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王男妃的攻略法则_第66章

8823Ctrl+D 收藏本站

  谷诺的伤势比他在外表看到的要严重得许多。

  陆小飞焦急地看着对方昏迷的模样,毫无办法,这座小岛上什么都没有,他又无法凭借他一人之力就带着宿和昏迷的谷诺离开这里。

  对方为自己做了那么多,自己却无能为力的感觉,真的不好受。

  谷诺醒过来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了,繁星映着整片星空,亮晶晶的。

  包括陆小飞的眼角,也亮晶晶的。

  谷诺抬手,抹去了那光泽:“怎么哭了?”

  陆小飞见他醒了,开心地擦了擦眼角:“我没哭。”

  谷诺坐起,看了下周围:“我睡了多久?”

  “不知道……反正就是从白天睡到了晚上。”

  陆小飞老老实实交代,自从来了这边,他对时间就再没了概念。

  不再是按小时计算,而是按天数度时间了。

  木屋顶部被镶嵌了某种白色珠子,一到晚上就散发着微软的光,勉强能看清视野里的东西。

  将染血的衣服褪下,谷诺从自己空间里拿出了一些药,看向陆小飞。

  “好了,知道了。”

  陆小飞走到他身后,盘腿坐下,替谷诺处理后背的伤。

  朦胧的白色光芒下,陆小飞总觉得气氛有些怪异,谷诺的身材,脱光了看果然很有看头。

  唔……自己都在想什么,只是帮人涂药而已。

  陆小飞微红了脸,庆幸现在昏暗的光应该让谷诺看不出自己脸红过。

  谷诺注意到宿一直很安静地坐在木屋里,一句话都没有说过,便向后倾靠,问陆小飞:“他怎么会和你们在一起?”

  “从河里捞上来的。”

  “啊?”谷诺忍不住回头,“从河里?”

  “我也不知道他之前发生了什么,反正从我们把他从河里救上来,他就一直是现在这副样子,像个真人洋娃娃,什么话都不说,就安静地待着。”

  谷诺多少还是从闇达那知道了灵族发生的事,告诉陆小飞:“他应该是和信在一起,怎么会在河里被你们发现。”

  陆小飞马上想到宿之前唯一一次出声念叨的两个字:“信?他弟弟吗?”

  “嗯,灵族那边的消息,信杀了他们俩的养父,带着宿一起失踪了。”

  “!”陆小飞震惊。

  ☆、离开小岛

  突然能理解宿为何会变得如此失魂落魄了,经历过这种事的确打击有点大。

  看着谷诺背后的伤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陆小飞总算是能松一口气了,也有闲心关心其他事。

  他认为之前的那位红发帅哥是谷诺派来的,所以便好心过问莱斯的情况:“之前那位红头发的,没事吧?”

  连谷诺都不是巴旦法对手,很担心那位小哥会被巴旦法教训成什么样子。

  谷诺大概猜到了陆小飞在说谁:“莱斯他去找过你?”

  来幻界后,谷诺并未遇见莱斯,也未收到他其他信息,就更不会知道莱斯的现状。

  “他来救我,但是被发现了。”

  “我没有他的消息,明天离开这里后,去镇上看看他是否还在这里。”

  “话说,绑架我的这人到底是谁,看上去,你好像认识他?”

  谷诺想起这个,微微头疼:“幻族的王,巴旦法。”

  ……沉默。

  陆小飞突然觉得自己很厉害,来这没多久,三位王已经见了个遍,其中两位都对自己很是执着。

  不过巴旦法的执着跟谷诺的完全不同,异常诡异的行为。

  谷诺换好衣服,转向陆小飞:“他都对你做了什么?”

  “也没什么……”陆小飞摸摸鼻子,“他就是想让我和宿生个孩子给他,也不知道图什么,又不是他的孩子。”

  想起下午看到的血,谷诺按着陆小飞肩膀的手不自觉用力:“你和宿?”

  陆小飞看到谷诺欲言又止的眼神,明白谷诺是想问什么,心里一口老血,使劲摇晃谷诺的双肩:“把你现在想的画面从你脑子里踢出去!”

  谷诺移开视线:“我没想什么。”

  你刚才的眼神,分明就是有鬼。

  陆小飞一时的激动过后,平静下来,因为之前发生的事,让他心生勇气敢跟谷诺说清自己内心里掩埋着的心思。

  不过还是有点犹犹豫豫:“我想跟你说件事。”

  “你说。”谷诺认真地倾听着。

  “一直以来我都理所当然地接受着你的好意,因为我之所以会来这边都是因为你,在这边除了你之外我也找不到其他依靠,一个人的话……估计活不下去。”

  谷诺低眉,有些担心陆小飞会说出什么拒绝的话语,听他话里的意思,和自己在一起似乎都是因为被逼无奈,没有其他选择?

  事实的确是这样。

  陆小飞一边在心里措词,继续说:“一想到你是为了要孩子才选择我,我的心里一直很不平衡,如果不是因为这个,你根本看都不会看我一眼。”

  “那我们就不要孩子。”

  “可是我在心里又默默庆幸着这点……诶?你说什么?”

  陆小飞停下,讶然抬头看谷诺。

  谷诺额头轻靠在陆小飞额前:“我可以不要孩子,我只要你。”

  不敢置信:“可是你一开始选择我不就是为了……”

  谷诺想了想自己之前的所作所为,故意反问道:“有吗?我怎么不记得了。”

  陆小飞被他无赖的行为逗笑。

  笑过之后,陆小飞没再提这件事,只不过……

  “你这些话,都是跟谁学的,你要是跟我说你之前没有追求过人,我可不信。”

  总觉得谷诺的情话,说起来一套一套的,根本就是个情场老手,哪有青涩的感觉,除了一开始时候的冷硬态度。

  初次见面时候的谷诺,和眼前这个男人,给人的感觉简直判若两人。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