匆匆地赶了回来,谷诺见他出现在自己视野,便朝西边而去,尤利卡只能加快了速度,跟上谷诺。

  谷诺有意放慢了速度,尤利卡跟在后侧,他从闇达那知道此行的目的,忍不住将心里的想法问出口。

  “您真的……非要他不可吗?”

  谷诺停了下来,看他:“你这话,什么意思?”

  尤利卡微喘气,也停了下来,犹豫着是否让谷诺知道自己的心意,还是不敢。

  “我只是觉得,您不必为了一个陆小飞,就如此兴师动众,还亲自前去幻界。魔兽动乱的事还未解决,这几日的伤亡也越发频繁,您却还为了他……”

  “我以为,你和他的关系不错。”谷诺略显失望地看着尤利卡,“就算你不喜欢他,作为魔族的客人,失踪,还是被人强行带走,我都有责任将他带回来。”

  “说到底,还是您个人的私心!”

  “尤利卡。”谷诺冷了脸色,“你要是不想去,不用跟来。”

  尤利卡咬唇,别过脸:“尤利卡只是想让您以大局为重。”

  沉默。

  谷诺缓步走至尤利卡身前,慢慢道:“你以为我这几日只关心他的去向,真的不知道原林那边的情况?”

  有人故意惊扰了魔兽群的聚集地,并抢走了不少魔兽蛋,才导致那群魔兽的异常,因为不知道是谁抢走它们的孩子,它们便无差别攻击周围的居民。

  他已经让无二找到了那些被掳走的魔兽蛋,已经送回魔兽们的窝里,它们应该早已安分下来,不再出来寻找自己的孩子和伤人。

  即使如此,尤利卡每天还是表现地很忙的样子,总是不在魔宫,他是没去询问尤利卡这几日到底是去做什么,但并不表示他不知道尤利卡并没有在忙原林的事。

  “尤利卡,有些事情没有说破,并不代表我就真的不知道。”

  尤利卡心里紧张,面上还是保持着镇定,破罐子破摔起来。

  “那有件事,您一定不知道。”他扭回脸,看着面前的谷诺。

  已经确定要说出口,他忍不住伸出手,贴上谷诺的脸颊:“尤利卡爱慕您,从很早很早开始,就暗恋着您。”

  谷诺退后一步,表情没多少变化,眼里却透露出了他的惊异。

  尤利卡苦涩:“所以您让尤利卡怎么能喜欢一个会抢走您的人,尤利卡在您身边这么多年,您都毫无感觉,为什么他仅仅来了几天,就能让您这么上心!”

  谷诺低喃:“我不知道。”尤利卡对他竟然是这种感情。

  “那您现在知道了。”

  谷诺没有预料到这次谈话会演变成现在这个局面,虽然知道可能会伤害到尤利卡,他还是将话说了出来:“在我眼里,你就像莱斯一样。”

  尤利卡笑了:“请恕尤利卡无法陪你一起去幻界了。”

  被发了一张弟弟卡,呵。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