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王男妃的攻略法则_第71章

8823Ctrl+D 收藏本站

  谷诺的父亲对小谷诺也太放得下心了吧,就这样把孩子扔在危机四伏的森林里。

  开始同情谷诺,他到底拥有怎样的童年啊?

  谷诺继续讲着故事:

  在一旁观战的他,觉得自己不能就这样静静看着,而是需要做点什么。

  要不然,等黑曜蛇战败,就轮到他被这群狼纠缠不休。

  如果他没记错,像狼这种魔兽,若是战斗中头狼死亡,狼群其他成员会因为惧意,也因为失去了领导者,暂时停止攻击选择四散逃走。

  所以,从现在开始,他的目标只有一个,就是那个站在外围指挥的头狼。

  头狼时刻盯着黑曜蛇的状态变化,等着最佳时机,扑上去给予黑曜蛇最致命的一击。

  感觉到了杀意,他扭头看向被紧盯的视线来源。

  咋一看头狼瞧过来,谷诺略慌,抓紧了身下的树干。

  还好,头狼很快地,将重新注意力都放在了黑曜蛇的身上,不再顾及谷诺。

  其实,谷诺本可以趁此逃走的。

  但是看着那条黑曜蛇的状况,又不想就这样丢下它离开。

  对方在之前的表现,不像是随意伤人的魔兽,让他颇有好感。

  就算逃走,若是它们击败了黑曜蛇,还是会去追自己,对于猎物,狼群从不放弃任何一只可以追捕的食物。

  黑曜蛇周围的树木已经被它那强劲的身躯扫倒了一片,幸好,那头狼的身后不远处,有一棵树还坚-挺着。

  谷诺回想着卓爻父亲教过他的隐匿气息的办法,努力让自己先沉浸下来,就是身上血的味道,有点难办。

  他往四周看了看,跳回地面,从地上挖了一层混合着杂草青苔的泥土,涂抹在自己身上。

  重新回到树上,待自己完全进入状态,开始轻手轻脚的通过树,逐渐接近头领所在的位置。

  头领抖了抖身上的毛,歪着脑袋看了一眼自己身后的树,向前走了几步,伏下前头,已做好攻击姿势,准备扑向看上去精疲力竭的黑曜蛇。

  还未等他跳起,身后上方传来异样感,来不及躲闪,那个人类小孩跳到了它身上,死死地抓着它颈部的皮毛,所以没被它甩下去。

  几次差点被头狼那剧烈的动作甩出去,谷诺手脚并用,甚至用上了牙齿,咬在狼的脖子处,一嘴的毛。

  周围的狼群茫然地看着自家头领和人类小孩乱在一起,一只也没有上前帮忙。

  谷诺的右手上还紧紧抓着一把匕首,寻着机会,朝头领的脖子狠狠刺了下去,一刀没成功,他便多刺了几刀。

  头狼倒在地上,身体抽搐着,渐渐没了动静,周围的狼看了,原本还在攻击黑曜蛇的都停下了动作,相互看了几眼,撒腿就往后四散跑走,消失在黑夜里。

  啧。还真的是瞬间就跑光了啊。

  谷诺手里还紧紧抓着匕首,摇摇晃晃地站起。

  月色下的少年,白色的齐腰长发上沾惹了不少尘土和暗红的血迹,仍旧有些婴儿肥的脸庞上,此刻神情冷厉。

  黑曜蛇盘缩着身子,累得不想再动,大大的竖眼看着谷诺。

  谷诺走到了黑曜蛇身旁,靠着那巨大的身体坐倒在地。

  黑曜蛇吐着蛇信子,也不在意自己的身体被当做靠枕,现在它只想休息。

  就这样安静待到了天明。

  “这就是你和无二相识的过程,那白银呢?”

  “晏殊捡来的。”

  晏殊?地名还是人名?

  谷诺解释:“闇达的儿子。”

  陆小飞震惊:“诶!闇达管事还有儿子!”他从来没有跟自己提起过!

  谷诺不理解陆小飞为何如此惊讶:“他一把年纪了,有个儿子不足为奇吧?”

  兴奋:“人呢?我怎么从来没见过。”

  “以后会有机会的。”谷诺看着夜已经深了,该是陆小飞休息的时间,便带着人回到了魔宫内。

  陆小飞自然而然地往一边走去,打算回自己的房间,被谷诺拉住。

  “住我那。”

  陆小飞觉得自己一时没听清:“什么?”

  谷诺只好重复道:“从今天起,你就睡我寝殿里。”

  陆小飞头摇的跟拨浪鼓似的:“还是不用了吧。”

  如果住过去……在心里默默捂脸,他还没有准备好!

  谷诺却没打算就这么放过他:“为什么不愿意?”

  “我还没想好。”

  看着陆小飞支支吾吾的表现,谷诺倾下身子,看对方顺势退后了几步,靠在墙上。

  右手按在墙上,谷诺故意低沉了声线:“只是住一起而已,我又不会对你做什么。”

  按耐住狂跳不止的心脏,陆小飞侧过脸:“你靠的太近了。”

  “我担心巴旦法还会来找我们,住在一起的话,真到了那时候也比较方便。”

  “方便他将我们两个一起打包带走?”

  “你真是……”谷诺无语了,沉默了几秒,说道,“虽然现在我和他实力相差悬殊,只要我们做好准备,他很难再次从我身边带走你。”

  “我觉得,他现在是想让我们俩在一起,然后等着来抢孩子。”陆小飞分析着巴旦法的行为和想法。

  “你不是不想生吗?”

  陆小飞低头:“会死人的,才不要。”

  “所以,我们迟迟没有动静,他可能就会再次来找你。我们事先要做好防备。”

  陆小飞还是很别扭地拒绝:“这跟我住到你那边有什么必然的关系吗?我觉得我们现在这个相处状态,挺好的,不需要做出改变。”

  谷诺小声嘟哝了一句:“哪里好了。”

  手不安份地放到了陆小飞腰上,然后轻啄了下对方的唇瓣,低喃:“我已经明确了自己的心意,那你呢?何时才能同意?”

  望着谷诺的眼睛,那眼里的情感不是作假,陆小飞觉得自己热得有点晕乎乎的。

  对方真的很喜欢自己啊,好神奇,他以前一直觉得自己是注孤生的那一批人中的一个。

  长得普普通通,性格也有点内向,并不怎么参加集体活动,算半个宅男,如果能不出门,他绝对不会踏出家里的房门或者学校里的寝室门半步。

  从小到大没收到过一次表白,也没有很喜欢某个人过。

  安于现状的他,本来已经接受自己可能孤独终老的事实,虽然他才二十二岁,未来还有无限可能性,但那时候他觉得自己基本是不会再有什么重大的改变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