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王男妃的攻略法则_第85章

8823Ctrl+D 收藏本站

  作为初禾的死党,凼雾表示就算对方变成一只魔兽,他都能认出那是初禾。

  没有上去揭穿初禾的伪装,凼雾决定跟上去,看看初禾作这副打扮是为了干什么去。

  待来到无人地带,初禾四下查看了下,便开始朝一个方向加速前进。

  凼雾紧跟其后,默默摇了摇头,初禾的侦查能力还是这么弱。

  跟着初禾一路来到了一处住宅,门外,初禾整理了下着装,看来很是在意即将要见面的人。

  金屋藏娇吗?凼雾惑然。

  眼看初禾就要叩响门扉,他的手却停在了半空,迟迟没有落下。

  身处初禾背后不远处的凼雾,在他这个角度无法看见初禾的正脸,不知道初禾现下的表情尤为复杂。

  凼雾靠近,从背后伸手捂住了初禾的嘴,以免初禾受到惊吓后下意识发出声音。

  初禾果然被吓到了,开始反击凼雾,被凼雾轻松擒住了另一只手,在他耳边轻语:“是我。”

  听到熟悉的嗓音,初禾安静了下来。

  静静听着门里的动静,凼雾冲初禾笑道:“好像你来的不是时候。”

  初禾面色一僵,忍不住反驳:“也许他们只是在玩闹。”

  “玩闹?”凼雾抓起初禾的手,作势要敲在门上,初禾吓得赶紧强硬的用力抽回了手。

  门突然被打开,信脸色极差地看着门外那俩人,他只认得初禾:“你们想偷听到什么时候?”

  初禾一阵尴尬,连忙否认:“我没有偷听!”

  注意到凼雾在往里面瞧,信走出门外,将门虚掩上。

  他看着初禾:“有事?”

  面前的信,气息仍旧有些紊乱,半裸着上身,可以看见皮肤上的薄汗。

  初禾怔怔的:“也没有什么重要的事……”

  眼前的一幕,无论他想怎么欺骗自己都难。

  信皱眉:“既然无事,恕不远送。”

  说着,就要回到屋里。

  初禾赶紧叫住他:“其实,我就想见见……”

  “不行!”不等他说完,信马上拒绝,拒绝完后,才缓缓说出理由,“他现在不方便见客。”

  为何不方便,信盯着初禾,不信他这么没有眼色,能看不出是因为什么。

  “那我下次再来。”初禾灰溜溜地带着凼雾赶紧一起离开。

  信“嗯”了一声,返回屋内,关上了门。

  待走到离那栋独屋较远的距离,确保对方不会听到他的说话声后,初禾才停了下来,站在原地,恍然大悟般回神:“不对!他们是兄弟,怎么可以?”

  作势要返回去。

  被凼雾拉住。

  凼雾说:“他们你情我愿,你管那么多作什么?你要是去了,别人还嫌你多事。”

  “可是。”

  凼雾继续说:“你忘了一件事。他们俩本来就是被收养的孩子,本身并无血缘。况且,玖在灵族的收养登记处只记录过收养信为养子,而没有宿的记录。就算是从伦理上讲,他们也并不是兄弟。”

  玖从一开始,就没把宿当儿子养,只是后来,容貌惊世的宿受到外界的关注越来越多,在外人看来,宿就相当于也是玖的养子,而玖也就任他们这么认为去了。

  初禾愣愣地看着凼雾,那一刻的表情,委屈极了。

作者有话要说:  嗨呀,我真的很想快点完结,但是以前埋下的坑都还没填完,我不想烂尾,只能默默又码了那么多字出来。

  ☆、隔壁老达

  因为初禾今天完全不想搭理人,陆小飞选择离开,凼雾告别初禾,跟着他一起走出比若家门。

  凼雾对着陆小飞弯腰作揖,就此别过。

  半年的时光很快就过去了,期间最值得一提的事,是谷诺悄悄前去灵族,带回了晏殊,也带回了他双亲的消息。

  极少人知道这件事。

  陆小飞只记得,谷诺回来后的那几天,格外消沉。

  不知道发生何事的陆小飞只能想着法子逗谷诺开心,终于,在谷诺微微醉酒后,他向陆小飞说出了此行的收获。

  他双亲失踪的前后原委和经过。

  自启丘来到灵族后,他便是直接去了修家,他和修有点交情,这个所谓的交情,即是修曾追求过他,而他在知道修同时还在追求楠时,便毅然决然地斩断了俩人之间那根本就没长出来的情丝。

  此次来找修,启丘是为了想要修允许他能够来去自由地进入修家私牢,他知道修家那座个人的地牢里有一块刻了纹路的地石,想要临摹下纹路。

  本是一件小事,修也不会不答应,只是修看见启丘来找他,旧情复燃,举止单方面亲密起来,不巧,被前来找他的楠看见。

  楠,就是修为了稳固和进一步获得更多权利而选择的联姻对象,他本是对修毫无感觉,仅仅是为了权力和利益而答应了修,却不想,在和修的相处之间,明明知道这个男人品行很差,他还是无法自拔地坠入了爱河。

  启丘和修拉扯之间,楠激动地上前,醋意大发。

  情急之下,为了维护启丘的修无意甩了楠一巴掌。

  原本还只是冷嘲热讽的楠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巴掌惹恼,修也愣在了当场,他并没有真的想打楠的意思,结果在启丘和修都在愣神之时,觉得自己受到侮辱的楠动起手来,且下手不知轻重,完全没有了理智。

  一时没防备的启丘被重伤,连修也不能幸免,而楠自己也被启丘伤的不轻。

  冷静下来的楠,冷冷地看着俩人,甩袖狼狈地离开了。

  因为感应到启丘受伤,卓爻急匆匆地赶来灵界寻找启丘,这时修才知道,启丘现在已经成为了魔王卓爻的伴侣,震惊之余,他命人将昏迷中的启丘藏到了地下监牢里。

  然而还是被卓爻找到了启丘。

  卓爻震怒,带着启丘想要离开地牢,楠阻拦,被卓爻几招打成奄奄一息的状态。

  因为卓爻毫不留后手的爆发,导致整座监牢发生坍塌。

  因为修当时没有在地牢里,幸免于难,后来清理现场,只找到监牢守卫人员和楠的尸体,并没有卓爻和启丘的尸首。

  凭空消失,毫无踪迹可循。

  修隐瞒了整件事真相,为了不对当时根基未稳的自己造成影响,对外宣称是因为楠在地牢使用灵力过猛,导致地牢坍塌,意外身亡,不提及关于卓爻和启丘的一丝一毫。

  谷诺不信修最后所说的,关于自己双亲消失毫无踪迹,但是修在生命受到威胁时仍旧没有改口,坚持说他说的是真话。

  在修家已经废弃的地牢寻找任何有可能的线索,无果后,谷诺回到了魔族。

  修被谷诺折磨得挺惨,却不敢告诉外界是谷诺做的,只说自己遇到了仇家,却不知是谁,还装模作样地派人下去调查了一番。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