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王男妃的攻略法则_第82章

8823Ctrl+D 收藏本站

  举爪,陆小飞端正态度,认真提问:“我就想问一个问题:我怎么回去?”

  谷诺下意识以为陆小飞是想回他原来的世界,反应了几秒后才意识到陆小飞是说回魔宫的事,心里的那股不安情绪又重新钻回了地底,没有冒出头来。

  “你要是不想走着回去,我可以抱着你回去。”

  谷诺轻松的坐到一边,伸手从盘子上拿了个需要剥皮的水果,替陆小飞将它的外壳去了,再顺手喂到陆小飞嘴里。

  陆小飞张嘴咬下,待吞咽下去后才开始说话:“可是昨天‘我’明明已经跟着你离开了,又从这里大摇大摆地出现在众人眼皮底下,不好吧?”

  “那你说,怎么解释我现在出现在这里?我不也是离开了。”

  陆小飞想想,也对。既然谷诺已经回来,还出现在比若家,就说明自己也一起回来,不存在任何不对劲的地方。

  想通后,安心吃早餐。

  随后俩人就一起光明正大地从比若家离开,在路上慢悠悠地欣赏着沿途的风景。

  谷诺原本想带着陆小飞走捷径,被陆小飞拒绝了,指指一旁的小道,谷诺无声同意,继续陪他慢慢走着。

  半路,陆小飞见四下无人,现在气氛也正好,便说:“我记得,你手上似乎还有一颗那个黑色的种子。”

  谷诺停下了脚步,看着陆小飞。

  陆小飞惊讶于谷诺的反应:“怎么了?”

  谷诺表态:“回去后,我就将它烧了。”

  “烧了?烧了干嘛,别烧啊。”陆小飞急了。

  这下谷诺猜不透陆小飞的心思了,再次向他确认:“留着?”

  “嗯,如果……可以的话,我想你把那东西给我。”

  陆小飞盯着别处,支支吾吾的,不敢直视谷诺的双眼。

  谷诺说:“我可以询问原因吗?”

  陆小飞低头:“就是拿来玩玩。”

  谷诺叹气:“你总是这样敷衍我。”

  陆小飞反驳:“哪有,在很多事上我还是很坦诚的!”

  “比如?”

  “比如……”陆小飞一时被自己难住了,仔细在脑中回想着自己任何坦诚的一面,结果却发现,好像真的没有?

  谷诺往前走,陆小飞赶紧跟上,还在努力为自己辩解:“我不是不想说,只是还没想好怎么跟你说。”

  回到魔宫后,谷诺就将纯黑树种取出交给陆小飞。

  陆小飞兴冲冲地拿着种子就自行奔回寝殿去了,连跟谷诺告别一声都忘了。

  谷诺有些好奇陆小飞要做什么,所以处理完闇达留给他的事务后,赶紧就回去瞧瞧。

  刚一进屋,就看到陆小飞站在那里,怀里抱着一人高的树,在那表演着“杂技”。

  树太大,他一个人抱不过来,摇摇晃晃的,正打算将它放下。

  “别让它落地生根。”

  谷诺眼睁睁地看着陆小飞将树放在了地上,就在床边,而陆小飞正气喘吁吁地坐在床沿上,抬头看到他。

  “你刚说什么?我没听清。”

  谷诺看着已经伸出树根牢牢扎进地面下的生命树,有几根还穿进了石床的底部,无奈:“没什么,已经不重要了。”

  陆小飞顺着谷诺的视线看去,才发现那树已经落地生根,有些惊奇:“这也太快了吧。”

  虽然它生长的速度也是尤为惊人。

  意识到陆小飞做了什么,想起之前的画面,谷诺赶紧查看陆小飞的身体状况。

  瞧着谷诺一脸紧张,陆小飞反倒很镇定:“放心,这次我没事。”说着向谷诺展示他从比若那讨来的药膏,“这个真的超好用,我就抹了一点点,伤口就全没了。”

  他只是让自己滴了几滴血出来后,就赶紧把伤口处理了,然后将树种放在血滴里,没一会儿就一发不可收拾地疯狂长大。

  而且这次,果然没有像之前那次一样,那次树种长的缓慢还不断向他索取血液,都是因为自己那时候在抗拒。

  因为自己内心在拒绝着,导致生命树产生危机感,所以发了狂似的去吸取他身上的血液,而现在坦然接受,只需这么一点血液便足以让树种安稳长成大树。

  谷诺转而一脸古怪地盯着陆小飞:“你不是不想要孩子,为何要冒险将你的生命树唤出来?万一。”

  陆小飞伸手止住谷诺说出万一后面的内容:“安啦,现在不好好的。我也知道有风险,这不,是事先将血滴出来,将伤口愈合后才开始喂养这颗树种,就是为了防止发生上次那样的大出血,我是不是很机智?”

  朝谷诺卖萌的眨了下左眼,然后自己先被自己的行为恶心吐了。

  谷诺看着已经落地的生命树,神色复杂,其实将树种交给陆小飞时,他隐隐猜到,然而回想起陆小飞一直以来对孩子一事的拒绝态度,又觉得自己想太多,或许陆小飞真的只是好奇拿去玩而已。

  比如将树种切开看看里面是什么构造,这才是他脑海里陆小飞索要树种的意图。

作者有话要说:  大家好安静啊,都快完结了都没人在评论区吱一声咩?唔……安静也好。

  ☆、完成灵契

  不可思议的看着已经抽出嫩芽,开始长出更多繁密枝叶的生命树,陆小飞有点小激动。

  谷诺伸手触碰了下一片绿叶,轻轻顺着上面的叶子脉络抚摸。

  陆小飞说:“被人强迫是一回事,自己想要做又是一回事。”

  谷诺听着他话里认真的语气,注意力转而从叶上移到陆小飞身上,对方立刻转变了画风。

  陆小飞一改刚才的正经状态,嬉笑着:“既然来都来了这个世界,尝试一下这边的规则也不错。”

  看到谷诺一副有话要说的模样,陆小飞及时打住谷诺想要说话的意图:“才不是为了你,你不要自作多情,我只是好奇,如果男人生孩子,会是怎么样一个体验。”

  接下来,整个寝殿里,只有陆小飞的声音一直时不时地响起。

  “我们需不需要帮它换个地?这里晒不到阳光,不利于它健康-生长吧。”

  “话说,它需要阳光吗?那水呢?要不要浇水?”

  “还有施肥的问题,没营养长不高啊,虽然它现在看上去已经不小了。”

  ……

  谷诺说:“这些,闇达懂得多,我对它的了解,并不比你多。”

  陆小飞嫌弃地看着身旁的这人:“之前口口声声要让我生,结果你自己都没有事先做足功课?”

  大眼瞪小眼。

  鉴于俩人的脸皮厚度程度,谷诺战败。

  闇达过来后,制止了陆小飞任何想要人工灌溉生命树的想法,告诉陆小飞,只要这段时间内,他本人保持自身的身心都愉悦,生命树就会很健康地散发着活力。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