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王男妃的攻略法则_第73章

8823Ctrl+D 收藏本站

  陆小飞眼睛四处转,就是不看向谷诺:“昨晚磕到了,还有点疼。”

  “我看看。”

  不容拒绝,谷诺抓着陆小飞妄图推开他的手,脱了对方的衣物,露出后背,的确有一块红紫的淤青。

  “昨晚怎么不说?”

  “你有时间让我说吗……况且,那时候我以为疼一下就过去了,谁想,今早醒来还变本加厉了。”

  原本走进来的闇达,见到此情此景,当即转了个身,默默走开。

  陆小飞的注意力都在自己背后的谷诺身上,没注意到闇达,谷诺不动声色,将陆小飞转了个身,让对方正面贴着自己,手穿过腋下帮他处理后背的伤。

  暖洋洋的感觉,很舒服。

  “谷诺。”

  “嗯?”

  “我好怀疑这是不是一场春梦,醒来后,发现自己还在自己那个世界,只不过是从舞台上摔下去,摔晕了一直在昏迷而已。”

  说着,陆小飞抱紧了谷诺,脸贴着对方的肩部位置。

  谷诺笑:“如果我真是你梦里的一个人,那我岂不是太吃亏了。”

  “吃亏毛线,便宜都让你占了。”

  “啧。”谷诺嘴唇碰到了陆小飞的耳朵边,“一场春梦,到你梦醒都没将人完全吃到嘴里,哪里算得上圆满?”

  陆小飞不禁想起昨晚,微微郁闷:肉都到你嘴边了,你自己不吃怪我咯?

  “好了,应该没事了吧?”

  药物加上他用魔力催动药效,好得更快些,后背已经看不见淤青了。

  陆小飞回答:“是不痛了。”

  低头,看着陆小飞的头顶:“你可以松开了。”

  “我主动抱着你,你就偷着乐吧,就不松。”有点赌气的意味。

  谷诺干脆也抱上了人,其实抱着有点热,并不太舒服,但总不能把陆小飞推开吧,谷诺无奈地想着。

  “我们定个时间,把仪式办了吧。”

  陆小飞一时愣住了:“仪式?什么仪式?”

  “你是装傻还是真不知道?”

  陆小飞迟疑地说出心里想到的答案:“……成婚的仪式?”

  点头示意答案正确。

  “太快了点吧,完全没有心理准备。”

  陆小飞脑子里立刻浮现出:自己穿着一袭厚重的大红色嫁衣,被谷诺拉出去与山下山上那些魔族人见面的画面。

  扶额,好可怕的画面。

  谷诺忍不住笑道:“仪式过后,你的这场春梦才能成真。”

  陆小飞眨眨眼,算是明白了谷诺的意思。

  肚子咕噜叫了一声,引得谷诺脸上的笑意更明显:“走了,不吃饭会死星人。”

  “你们这边也会用这种称呼?”

  “这个称呼怎么了?我见卷轴上就是这么描述你们世界的。”

  还是官方认证的称呼!突然觉得好像被歧视了。陆小飞默默纠结着。

  尤利卡回到自己所属的房间,一开门,就知道有人已经来到他的房间。

  晏殊坐在他的床上,轻轻地晃着垂下来的脚踝,清脆的声响一直在房间里悠悠荡着。

  尤利卡关上门,仿佛没有看见晏殊似的,径直躺在了床上,侧身,背对着他。

  “我就知道,带他过去,谷诺哥哥就会马上将你放出来。”晏殊也躺了下来,翻身面向尤利卡的背,戳了戳,“你真的生气了啊?”

  许久都没有得到回复,看来尤利卡哥哥是真的不想理自己,晏殊有些郁闷。

  过了一会儿,自言自语般说着话,其实就是说给尤利卡听的。

  “自打我一回来,父亲就一直跟我说他的事,简直快夸上天了,看得出我父亲很喜欢他,令我惊讶的是,谷诺哥哥竟然也会这么喜欢他。”

  坐起,摇了摇尤利卡的肩膀,晏殊不解:“尤利卡哥哥,你这是打算放弃了吗?”

  叹气:“如果之前,你能在谷诺哥哥做出那个决定之前就坦白你的心意就好了,你喜欢谷诺哥哥这么久,为什么他就没有一丝察觉呢?”

  尤利卡翻身坐起,将晏殊脑袋按进被窝里:“安静!”

  晏殊努力将头伸到了外面,滴溜溜的小眼睛盯着尤利卡:“不管他们怎么看,我都是支持尤利卡哥哥你的。”

  尤利卡捂着自己滚烫的额头,终究是狠不下心去苛责晏殊多管闲事,只能无奈道:“不要再说了。”

  晏殊“哦”一声,用被子盖住了自己全部身躯,包括脑袋。

  从被窝里传出的声音闷闷的:“在谷诺哥哥正式和他举行仪式之前,你都是还有机会的。”

  尤利卡揉捏着眉心,刚才刑牢内的痛苦感觉还未完全消退,他的脑子里就像一团浆糊,嗡嗡作响,并不好受。

  次日,尤利卡和闇达一起出现在谷诺房里,待谷诺交代完事情,闇达率先离开,尤利卡留了下来。

  谷诺抬起头:“还有事?”

  “尤利卡向您请求,能否将您得到的那份法则留下的古老卷轴给尤利卡瞧上几眼?”

  “理由。”

  “尤利卡觉得,如果正如幻王所说,是他将卷轴交到您手上,那么这份卷轴,肯定还有问题。尤利卡说到底还是幻族人,或许能找到一些幻王留下的痕迹。”

  言辞诚恳,真的只是在就事论事而已。

  谷诺将卷轴拿出,抛到了尤利卡手上:“拿去看吧。”

  接过卷轴,尤利卡缓缓退了出去。

  走过走廊转弯处时,晏殊猛地出现,妄图吓尤利卡一跳,尤利卡无奈地看着小孩子气的晏殊:“你还真把自己当孩子,多大了?还这么幼稚。”

  晏殊晃着脑袋,走到尤利卡身旁,跟着他一起走:“谁让我长不大,要是我这副样子,却表现地老气沉沉、成熟稳重,那才叫奇怪吧?”

  晏殊年龄其实和尤利卡的差距并不大,只差了一百多年而已,按道理来说不该还是现在这副十三、四岁孩童的模样。

  只是当他还在幼年期的时候,那时莱斯生了一场病,罕见的兽化症,他被莱斯伤的奄奄一息,救回一命后,别的倒无大碍,只是这身体,却永远保持了当时的状态。

  再也长不大。

  脖颈、手腕以及脚腕上的清铃果里,是卓爻大人留下的法印,能有效地抑制因为魂体与肉体不相等的生长产生的蚀骨之痛,那种被无数只小虫子啃咬骨头的感觉,他经历过一次,再也不想经历第二次。

  种子撞击果壳壁的清脆声音,渐行渐远。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