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王男妃的攻略法则_第88章

8823Ctrl+D 收藏本站

  这就导致了一个问题,除去一开始那几天,鱼飞爬的很慢,跌跌撞撞的,熟练了以后,陆小飞发现,自己都快要追不上这个小家伙的速度了!

  只要稍微不注意,这小家伙就会手脚并用地爬离他的视线,去找他的另一位父亲。

  这点,也让陆小飞很恼火,明明是自己一天到晚陪着这小家伙,细心照顾着他,这孩子却对谷诺更加亲近点。

  选名字那时候,小家伙就是毫不犹豫地投入了谷诺的怀抱,自己输得一败涂地。

  不过,谷诺也说了,鱼飞对外的名字就叫鱼飞,陆小飞可以在私底下叫他陆念。

  这有什么意思,陆小飞在心里默默翻了个白眼,也就随小家伙去了,鱼飞就鱼飞吧,他等着看他们父子俩一起飞上天,与太阳肩并肩!

  鱼飞又要去找谷诺,这次,陆小飞眼疾手快地从地上捞起了他,将他举到眼前,冷哼:“养不亲的小东西,我对你不好吗?总是去找他,你这样,我会很伤心的。”

  鱼飞哼唧唧地看着陆小飞,别过了脸。

  鱼飞之所以这样,并不是没有理由的。

  作为刚出生的婴儿,在前面那十几天,他的确还不能记人记事,但随着生命树慢慢枯萎,释放出一些能量,那些能量促进了他的大脑发育,他已经能开始思考。

  结果,就在他拥有记忆的第一天,他所见到的,便是陆小飞在冲着自己哈哈大笑,指着他已经变长的头发,对一旁的谷诺父亲说:“你看你儿子,为什么白发之中要有两撮黑发,好像蟑螂须哈哈哈哈……”

  笑的根本停不下来。

  虽然当时并没有完全听懂小飞父亲在说什么,但是他能听出里面的嘲笑意味,一下子就委屈地哇哇大哭起来。

  谷诺父亲抱起了自己,平淡的语气,丝毫没受一旁笑的眼泪都出来的陆小飞影响:“这也是你儿子。你吓到他了。”

  “可是真的好像。”陆小飞说着,还伸手弹了弹他额前的那两缕黑发,再次发出了笑声。

  谷诺淡淡的看着孩子:“不哭。”

  鱼飞用胖乎乎的小手抹着眼角的眼泪,尽力克制自己不再哭,抓紧了谷诺父亲胸前的衣服,憋屈地看着陆小飞。

  哼,本宝宝不要理你了。

  所以,这件事就被鱼飞深深地记在了脑海里。

  陆小飞将鱼飞的脸转向自己:“唉哟,还给我摆脸色呐,这么小的年纪,就开始给爸爸摆臭脸,长大了还得了。”

  鱼飞开始挣扎,想要脱离陆小飞的控制。

  陆小飞睁大了眼:“熊孩子,你这性格都遗传的谷诺吧,我小时候可是出了名的乖。”

  闹腾了一会儿,陆小飞也觉得累了,轻轻拍了拍怀里儿子的小屁股:“好了,带你去找他还不行么。”

  陆小飞找了一会儿,才在水瀑边看到了谷诺,将鱼飞塞进谷诺怀里,心不甘情不愿说:“喏,这小家伙又要来见你。”

  谷诺低头看了一眼鱼飞,不赞同的给了鱼飞一个眼神,然后去安抚自己那炸毛了的伴侣:“辛苦了。”

  陆小飞按捺住内心的失落感,不在意说:“那孩子先交给你带了,我去外面玩一会儿。”

  谷诺点点头:“好。”

  等陆小飞离开,谷诺将鱼飞放在自己肩膀上,让他坐在那里。

  他的手上,原本见陆小飞过来便藏起来的晶石再次出现,犹豫的看着晶石。

  坐在他肩头的鱼飞不解地看着自己的父亲陷入了静谧的沉默状态。

  谷诺轻唤了声,早已养好伤盘桓在魔宫顶部的无二从上面探下脑袋,看着谷诺。

  谷诺刚想把晶石交给无二,一个突兀的声音突然闯进耳里。

  “这次,省的我再找了,还是别费心思再藏起来了。”

作者有话要说:  这几天在持续修文,修前面的章节,故事情节是没什么变化的,只是加加减减了一些小细节,让文章阅读起来更流畅,对接下来的故事发展无影响。

修文的时候,我突然发觉,之所以闇达会这么中意陆小飞,一切都是因为他们的脑波非常契合!都是喜欢在内心吐槽的腹诽星人。

  ☆、虚无之地

  马上,无二的全身都从上面滑下,挡在谷诺和鱼飞面前。

  周围并没有巴旦法的身影。

  谷诺很淡定,将鱼飞从肩上捞回怀里,转身进入室内。

  鱼飞从谷诺肩头冒出小脑袋,看着无二的背影。

  无二挡住了外面的所有视野。

  谷诺将水晶石放到鱼飞手里,鱼飞抱着水晶石,好奇地拿嘴啃了几口。

  一点味道都没有,不好吃。

  鱼飞松手,谷诺及时接住了掉落的水晶石,重新塞到鱼飞手里。

  鱼飞疑惑地抱着水晶石,继续黏着谷诺,想要爬回谷诺的肩膀上。

  谷诺按住鱼飞的肩膀,让他乖乖坐在开启的法阵中央,温柔地嘱咐说:“不要出来,知道吗?拿着,别再扔了。”

  退后一步,将法阵启动,魔力开始环绕在鱼飞周围,将他护在里面。

  做完这一切,谷诺面向走廊,无二伸出头部,绕到谷诺身边,谷诺伸手抚摸着,让它不要慌。

  “做这一切,有意义吗?”

  巴旦法的声音再次出现,带着浓浓的嘲讽意味。

  谷诺浅笑:“这不是成功让你无法靠近了吗?”

  巴旦法慢慢从上面降落,出现在谷诺面前,在谷诺面前很远的距离。

  暂时,他还无法靠近这座魔宫,但是又有什么用呢,只是时间问题。

  闇达出现在谷诺身后,看着巴旦法,幽幽地叹了一口气:“其实,一开始知道的时候,我是拒绝的。”

  巴旦法原本注意着谷诺,听到这话,看向闇达。

  闇达说:“看来我需要找那几位幻族老朋友,好好商讨一下,管束各家王的问题了。”

  巴旦法冷漠脸:“你觉得,到现在,我还在乎那些老家伙的看法?”

  闇达看向自家魔王:“我再也不在背后埋汰您了!”

  跟幻王相比,自家魔王真是好上了不知多少倍。

  谷诺:“你之前……经常在背后埋汰我?”

  “……”我刚才说话了?有说吗?没有。闇达,“您听错了。”

  气氛轻松。

  巴旦法看着他们,心情降落至极低点。

  与此同时,崖上。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