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王男妃的攻略法则_第77章

8823Ctrl+D 收藏本站

  因为陆小飞是来找初禾的,比若礼节性地出来招待了下陆小飞,就离开了,留下初禾和陆小飞待在一屋里。

  陆小飞现在的身份是魔族堂堂正正、名归言顺的魔王伴侣,初禾收敛了许多,对他的态度还是蛮毕恭毕敬的。

  虽然,心里还是忍不住吐槽自家魔王的品味。

  “您用过午餐了吗?要不要让人送点吃的过来?”

  “出来前吃过,不饿,就不用麻烦了。”

  对话以这样一个近乎家常的方式开始。

  初禾没话找话:“今天天气不错。”

  “还行,就是冷了点。”

  “看的出很冷,您穿的这么厚。”

  看着陆小飞的打扮,初禾觉得自己感同身受,仿佛也穿上了这么一层衣物,这能让他热的冒汗。

  陆小飞感叹道:“冬天快到了吧,希望到时候不会更冷。”

  初禾张张嘴,咽下了呼之欲出的话:现在才初秋呢。

  他是没觉得一年四季的温度有多少变化,就算是没灵力的灵族人宿,虽然体质也有些薄弱,但也没像陆小飞这么夸张,这气候就已经裹上了这么厚一层。

  对话停顿了一会儿,陆小飞说出了自己此行的目的:“我是来看宿的。”

  初禾挑眉一笑:“我可没那么自恋,会觉得您是特地过来看我的。”

  再说,他可不想被魔王大人视为情敌,那种日子可不好过。

  “只不过……”他继续说道,“吾王知道您过来看他吗?”

  如果陆小飞是瞒着谷诺来的,要是被谷诺知道自己让陆小飞和宿见了面,虽然陆小飞的目标不是自己,感觉自己还是会因此遭殃。

  不妙啊,这才新婚几天,您就跑出来私会情人,真的好吗?

  啊呸,宿才不是您的情人呢,我都在想些什么。

  想到来去匆匆的谷诺,陆小飞微微不爽:“我出来见个人还需要他同意不成。再说了,让宿住在你这,我实在不安心。”

  初禾急了:“这有什么好担心的,我还能吃了他,虐待他不成?”

  陆小飞幽幽回道:“虐待倒不至于,至于吃……那个吃还是有可能的。”

  初禾人一急,就将礼数什么全部抛之脑后,瞪他:“我爱慕他,绝不会趁人之危。”

  怕陆小飞不信,马上带着陆小飞前去宿的住所。

  宿正安静站在窗口看着花园里的景色,没有注意到俩人的到来。

  初禾目露心疼:“自打他来的那天到现在,就没说过一句话。”

  因为好奇为何宿成了这副状态,他还去打探了有关宿的消息,才知道宿家发生了那么大的变故,心疼的同时,他不明白,这点打击就能让原本活生生的一个爱笑的人成了现在这副死气沉沉的模样?

  陆小飞拍了拍初禾的肩膀,语重心长:“好好照顾他。”

  初禾默默盯着陆小飞看了一会儿,问道:“你为什么这么关心他?”

  自己是因为喜欢宿,陆小飞又是为了什么?他喜欢的不是谷诺吗?

  陆小飞捧住自己的脸颊,叹气:“从前,我也以为自己不是外貌协会的成员,直到遇到了宿才知道,美色的诱惑实在是太巨大了。”

  美色的……诱惑?初禾觉得自己发现了了不得的大事,陆小飞竟然公然表示对他人的爱慕,这置吾族魔王大人于何地?

  “我是出于纯欣赏的角度,才不像你,满脑子都是肮脏的思想。”

  初禾炸了:“谁思想肮脏了!我也是出于欣赏的角度!”

  陆小飞点头:“这样最好。”

  宿被这边的吵闹吸引,侧过脸,望了过来。

  美人回眸,不笑也勾人。

  陆小飞发现,较之之前,现在的宿看上去整个人有生气了不少,忍不住再次拍初禾的肩膀:“照顾的不错。”

  初禾冲他冷哼:那是自然,毕竟是照顾自己喜欢的人,怎么敢怠慢。

  宿重新扭回了头,看着窗外。

  初禾和陆小飞也退了出去,慢慢地走在走廊里。

  陆小飞问他:“平时待在家里,你都是怎么打发时间的?”

  初禾对这个问题无语,既然陆小飞问了,也只好回答:“提升自身实力咯,还能干啥。”

  扶墙,陆小飞觉得自己受到了一万点伤害,捂着胸口。

  还是内伤。

  控诉:“你们的生活要不要这么单调无趣,你们怎么能忍受几百年如一日的无聊生活!”

  “你只是问我待在家里会做什么,在家待着除了修炼还能做什么?”

  陆小飞扭头看他:“那不在家的时候呢?”

  初禾微微挺了挺腰板,自豪道:“有空的时候,我还是会帮父亲打理下医馆。”

  从初禾口中得知,原来比若是个远近闻名的药师。

  正说着,俩人便看见比若正在不远处修剪着花草。

  “父亲很喜欢养花,他喜欢亲自照顾这些花草,说是能让他保持心神安宁。”

  陆小飞也被勾起了心思,魔宫里的装扮略显单调沉闷,或许自己有空的时候种种花、养养草,也是个不错的用来打发时间的选择。

  有仆人急匆匆地跑来,在比若旁边说了几句话,比若放下修剪的道具,跟着仆人一起急匆匆地离开了。

  距离太远,根本不知道那仆人说了什么。

  初禾有意向陆小飞展示自家的实力,便提议道:“父亲应该是去出诊,要不要一起去看看?”

  陆小飞果断点头同意。

  留意到了跟上来的初禾和陆小飞,比若没有说什么,只是嘱咐了初禾一句:“你到时候别给我添乱。”

  刚刚跟陆小飞炫耀过自己能帮忙的初禾一阵尴尬:“爹……”

  看出了儿子的内心想法,比若也不想当着陆小飞的面数落初禾,不再说什么,上了马车。

  马儿健步飞驰。

  安稳的车厢内,比若向陆小飞解释此行的目的:“古木那边,前几日接生的新生儿出现了些病症。”

  陆小飞似懂非懂地点头示意自己知道了。

  因为赶着去救人,马车的速度很快,突然一个急刹车,表明已经来到了目的地。

  下车,陆小飞被眼前的景象震慑住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