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不是我想变弯的(gl)_第3章

五把刷子Ctrl+D 收藏本站

  “呃,是主子。本来做奴才的是不应该多嘴的,可是主子对奴才好,奴才心里就更得为主子着想了。”小忠小心翼翼的说着。可是我没等他说完就打断了他:“哦,如果我对你不好,你就不会为我着想了?嗯?”

  “不~不~不是!主子!主子!奴才该死!求主子责罚!奴才不是这个意思,奴才的意思是不管主子对奴才好不好,奴才都得为主子着想!”小忠吓得“扑通”一声跪倒。唉,这单纯的孩子,太认真了,还是不经逗啊!我貌似有了点负罪感。“起来吧,逗你玩的咧,你接着说。”

  小忠擦了把额头上的虚汗,爬起来接着说:“奴才觉着主子忘记了一些事情,好不容易这些日子开始修身养性了,太后娘娘跟陛下肯定是极高兴的,世子他们又来邀请您了,世子他们都是都是……”小忠瞟了我一眼,发现我没什么表情,便闭着眼睛白着脸说道:“都是京里有名的纨绔,可不能让他们又把主子给带去那种地方了,万一再出个好歹,奴才我是万死也难辞其咎了!”说完又“扑通”一下给跪下了。

  唉,我看上去有那么意志不坚定么!呃~虽然我对青楼表现的一脸的意动样,可是本姑娘的心灵是纯洁的啊!我拥有一个纯纯的妹子心啊!好吧,虽然在你眼里我是个纯爷们身。唉,好吧,还是个前科累累的爷们身。知道跟他也解释不清楚了,我故意做出一脸高深莫测的表情,叹了口气说:“小忠啊,你听过置之死地而后生么?往事种种,已如过眼云烟,我虽已忘记,但必须重新经历,要先拿起,才能放下。我想要做一个美好的人,就必须要感受那个曾经不美好的自己,才能破茧成蝶。佛说,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说完还假装一脸哀伤的望着远方。

  作!我就可劲儿作!我以前怎么没发现我这么有本事作的咧!看来人都是逼出来的!小忠啊,你倒是表示一下啊,再不表示我绷不住了啊!于是我偷偷用眼角瞟了一眼小忠,看见他一脸崇拜的望着我,我暗地里吁了口气,我知道,我的目的达到了,耶!

  安抚完了小忠,从小忠口里知道了晚上约会的时间地点,蹭蹭的跑到内院,挑了件白底绣银丝花纹的袍子,由着知情知意给我打扮。望着铜镜里面这个头戴白玉冠,身着白袍,腰环白玉的帅哥,我由衷的感叹皇宫里出来的人的品位高雅,以及我遗传基因的强大,我自己都被电到了!呜呜~怎么可以这样!怎么可以是我自己!这要是是我男票该多好啊!

  看着我的表情由呆滞转为悲愤,知情和知意睁着大大的眼睛,满脸忐忑的望着我说:“主子可还满意?如果不满意,还有哪里需要修改的么?”

  “哈哈!满意,满意!主子我很满意!”虽然满意,但是心里还是酸酸的。

  磨磨蹭蹭终于等到了约定时间,我带着小忠飞奔而去。

  

  ☆、传说中的青楼

  我站在沉香楼下,看着夜色中迎来送往的情景,以及被周围朦胧的灯光映照的同样朦胧的身影,激动得双手打颤,面色通红。青楼啊!那个活在无数古代感人故事里面,神秘而又凄美的存在!我终于来了!

  “王爷,您没事儿吧!”小忠一脸担忧的望着我。

  “没事!我能有什么事儿!”不理他,我还是眼睛定定的看着前方。

  “可是,可是,您脸色都变了。”小忠嚅嗫着说道。唉,小伙子,我那是激动啊!

  “咳咳,那是灯笼映的。”我以拳对嘴,掩饰的说着。

  “那您还打颤呢!”小忠仍不肯相信,坚定的说道。

  “那是冷的!”这倒霉孩子,当初我哪么就觉得他机灵咧!非得刨根问底!失策啊,失策!

  “是么?现在才八月天啊,怎么会冷咧?”小忠自言自语地说着。

  “嗯?!”我怕你了行吧!小祖宗!给我留点皮吧!我故意斜睨了他一眼他。

  “哟~”一个长长的拖音响起,听得我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一个身影就要往我身上靠,“这不是安乐王么,今儿个世子说您会来,我还不相信,可想死花妈妈我了!姑娘们都盼着您来呢,您再不来,香铭姑娘可就要寻短见了啊!”

  我赶紧一个侧身躲过,这一脸粉的雌性动物,浑身散发着浓郁的香味。什么鬼?这么辣眼睛!不行,得赶紧应付走。“额,花妈妈言重了,我这不是来了么,快快引我去世子那儿吧,少不了你的好处。”

  “咯咯咯咯,王爷请跟奴婢来。”花妈妈做出来一个便秘的表情,呃~臆测她以为是妩媚的,然后夸张的扭着她那老腰,领着我进楼去了。

  穿过充满淫声浪语的大堂,我强忍着窥视的冲动,一直向前,慢慢看见前面一个大大的圆形白色平台,边缘连着一个铺满粉红色地毯的楼梯,延伸到三楼,楼梯尽头被白色的轻纱遮住,看不清内容,楼顶连接着夜空,在满天繁星的映照下,平添了几分神秘感。每层楼的屋檐下都挂着了成串的红色灯笼,给每个人身上都镀上了一层淡红的暧昧气息。我由着花妈妈的带领,沿着左侧环形楼梯走到二楼的一个雅间,开门一看把我乐坏了。那群狐朋狗友个个打扮得骚气十足,尤其折戟那黑小受,一身墨绿的衣裳发髻上还插了朵红色的花;而世子那小子则弄了把折扇摇着,这都没什么,问题是他还带了顶绿色的帽子!另外两个到没什么特别出特的,毕竟那两位太抢眼了。

  我瞟了几眼,是在没忍住,对世子说道:“那帽子~额~”

  “嗯?王爷也觉得好看么,我也这么觉得的,我这身青衣裳配上这帽子,今晚肯定能让人眼前一亮,吸引众多姑娘的注意的!我就说嘛,还是我爹品位好,我看他常常这么穿,难怪娶了那么多小妾的!”世子兄激动得脸色通红,双眼泛光。

  兄弟啊!你可知道我还没说完啊!得,我不用说了,这品位!原来还是遗传!我尴尬的连声应和。

  我找了张椅子坐下,发现这个雅间的位置真的是不错,靠近下面圆台的那一面墙是空的,只有齐腰的栏杆隔着,下面大堂的情况一览无余,楼上的轻纱也清晰可见,而椅子的摆放正对着栏杆,旁边的小桌上还供应着精美的点心。好不容易逮着机会,我赶紧盯着楼下形形色色的人们一阵猛看,现在不用担心露馅跟丢丑了,我得好好满足我的好奇心啊!这可是古代上下几千年的文明啊!

  ☆、香铭来了

  当我正看得津津有味的时候,斜刺里一只手递来一块糕点,我张开咬下,继续盯着楼下。那只手又递来一杯果酒,我接过,一口喝尽,将杯子放下,继续盯着楼下。

  “好看么?”一个糯糯的女声响起。

  “好看!”我尤未反应过来,继续盯着楼下。

  “真的那么好看?!”女声提高了一点。

  “真的很好看!”我仍不知警觉。

  “哼!难道比我还好看?!”女声含着怒气说道。

  嘎?!我茫然的转过脸,什么情况?眼前一个俏丽的蓝衣女子坐在我身边,脸上画着精致的妆容,一双美丽的丹凤眼似嗔带怨的看着我,粉红的小嘴微微的嘟起,真是我见犹怜啊。我被她看得一哆嗦,忙转移目光,向四周看去。这群天杀的家伙!个个左拥右抱的,都用戏谑的眼神看着我。喂喂!折戟兄,别挤你那绿豆眼了,再挤就没了!还有文生兄,别斜嘴角了,都咧到耳朵旁了!这种痞痞的笑容,不是你能驾驭得了的!别人那么笑叫帅,你那么笑叫衰!我说昌民啊,你都一把年纪了,能不来那么傲娇的掩嘴轻笑么!唉,世子啊,你能别一边看着我一边把玩你那绿帽子的流苏么。只有可怜的小忠,小脸憋得通红,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得!我知道了,我跟这妹子是有故事的。

  “当然没有姑娘好看了。”我擦了把汗。

  “那你都不看我,才多久没见,王爷竟生疏得唤香铭为姑娘了,香铭真的是好伤心啊!”香铭说完,用帕子沾了沾微微湿润的眼角。看!昌民兄,这才是你学习的榜样!看人家多职业,开哭就有泪,还不带间歇的!

  “额,呵呵,香铭啊,我病体尚未痊愈,常常有糊涂的时候,你怎么能跟我计较呢。”我顺势塞了块点心给香铭算是赔罪。

  “只要王爷心中有香铭,香铭便是受再多的委屈也是甘愿的。”香铭说完,妩媚的望了我一眼。我又一阵哆嗦,乖乖,我可算是知道了,男人逢场作戏也不是谁都干得了的,这真是个卖力活儿啊!

  我哈哈干笑了两声选择装傻,累死我啦,装不下去了快。

  香铭起身向我走了两步,哗的一下坐在了我腿上,我吓得手都不知道放哪儿了,尴尬的把身子往后仰。香铭看着我咯咯娇笑,我无奈的说道:“香铭啊,你能不能先起来,我,我,我有点热。”

  “王爷,您这病了一场,可是变了好多哦,以前您不是最喜欢香铭这样的么。”香铭睁着漂亮的眼睛望着我,一脸的探寻。我心里一惊,姑奶奶诶!我怕了你了行不,原主喜欢,我不喜欢诶!我一新时代的纯洁女青年,喜欢才有鬼了诶!

  “呵呵,这不是上次生病嘛,向菩萨许愿,要是我能康复,必定洗心革面,修身养性么。”我眼珠子一转,信口胡说,佛祖,求原谅。看着四周呆滞的面孔,我默默的为我的机智点了个赞。

  香铭一脸犹疑,可还是慢慢的退回了她的座位。没办法,这年代,敢拿菩萨开涮的真没几个,当然,我这个奇葩除外。终于,香铭也不再多说什么,安静的在旁边眯着那双丹凤眼,伺候着我喝酒吃东西。我那叫一个惬意啊,啧啧,这果酒真不错,酸酸甜甜的。期间,我们唤来了歌女,唱着不知名的悠扬的小调,忽略掉那几个怂货,感觉这氛围还是蛮不错的。

  ☆、花魁登场

  在我还沉浸在这种享受的感觉中时,突然听到楼下一声锣响。众人闻声抬眼望去,楼下圆台上站着一个花枝招展的女人手拿铜锣,定睛一看——哟呵!花妈妈,你以为换了身新衣裳大家就不认识你了么,真心为你的智商着急啊!

  “呵呵,就是我花妈妈上来了!感谢各位今天前来捧场,想必大家都知道了吧,今天我们沉香苑的神秘花魁青鸾姑娘将要登台献艺,如若哪位公子能得了青鸾姑娘的青睐,今天或许能成为我们花魁的第一位入幕之宾哦。”花妈妈说完,以锣遮面一脸娇笑。行了!花妈妈,你上得天!

  “怎么才能得到花魁的青睐啊?”路人甲开口。

  “就是!就是!你倒是说啊!”路人乙急切的问道。

  “爷有钱!爷有好多钱!爷就不信还有用钱买不到!”估摸着是那个一身横肉,满脸流油的猪哥说的。

  “你得了吧!这位神秘花魁岂是你这个一身铜臭的家伙能肖想的!那么多世家公子达官贵人豪掷千金,为求一睹芳容而不得。就你?”路人丙讥笑着说,众人配合的哄堂大笑,那猪哥一张脸涨成了猪肝色。

  我一手拿着糕点,一手举着小酒,津津有味的看着楼下一群男人在掐架,不时的转移观看目标。不得不说,花妈妈来这么一手,现场气氛确实瞬间都给带动起来了。香铭一边剥着橘子,一边往我嘴里塞着橘瓣,我不时的张嘴咬下,望着她呵呵一笑,她斜嗔我一眼,我便又往楼下看去。

  “诸位公子别急啊!这个要怎么得到青鸾姑娘的青睐,还得她自己来说。咯咯!”花妈妈说完,娇笑着退下了圆台。

  在众人还未反应过来的时候,一楼、二楼檐下的灯笼尽数熄灭,只余三楼檐下的还在。在众人惊讶的声音中,圆台周围以及通向三楼纱帘的楼梯护栏旁亮起了一个个红色的小灯笼,连接着天上的星空,像一条从天上泻下来的银河,唯美异常。微风轻轻吹过纱帘,依稀可见帘后立着一个身材婀娜的女子,只一眼,便能让楼下众人齐齐响起一阵抽气声。

  周围一阵悦耳的音乐响起,从帘后伴着一阵清脆的铃铛声飞出一条长长的红色绸带裹住对面楼上的柱子,然后又有一条红色绸带伴着铃铛声飞出,挽在前面那条绸带上面,从帘后又滚落出一匹长长的红色布料覆盖上楼梯到圆台原有的布料,像水波荡漾开来。接着一个一身红色飘逸纱衣的女子,手挽绸带,携着一阵铃铛声,赤足踏波而来。像一个美丽的仙子,携着仙乐从星空中款款降下,落在现场每一个人的心里。

  我“刷”的一下站了起来,激动得小脸通红,双手捏的紧紧的,连手上酒杯里的酒全撒了都没注意到。我滴神啊!这就是传说中的轻功么!世上真的有这玩意儿么!这是要酷炫吊炸天的节奏啊!我好想给她充当下拉拉队,为她呐喊为她狂啊!花魁花魁我爱你,就像老鼠爱大米!

  

  ☆、一舞倾城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