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不是我想变弯的(gl)_第4章

五把刷子Ctrl+D 收藏本站

  当花魁缓缓飘落到圆台上,众人虽然表情呆滞,却仍不忘把目光定定的集中在圆台上的绝代女子身上。女子估摸二八芳龄,一身红衣飘然若仙,粉色的抹胸青色束紧的腰带将身材勾勒得完美异常,白皙的手腕及□□的脚踝上面带着银色铃铛,随着她的每一个动作发出清脆的“叮铃”声,一头如墨的青丝随意披散在脑后,额间用胭脂瞄了一朵粉色的梅花,看上去惊艳异常,面上覆着的一席白色面纱,给整个人平添了几许神秘感。而最吸引人的,是那双眼睛!那是一双怎样勾魂夺魄的眼睛啊,只一眼,便似要将人的灵魂吸走,从此如同行尸走肉。今夜,不知道要倾了多少人的心,又不知道要欠下多少人的情。而我只想说,我靠!这策划者,太牛逼了!这是简直是巨星登场的范儿啊!果然人才无处不在啊,不对,应该是天才满地生花!

  当音乐声的渐渐加快,台上的美人踩着节拍婆娑起舞。她舞姿轻灵,身轻似燕,双臂柔若无骨,她全身的关节灵活得像一条蛇,可以自由扭动。一阵颤粟从她的左手指传至肩膀,又从肩膀传至右手指尖,手腕上的铃铛也随之振动,“叮铃”声伴随着音乐不时的响起,而每一声都应和得恰到好处。她每一个动作都显得那么自然而流畅,时而如花间飞舞的蝴蝶,时而如溪间潺潺流动的溪水,时而如深山中皎洁的明月,时而如寒风中飘零的落叶。她的舞姿迷了人的眼,也迷了人的心。不知道是当晚无以伦比的夜色成就了她,还是无与伦比的她成就了当晚的夜色。许多年后,当晚的那个人、那支舞、那片星空、那抹夜色,依然是很多人心中无法触及的梦。

  不知过了多久,音乐声渐渐停息,而众人尤未反应过来,一脸痴迷的望着台上这位误落凡尘的仙子。连花妈妈都一脸惊艳得不敢相信,估计她自己也没有想到,效果会如此的好。堂下众人哈喇子流了一地,都忘记了动作,就那么看着。而众雅间的情况就不得而知了,估摸着也差不多,至少我这间地上就多了四滩水渍,那四货的画面太美我不敢看,连小忠都一脸红扑扑的攥着拳头。而其他女子的表情各种羡慕嫉妒折服不等,只有在香铭眼中,我看到了一抹欣赏、一抹同病相怜的惋惜、以及一抹,一抹哀伤?不过这抹哀伤消失得太快,快得我都差一点捕捉不到。

  至于我的反应?呵呵,呵呵,我是镇不住场面的人么?笑话!做为21世纪新时代的女青年,那个电子产品无处不在的时代,什么节目我没看过,岂会面对一个随随便便的舞蹈节目就失了分寸!咳咳,除了今天夜空比较美,还有那个演员也比较美,呃,是非常美行了吧!还有看见了轻功!呃,还有一切都是现场版。我承认,我是被小小的震撼了一把,只是小小的哦。至于手指节为什么那么白,可能我人比较白,咳咳。而小脸为什么那么红,应该是现场人比较多,热的,嗯,是热的。至于我为什么身子都快吊护栏上面了,呃,那是我喝酒喝多了眼睛迷了,看不清她穿的衣裳的料子,想凑近看看,赶明儿好给知情知意一人送一套,嗯,我这主子还是不错的。咳咳,趁着众人还没反应过来,我赶紧站直了身体,摆出了个自认为风流倜傥的造型,凝视楼下。呀!不得不感叹原主终于干了件好事啊,这朋友交得好啊,一起往那一站,本来我就八分英俊的都给衬托成了十分,啧啧啧,活生生的对比产生美的例子啊!

  ☆、送你绿帽子

  “感谢各位百忙之中,抽出一点闲暇时间来给青鸾捧场,青鸾不胜感激。”一声柔媚细腻的嗓音自面纱中响起,那道红色的身影就那么站在那,一种娇而不作,媚而不妖的气质油然而生。

  “我不忙!我一点都不忙!”哎呦呵!耳边响起一声吼叫,吓得我一哆嗦伴随着一阵耳鸣,我无语的掏了掏耳朵,龇牙咧嘴抬眼看去。好家伙!只见绿帽世子兄一手扶着栏杆,一手拼命地向青鸾挥舞,整个上半身探出栏杆外面向下面倾斜。其他几位也马上反应过来,有样学样,嘴里嚎叫着。唉,丢人啊!这整个一快进模式下的招财猫军团啊!我默默的移向边缘,我跟他们不熟,我绝对不认识他们!

  “对!我也不忙!一点也不忙!”“复读机”一二三号卖力的工作着。

  “感谢各位一直以来对青鸾的厚爱,青鸾不胜荣幸。”一只白皙的玉手伴随着“叮铃”声缓缓地抬起,并向下压了压,顿时全场鸦雀无声。青鸾接着又说:“今日青鸾冒昧提出一个要求,各位公子,如若谁能拿出一件打动青鸾的东西,那么青鸾便邀请他进入青鸾的闺房小酌一杯。这样东西可以是有形的东西,也可以是无形的东西,只要能打动青鸾,青鸾便履行承诺。如何?”

  “当然可以啊!”众人连声附和。

  “青鸾姑娘!在下愿赠送姑娘黄金千两,不管姑娘动不动心,在下既然送出,便不再收回,如何?”一个小白脸故意装阔气的说道,说是那么说,但还是带着一脸希冀的望向青鸾。青鸾颔首道谢,然后摇摇头。

  “青鸾姑娘!在下愿意赠送一只罕见的白狐给姑娘。”一个看上去还挺稚嫩的小屁孩急忙抢着说道,顺势递上去一只异常可爱的白色狐狸,小狐狸一双湿漉漉的小眼睛,看一眼便让人心生怜爱。青鸾看了一眼仍颔首道谢然后摇头。小屁孩不由一阵泄气。

  “青鸾姑娘!学生愿赠送一副古画,请姑娘收下。”

  “青鸾姑娘!学生愿赠送一张书法大师真迹字帖。”

  “青鸾姑娘!”

  “青鸾姑娘!”

  我算是看出来了,原来大家都是有备而来啊!正当我看得起劲的时候,又听见身边一个声音响起,我听得脸都绿了。“青鸾姑娘!我把我这传家宝,绿帽子送给你!”果然,世子那货一手扶栏,一手扯着那顶绿帽子的流苏,将绿帽子舞得虎虎生风,另外那仨货还在旁边起哄。我满脑门子黑线,话说绿帽子啥时候成你家传家宝了啊,我实在忍不住了,啪的一声拍在世子兄的后脑勺上,世子兄还一脸哀怨的望着我。可是晚了,大家都看过来了,虽然我反应过来了这个时代大家不知道绿帽子的含义,可是真的很别扭啊!我是个好孩子啊,我不能容忍这东西亵渎了女神啊!

  “王爷是有什么要说的么?”那个好听的声音响起,青鸾抬眼望了过来,带着全场的目光齐聚过来。

  在这关键时刻,我,我,我居然怯场了!我哆哆嗦嗦的嚅嗫了半天,憋得一脑门子汗,憋出了一句:“我也不忙!”说完我恨不得抽死我自己,这都哪跟哪啊!这是上一个话题啊!青鸾一愣,众人也一愣,接着便是哄堂大笑,青鸾的眼睛也带上了笑意。我只能继续尴尬的笑着。我身边这些货们更是捧腹大笑,眼泪都笑出来了,香铭也忍俊不禁,只有小忠想笑而不敢笑,小脸都憋青了。我容易么我,我这是为谁啊!这倒霉催的!

  ☆、北方有佳人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笑死我了!”这谁啊这,笑的那么欠抽,姑奶奶我不发威,你们当我是哈喽克缇啊!一声尖锐的笑声从对面雅间传来,我恼羞成怒,一记眼刀子杀过去。只见一个一身大绿袍子,瘦猴一样的人在那狂笑不止。得!又是一个绿毛控!

  “我说王爷,哈哈,你要是没东西送,那就我先送了。”说着,那瘦猴擦了擦眼角笑出来的泪水,拍了拍手,一个小厮模样的人走到一楼圆台下,打开手里的东西。瞬间满堂异彩,只见一件美轮美奂的舞衣展现在大家面前,这个衣服由金丝银丝交错编制而成,形成祥云图案,衣服各处点缀了许多宝石,映照着星光,显得整件衣服璀璨异常。四处响起一阵阵惊叹声。瘦猴带着挑衅的目光瞟了瞟我,在对面二楼以手抚栏,轻摇折扇,得意的说道:“素闻青鸾姑娘善舞,在下倾慕非常,便命人四处收罗珍贵的舞衣。真是皇天不负苦心人啊,前日在下刚好寻到此衣,想要送给姑娘,恰逢今日这个机会,便将此衣赠送给青鸾姑娘,不求回报。”你有病吧你!你送你的,瞟我干嘛!装!你就继续装撒!信你就有鬼了!真那么不求回报,怎么昨天不送,硬要等今天青鸾招入幕之宾了你就屁颠屁颠的送来了!

  “谢国舅爷厚爱。”青鸾说着,接过舞衣,认真的打量抚摸着。唉,怪不得,我也是曾经是女孩子,自然知道女孩子对漂亮衣服的抵抗力了,要是我,我也要这衣服了。

  突然身边传来牙齿咬的咯嘣咯嘣响的声音,我疑惑的转头,发现,旁边这四货,一改刚刚的猪哥样,个个面上显得愤怒异常,望着瘦猴那边的眼神,分明在喷火。我偷偷的拉过小忠在一旁询问,原来这瘦猴是皇后唯一的弟弟侯坚,看吧,果然是猴子,是家里独子,娇宠异常,跟原主这无法无天的小王爷有得一拼,常常跟原主这帮狐朋狗友对着干,像什么争姑娘啊、争小倌啊、争寡妇啊、争物件啊,没少起过冲突,偏偏双方又都不敢动手,只能在面上较劲。

  看着青鸾微微动了下身子,我知道她要讲话了,虽然我也知道那件衣服对女孩子的诱惑力,但是我还是准备恶心恶心那瘦猴。“谁说我没有东西送给青鸾姑娘?”说完我冲瘦猴挑挑眉毛,双手背在身后,下巴微微上扬,挺胸收腹,做出一股高深莫测的样。就你们会装啊,姐姐我也装装看。“青鸾姑娘的舞姿绝美,似踏着星辉而来,不是这等俗物能亵渎的。青鸾姑娘的美,无法形容,美在了在座各位的心里,我说的对不对。”

  “对!”众人齐声回答。

  “青鸾姑娘的美,是众所周知的,还用你说啊!这舞衣也是世间仅有的,如何是对姑娘的亵渎了!”瘦猴死鸭子嘴硬。

  “不管你认不认为,反正我认为是亵渎了!”我无赖地耸耸肩,道:“我听闻姑娘自北方而来,是否?”

  “多谢王爷记挂,奴家正是自北方而来。”青鸾颔首答到。

  “今日看见姑娘,我脑海中自然而然的出现了一首诗,觉得是上天所赠,那便赠予姑娘吧。”我故意装作沉思状,微微走动几步,操着低沉的嗓音念到:“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宁不知倾城与倾国。佳人难再得。”念完故意装做深沉的抬眼望向北方。

  “好!好诗!果真是倾国倾城,佳人难再得啊,想不到王爷竟有如此诗才,真的是传言不可尽信啊!”半天才从惊艳中反应过来的人们,热烈的讨论着,有几个学子打扮的更是激动得满脸通红。我也激动得小脸通红!还好还好!吓死我了,还好都没发现我抄袭,原来现代流传的诗词真的可以在这里开挂啊!是不是我也可以凭借唐诗三百首夺得众多大姑娘小媳妇的欢心了?可以得到众多帅哥的崇拜了?喔哈哈哈!想想我就开心得停不下来!赚大发了我!呃,等等貌似我就只记得几首了啊,其他都还给语文老师了啊!啊啊啊,呜呜呜,这打击来的太快我接受不了,语文老师你还我诗词来啊!

  ☆、你玩我啊

  正当我沉浸在纠结的情绪中无法自拔时,突然听到“啪”的一声,扭头一看,我们雅间的众人全都像看外星人一样看着我。尤其是折戟那小绿豆眼睛,都快撑爆了;世子兄那“传家宝”绿帽子掉地上了也不知道;连香铭都把小嘴张得大大的,都快能塞进去一个鸡蛋了;喂喂,昌民兄,你嘴巴也张那么大干嘛,人家是塞鸡蛋,你这都能塞进去鸵鸟蛋了啊。

  “王爷真是高才,实在是令青鸾刮目相看啊。”青鸾眼含笑意的冲我拱了拱手。

  “切!不就是一首破诗么!还不知道王爷从哪里剽窃来的,怎能跟珍贵的舞衣相比!”瘦猴紧张的望着青鸾,只是这话说的明显底气不足。

  “胡说!你才剽窃呢!此等诗句若是别人所作,那人岂不早就闻名京都了么,岂会到了今天我等才第一次听闻此等妙句!”一众才子们主动为我辩驳。没办法,在每个时代的文人心中,绝妙的诗句永远比那些如粪土的钱财高贵。可是,那瘦猴真心没猜错,我还真是剽窃的,不过剽窃的是我们那的,我心虚地摸了摸鼻子。

  “王爷的诗句好是好,可是,奴家在王爷心中,就是祸水一样的人物么?这又要倾人城又要倾人国的,还不得让人当妖孽烧死啊!”青鸾眼含幽怨的看着我这边。

  “咳咳,青鸾姑娘严重了,这只是个比喻,就像形容姑娘是神仙一样的人物一样,只是个形容。”我心里擦了一把汗,果然抄袭不是王道啊。

  “那是我不如神仙一样的人物咯?”青鸾望着我这边,虽然她带着面纱,但是我仍能从她脸上看出一抹玩味来。我恨不得抽我一嘴巴子,这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啊!这回我额头是真出汗了。突然斜刺里递来一把扇子,我一看,是世子兄递来的,滚犊子!

  “呵呵,求青鸾姑娘放过区区在下吧,你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的。”我以袖擦汗,不得不服软。青鸾女神哟,哦不,是青鸾女王哟,你放过我把,我再也不招惹你了哟!

  “咯咯,咯咯……”青鸾开心的大笑着,笑声悦耳动听,回荡在圆台周围。瘦猴一脸紧张的望着我们。世子兄以及那几个二货冲我挤眉弄眼的,那意思是我机会大着呢。香铭一脸复杂的看着我。

  “虽然王爷的诗是极好地,但是青鸾是个俗人,也是个舞痴,还是比较喜欢舞衣些。还请王爷莫要见怪啊。”青鸾说完又冲我拱了拱手,并冲着瘦猴点点头,我明显看见瘦猴吁了口气,然后激动得一跳,众人一脸失望。

  “那么我宣布,今晚青鸾姑娘的入幕之宾是候国舅爷了,呵呵!”由于今天一晚上都在给青鸾收礼物,花妈妈一张老脸笑成了菊花,还从来没间歇过,这会儿还不忘宣布结果。

  瘦猴得意的用目光扫过全场,还冲我们扬了扬拳头,然后屁颠屁颠的跑青鸾闺房里去了。

  吁,终于走了,不然我会给青鸾女王折腾死。咦,不对啊!你不选我,还折腾得我那么起劲干嘛,你玩我啊!说好的主角光环呢?突然想起了以前在现代一个韩国明星屁颠屁颠跑来国内,陪一女演员配对演了老几十级电视剧,然后一回韩国,电视剧还在拍,啪噔一下,变成了主角不是他,闺蜜上位了,最后和女主角终成眷属了。我现在就有点跟他同病相怜的感觉,酸酸的。然后世子他们分别从我身边走过,每个人都拍了拍我的肩膀,再叹了口气,搞得跟什么似的。呃,等等!老子肩膀上这个油光程亮的爪子印是谁干的!老子的白衣服啊!

  

  ☆、一份请柬

  香炉里的烟缓缓的飘起,整个房间都充满了好闻的香气,我慵懒的躺在榻上,任由知意给我捏着酸软的肌肉,有一口没一口的吃着知情给我剥的葡萄。啧啧,这小日子过的还真舒服。那天从沉香苑回来,小忠在后面一个劲的给家里的仆人使眼色,然后大家伺候我的时候便越发体贴周到了,我也懒得说,越发心安理得的享受着了,毕竟,没谁跟好日子过不去吧!

  “主子,今天门房收到一份崇文阁赏花会的请柬,请主子过目。”一声细细的声音自我前方响起,我抬眼一看,原来是张飞来了。唉,这个张管家哟,在别人面前我不知道,在我面前总是细声细气跟个小媳妇似的,要是知道跟他同名同姓的那家伙,能光说话就喝断了当阳桥不知道作何感想。

  “呀!竟是崇文阁发来的请柬,以前可是从来没有的事呢!”知意一脸惊讶的接过请柬递给我。我一脸疑惑的接过一看,不就是一个叫崇文阁的地方邀请我明天下午去看花么,姐什么花没看过,御花园都给姐辣手摧残了几遍了。

  “呵呵,你不知道吧,当日主子在沉香苑即兴赋诗一首,现在可是在京都出名了,不少才子都夸主子诗做得好呢!这崇文阁聚会,向来只邀请有学识的才子前去,以前不是觉得主子……主子……才没邀请的么。”知情笑着接口,抹我面子的地方就含糊过去了。

  “呵呵,对哦,世子他们也没去过,听说还有好多闺阁小姐也会去以文会友咧,主子可得好好准备哦。”知意这时候还不忘挤兑我,这小丫头倒是被宠坏了,现在越来越不怕我了。

  “呵呵,那是当然,主子还是好好准备一下吧,前些时候太后娘娘跟陛下知道主子肯做学问了,也一个劲为主子高兴,现在主子能去崇文阁赏花会,想必太后娘娘跟陛下会更加高兴了。”张飞耸着那两条小新眉,笑着说道。得!你都说道这份上了我能不去么!不去,不就成了不让太后跟皇上高兴,给他们添堵么,唉!

  好不容易等到第二天,要去参加宴会了,知情知意对我好一阵收拾,比去相亲还隆重。看着铜镜里的自己,头戴乌金发冠,一身黑底绣金色祥云的衣服显得华贵异常,一条墨玉腰带上面缠着一块血玉玉佩,真的是——好有钱啊!脚底踏着黑色的祥云靴,还被知意硬塞了把扇子在手上。不得不说,原主这卖相还是不错的,啧啧,一打扮起来真是惊艳啊,每次自己照镜子,小心肝都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

  在经过知情、知意、张管家、小忠的几道程序检验了我的衣着得体儒雅后,我才被放了出来。我说,你们至于么!一出府门,我就带着小忠钻进马车,在马车里长长的吁了口气。小忠看着我这样,便在一旁忍不住偷笑,我一个爆栗子过去顿时安静了。车夫驾着马车平稳的向目的地使去。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