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不是我想变弯的(gl)_第5章

五把刷子Ctrl+D 收藏本站

  ☆、叫你们小瞧我

  当我们终于达到宴会地点的时候,下了马车,发现这是京郊一处建在山脚下的山庄,在这夏秋交替的时节,里面的景色倒也显得清雅高洁。我们由仆人引领着走过木制的走廊,走廊两边到处挂满了各种字画,反正我是看不懂的,不过觉得应该是好的,不然他们也不敢拿出来献丑啊。不过肯定也不是那种极其贵重的,不然哪个败家子敢拿出来让它风吹日晒,还不得给他家老头子剥皮抽筋了呀。最后我们到了一个繁花围绕的空地上,那里摆放着几张席子,席子前面立着案桌,案桌上摆着香甜的美酒和各种各样的点心。现在有几张席子上已经坐了人,男男女女的相互说着话,我也随意找了一张坐下向四周颔首示意,然后百无聊赖的吃着点心。

  等到人都到的差不多了,我抬眼望去,果然没看见世子兄他们,突然有种寂寞的感觉。哟呵,居然还是让我找到了熟人啊!我瞬间有了种找到组织的感觉,热情的冲青鸾挥舞着手臂打招呼。今天青鸾穿着一套青色的纱衣,围着白色的裹胸,腰间系着青色的丝带,乌黑的长发随意的盘了个髻,面上依然覆着一块白色面纱,在这百花丛中像一汪青碧的泉水,滋润着人的心田。青鸾挑了挑眉,半生不熟的冲我点了点头。哟呵!怎么折腾完我了就把我忘了?你这是要对我始乱终弃?你可是得对我负责的呀!呃,好吧,是我想多了,貌似我们也确实不是太熟,是我反应过头了,囧啊!

  “今日有幸在在下的山庄举办这场赏花会,在下不胜荣幸,尤其是今日能请到青鸾姑娘到场,更是令在下蓬荜生辉啊。今天大家可以再这里纵情的讨论诗词、展示才艺,大家相互促进相互讨教。”一个看上去二十一二的玉面白衫帅哥,一边冲着大家说着,一边向青鸾拱手致谢。

  然后大家三三两两的开始讨论,间或有比较出众的便拿出来供大家一起点评,无非就是围绕着周围的花花草草写写画画,到处一片之乎者也。我对这些没兴趣,也听不懂,规规矩矩的吃着案上的点心,期间也有因为我那首诗向我讨教的,都被我含糊着打发了,时间久了,大家也知道我确实是对这些没多少兴趣的,对于我那首诗的影响也就渐渐淡了,也没人找我讨论了,我也乐得清闲。可偏偏有人看不得我清闲。

  “青鸾姑娘这幅画真是画的好啊,简直以假乱真啊。”一个谄媚的男生响起。

  “对啊!对啊!”一群谄媚的声音符合。

  “额 ,这只是我随便画着玩的,当不得大家如此夸赞。”青鸾谦虚的说着,还得不时的应付着一群围绕着她的狂蜂浪蝶,“不过,我总觉得我的画里缺少了点什么。”

  “哪里,哪里,青鸾姑娘不仅舞跳得好,才艺也是绝佳的,岂会有欠缺。”一群谄媚的声音继续轰炸。

  “是么?”青鸾眼含失望的四下望了望,突然定在了我身上,一双眼睛露出了笑意,说道:“王爷觉得呢?”

  一群人眼神复杂的望了过来,有羡慕的、有嫉妒的、有不屑的、有不怀好意的。“嘎?”躺着也中枪啊!我正好整以暇的看着热闹,事实证明热闹果然不是好瞧的。我到底是说呢,还是说呢,还是说呢?哼,谁叫你玩完我就跑了,这就是始乱终弃知道么,看不得你这么得瑟,偏要点你的拙。我慵懒的起身走到了她的身旁,瞟了瞟她的画,然后走到花丛中,摘了几朵红色的和粉红色的花,以及一些绿色的草,然后碾碎,将红色及绿色的汁液涂到画上相应的位置。

  “哗!”四周一片惊叹声,哼,傻了吧!这就是黑白照片跟彩色照片的区别,姐一跨时代的新青年还玩不过你们这些老古董?姐,要么不出手,要么一出手就震撼得你们外焦内嫩!哼!叫你们小瞧我!

  

  ☆、差点被揍了

  我得意的迈着步子回到了我的席子上,继续优哉游哉的吃着点心,不再理会那群人。青鸾眼神复杂的望了望我。许是看出了我不愿多理睬他们,他们也知趣的没有来打扰我,径自去讨论这种新颖的画画方式了。在我点心都快吃完了,以为今天就这么无聊的过了的时候,偏偏上天又给我来了个惊喜。

  “哼!混蛋!败类!王八蛋!”一个清脆的女声突兀的从旁边响起。呀!貌似有好戏看了,谁家小伙子吃相这么不干

  净被逮到了?我怀着有热闹不看王八蛋的精神,四处巡视着。

  “哼!斯文败类!参加个赏花会都能把点心给吃完!你是猪么!”那个女声又传来。

  呃,貌似有点不对啊,全场就我案桌上的点心被吃光了啊。我继续寻找着,终于找到了声音的主人。一个看上去十六七岁的娇俏女子,有着浓浓的眉毛,长长的睫毛下面一双大大的眼睛甚是水润,小巧的鼻子可爱的皱着,小小的嘴巴此刻正紧抿着,皮肤偏向健康的小麦色,一身红色劲装,腰缠乌色鞭子,头上利落的挽着红色丝带,整个人说不出的青春靓丽,英气非凡。呃,又是美女一枚,可是姑娘,我有惹到你么?用得着这么仇视我么,现在的小姑娘哦,都是更年期来的比较早啊,好歹我现在看上去也是英俊潇洒风流倜傥的小帅哥一枚啊!没那么遭人恨吧!莫非是原主辜负了你?我瞬间各种脑补。

  小忠在旁边弱弱的拉了下我的衣袖,提醒到:“主子,他是江将军的独生女儿,京都的有名的混世魔王,从小跟您不对盘,您在她手上吃了不少暗亏呢!而且……”

  “呔!说你呐!你个缩头乌龟,伪君子!不是男人!”不等小忠提醒完,红衣女子便继续开口骂道。呃,这小姑娘还没完未了啊,吃火药了?哪里来的小辣椒啊!是可忍孰不可忍了啊!

  “喔,我是不是男人你怎么知道?莫非你想体验下?”我也怒了,原主到底怎么你了啊,始乱终弃?你骂归骂,捎上我可就不好了啊!呃,虽然现在分不开,但是还不能让人有点脾气啊!

  小辣椒被我说得一愣,一会反应过来了小脸气的通红,“啪”的一下拿起鞭子就抽过来。还好我眼明手快,加上身手敏捷,堪堪躲过了这带着风声的一鞭,旁边的案桌可没这么幸运了,被一鞭子抽得四分五裂,四散的木屑还是刮到了我的手上,顿时流量了好多血。乖乖,这里的女的都这么猛么!说好的以文会友咧?姑娘你是偷混进来的吧!保安呢!呃,不对,是侍卫呢?呃,貌似也没有,就算有,那些下人谁敢拦这霸王啊!还好几个美女看不下去了,帮忙拉着小辣椒,好样的!关键时刻还是姑娘们顶用啊,你们都是我亲姐姐啊!

  “你们拉着我干嘛呀,快放开我!让我好好教训这个王八蛋,为月姐姐报仇!”小辣椒拼命挣扎着,还好姑娘军团还是有点战斗力的,不像看上去那么柔柔弱弱,小辣椒一时半会还真挣脱不开。妈呀!此时不跑,更待何时,我拉起小忠就飞奔而去,就我俩这小身板还真不禁她揍的。

  

  ☆、我居然结婚了

  回到王府,我坐在椅子上任由知情给我清理伤口。小忠跪在地上,张管家插着腰在数落他,各种碎碎念,后来得出了个结论――以后我出门必须带侍卫。好好好!这个结论好,最好给我配个酷酷帅帅武功一流的。我把这要求一提,张管家望着我嘴角抽了抽,复又深深的看了我一眼,点头退下了。嗨嗨嗨!你那什么眼神,把话说清楚了再走啊!唉,原主害人不浅啊!

  “起来吧,仔细说说今天那小辣椒是怎么回事?还有她口中那月姐姐又是谁?”我叹了口气说道。

  “王爷说的小辣椒是护国将军江将军的独生女儿江璃,今年十六。”小忠极力的组织语言,斟酌的说道:“话说这江府世世代代都是守卫我辰国的大将,到了这一代这护国将军这,那可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存在,江将军自己守卫着我们辰国的北面要塞,他的独子守卫着南面的要塞,我们辰国才可以高枕无忧,他们都是令人敬仰的英雄。一般来说,大臣功高震主是要被猜疑的,可我们历代皇上心胸宽广对江家都信任异常,委以重任,与江家从未有过间隙,江家也一直未曾辜负皇恩,历代保卫辰国,血洒疆场,可惜如此忠烈的家族人丁单薄,每代都只有一子,到了这代才好不容易有了一子一女,江府上下更是对江姑娘宠爱异常,所以江姑娘在京都行为激烈了点,大家都看在他父兄的面上对她尽量包容。”

  “哦,原来是这样。那江将军和他儿子叫什么,我定要记住这些英雄的名字。”英雄总是让人敬仰的,听得我都热血沸腾了。好吧,小辣椒我原谅你了。

  “江将军名为江军,独子名为江来。”小忠正经的说着。

  “啥?”我一愣,眼睛瞪得大大的,脑袋有一瞬间的空白。

  “江将军姓江河的江,名军人的军,独子名来往的来。”小忠一脸早就知道会这样的表情。

  “呃,你确定她女儿不叫江水什么的。”我呆呆的说。

  “主子,他女儿叫江璃不叫江水什么的!”小忠一脸嫌弃的望着我说道。

  “咳咳,你接着说。”我尴尬的回道。这家子起名字还真是有点恶趣味啊,还好那老头子没有坑自家闺女,不然那小辣椒就只有泪流满面的份了。囧啊。

  “她说的月姐姐是……是……是……”小忠不断的偷瞄我。

  “行了,我叫你说的,不管你说了什么我都不会罚你,行了吧!”我以手扶额。

  “是,主子。她口中的月姐姐便是安乐王妃苏月。”小忠说完,白着一张小脸,咬着牙闭着眼睛。哦,安乐王妃,咦,这封号怎么那么耳熟呢?不对啊!老娘不就是安乐王爷么!她是我老婆?!

  “额,那为何从没听府里人提过?”我尤自处在震惊中,还没回神。

  “那是因为主子曾经交代,不准在主子面前提王妃,否则乱棍打死。”小忠脸色更白了。

  “行了,你仔细的跟我说清楚,说了不罚你就不罚你。”唉,这得是多深的恩怨情仇啊,原主连提都不让人提。我赶紧叫知情把点心拿来我自己端着,然后叫她给我剥葡萄吃,我双眼放光的盯着小忠,我觉得现在什么也不能阻止我那颗熊熊燃烧的八卦之心,就差要点爆米花了。

  小忠吁了口气,接着说:“因为王妃娘娘跟江姑娘从小关系很好,是手帕之交。”屁!那小辣椒还玩手帕,她来个刀剑之交、鞭子之交的可信度都比这个高,我撇撇嘴。

  “小的时候,江姑娘和王妃娘娘羞辱过主子,好像是江姑娘揍了主子一顿。”嗯,这像那小辣椒干出来的事儿,别说小时候了,现在她都敢揍我。

  “然后主子怀恨在心,又打不过江姑娘,也奈何不了她老子,就把气撒到王妃娘娘身上。”啥?原主这么怂包啊,不过还是有点小聪明的,知道柿子专拣软的捏。

  “王妃娘娘是苏太傅府上嫡出的第三个女儿,今年17岁,上面一个嫡出大哥,一个庶出二哥,温柔贤淑、博学多才还是京都第一美女。上门求亲的人多不胜数,本来也轮不到主子您,可也耐不住主子您向太后娘娘一哭二闹三上吊呀。没办法,太后娘娘只认为主子是真的爱慕王妃娘娘,便亲自为您去太傅府求亲,凭着年轻时候的恩情,终于说动苏太傅同意了。谁知道去年成亲当天,主子您在新房当着,当着,当着王妃娘娘的面与宠姬和小倌做那事。王妃娘娘怒不可止,与您争论,您打了她一巴掌说要报小时候羞辱之仇,要王妃一辈子活在羞辱之中,然后扬长而去。后来在王妃娘娘回门的时候将王妃娘娘丢在太傅府一直不接王妃娘娘回来,让王妃娘娘受尽了京都人们的讥笑。太傅府一怒之下找上门了,可耐不住您的无赖啊。最后太后娘娘也只能向太傅赔罪,由着您来了。”

  唉,原主这熊孩子,多大点事啊,不就小孩子打打架么,用得着记这么多年么。要报仇你找小辣椒啊,呃,不过找小辣椒等于找死。估计王妃那倒霉孩子是被牵连的。怎么说呢,听完我恹恹的,原主再混蛋,他的债还得我来背啊!我有气无力的对小忠说道:“除了这事,还有什么重要的事是我不记得了的,你一并说了吧。”

  “没有了,就王妃这事。”小忠弱弱的说。

作者有话要说:  我的错,用手机编辑的,导致关联了多的字出来了,所以我又删字了,唉,我悔过,补偿大家今天多更点,请继续支持哦

  ☆、您可得拉住啊

  默默的在家里想了两天,原主这渣男哟,真想掐死他,可是他已经死了啊,再死一次我怎么办啊!额,怎么会有种弃妇的感觉咧,应该是他再死一次我的魂怎么办啊。让张管家把府里一处极好的院子收拾了出来,打了块“明月阁”的匾挂上。然后陷入了各种纠结中,迟迟不敢行动,没办法,怕被老丈人一顿胖揍啊!姑娘我其实是非常怕疼的啊!

  在张管家的催促下,我毅然而决然的带着大包小包的礼品驶向太傅府,准备英勇就义,大有壮士一去兮不复返的悲壮的感觉。可是,老张啊,你那一脸开怀的小新脸可以不露出来么,破坏气氛啊。看人家小忠,跟在我马车后面显得多严肃啊。

  马车很快就行驶到了一个古朴的府邸门前,我扶着小忠下了马车,没办法啊,腿软。命小厮去通报门房,本以为好歹也要被晾会的,谁知道异常顺利。我带着小忠和礼物跟在太傅府的下人身后,穿过长长的走廊,来到一个院子,院子四周种满了竹子,散发着一股股好闻的清香。我怎么感觉有一种暴风雨来临前的味道,难道我潜意识里有被虐妄想症?可是我的腿还是好抖啊!

  刚到院子门口,便见着一个身穿绯色衣裳,长相儒雅,留着文人须,一脸正气的中年男子,“刷”的一下就一脸通红的冲出了门外,看着我目露凶光。旁边一个一身暗黄色衣裳,长相温婉的中年妇女,此刻正死命的拖着男子的胳膊。不出意外的话,这位应该是我的岳父大人苏哲和我的岳母大人张氏了。哎呀我的妈呀!我就知道没这么好过关!岳母大人呀,您可得拉住啊!您必须得使出您的洪荒之力来啊!不然您女婿我的这条小命可就交代在这里了啊!门里又走出了两个青年帮着拉住了我老丈人,估计是我那俩大舅子,老丈人终于双拳难敌六手,被拉进去了。可算是拉住了,我长长的出了口气,哆嗦着腿进门去了。

  刚进门,我“扑通”的一声就给跪了,唬得他们一愣。唉,这心糟的,腿软给吓跪了。我太没出息了,这都不是我干的,就心虚成这样,要真是我干的那得怎样啊!想着跪都跪了,就说点好听的吧。于是我故作一脸沉痛状,“请岳父岳母大人责罚,小婿之前被猪油蒙了心,做出那等混账之事,只盼望岳父岳母大人莫气坏了身体,责罚了小婿之后能消消气。”

  闻言,苏哲脸上缓了缓,甩开被众人拉着的胳膊,“哼”了一声,走向主座。众人见状也纷纷落座,只有我可怜兮兮的在地上跪着,哦,还有小忠这个难兄难弟。苏哲端起案上的茶,装模作样的拿茶盖捋了捋茶叶,明明一口都没喝嘛,他沉着声音说道:“哦,你也知道,做出的是混账事,可是你做出的混账事情海了去了,不知道你说的是哪一件啊?”

  “小婿不该没有男人的担当,对妻子做出这等事情,实在是枉为人夫。”我冷汗刷刷的流,还不敢去擦。

  “哦,你上次不是说你这样干才是男人,用不着我这快进棺材的老东西插手么,现在倒还假模假样的关心起老夫的身体来了。”苏哲继续捋茶叶,就是不看我。

  “老爷!”还是丈母娘疼女婿啊,只见张氏嗔了苏哲一眼,说道:“都一把年纪了,还跟小辈怄气。既然青儿已经知错了,又有悔改之意,还把姿态放得那么低,给足了您面子了,就算了吧。惟愿他们小两口子以后能够和和睦睦的,我就心满意足了,我们何必做这小人之事,唉,我可怜的女儿哦!”张氏说完,擦了擦眼角的泪水。唉,可怜天下父母心啊。我向张氏深深的作了一辑。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