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王男妃的攻略法则_第74章

8823Ctrl+D 收藏本站

作者有话要说:  感情已经发展的差不多了,现在就是如何把之前自己挖的坑都填好的善后工作了orz

  ☆、无始无果

  摊开整卷,尤利卡没有去阅读上面的文字,而是手掌贴在布料上面,一点一点地查探,没有任何问题。

  他却不信巴旦法没有在这上面动任何手脚,那个人肯定藏了什么内容,如果两个世界人类混生的孩子,只是能力会很强,不足以让巴旦法如此在意。

  巴旦法可不是会有心情去抚养一个孩子让孩子成为最强者的人,他想要的,是任何关于他自己个人切身的利益。

  从卷轴上寻找原因无果,尤利卡只能认真阅读起上面的文字,越看到后面,眉头锁的越深。

  他突然开始怀疑,谷诺所谓的对陆小飞动情,是不是真的,还是只是他装出来的?

  为了上面所写的最后一句话:因爱结合的后代能够随意开启虚无之地。

  这么多年来,谷诺一直在找所谓的“虚无之地”的有关信息,几近疯狂。

  之前跟他们提到的,只是说他想早日能够抛开魔族事务,也是为了有更多个人的时间去亲自寻找。

  对谷诺而言,两位父亲的无故失踪一直是他心里的一个结,而启丘离开魔宫前,就是因为找到了虚无之地的线索,才离开。

  谷诺没道理没有看见这句话,他却一直没有跟他们说起过这件事,为何?

  尤利卡的思绪止不住地越想越多,只能在越发不可收拾之前及时让自己停止思考。

  自嘲一笑,恐怕是自己想太多了。

  毫无结果,尤利卡将卷轴重新卷好,起身准备送还给谷诺。

  谷诺刚从外面回来,看上去有些疲累。

  三族之所以缺不了王,其中一个最重要的原因就是:需要王来消耗自身能量来保证各族境内元素量的正常比例。

  仅凭这点,他们就必须保证王的存在,也就是为什么灵族的权利明明已由十大长老瓜分干净,却仍要保留作为傀儡,王的位置。

  尤利卡将卷轴递还给谷诺,一言不发。

  谷诺看着沉寂的他,将卷轴收好:“在知道这是巴旦法故意留给我让我看见后,我已经仔仔细细地看过,这上面的确没被他动过手脚。”

  “那为何您还同意让尤利卡查看此卷轴?”

  “就如你所说,也许身为幻族人的你,会发现点不一样的东西。”

  谷诺闻到一股微弱的香气,不同于尤利卡身上常带的味道。

  因为尤利卡的房间常年点着熏香,所以他身上自然带着那股香气,不过闻久了就没啥感觉了。

  终于看见了香气的来源,放在他外殿石床坐上边缘的檀香鼎。

  见谷诺发现了那东西,尤利卡解释道:“尤利卡见您最近烦心事多,就擅自点了安神香,希望能缓解您的疲劳。”

  “有心了。”

  谷诺盘腿坐在床上,闭上眼睛静坐,闻着这味道,的确让他心情舒缓,全身的疲惫也随之减轻了不少。

  感觉到尤利卡一直没有离开,谷诺睁眸:“还有事?”

  “尤利卡想问您一个问题。”

  谷诺眼神示意:问吧。

  真诚地望着谷诺:“您对陆小飞,真的只是出于真心,而不是因为卷轴上记载的事?”

  怎么又提起这件事。谷诺没有正面回答,只是反而问尤利卡:“就算不是,你又能如何?”

  尤利卡怔住。

  就算不是,谷诺娶的也只会是陆小飞,而不是他。

  尤利卡咬唇,不甘心地继续说道:“这关乎您一生,怎么可以如此儿戏。”

  谷诺重新闭上眼眸,淡淡说着:“当初跟你提及此事时,你的反应明明很平淡,怎么现在却要跟我谈及这成了儿戏?”

  “尤利卡以为自己能接受站在您的身旁的不是我,可是,做不到,真到了这一刻,才发觉自己完全做不到将喜欢的人拱手让给别人。”

  几步就走到谷诺面前,近距离看着那张朝思暮想的容颜,心情激动的尤利卡有些克制不住自己,倾下身。

  谷诺及时用手指抵住了靠近的唇。

  “让?”他被这个词逗笑,语气都冷下了几分温度,“我们从小相识,我若是能对你产生恋爱之情,陆小飞就不会来这个世界。我对你,只有朋友和臣属之情。”

  决绝的话语。

  在知道尤利卡对自己的这份感情后,谷诺一直觉得自己该找个机会和尤利卡讲清,他不喜欢拖泥带水,既然自己回应不了这份感情,就应该和尤利卡讲明白,让对方对自己不再抱有期待。

  而现在,就是机会。

  尤利卡看着他,认认真真地用目光描绘着对方的容颜,眼框逐渐湿润:“就真的,对尤利卡没有一丝感觉吗?”

  “在我眼里,你就像是我第二个弟弟。”

  “我不要当你弟弟!”尤利卡激动地喊道,“他有什么好,才多久,你凭什么就不喜欢我,非要喜欢他?”

  “这种事,本就不是看时间决定的。我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对他,我有身体上最原始的冲动,而对你,还从未有过。”

  谷诺说的清楚干脆,意图就是想让尤利卡完全放弃自己。

  然而,听到谷诺此话的尤利卡却完全想偏了,他干脆爬上了床,贴近谷诺。

  谷诺微微靠后,有些无奈:“别这样。下去。”

  “或许有呢。”

  尤利卡如是说着,主动地贴向谷诺,谷诺躲了一下,终于忍无可忍地将尤利卡推开。

  “不觉得你今天太放肆了些吗?够了,这件事我不想再跟你谈第二次,尤利卡,你会找到一个爱你的人,但那绝不会是我。”

  尤利卡从地上站起,握着自己被蹭红的手臂,垂着头,豆大的泪珠滑落眼眶。

  谷诺准备下地,猝不及防被尤利卡再次扑倒,一时间天旋地转。

  尤利卡压着谷诺的身躯,禁锢了谷诺的双腿和手,亲吻向他的脖颈。

  眼见事情状况越发不可收拾,谷诺真的怒了:“别逼我动手,把你的手从我身上拿开!”

  一同进屋的晏殊和陆小飞呆立在门口。

  晏殊使劲揉了揉自己眼睛,什么,他都看见了什么!

  陆小飞也完全懵了:他看见谷诺……被尤利卡强上?难道其实他还没睡醒还在做梦?可是为什么会梦到这俩人在一起?主角不应该是自己和谷诺在不可描述吗?

  谷诺将尤利卡强行推开,从床上一下子落到地面站起,冷冷地看着尤利卡:“你越界了。”

  尤利卡已经破罐子破摔,跌坐在地,低低地笑了起来,越笑越大声,到后来还有点停不下来的感觉。

  笑够了之后,指腹抹过唇角:“至少不亏。”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