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王男妃的攻略法则_第79章

8823Ctrl+D 收藏本站

  “切,你们俩还能谈什么关于魔族生死存亡的大事不成?还搞得这么神秘。”

  陆小飞板着一张脸,严肃地点点头:“嗯,关乎魔族的生死存亡,所以我真的不能告诉你。多一个人知道,就多一分危险,我也是为了你的安全考虑。”

  陆小飞的表情太认真,初禾一时间被唬住了:“还真的……那算了,我不问了。”

  见初禾真信了,陆小飞憋着笑,硬生生地把自己快要憋出内伤,最终在回到比若家门口,下车时忍不住破功,笑了出来。

  久等多时的领路人上来,询问陆小飞是不是要回魔宫,陆小飞点了点头,跟初禾道别,踏上了回去的路。

  初禾看着陆小飞远去的背影,后知后觉地反应了过来,不解地望向比若父亲:“他是不是在骗我?”

  比若都忍不住白了自家傻儿子一眼,一声不吭地进了屋。

  随后,门口传来初禾的怒吼:“真被骗了啊啊啊!我竟然会相信这种一听就很假的话!”

  陆小飞好心情地回到魔宫房内,觉得自己就应该多出去走动走动,尤其是比若家。

  才刚脱下裹在身上的毛裘,就被人从背后拥住,不用猜也知道是谁。

  谷诺把头埋在陆小飞颈间,深深地嗅了一口气。

  脖子旁让人轻颤的凉意,陆小飞很高兴谷诺回来,却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

  欢迎回来。其实也没走几天,之前自己和谷诺那么多天不见,都不会说这个,现在说了,完全暴露了自己的在意。

  还知道回来啊?唔……好大一股怨气,不能说。

  我想你了。不不不,这个就更不能说了!

  陆小飞脑子里还在天人交战,谷诺轻轻开口了。

  “我好想你。”

  “其实也就几天没见……”

  又觉得开心,一边又默默抖落自己身上因为觉得肉麻激起的一层鸡皮疙瘩。

  谷诺突然问道:“你身体养好了没?”

  “啊?”

  陆小飞愣住,他身体一直没事啊,为什么会问养好了没?好似他之前受过伤一样。

  谷诺又问:“刚才去崖上看望宿了?”

  陆小飞点头,稍微提到了跟比若一起出诊的事。

  谷诺将人搂得更紧了些:“嗯,还能活蹦乱跳地出这么远的门,看来已经恢复了。”

  陆小飞正想说“我身体本来就没受伤”,一个天旋地转,人已经被谷诺扔到了床上。

  差点忍不住爆粗口,被他及时忍住了,抬头,谷诺的身躯已经压了上来。

  卧……槽?

  等等,等等等等,现在是个什么情况?然后下一秒,他就被亲得脑子晕晕的,什么也不能思考了。

  算了,这种时候还需要思考个什么劲。

  主动环住了谷诺的脖子。

  小别胜新欢后,陆小飞戳着谷诺硬硬的胸膛,傲娇地冷哼哼:“之前不是不想碰我吗?”

  “……”

  陆小飞翻了个身,居高临下地看着谷诺:“快点如实招来,之前为什么要拒绝?”

  从这个角度看,自己的黑发和对方的白发已经完完全全纠缠在了一起,分不清,就如同他的内心,纠纠缠缠,大起大落。

  谷诺顾左右而言他:“灵契的事,你考虑的如何了?”

  灵契,全名灵魂契约,谷诺很早之前就跟陆小飞提过,那时的陆小飞还完全不在意,现在却是真的有在认真考虑。

  得到了之后会忍不住想要更多,困扰他答应的原因只有一个:他无法想象自己拥有漫长生命后的生活。

  以前就觉得人类的百年寿命太长了,他觉得,活到五、六十岁就差不多了,再往后,年老的那些日子,于他而言真的就是混吃等死。

  要是在这边活个几千年,他会无聊至死的吧,会吧?吧……

  不过也只有签了灵契,才能和身边这人一起生活下去,要不然几十年后,自己已白发苍苍,对方还是如今这副年轻模样。

  画面太美,他不敢想象。

  “你要是把我刚才那个问题,解释的让我满意了,我就同意。”

  嘿,自己将这个问题反向抛给谷诺,简直机智。

  手抚上对方的腰,温柔地揉了揉。

  谷诺说:“第二天的时候,你完全起不了床,体力和身体素质,都不行啊。”

  额头垂下三根黑线:“你认为我真的承受不住吗?我那是假装的,假装的!”

  谷诺说:“你还是别逞强了,要不是我在你醒之前,帮你缓解过身体的疲劳伤痛,那天早上你醒来后,还能惨叫得更凄厉一点。”

  陆小飞赶紧捂住他的嘴,他不想再听下去了!

  原本轻轻揉腰的手掌猛地一用力,俩人的位置在一瞬间就发生了颠倒。

  谷诺问:“这个回答可满意了?”

  他之所以拒绝,是觉得那时的陆小飞还没完全恢复过来,要是再来一次激烈运动,估计他的身体会更受伤。

  陆小飞说:“勉强通过了。”

作者有话要说:  原本想写一位萌萌哒的小受……下一本写强受,哼,果然还是写强受顺手。

  ☆、叫声夫君

  接下来的日子,谷诺没有再离开魔宫,偶尔出去,晚上也会回来,没再出现几天都不见人影的情况。

  陆小飞跑初禾家跑的勤,不少人猜测,是不是陆小飞要跟着比若学医?

  他自有打算,不过把那些都埋在心底,暂时不想让任何人知道,包括谷诺。

  初禾看着他,幽幽地说道:“唉,你这些天总往我家跑,别人会说闲话的。”

  陆小飞瞥了他一眼:“放心,人民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我和你待在一起,他们会很放心。”

  “为什么?”

  “因为……”陆小飞故意拖长了尾音,吊着初禾的心弦,“除非我眼瞎,可是我眼睛跟他们一样,雪亮着呢。”

  初禾费了些时间消化陆小飞话里的意思,终于悟出陆小飞是在嫌弃他丑,当即不乐意了,凹了下造型,展示他强健的体魄。

  他说:“这是狂野美,你不懂得欣赏!”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