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王男妃的攻略法则_第84章

8823Ctrl+D 收藏本站

  开始清洗身上那层黑色覆盖物,慢慢染黑了周围原本清澈的水,随着动作一圈一圈荡开来。

  身旁不远处传来入水声。

  陆小飞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却没看见谷诺的身影。

  腰上被人捏了一把,陆小飞怕痒,反应迅速地往后退了几步,直接撞进对方怀里。

  谷诺从水面钻出,白银之色的长发已经浸湿,柔软的贴在他的脸和露出水面的胸膛上,默不作声的帮陆小飞清洗他够不到的后背。

  待全身的黑色污秽都被洗净,露出的肌肤,较之前看上去的确有些不同,陆小飞觉得自己现在白的都快散发出圣光来了。

  一身轻松。

  他笑:“如果只是这样,是不是太简单了点?”

  下一秒,他就笑不出来了。

作者有话要说:  单身的作者要滚去和寝室那两位不单身的妹纸一起去看电影了,晚上估计很晚回来,所以早早地来一发光棍节的多更。

  ☆、强行失恋

  原本站在谷诺面前咫尺的陆小飞,脸上的笑意迅速退去,换成了紧缩眉头的表情。

  连原本因为缭绕的热腾腾水汽蒸出的红润脸颊,都迅速褪去了血色,变得苍白。

  谷诺赶紧扶住了陆小飞摇摇欲倒的身体,关心问:“怎么了?”

  陆小飞疼得无法说话,靠着谷诺,费力地挤出了一丝笑容,难看至极的苦笑。

  果然高兴的太早了,他就知道,哪有这么轻松就取得的便宜。

  见陆小飞不说话,谷诺也看出了:“很疼?哪里疼,骨头,还是内脏?”

  陆小飞勉强挤出虚软无力的两个字:“全身。”

  从上到下,由内而外,每一处都泛着撕裂般的疼痛感,简直了,他已经开始觉得这具身体不是自己的,灵魂都要被抽离的飘忽感,痛楚是印在他魂体上,深入到令魂魄都开始颤抖。

  然而奇怪的是,虽然如此剧烈的疼痛,他的内心里却又一股莫名的安心,仿佛那股疼痛的根源在告诉着自己,只要熬过去,便会得到重生。

  看着陆小飞咬紧了牙关忍着,谷诺有一丝后悔,灵契对于他而言,并无任何影响,如果对象是个魔族人,也不会出现陆小飞这样的症状。

  他明明知道和陆小飞签订灵契肯定是有所不同,并且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但还是选择了与陆小飞举行这个仪式。

  陆小飞的嘴角,被他自己咬的破了皮,有血丝渗出。

  “别咬自己,实在疼的话,咬我。”

  没有任何犹豫,陆小飞张嘴狠狠咬上了谷诺的肩膀。

  该死的,不能就我一个人疼,你知不知道我全身疼的都要散架了!我是为了谁才要忍受这些。

  一边想着这些,在一开始真的用力咬下去后,陆小飞却渐渐松了口。

  嘴里有血腥味,却不是自己的,他终究是无法那么狠心。

  等疼痛过去,陆小飞人在温水里,却如身处寒窖,全身冒着虚汗。

  谷诺的肩膀上被自己咬了好大一个牙印,还在往外冒着血,陆小飞不敢看那伤口,低着头,闷声说了一句:“活该。”

  他原本没有想要咬谷诺的想法,都是谷诺自作自受,在那种时候提出了那样的建议,疼得无法冷静思考的自己才会一时冲动真的就下嘴咬。

  谷诺抬起陆小飞的脸,指尖点着他眉心,让魔气游走一圈后,满意地收回手:“看来是成功了。”

  陆小飞哼哼了两声:“要是你早跟我说会这么痛,打死我都不会同意。”

  心口不一的说着这句话,他早就猜到不会好受,只是没想到会这么痛而已。

  谷诺沉默,只是搂紧了他,安静相处一会儿后,才出声:“不会了。”

  陆小飞听出了谷诺话里的意思,谷诺不会再让他做这么危险的事,不会再让他受到这些痛苦。

  动手推开了谷诺,陆小飞稳了稳身形:“两个大男人,抱在一起热死了,还是在热水里,简直要我命。”

  体温已经渐渐回来,酸痛退去后,全身皆轻松,那是真正意义上的轻松,陆小飞甚至觉得,他原本的近视眼都恢复正常了。

  从这个角度,他竟然能看清谷诺脸上的每根细小的绒毛,简直可怕。

  都说朦胧产生美,但是除却之前一直隐隐隔在俩人之间的“薄雾”,陆小飞发现……

  谷诺特喵的还是这么好看,三百六十度无死角,自己简直是赚到了。

  谷诺朝他伸出手:“在水里泡久了对身体不好,我们上去。”

  例行傲娇的陆小飞无视了那只手:“我自己能上去。”

  说着,单手按在池边,轻轻一跃就跳了上去。

  陆小飞转头冲谷诺挑挑眉,那得意的小眼神,也不知道在高兴什么。

  他不知道的是,他刚才的那番动作,只让谷诺注意到了一点。

  白嫩嫩的屁股在眼前晃啊晃。

  谷诺默默别过了眼。

  从这天开始,陆小飞惊奇地发现他能感觉到体内的魔力气息了,经过谷诺的指导,他还能调用那股魔力为己所用,比如让魔气化成绳索捆住谷诺的手脚。

  唔……别问他是在哪里是在什么时候产生这个想法并且实施成功的。

  更令他欣喜的是,经过专业人士的鉴定,他那棵生命树上缠成的绿藤果是实心的,也就是说,只要等着半年后,他就能看到属于他和谷诺的孩子降生于世。

  感觉好魔幻啊……

  可是我们本来不就是魔幻小说吗?咳咳,扯远了。

  欣喜于自己的改变,陆小飞有意想跟初禾炫耀一番,便独自一人跑到了初禾府上,正巧,初禾有个朋友也来看望他。

  跟莱斯一样的红发,不同于莱斯火红的张扬,这个人给人的第一感觉是沉寂稳重,是将所有疯狂和情绪都内敛的稳重,就如同休眠的火山一般,看上去寂静无害,但谁也不知道会在未来的某一天爆发出来。

  陆小飞为自己只是看了人家一眼就想了那么多感到自嘲一笑,抛去脑子中的杂念,注意到初禾失落的情绪,便直接询问初禾:“你这是又怎么了?完全是一副失恋的状态。”

  初禾抬头看了一眼他,抱着柱子伤心地不肯撒手:“别管我,让我一个人安静一会儿。”

  陆小飞只好小声地询问一旁的红发男子:“他这是怎么了?”

  明明自己的好友遭遇不幸,身为初禾朋友的凼雾脸上带着笑意:“正如你所说,他失恋了。”

  他只是随口调侃,没想到却说中了?初禾失恋,不就意味着……

  “宿有心上人了?”

  面对陆小飞的提问,凼雾但笑不语。

  凼雾回来魔界几日,想着既然回来,必定是要来初禾这跟初禾打声招呼,不想还未接近初禾家,便看见初禾鬼鬼祟祟地走在路上。

  初禾出门前精心伪装了下自己的外表,加上他走路时低着头,还真没人注意到他是初禾,除了凼雾。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