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王男妃的攻略法则_第80章

8823Ctrl+D 收藏本站

  陆小飞还没有来得及出声嘲笑初禾怪异的姿势,另一个声音就在身后响起。

  “正好,我也来欣赏欣赏你的狂野美?”

  初禾赶紧立正站好,一脸乖巧:“我丑,没什么好看的。”

  陆小飞侧过脸,看着已经走到身旁的谷诺:“哟,有空出来走走了?我还以为你日理万机,是抽不得空了。”

  “吾妃在此,惦记的慌。”

  陆小飞一下子就垮下了脸色:“不准这么叫我。”

  谷诺问:“那你想我怎么叫你?”

  陆小飞转了几圈眼珠子,坏笑:“叫声夫君听听。”

  一旁的初禾惊了,玩这么大?

  古诺倒是完全不在意这种口头上的被占便宜,爽快地应下:“夫君。”

  一旁的初禾更惊了,放这么开?

  陆小飞原本已经想好的说词都被谷诺爽快的态度咽在喉咙里,反倒没了趣味,撇撇嘴,不想说话。

  谷诺重新看向初禾:“我来是为了带宿走。”

  一听到关于宿,初禾一下子就紧张了起来。

  他问:“带到哪去?为什么要带他走?是不是灵族知道他在我这了?”

  连串的问题轰炸。

  谷诺理解他这份心情,但带走宿这事已是板上钉钉:“由他的家人来照顾他,不是更合适吗?”

  “家人?”初禾念叨着这个词,想不出宿还有什么亲戚。

  谷诺直接告诉他答案:“信。”

  “他弟弟?不行,这绝对不行。他弟弟连养他长大的父亲都下得去手,可见是多么一个心狠手辣的人,我怎么可以把宿交给他!”

  “这个我已经问过信,他的解释让我信服。他们到底是从小一起长大的,我想,宿还是交由他照顾最为合适。”

  陆小飞说:“其实就是不想宿留在魔界,免得日后成为别人把柄吧?”

  谷诺将食指竖在唇前:“夫君看破不要说破。”

  如鲠在喉,被这第二声夫君呛到,陆小飞决定自己还是做个安安静静的旁观者。

  初禾可怜兮兮地看着他:“吾王你不能这样……”

  谷诺给他一个眼神让他自行体会:你不能拒绝。

  初禾赶紧转移目标:“小飞,你快一起劝劝吾王啊,实在不行,哥哥弟弟我一起养也没问题。”

  陆小飞挪揄地看着着急的初禾,土豪,顺便把我也包养了如何?不过这话,断然是不敢说出口的,虽然只是个玩笑话,但保不住身旁这位是个超级大醋坛子啊。

  果不其然,仅仅因为初禾对陆小飞的称呼,谷诺在意道:“小飞?”

  他都还没这么亲昵地叫过陆小飞的名字。

  陆小飞见双方都盯着自己,只好开口:“这不是重点。”

  谷诺看着他:那你倒是告诉我什么是重点?

  接收到谷诺眼神中的信息,陆小飞很没新意地再次说出了上次留下宿时跟谷诺说过的话:“重点是:宿自己愿不愿意跟信走。”

  一行三人来到宿的住处。

  宿在听到信的名字时,明显身体一抖。

  谷诺说:“嗯。看来他是同意了。”

  初禾激动反驳:“他这明显是害怕的反应!”

  原本还有差点夺声而出的“你瞎了吗”,被他硬生生吞了回去,没有喊出来。

  谷诺按住初禾的肩膀,让他不要那么激动,然后。

  “我来,不是和你商量。”

  初禾一时噤声。

  宿本来就是谷诺带来,托他照顾,如今要带走,自己的确没有任何反驳的理由。

  想通后,整个人完全萎靡了。

  陆小飞不忍心,安慰他:“不在乎天长地久,只求曾经拥有。至少,你曾经拥有过。”

  听陆小飞说出这番言论,引来谷诺侧目。

  趁着初禾低头看不见,陆小飞对着谷诺无声做口型:“我只是在安慰他,不代表本人恋爱观。”

  带着宿,经过初禾旁边时,谷诺停了下来,对他说:“看在你前段日子照顾他的份上,我跟信商量过,可以告诉你他们俩的落脚处。只是到时候,你去探望俩人时,不要引人注意。”

  初禾瞬间像打了鸡血般恢复活力,抬头:“绝对没问题!”

  下楼时,谷诺摘下了陆小飞的披风,披在了宿身上,让陆小飞留在楼内,不要跟着他们一起出去。

  魔王大人亲自来比若府上接魔王妃出门游玩的事在附近魔族人口中念叨了一会儿,也就没了影,毕竟这不是什么重要的大事。

  而真正的魔王妃,陆小飞正蹲在比若家角落里,画着圈圈。

  初禾乐呵呵地站在一旁,好一会儿,才终于发现陆小飞的不对劲,不解的问道:“你这是怎么了?”

  在地上画着一个又一个非常规整的圆圈的某人:“心里不舒坦。”

  初禾跟着陆小飞一起蹲下,低头看着陆小飞画的圈:“不喜欢看见吾王搂着其他人?”

  陆小飞抬头瞥了一眼初禾,有些惊讶初禾竟然这么快就说中了自己的心事。

  初禾瘪嘴:“我都还没说什么呢,你吃醋个什么劲。”

  陆小飞低头,装深沉,长叹一声:“你不懂。”

  初禾说:“你就是矫情。”

  陆小飞回道:“我矫情我乐意。他就喜欢我矫情的样子,怎么着?”

  初禾投降:“行行行,你说啥都对。”

  俩人对视一眼。

  陆小飞泄气:“我也知道这样显得太小肚鸡肠,我以前不是这样的。”

  初禾说:“其实,可以理解,新婚的夫夫总是会存在磨合期,在这段时间内,要么恩爱的如胶似漆,要么就是像你现在这样,因为一件小事,就对另一半产生意见。”

  陆小飞眯了眯眼:“听上去,你很有经验?”

  “呸,我一直是单身好不好,哪来的经验,只是跟着父亲的时候,看的多了,也就明白了。”

  陆小飞怔住:“你父亲除了当医师外,还负责处理情感问题?”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