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王男妃的攻略法则_第72章

8823Ctrl+D 收藏本站

  喜欢谷诺吗?答案是肯定的,对方颜好身材好,性格……相处下来也挺好。

  微微抗拒着的,就是他不确定自己是否能真的和另一个人相守到老。

  谷诺在他耳畔叹气,将他拉回现实。

  “跟我在一起,就那么容易走神吗?你的脑袋里,都在想些什么?”

  如果连现在都没有拥有,又何必去考虑以后的事?陆小飞看着谷诺眉眼间的低落情绪,顿觉自己想通了。

  “那个……”他迟疑道,却半晌没有说出自己想说的话,最后干脆化为行动来说明。

  闭上眼睛,视死如归般地亲向谷诺。

  唇齿相碰,那一瞬间的疼痛差点逼出他的眼泪,还来不及退缩,谷诺抓住他这次主动的机会,咬住他的上唇,加深了这个吻。

  动作激烈,后背狠狠地撞上墙壁。

  满脑子只有:疼疼疼,牙疼,后背也疼,哪都疼!

  自己主动索要的吻,流着泪也要亲到结束,可是,是不是太久了点?

  有点缺氧。

  陆小飞迷迷糊糊地想着,连原本的疼痛都消散了不少。

  感觉到谷诺的动作越来越过分,陆小飞拉回点神智:“会被人看到的。”

  “那我们回屋里继续。”

  “哈?”

  一脸懵逼地被扛走。

  次日早晨醒来,陆小飞瘫在床上不想动。

  过了一夜,后背还是好疼,看来是昨晚被撞伤了,碍于面子他没有跟谷诺说。

  艰难地翻过身,陆小飞抱着被子,想起昨晚的激烈,夹紧了双腿,微微叹气:“没有做到最后啊……”

  有点失望,其实他昨晚都已经做好视死如归般的准备了,谁知道对方却在最后关头停了下来。

  不开心。

  呸,自己都在想些什么,为什么要期待自己被人吃掉?不要再想昨晚的事了,赶紧转移目标。

  隔了一夜,后背那里怎么还越来越疼了?痛到忍不下去,陆小飞起身,准备去找闇达讨点药自己上药。

  才注意到这里不是自己的房间,应该是谷诺的寝殿,果然比自己那大上许多。

  一连串清脆的铃铛声传来,伴随着同频率的脚步声,有人打开了寝殿的门,边笑着边跑了进来。

  “我不管,我现在就要看看到底是谁那么有魅力,能把谷诺哥哥迷成这样。”

  透过摆在窗前不远的屏帐,能看到一个小小的人影正在往这边跑来。

  看上去,似乎只是个十多岁的小孩?

  没过多久,那人就出现在了自己面前。

  那一瞬间,陆小飞没遗漏掉那小孩眼里的失望的讶异,仿佛是在说:就是眼前这个人?不会吧?

  但是很快,那小孩就把那些情绪都藏了起来,带着盈盈笑意继续跑过来,拉起陆小飞就往外跑:“赶紧去救人。”

  陆小飞一脸问号。

  小孩回过头:“长得这么面善,你应该不想有人因为你受到责罚吧?”

  “救谁?”让他去救人?他什么都不会啊,自己背后的伤还要人帮忙救助呢!

  “尤利卡哥哥啊。”小孩回过头,拉着陆小飞继续往前跑,“再不去阻止谷诺哥哥,他们俩人真的要闹翻了。”

作者有话要说:  我好纠结,按道理说蛇的眼睛看不见东西的,可是,就当异世界品种的蛇眼睛能视物吧,要不然真的不能写下去了。

  ☆、孩童晏殊

  门外,闇达无奈的脸庞一闪而过。

  看来之前小孩说话的对象,就是闇达。

  铃铛声随着跑动一直没有停下来。

  陆小飞注意到,这小孩的脚踝、手腕和脖子处,都系着绿色的铃铛,看上去应该是某种植物的果实,和铃铛一样的构造,能发出清脆的声响。

  一路被拉到了魔宫最后面。

  这里他还从来没有来过,因为当时尤利卡带他逛的时候,避开了这块区域。

  光幕中,原本虚弱跪坐在地的尤利卡听到来人接近的铃铛声,抬头,看见陆小飞那一刹那,原本就因痛苦而皱起的眉头更深。

  虚弱而又清晰的声音:“你带他来干什么?”

  背对着俩人的谷诺转过身,显然同样对晏殊将陆小飞带过来这一举动不悦。

  陆小飞茫然地看着他们:谁能告诉我现在是什么情况?

  晏殊拉着陆小飞的手腕,带到谷诺面前,理所当然道:“事情因他而起,自然是带着当事人来解决咯。大哥哥,你也不忍心尤利卡哥哥因为你受罚吧?”

  他抬头看向陆小飞。

  陆小飞问谷诺:“怎么了这是?”

  不等谷诺回答,尤利卡率先出声:“跟他没有关系,是我自己要求受罚的。把人带回去,嫌我丢人还丢得不够吗?”

  “可是……”面对尤利卡那坚决的眼神,晏殊把话吞了回去,不满地看着尤利卡,一跺脚,“不管你了。”

  转头跑走。

  留下陆小飞在这里,依旧没搞清楚状况。

  谷诺解了光屏,尤利卡抬眼:“尤利卡错已受罚,两清了。”

  谷诺默认,他本就没打算真的为难尤利卡,是尤利卡自己非要受罚,以示两清。

  慢慢地扶着地面站起,尤利卡整理了下仪表,恢复如常的姿态,缓缓离开。

  视线从已经离开的尤利卡身上收回,陆小飞看向谷诺:“你们在搞什么?”

  谷诺不打算让陆小飞知道这件只会徒增他烦恼的事,便转移了话题:“可吃过早饭了?”

  “这个不重要。你们怪怪的,有什么事不能直接告诉我,为什么那个孩子说事情是因为我引起的?求个解释。”

  “与你无关,是晏殊搞错了。”谷诺只能这样先把事情含混过去,轻推着陆小飞离开了此地,“既然没用餐,就先吃饭。”

  谷诺的手触碰到陆小飞的后背,陆小飞一个激灵,反应有些大,弹离,与他拉开了几步距离。

  谷诺的手停在半空,自己刚才也没用多大力,陆小飞的反应为何如此剧烈?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