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王男妃的攻略法则_第78章

8823Ctrl+D 收藏本站

  好粉红!

  整个画风都不对了,满世界都是粉红的颜色,好梦幻的感觉。

  自己难道又穿越了?陆小飞下意识看向周围,看到同样跟他一样呆立在原地的初禾,脸上同样是一脸懵逼的表情。

  初禾低头咒骂了一声:“要不要这么夸张。”

  道路两旁种着粉色的花,周围的树木上也挂满了粉色的绒球,更有甚者,那两排明显刚移植过来的粉木树,微微抖索着它们的枝叶。

  对周遭的装扮视若无睹的比若已经快步走进了面前被整体刷成了粉色的小木屋里。

  有风吹来,门口挂着的风铃撞击在一起,发出一阵余音袅袅的清脆声响。

  初禾跟陆小飞回过神,也踏入木屋里面。

  陆小飞看到了屋里比屋外更加夸张的幼稚少女风格布置,小心脏终于有点承受不住。

  “快拿朕的速效救心丸来。”

  他夸张地捂着胸口。

  初禾一进屋,在他父亲和别人面前,一脸严肃,瞥了一眼陆小飞,侧耳低语:“正经点。”

  陆小飞收起了玩笑的心思,跟在初禾后面看着现场的情形。

  小小的婴儿床边,比若正在弯腰查看那个小小身影的状况,半晌,直起身来,有些责怪地看着紧张地待在一旁一直看着他的俩人。

  “我上次让你们把家布置的温馨一点,不是让你们整这些花里花俏的东西,把门口那些花都撤了,孩子还太小,花粉之类的颗粒物对他而言刺激很大。”

  黑发的父亲焦急地问:“那他现在会不会有事?”

  “没什么大问题,你们先把外面那些会开花带花粉的东西都搬走,我在这里帮他疏通下呼吸道。”

  围观的几人一下子全部冲向外面,开始了热火朝天地拔树。

  疏通……呼吸道?陆小飞觉得自己的鼻子和喉咙开始泛疼。

  好奇地上前了几步,婴儿出现在他眼前,皱着一张皱巴巴的小脸,闭着眼睛,睡得很不踏实,似乎身体哪里很难受,或者是做着噩梦?

  好小啊,感觉就自己两个手掌般大小。

  陆小飞看得入神了,完全没察觉他已经越走走近。

  及时被比若拦了下来,他让还在一旁的陆小飞和初禾去打盆热水,等他做完一切后给孩子清洗下身体。

作者有话要说:  ╭(╯^╰)╮我不管,我就是觉得我自己写的小说非常有趣非常好看,能坚持看完的小天使都是非常有眼光的孩纸。(开启自恋模式)

  ☆、小别重逢

  初禾找来干净的水,直接用火包裹整盆水加脸盆,看的陆小飞一愣一愣地,然后举着脸盆回到屋里。

  盆底和他的手掌是分开的,差了几厘米的距离。

  比若捂着手,示意让初禾替婴儿擦身,初禾用热水拧了下毛巾,撩了下袖子就要上,比若皱着眉头,制止了初禾粗鲁的行为。

  “你是想帮孩子擦身体还是要剥他皮?温柔点,小孩子皮肤嫩,毛巾的温度要温温的才能用,你这直接从热水里拧了下,会烫伤他的。”

  初禾的动作立刻变得缩手缩脚的,微微有些手抖,看得出他很怕自己下手不知轻重,会弄疼娇嫩的婴儿。

  一旁的陆小飞看不下去,自告奋勇地接下了这个活。

  “还是我来吧。”

  初禾求助般看向比若,比若念及自家儿子粗鲁惯了,估计做不来这温柔的活,便点头同意了。

  初禾松了一口气,将毛巾递给陆小飞,让出了位置。

  陆小飞重新用热水泡过毛巾,拧得半干,然后等毛巾上的温度放在他手背那也不显得烫后,再小心翼翼地擦拭婴儿的身体。

  比若看的满意,放心地出门找水去清洗手上的残液和细小块状物,都是从孩子身体里取出来的。

  先从婴儿的脸部开始,一点一点地往下擦拭。

  孩子现在一脸安稳,已经没了之前难受的痛苦表情,甚至在陆小飞清洗他的脚丫子时,睁开眼睛醒了过来,笑得乐呵呵的。

  好可爱,陆小飞忍不住就逗着他玩,孩子笑得更开心了,一直“咯咯”笑着。

  一旁的初禾看着他那么喜欢孩子,忍不住打趣道:“很喜欢小孩子嘛,那赶紧和吾王生一个啊。”

  陆小飞想起之前的经历,那种濒临死亡的感觉还是让他全身一颤,有些发冷。

  婴儿的小脚丫在他手里动了动,肌肤相触,一种温暖的感觉从那接触面逐渐扩散至全身,消除了那股冷意。

  其实,如果不是像那种会死人的生法的话,他还是有那么一丢丢能接受用生命树来生孩子这个设定的。

  一丢丢,只有那么一丢丢!

  婴儿的生父回到了屋内,激动地看着已经恢复健康状态的孩子,想抱孩子,又看着自己手上沾的污秽,改为静静在一旁看着。

  “就用这盆水洗手吧,刚刚给孩子擦身体用的,也不脏。”

  对方看了看他,道了一声谢,洗干净手后才抱起了孩子,与孩子亲昵互动着。

  突然有种羡慕的感觉是怎么回事啊?陆小飞一边嫌弃着自己,一边看着那父子俩人。

  待比若准备回去,陆小飞原本已半步踏出这个木屋的脚步顿住,又缩了回去,对比若和初禾父子俩抱歉地说着:“等等,再等我几分钟!”

  然后迅速地返回屋内,拉着黑发的屋主人躲进了小房间里。

  比若和初禾坐在马车上,足足等了半个时辰才见陆小飞登上了马车,幸好接下来本就无事,他们耗得起这个等待的时间。

  比若毫无怨言,一脸如常,初禾却是忍不住对陆小飞发牢骚:“不是说几分钟么?这都等到天都快黑了。”

  陆小飞尴尬:“聊得兴起,就忘了时间了,抱歉。”

  初禾还想说什么,比若伸手拍了下他的后脑勺:“安静。”

  就算陆小飞不在意,他也不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家儿子这么不知礼数,对方好歹是魔王妃。

  初禾摸着被拍疼的后脑,彻底噤了声。

  他虽然偶尔顽劣,但还是非常听父亲的话。

  “本就是我失信了,其实他抱怨我也是应该的。”

  比若对他礼貌性的笑笑。

  马车缓缓地动了,因为这次是回去,便以一个平常的速度前进着。

  半路,初禾还是忍不住开口说话了,他小声问陆小飞:“你和那个人聊什么聊了那么久啊?”

  这种封闭式静谧的环境,无论他声音压得有多低,比若还是能听清他在说什么,初禾也知道,只是就是下意识压低了声音,潜意识觉得这样做的话,父亲就会听不见。

  初禾声音压低了,陆小飞不自觉也压低了音量,只不过他只说了两个字。

  “秘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