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王男妃的攻略法则_第75章

8823Ctrl+D 收藏本站

  谷诺被他这态度气到,将他从地上提起,又不知如何处置,一时间,保持着姿势,却不知道下一步怎么做。

  尤利卡手挽上对方的手臂,赌气:“如果你不能爱我,那就杀了我,省的我看见你和他在我眼前恩爱缠绵,那样还不如让我现在就死在你手里。”

  反应过来的晏殊第一个冲上来阻止尤利卡继续说下去,拉扯着尤利卡的衣角示意他别再说下去了。

  尤利卡哥哥平时还挺精明的一个人,怎么在感情的事上这么糊涂,原本就痴痴暗恋不让谷诺哥哥知道,现在又做出这种过激的行为,这怎么让谷诺哥哥对他有好感啊。

  笨,真笨!

  晏殊看向谷诺,拜托道:“谷诺哥哥,你就饶了尤利卡哥哥这次吧,他也是因为太喜欢你才会做出这种事。”

  “你知道?”令谷诺在意的是,竟然连晏殊都看出尤利卡一直喜欢着自己?

  晏殊眼神飘忽:“魔宫里这几个人中,不知道的,估计也只有谷诺哥哥你一个人了。”

  谷诺松开了手,尤利卡扶着晏殊,才没有倒下去。

  “带他走,我暂时不想看见他。”谷诺对晏殊吩咐道,转身,看见陆小飞站在不远处,微微有些尴尬。

  尤利卡看着谷诺的背影,苦笑了一声:“不用您吩咐,尤利卡自己会走。我想告诉你,在他来之前的三百年里,我很开心。”

  因为那时候,你的眼里还是能看见我的。

  尤利卡深呼吸了一口气,抹掉所有的眼泪,不再需要晏殊的搀扶,站直了身体。

  “感谢魔族这几百年来的收留,尤利卡在此处已无牵挂,是该回幻族,安安分分做个幻族人了。”

  晏殊讶然:“尤利卡哥哥……”

  陆小飞总算是看明白眼前是一出什么样的戏码了,比谷诺更尴尬地站在原地看他。

  这时候,他还是不要引起别人注意,更不能说任何话,不合时宜。

  尤利卡离开,晏殊看着屋里留下的俩个人,选择追了出去。

  陆小飞:“人真要走了,你不挽留下?”

  谷诺:“你想他留下?”

  怎么又把问题抛给了我?留下,见面的时候的确尴尬;不挽留,又舍不得尤利卡这个朋友。

  气氛又归于静默,俩人一时间都不知道说什么好。

作者有话要说:  嘻嘻,没错,要是谷诺能和尤利卡在一起,谷诺反而要沦为受了,可是,他们并不能在一起。

(持刀靠近的陆小飞默默收回了刀,另一边的谷诺亦然。)

  ☆、喜结连理

  尤利卡是似乎真的铁了心离开,快速地收拾好行李,晏殊一直围在他身边劝他不要走,让他不要那么冲动。

  尤利卡站在走廊边缘,等了一会儿。

  他想,如果谷诺能够亲自过来挽留,他还是能留下来的。

  可是,等来的却只是闇达。

  闇达站在不远处,静静地看着他一会儿,转身走了。

  明明这么多年来俩人一直不对付,闇达就没给过他好脸色看,这一刻,却有了一丝名为温暖的感觉。

  闇达都来给他送别,谷诺却迟迟没有出现。

  蹲下身,尤利卡抚摸着晏殊后面垂下来的齐腰长发,轻轻叹了一口气。

  这次,真的要放弃了。魔宫在他视野里越来越小,逐渐消失,扭头,不再留恋。

  怎么可能做得到,他只是不敢再回头,怕一回头,自己就会忍不住停下。

  日子照旧。

  晏殊在魔宫待了一阵,又出去了。

  每年他都会回来与父亲聚一段时间,这是约定,如今时间已到,他又该离开,负责帮谷诺专门探听有关卓爻和启丘的消息。

  作为拥有小孩子外型的他,总能够轻易让人卸下防备,从而得到一些不易了解到的信息碎片,蛛丝马迹就够了,凭借着一丁点的线索,也能让他组织成一个完整的故事。

  这次,他离开魔宫后目的地很明确,他要去灵族的修家,尽可能地混进修家的地下监牢。

  从他已经了解的线索可以推测出,启丘在完全失去消息之前的最后一站,似乎就是去找了修,为了修家地牢疑似是虚无之地开启法阵图案的石板。

  就为了这点消息,还费了他好大的劲呢,启丘大人真的是太会隐秘行踪了,让他好一顿找。

  已经和谷诺报备过,如果他在修家能找到更多的有关启丘大人的线索,谷诺就会亲自前往,从修嘴中逼问出些消息。

  没有证据,修不可能会说任何关于启丘的只言片语。

  闇达送走自家儿子后,为谷诺和陆小飞的成婚挑选了良辰吉日,陆小飞对这些也不懂,就全权交给了谷诺和闇达操心。

  他只有一个要求:他不要成为全魔族人的观赏对象,能多低调,就给他办的有多低调!

  谷诺也不喜欢太过奢华,告诉闇达,到那天之前都不要把消息传出去。

  在他们这个世界的观念里,俩个人最重要的是能够相携相爱,一起度过漫长的生命,这些仪式,虽然必要,但大可不必搞得人尽皆知,铺张浪费。

  于是,谷诺和陆小飞就这么在外界看来消无声息地……喜结连理了。

  给魔宫里的各位敬完一圈酒的陆小飞惊讶于,原来魔宫里还是有不少人的!

  那些守卫待在山崖内部的监牢里,看守着极恶的犯人或者魔兽,平时不轻易出来,这次是魔王大婚,才都出来讨了杯喜酒喝。

  回到俩人的房间单独待着,陆小飞还是处于状况外的浑浑噩噩,有点不相信自己就这么和谷诺正式在一起了。

  你们说,他现在反悔的话会不会被打?处于结婚焦虑期的陆小飞偷偷这么想着。

  没多久,谷诺也走了进来,那一身为今天特地做的衣裳,衬托着他今天尤为英气逼人,从第一眼的挪不开眼,到现在看见还是觉得心跳加速。

  四下无人,谷诺才好好打量着今天的陆小飞,赞叹了一句:“今天的你尤为动人。”

  只要是人,被夸总是开心的,虽然有点小小不满于谷诺的用词:“是帅气!尤为帅气!”

  谷诺牵起陆小飞的手,带他进了内室。

  陆小飞瞬间心脏快要跳出嗓子眼:这么快!这么直接?

  结果,谷诺是带他来到了一块圆形透明玉石面前,将陆小飞的小爪子放在上面。

  陆小飞按着玉石,感受肤下传来的冰凉温度,不解地看着谷诺:“这是做什么?”

  谷诺:“魔族的习俗,忘了?”

  说着,将自己的手掌覆在陆小飞手掌之上。

  掌下的玉石瞬间从顶部慢慢消失,化为了漫天的光点,环绕在俩人周围,然后朝门外飞去,如柔顺的丝绸一般,在空中飞舞着。

  谷诺低头,嘴唇恰好咬住了陆小飞的耳朵部分,低语:“是时候让大家都知道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