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不是我想变弯的(gl)_第2章

五把刷子Ctrl+D 收藏本站

  “哗”嗯?

  “哗”纵享这丝滑?

  “哗”不对吧!不应该啊!不是应该有所停顿吗!

  “哗”啊!老娘的“C”呢!

  好歹也要有点吧!“B”也可以啊, “A”凑合着也行啊,你倒是来点啊,可这货的手感明明什么都没有啊,硬要说个型号,就只能说是“-A”了啊!老娘到底穿成了个什么奇葩啊!挣扎着要宫女把我扶起来,往下一看——

  “啊!”漆黑的夜里,一声尖叫划破长空。

  

  ☆、皇上驾到

  香炉里燃烧着不知名的香料,异常好闻。可我现在没有心情去研究它,我木然的躺在床上,表情呆滞的盯着暗金色的床顶,感觉世界都是灰色的了,感觉再也不会再爱了!原来我不叫“韩清”,而叫“韩青”,一字之差啊!呜呜~这个贼老天!想我一个来自21世纪的青春无敌美少女,还没开过荤,就莫名其名来到这不知名的古代,呃,请忘记我之前的兴高采烈。这已经是够可怜的了,他竟然,竟然,竟然让我穿越成了个男的,还是个纨绔好色、不学无术、男女通吃名声不是一丁点差的主,虽然铜镜里这张脸还不错,可是,然并卵!

  一阵急切的脚步声响起,我躺在床上依然不为所动。

  “皇儿啊,你这是怎么了啊,哪里不舒服吗?来,快告诉母后。”太后满脸心疼的望着我。滑腻的手紧紧抓着我手,轻轻的拍着。

  不知道触动了我哪根脆弱的神经,我回握住她的手,望着她那充满宠溺与担心的眼睛,心中满满的酸涩,恨不得将所有的委屈都发泄出来,我扑进太后的怀里嚎啕大哭。不知哭了多久,感觉呼吸都困难了才停下来,通过一番发泄,心里轻松了不少。

  我抬起头,对上太后那双红肿的眼睛,看着她那日渐憔悴的面容,我浑身一震。我有什么好悲伤的呢,我穿越过来,本来就是多得的一条命,有一个这么疼我的母亲,自己更是要钱有钱,要人有人,要身份有身份,还有什么不知足的呢。眼前这位善良的母亲,连自己儿子早已魂归天外都不知晓,还将她那无私的爱全部给了我这个窃贼,我有什么理由不好好回报她的爱呢?不是所有的人都会无私的让你去随意的挥霍他们的爱的,只有爱你的人才会对你好,知足常乐,要善待爱你的人,我想,在现代的爸爸妈妈,一定也想我过的快乐吧。从今以后,我要代替他儿子来好好的孝顺她。

  想通了这些,我哽咽的抬起手指,拭去太后眼角的泪水,无比愧疚的说道:“让母后担心了,孩儿已经没事了,可能中毒刺激了脑袋,让我情绪失常才会这样的。”

  “莫非是余毒未清,快传太医!”太后一脸紧张的说。

  “没事了,孩儿已经好多了,母后不必紧张,孩儿以后一定好好做人,再不让母后担心了。”我拭干了眼泪,微微扯了扯嘴角,露出了个笑容。

  太后也跟着露出了这么多天一来第一个笑容,瞬间满室明亮。美女果然还是让人赏心悦目的。在我和太后小声的闲聊中,一阵脚步声响起。

  “皇上驾到!”一个奸细的嗓音响起。

  正当我准备摸索着给他跪下时,太后拉住了我。嗔到:“你这猴子,几时这么规矩了,都说了自家兄弟,没外人的时候别来这些虚礼。”

  “哈哈,母后说的对,早就免了你的这些劳神子虚礼的,莫不是生个病,把青弟的脑袋给烧坏了。”我抬起头,看见一个剑眉星目,英武不凡的帅哥,穿着一身黑底绣金色祥文图案类似汉服的衣服,头带金冠,急步走过来 ,一脸笑容。

  我心里一动,顺势接口道:“皇兄说的还真是,我这次从昏迷中醒来,确实感觉脑袋蒙蒙的,很多事情都记不住了。”我顺势做出一脸懊恼样。

  “皇儿可还有哪不舒服,快传太医!”太后一脸紧张的问。我开始头痛了,我这古代的老妈什么都好,就是喜欢动不动就叫太医,唉。

  皇上露出一脸的沉思样,说:“那青弟就在宫里多待些时候养病,也好多陪陪母后,有什么需要尽管提,我们是嫡亲的兄弟,不必顾忌其他的。”

  “谢皇兄!”

  

  ☆、回王府

  在皇宫养病的这些日子,开始我不能下床,就只能研究研究古代特有物种——太监。于是我盯着每一个出现在我视线内的太监,直到所有的太监都看到我就头皮发麻,在我面前待不到一刻钟就跑的没影了。咳咳,这当然跟原主的名声有点关系。到后来,太后都含蓄的问过我原因,我哈哈一笑,说是每天很无聊,找个乐子比较每个太监的不同才这样的,太后瞪我一眼,说没个正行,也就没说什么了。研究过一段时间就没有兴趣了,不是说太监里面没有长得好的,而是我喜欢看阳刚一点的,对这些声音怪异,阴柔气息厚重的人群敬谢不敏。

  到了能下床的时候,我满皇宫的跑,看看花,泡泡温泉,在太后那撒撒娇,跟小皇子小公主讲讲小故事,因此收获了一大票小粉丝。当然,还有一个地方是我非常想去,而又不敢去的地方,那就是妃子们住的地方。唉,还不是怕死嘛。天知道我多想去看看古代后宫的那些据说或妖娆,或端庄,或青涩,或成熟的美女们,美好的事物总是让人欣赏的,更何况这道古代独有的风景。唉,没办法,小命要紧,我可不想一个不小心,把小命给看没了,这大好的生活我还没有享受好呢。现今为止,我那皇帝哥哥的后宫成员我就见过一位,就是皇后,还是在太后那碰到的。那是一个艳丽高贵的女人,虽然对我还不错,可是还是亲近不起来,感觉对我的态度也就做做样子,不是真的亲近我。

  慢慢的,在皇宫我也待腻了。皇宫好是好,但也很无趣,我多么想去亲近广大的人民群众啊,并且在一次偶然中,我知道我是有府邸的。唉,还是那句老话,金窝银窝,不如自己的狗窝啊。唯一舍不得的,就只有皇宫里面那个大大的温泉了。于是我又屁颠屁颠的跑去太后娘娘那去撒娇了,太后笑骂了我一句也就同意了,并且分派了几个得力的宫女陪着我回府。皇兄听后,也赐了一大堆东西给我,于是我带着几个貌美如花的宫女以及一大堆赏赐,坐着豪华的马车,乐呵呵的向王府前进。

  马车行进了一段时间,慢慢的停了下来,一个清脆的嗓音传来:“主子,王府到了。”

  “恩。”我掀开车帘,一个小厮模样的人麻利的蹲在车下。啥?莫非这就是传说中万恶的封建主义里面“人凳”?小伙子,你的心是好的,但是姐姐我下不去脚啊。唉,我绕过他,自顾下了马车说:“以后,王府马车不必这么伺候。”脸上还装出酷酷的表情。

  “是,王爷。”小厮躬身退下。

  “恭迎王爷回府!”一阵整齐的声音传来,吓我一跳。我抬眼望向前方,一座豪华的府邸映入眼前,中门大开,上面的牌匾上写着“安乐王府”的字样。还好这时代的文字跟汉字区别不大,不然我将会加入伟大的文盲行列了。

  门前立着一大群人,男左女右分列大门两侧,领头一瘦的跟竹竿似的男人,大家都躬身拜着,看不清容貌。

  “起来吧!”我估摸着说道。

  “谢王爷!”众人抬起头来。我一看,差点绷不住乐出声来。倒不是丫鬟小厮怎么了,相反,他们都是清一色好看,问题出在那领头的男人身上。这,这明明是“龟丞相”的造型啊,再配上这蜡笔小新的眉毛,我只想说,大哥你太喜感了!

  然后我就领着一大群人,浩浩荡荡的驶进王府了。

  

  ☆、纨绔相邀

  因为上次我出事,咱们伟大的太后娘娘跟威武的皇帝哥哥一怒之下,把我身边的人都清理了个干净,什么小倌啊、宠姬啊、贴身的丫鬟小厮啊都没了,导致太后娘娘派来的几个宫女顺势上位,顶了我贴身丫鬟的缺,现在近身伺候的两个一个叫知情,一个叫知意。而那天那个“龟丞相”,原来是府里的大管家,叫做张飞。呃~会不会有点恶搞的感觉。张飞又调来几个伶俐周正的小厮近身伺候,提了个机灵清秀的十七岁的小伙子叫做小忠的跟着,暂时充当我的“十万为什么”。

  在王府里溜达了几天,感觉不是一般的爽啊,原因无他,这里我最大。当然,我还是干了点正事的,我摸清了王府的格局,知道了这个大陆一共有三个国家,最北边的是雪国,与雪山接壤,中间是辰国,夹心饼干,南边是离国,与大海接壤,三国实力相当。当然,这些都是我从书房的书籍里面发现的。我所在的就是这个叫做辰国的地方。皇帝是我一母同胞的哥哥叫做韩明,今年二十八;还有个一母同胞的姐姐慧阳公主叫做韩慧,今年二十三;再有一个庶出哥哥淮南王叫做韩朔,今年二十二;本人呢,今年堪堪十八一枝花;而我那个风韵犹存的母后,其实已经四十几了;再就是我那个未曾见面就嗝屁了的便宜老爸,据说已经长眠了八年了。这些人物和国家都没有在中华上下五千年历史中出现过,对未知的未来还是有点小小的恐慌的。可是这些都不是我现下要担心的,我现下要担心的,仅仅是堂下坐着的这几个人。

  “王爷,您可算是康复了!您都不知道您生病的这些日子,昌民我有多担心您啊。您都不知道,为这事哭坏了多少姑娘小倌的眼呐。”说着还假装擦了擦干巴巴的眼睛。大哥!我不知道的事儿多了去了!你都一把年纪了,少说也三十了吧!还这么假,知道315么,要不我叫厨房借块生姜给你?

  “就是就是,王爷,沉香苑的香铭姑娘前儿还向我打听您呢。”一个油头粉面的男人,一脸讨好的望着我说。小子,别那么望着我!都二十五六了吧!哼哼,可惜不是我的菜!

  “真的好巧哦,文生哥哥,扶风阁的清风公子前两天也向我打听王爷来着咧。”信你们才有鬼!一个个人模狗样的,坐没坐相,靠没靠相。这个叫折戟的,也就十七八的样子,乌漆嘛黑的,还一脸小受样。

  “好了好了,昌民兄、文生兄、折戟兄,别再说这些有的没的了,看现在王爷生龙活虎的,是件值得高兴的事儿。我们得好好给他庆祝庆祝啊。”现场唯一一个看上去有点小气质的男人说道。恩,外表可以赶上我的一丢丢了,估计年龄跟我差不多。

  “世子所言极是!”众人连声附和。

  我眼角抽了抽,这帮狐朋狗友到底是要闹哪样啊!一大早就跑到我这里啰里吧嗦的,开口不是姑娘就是小倌,姐姐我是这样的人么!呃~也许原主是的。唉,姐姐我的洗白道路任重而道远啊。

  “那也得看王爷是否赏脸啊。那沉香苑的雅间,可一直都给王爷留着的咧。”那啥世子望着我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

  “咳咳,承蒙大家厚爱,本王感激不尽,可是本王病体尚未痊愈,对诸多事情都已经忘记,还是继续呆在家里的好啊。”我被他看得毛骨悚然,总有一股不好的预感,故意拿腔拿调的说着。

  “王爷当真不去?听说最近沉香阁新来了个花魁,虽然轻纱遮面不见真容,但那身段、那声音、那才情,啧啧啧,非等闲俗物可比啊。要是能一亲芳泽,当真是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啊!哈哈!”得!这位世子说着说着自己给乐着了,果然那点气质只是表象。

  “是啊是啊!不过这位花魁向来神秘,平常想见其一面都难比登天啊!唉!”那个叫昌民的苦着一张小脸说道。

  “可不是吗!不过这次倒是有一个机会能一睹芳容哦。”折戟兄说完,冲我挤了挤本就不大的眼睛。呕~折戟兄你好恶心哦!

  啧啧,花魁啊~青楼啊,要说我不心动那是假的,前面不是要端点架子么,现在心里像猫抓是的,看着火候差不多了,我腼腆的抿了抿嘴,说:“这样啊,那就去看看吧。”

  “好!那今晚就老地方、老时间不见不散啊!哈哈!”众人都挤眉弄眼的笑着,那笑容要多猥琐有多猥琐,我看得汗毛直竖。

  

  ☆、忽悠小忠

  打发走了一群准备免费蹭饭的家伙,我的耳根终于清静了。我坐在椅子上长长的吁了口气,揉了揉紧皱的眉头。小忠在旁边机灵的递来一盅热茶,我拿起茶盅,用茶盖装模作样的撇了撇茶水,喝了一口茶水满意的闭上了眼睛,满口留香啊。啧啧,这古代的腐败生活,太可耻了!过了会,我面带微笑的睁开眼睛,发现小忠还在那杵着,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得了!小忠你有什么话就说吧,别憋出病来了!”我看着小忠一脸玩味的笑着,这倒霉孩子脸都憋红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