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王男妃的攻略法则_第81章

8823Ctrl+D 收藏本站

  “那倒不是,只是父亲人缘好,人也随和,他们喜欢跟他聊这些事。”初禾想起启丘,又说,“当年启丘大人和卓爻大人新婚那几天,可是天天从魔宫打到崖上,那时候我还小,基本就是从地震中醒来,再在地震中进入梦乡,还是父亲去调解了几次,俩人才停止了那场无休止、没有输赢结果的切磋。”

  启丘、卓爻。

  陆小飞只在谷诺口中偶尔听到俩人的名字:“能给我讲讲谷诺两位父亲的故事吗?”

  初禾就拣着他知道的内容跟陆小飞讲了讲,换来陆小飞一声感叹:“看来他们感情是真的很好。”

  初禾说:“在我们这些外人看来,如今你和吾王的感情,不正也如此?”

  陆小飞沉默半晌。

  “你是担心吾王会移情别恋?”初禾摆摆手,“这个你就放心好了,我们魔族人,别的优点先不说,就单提长情这一项,就甩另外那两个族一条街。”

  陆小飞小声地说着:“其实不是在担心他。”

  “嗯?”

  某人叹气:“我是担心我自己,我觉得,我可能给不了谷诺相等的爱,也可能会在某一天,厌倦了这边的生活。”

  初禾被陆小飞这一番话震住,挠挠头:“反正,你不能始乱终弃。”

  纠结了一会儿,告诉陆小飞:“我知道你不是魔族人,也不是幻族或是灵族的人,虽然不知道你是从哪里来的,至少,你既然同意了和我们魔族的王结成了伴侣,心里也是喜欢他的吧?感情这种事,有时候不能想太多,既然在一起了,就好好过,想东想西的,也只是徒增烦恼不是?”

  陆小飞郁闷:“怎么现在变成了你开导我。”

  之前还是他在安慰初禾,如今才过去多久,俩个人的身份就完全调了位置,尤其是,初禾现在这副嘴脸和说话语气太像居委会里帮人调解邻里矛盾、夫妻关系的大婶了。

  不过,他是怎么知道自己不是魔族人的?

  谷诺告诉过自己,他曾经将一股魔力输入进自己体内,存于腹中某一位置,所以自己身上一直散发着微弱的魔族气息,大家才一直没有怀疑他的身份来历。

  如今初禾却说,他知道自己不是魔族人?谷诺是不可能会把自己的来历告知初禾的。

作者有话要说:  默默看着这文总点击破万,开心。

  ☆、索要树种

  在陆小飞一再地“逼问”下,初禾只好说出实情:“是父亲跟我说的,他让我不要跟别人谈起,也不要告诉你们,我们知道……”

  陆小飞更好奇了:“你父亲是怎么知道的?”

  初禾回答:“他看出来的。父亲说,三族人身上会散发着各族的气息,即使是气息最薄弱者,他身上也会散发出让人能辨别出属于哪族的气息,且每个人都不相同,存在着细微的差异,而你身上的气息,跟吾王的气息完全一模一样,且只有这一个,干干净净。”

  不明觉厉,感觉初禾的父亲,比若,真的好厉害的样子。

  “现在怎么办?你总不能再出现在我家门口,回魔宫吧?”

  毕竟“魔王妃”已经被谷诺接走,外出秋游去了。

  陆小飞龇牙:“还能怎么办,当然是住在你家咯。你家这么大,总不会不能腾出一个空房间给我住吧?”

  当晚,陆小飞就在初禾家就这么住下了。

  半夜,窗外月光皎洁,树影摇曳。

  陆小飞躺在床上,睡得正香。

  他这个人,不认床的,而且困的时候沾床就睡,除非地震和雷就炸在他旁边,其他小动静是不可能吵醒他的。

  所以,他一点都没察觉到他床边,现在就站了个人。

  黑影坐在床边,伸手刮了下他的鼻子。

  他翻了下身,只是身体潜意识让他翻身而已,并不是感觉到了有人对他动手脚。

  床边的人忍不住捏住了他的鼻子,让他暂时无法呼吸。

  鼻子被阻塞,陆小飞理所当然地微张了嘴,用嘴呼吸,毫无要苏醒过来的迹象。

  谷诺表示放弃,掀起了被子一边,钻了进去。

  带进来一股寒意。

  陆小飞抖了抖,身体下意识缩成了一团,远离了谷诺所在的位置,抱紧了自己。

  但是没过多久,谷诺那边的温度就上去了,不再是刚进来时的冰冷,睡梦中的陆小飞自觉地寻着热源,往谷诺这边转了过来,然后手脚齐上,缠住了谷诺。

  谷诺这才安心地闭上眼睛,下巴轻靠着陆小飞的额头位置,假寐。

  一大早,初禾就醒来了,不过他想着陆小飞的起床时间,等着日上三竿后才亲自端着食物过去,敲了敲房门。

  “进。”

  得到同意的答复后,初禾才开门进入房间。

  不过,他微微歪着脑袋,怎么声音听上去有些不对劲?说不上来哪里不对,但就是怪怪的。

  一进来,就与一双漆黑明亮的眼睛对上。

  他顿在原地:“吾王?”你怎么在这?

  谷诺示意他小声点,轻悄悄地从被子里出来。

  然而陆小飞本就睡饱了快要醒,身边热烘烘、暖洋洋的热源离开,导致他睁开了眼。

  “朕的美人,别走。”犹自沉浸在美梦中,脱口而出的话。

  看着谷诺瞬间黑下的脸色,初禾当即将食盘放下,转身离开了房间。

  开玩笑,此时不走,留下来看家暴现场吗?万一被牵连波及到怎么办?

  人家情侣吵架,床头吵完床尾和,而他要是被牵连,他到哪说理去,到时候连父亲都要怪他自己不会看场合。

  花了半分钟,陆小飞才完全从睡梦里清醒过来,看到一旁黑着脸的谷诺,也只是笑着打了下招呼,完全没意识到危险。

  谷诺问:“昨晚睡得很好嘛,做了个美梦?”

  陆小飞点头。

  谷诺酸溜溜地又问:“梦到了什么?”

  陆小飞终于听出了不对劲,低头想了想自己刚才说了什么惹谷诺不高兴。

  “如果我说,真的(di第四声)美人是我们那边一款家用电器,冬天保暖设备的品牌名字,你信么?”

  “你自己信吗?”

  陆小飞理直气壮:“我信啊!”

  谷诺沉默几秒:“好,那我也信。”

  这事就在俩人心照不宣的含糊下这么过去了。

  谷诺将初禾送来的早餐递给陆小飞,陆小飞一边含蓄地吃着,一边偷瞄着他。

  谷诺被这样盯着看了一会儿,开口:“想知道什么就问。”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