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不是我想变弯的(gl)_第6章

五把刷子Ctrl+D 收藏本站

  “是啊,爹爹,这夫妻床头吵架床尾和嘛,这小两口之间的事情,还是让他们自己处理吧。”两位大舅子也忙着相劝。

  苏哲闻言,放下了茶杯,站起身。吓得我一哆嗦,又不敢动。老丈人啊!咱们都是文明人啊,可千万不要动粗啊!我闭着眼睛,等了好久,发现想象中的疼痛并没有到来。苏哲重重的叹了口气,转过身说:“文儿,你带他去见你三妹妹吧。韩青,今日老夫把话说在这儿,如若日后你再敢欺负月儿,老夫便是拼了这条老命不要,也定要你付出代价!”

  我重重的向他磕了头,眼圈红红的,他们让我想到了我爸爸妈妈,他们也一定会为了女儿这样委曲求全的吧。“岳父岳母请放心,韩青日后定然洗心革面,好好照顾苏月。”说完起身,跟着大舅子走了出去。

  

  ☆、王妃我们回家吧

  我忐忑的随着大舅子走着,一路上紧张得要死,就怕他突然暴起,把我给揍了,到时候我上哪儿说理去啊我,唉,都是心虚闹的。所以我一路上都处在精神高度紧张的状态下,连路边的景色都没空观察。突然大舅子停了下来,我条件反射性的一跳,双手握紧,全身僵硬。还好大舅子家教非常好,表里如一是个斯斯文文的人,他并没有打算用拳头给我开小灶,只是告诉我到了,然后转身就走,走了两步回过头对我说:“以后,请好好珍惜我妹妹吧!”我重重的向他点了点头。

  我站在月牙门外,整理了下衣服,使劲跺了跺发软的脚,给自己打了打气,抬步走进小院。映入眼帘的是两个花圃,分列在小道两边,花圃里面栽种了各种各样的花卉,有很多我都叫不出名字,争相开放着,别有一番滋味。再往前是一棵桂花树,此时刚好到了桂花开放的时候,满园飘香。微风轻轻吹过,带着树上的花朵飞舞下来,有的飘进了花圃,有的飘落在了地上,有的飘上了树下的石桌,还有的飘荡在了石桌前端坐看书的白衣女子发间。微风调皮的将女子发丝吹乱,女子抬手将吹乱的发丝捋在了耳后,整个过程中,她的眼睛都没有离开过书本。这是一幅怎样宁静美好的画面啊!都说女人像水,那眼前的女子就像一汪宁静的清泉,香铭像一条潺潺流动的小溪,青鸾像一条充满活力波澜壮阔的大河,而小辣椒则像一股汹涌澎湃的泥石流。汗,还好小辣椒不知道我的想法。

  我轻轻咳嗽了一声,白衣女子抬起了头,只一眼我便被惊得呆住了。啊啊啊!还有没有天理啊,这时代怎么动不动就出来个绝世大美女啊,还让不让人活啊!呃,虽然现在和我这个男性身体不存在竞争关系,但我还是酸酸的。此时我脑海中,就只有以前看见过的一段话来形容眼前的女子:“脸若银盘,眼似水杏,唇不点而红,眉不画而翠,眉似远山不描而黛,唇若涂砂不点而朱,胪边人似月,皓腕凝霜雪。”我们两个都呆呆的看着对方,一时都找不到话题打破这个局面。还是小忠机灵,马上给女子行礼道:“给王妃娘娘请安。”

  “不必多礼。”一个如黄莺出谷般好听的声音响起。然后,我俩又尴尬了,额,也许就我一人尴尬,她挺淡定的。

  不行,我得主动点,我得打破这份尴尬。“咳咳,那个,王妃近来可好?”我没话找话,并且尽量说废话。

  “不好!一点也不好!小姐一直在家都不敢出门,出门就会被大家嘲笑,以前那些比不上小姐嫉妒小姐的,现在都想着方儿的挤兑小姐,还有……”一个小丫头双拳捏得紧紧的,义愤填膺地说道。

  “好了流萤,少说两句吧!”苏月站起身来喝止了小丫头继续的话语,小丫头只得不甘不愿的闭了嘴。我尴尬的干笑了两声装傻。苏月深深的望了我一眼,说道:“我一切安好,倒是王爷改变了很多。青楼赋诗,崇文点画。要不是一直认识王爷,倒要觉得是王爷变成了另外一个人呢!”

  “是么,呵呵,呵呵。”我心里一惊,把那个用了无数遍的借口又搬出来了,反正我这身子是真的,难不成你们还能对我内部进行扫描?“月前我身中剧毒,险些一命呜呼了,后来毒解伤了脑子,很多事情都忘记了,并且为求康复,曾向菩萨许愿,从此洗心革面,从新做人。”

  “是么,那倒是因祸得福了。”苏月低着头,一脸深思。

  “那个,那个,王妃,我们回府吧!”我一咬牙,脸带期盼怯怯的望着她,直接说了出来,“我一定改过自新,好好对你。”

  苏月眼神复杂的望着我,良久说道:“好,我实不该继续给爹娘添麻烦了。”我暗暗的松了口气,流萤撒着欢儿跑去收拾东西了。然后苏月拜别了父母跟我上了回王府的马车。我的岳父大人并没有留我吃饭的意思,估计看着我也吃不下去,换句话说,就是他敢留我,我也不敢吃啊!所以这一趟还是比较愉快的,至少比想象中顺利多了。

  

  ☆、小辣椒杀上门

  跟苏月回到王府后,我把她跟流萤安排到了明月阁,并命人移植了一棵桂花树进了她的院子。当太后娘娘和皇帝陛下知道我把苏月接回家了之后,高兴的不得了,各种赏赐“哗哗”地往我府里流,我也毫不吝啬都送给了苏月。为了表达我的歉意,她的衣食住行每一样我都亲自过问后才决定,并且每天陪着她吃饭。她最初的一两次表现得非常惊讶,慢慢的也就习惯了,也开始偶尔给我留饭了。不过,原则性错误我还是没有犯的,她睡她院子,我睡我院子。我们慢慢的由开始的相处尴尬变成了现在间或在席间说上一两句话,倒也显得没那么生疏了。慢慢的相处下来,我发现苏月真的是个不错的人,聪慧贤淑,博学多才,处事极有分寸。为了怕她呆在府里闷,我便分了些府里的权利给她,让她帮着处理些府里的事,慢慢的发现府里的氛围变好了,下人们对这个主母也是敬仰异常。而流萤这丫头对我的好感度,那是蹭蹭的往上长啊,每次看见我都笑嘻嘻的,想方设法的要我留宿明月阁,除了一次,她看见张总管给我找来了一个二十一二岁帅帅酷酷的侍卫厉刀之后,脸色都变了,望着我们一张脸全写着“捉奸在床”“原来如此”的表情,叫我好不尴尬。没办法,我只得吩咐厉刀只能外面跟着,不得进入内院,这丫头才肯罢休。

  我不能保证我能够给苏月什么,但是至少尽我所能的保证她衣食无忧,人不那么寂寞,能做自己想做的事,给她相对的自由,毕竟这个时代有很多拘束,我们在这个时代生活,就必须要去遵守。

  当我以为一切都慢慢步入正轨,向着我幸福的米虫生活迈进的时候,凭空又传来一个噩耗!小辣椒杀上门来了!这熊孩子,他家大人怎么也不管管啊!尽给我添乱!

  “王八蛋,你快给我出来!赶紧把我月姐姐交出来!不然有你好看!”然后就是“啪”的一声,小辣椒又是以一身红衣手舞鞭子的光辉形象出现在了我面前,吓得我一哆嗦,茶杯都给摔了,我滴青花瓷套杯哟,八百两哟!我顿时泪流满面。小辣椒一愣,马上得意的说道:“哼,怕了吧!晚了!”说着就拿鞭子往我身上招呼,还好厉刀在,一出手就拧住了鞭子,小辣椒就恹了,她憋得一脸通红说道:“卑鄙!居然找帮手,有种跟我一对一单挑!”

  小姑娘,你太天真了,老娘傻才会跟你单挑!咳咳,不对,是我一大你快十岁的灵魂欺负你这小孩子,传出去多不好啊。看着厉刀在,我瞬间胆气足了许多,嗯,我等会得给厉刀涨工钱去。我装模作样的说道:“厉刀啊,不要欺负小姑娘嘛,这多不好啊。咳咳,小辣椒啊,哦,不,是江姑娘啊,我没有欺负你月姐姐,她是本王的妻子,也是王府的半个主子,我怎么会欺负她呢。她正在后院享福呢,你不信可以跟我去看看。”然后小辣椒就半信半疑的跟着我去寻苏月了。唉,多傻的孩子啊,万一我是狼外婆呢,把你卖了都还在为别人数钱!

  

  ☆、我真没糟蹋窦娥

  我们走在去苏月的明月阁的路上,我一直跟小辣椒说着苏月在王府过得多么安逸舒适,多么自由快乐,虽然存在一点点夸张的成份,但天地良心,大部分都是事实啊!小辣椒的脸色也慢慢的缓和了一点。然而,生活总是那么喜欢打我的脸,还是“啪啪啪”巨响的那种,刚走到一半,就看到苏月一个人蹲在小路上,不断的揉着脚踝,眼睛红红的,一脸痛苦的样子。我呆住了,一时还没从描绘的美好到现实的残酷转换过来。小辣椒瞬间毛都炸起来了,拿着鞭子就挥了过来,嘴里还骂道:“呔!王八蛋!死骗子!看姑奶奶我不抽死你!”

  “你住手!误会啊!真不是你想的那样!”我一边跑一边嚷到,吓得冷汗“刷刷刷”的往外冒。果然不作死就不会死!我千不该万不该,不该托大,让厉刀留在了外院。

  苏月一看,明显也想拦住小辣椒,帮我解释。可是苏月估计是脚部受了伤,心里一急,想都不想就站了起来,一站起来就伤上加伤了,顿时疼的小脸都白了,声音都发不出来,继续蹲在地上,眼泪都出来了。

  我一看,心里也急了,苏月到底伤的有多重啊!别让小辣椒给耽误残废了啊!我慌乱的躲避着小辣椒的鞭子,可我哪儿是她这小霸王的对手啊,身上还是被抽了俩鞭子。“住手!住手啊!疼死我了!老子简直比窦娥还冤啊!”

  “死骗子!休想再哄骗于我!姑奶奶我这么聪明的人岂是你这种货色可以哄骗的!看你把我月姐姐欺负的脸色都这么差了,哼,肯定没给我月姐姐饭吃,看你都把她虐待哭了!要报小时候的仇你冲我来啊!光欺负月姐姐是个什么事,真不是个男人!看我不抽死你!”小辣椒一副在世包公的样子,尤自得意的说道:“我管你什么窦娥宫娥的,姑奶奶我不认识,哼,不过肯定也是你糟蹋了的女子,今天姑奶奶也顺便帮她把仇给报了!”

  唉呀妈呀!小姑奶奶额!我真没糟蹋窦娥啊!窦娥这仇你再怎么帮她也报不到我身上啊!您是活祖宗行了吧!你到是下手轻点啊!我仍旧被追赶得上蹿下跳,身上又多了条鞭痕。

  苏月也急的要死,一张小脸由白变红,眼泪人就“哗哗”地流,好歹能发出点声音了,可是那蚊子似的声音并没有起到什么作用,连我都听不清楚。

  小辣椒也注意到了苏月的情况,得意的一边冲苏月挥挥手,一边继续把她那乌鞭子挥舞得虎虎生风。“月姐姐,看你激动成这样!是高兴我帮你收拾了这家伙,给你出了口恶气吧!你别哭了,我不会就这么算了的,今天不抽得他一个月下不来床,姑奶奶我这口恶气就出不来!哼!”

  我滴神啊!老娘现在是拿生命在奔跑啊!这小丫头片子还有完没完啊!再抽!再抽!老娘可就发威了啊!呜呜!可是老娘一直不威啊,就是狐假虎威也干不过这个女霸王啊!

  苏月小脸都憋成了紫红色,不再顾及形象了,在地上向着我们爬过来。可是,她哪赶得上我们的速度啊!

  小辣椒一看顿时火力更猛了,还愤愤的说:“月姐姐,那混蛋肯定虐待狠你了,让从不动粗的你这个样子了也不放过他,放心,待会我抽解气了,再把他扔到你面前让你也抽解气!哼!这个伪君子倒是滑溜,像个泥鳅似的!”

  苍天呐!大地啊!各方神灵啊!救救我吧!我疼的泪流满面。苍天大地漫天神灵有没有听到我的呼唤来拯救我,我不知道,可是有一个人是真的拯救了我。只听见一个声音如同天籁般响起:“住手!江小姐!赶快住手啊!”流萤及时出现,然后小辣椒终于停了下来。妈妈呀,可累死我了呀,好疼啊!呜呜……我冤不冤啊!呜呜……千古奇冤安乐王啊!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终于自己作成功了美美的封面,非常开心,收藏也过了50幸运数字了,给大家发糖,小宇宙爆发再更一章哦

  ☆、我想跟你开撕

  我坐在明月阁大堂的椅子上,一脸哀怨的看着小辣椒,由着流萤给我处理伤口。突然觉得小辣椒也不傻,也用不着替别人数钱,因为她在别人想要卖她之前肯定已经将那人给抽死了!我居然会觉得她傻!我傻她都不会傻!想到刚刚流萤过来跟她好说歹说才解释清楚是个误会,而苏月也刚好缓过气来了映证了流萤的话,原来是苏月刚刚不小心扭到了脚,流萤回去喊人帮忙去了,这小丫头片子才善罢甘休。末了,还凉凉的飘来了一句,抽都抽了要不我给他抽回去?姑奶奶啊!你敢抽我,我可就不敢抽你啊!搞得我现在大夫都不敢叫,没办法,这要是传出去王爷在自己府里被抽了,那还得了!只能叫流萤草草的给我处理了。

  “呃,那个,咳咳,王,王,王爷,那个,呃。”小辣椒估计这会儿正心虚得厉害连话都说不利索了,目光闪烁着不敢看我,双手手指不断的交缠着。我依旧哀怨的看着她,不发一言。

  “咳咳,王爷那个刚刚是我不对,可是您也没有解释清楚啊。咳咳。”我没有解释清楚?我没有解释清楚!我真想站在椅子上对她耳朵吼道:老娘可是喉咙都快喊破了要解释啊!老娘倒是想解释清楚啊!可您不给我解释清楚的机会呀!上来就抽我,估计等到我解释清楚,我的小命也就清楚了。你这小霸王就是不肯相信我,你这睁眼说瞎话的本事可是杠杠的啊!冷静冷静!深呼吸,千万不能炸毛,千万不能炸毛。呜呜,说多了都是泪啊。小辣椒干笑了两声,可能是突然找到了自我安慰的理由了,说话也顺溜了。“男子汉大丈夫,应该度量大,不应该小肚鸡肠跟女子一般见识的。”说完弱弱的瞟了我一眼。狗屁道理!抽我的时候一口一个不是男人,现在倒好,开口闭口男子汉大丈夫!姐姐我本来就不是男子汉大丈夫,就要小肚鸡肠怎么啦!我无语的翻了翻白眼,仍旧哀怨的望着她不说话。其实我也想要开撕的啊,可是撕也撕不过她呀,这点不得不承认我和原主一样窝囊,唉。

  “好了好了!我也不找借口了,就是我做错了,要怎么罚我你给句痛快话,大不了我以后绝不胡乱抽你了,一定搞清楚事实了再说,今天弄成这样还不是因为你以前那么混蛋,我又不知道你改了。”小辣椒估计实在受不了我那哀怨的眼神了,一梗脖子,豪迈的说到。呦呵,敢情你还想着以后要抽我啊,不错啊,小算盘打的“啪啪啪”的响啊。

  我长长的吸了口气,刚鼓起劲准备说话,便看见了苏月略带祈求的目光,于是好不容易鼓起的劲又泄了。唉,我叹了口气,真是前世欠了她们的,不过原主好像真欠她们。我无奈开口说道:“今天的事就算了,往日我们的恩怨也一笔勾销了,往后你也收敛点你那火爆的性子吧,不然早晚要吃亏的。”

  “要你管!你……”刚准备反驳点什么的小辣椒,看见苏月略带严厉的目光,顿时收敛了不是少,“好吧,咱们的恩怨一笔勾销了,你一定要好好待月姐姐,不然我还抽你!”你妹的!不带这么威胁的啊。

  我顿时感觉心情舒畅了不少,貌似挨顿抽也不全是坏事啊,人要往好处想才会活的开心。这么一想,我脸上也露出了笑容,苏月冲我感激的笑了笑。看见我们都笑了,小辣椒也跟着笑了,笑完还说:“我突然发现你这人其实还不错,被冤枉了,被抽了,还能这么快放下,度量马马虎虎也算不错。”说完“啪”的一下打在了我肩膀上面,疼得我龇牙咧嘴。姑奶奶哟,我是伤患啊,你倒是轻点啊!

  

  ☆、我背你吧

  我在家安安分分的养了几天伤,心安理得的享受着知情知意贴心的服务。私下里我偷偷找太医要了一大堆去疤痕的膏药,每天坚持涂抹,就怕给我留下几条狰狞的疤痕,知情知意每次看见了都偷笑不已。其间,流萤也多次代表她主子,提着一盅盅补品来对我表示慰问。其实苏月是想亲自来的,可是她的脚肿成了那样,估计跟八戒的脚有得一拼,我便不忍心了,叫她在明月阁好好休息,脚没好不准出来。于是,流萤每次来都显得战战兢兢的,生怕我一个迁怒,便故态萌发虐待她们主仆两个,又或者一直禁足她主子。唉,傻孩子,难道我就那么不值得信任么,我真的不是狼外婆啊!在大家的轮番补品攻势下,我感觉我的腰围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增长,这可愁坏了我呀!

  在我养伤的这几天时间里,世子兄他们多次邀请我去花天酒地,都被我严词拒绝了,美其名曰在家陪王妃。虽然府里人知道我是在养伤,可是其他人不知道啊。于是乎,京都开始盛传安乐王妃重获宠爱,安乐王变成了妻管严。当大家都在猜测安乐王爷何时回归欢场的时候,针对这个猜测的赌博盘口应运而生,据说赔率还挺高的。还据说世子兄他们那几个二货下了血本压我一个月之内回归,于是他们邀请我的次数越发的勤密了。对此,我只能“哈哈哈”了!

  值得一提的是,这段时间小辣椒倒是不敢上门了,我瞬间觉得生活是多么美好了。不过,还算小辣椒有点良心,知道送些补品和伤药来给我赔罪。她家的伤药还真不错,估计是因为她经常揍人,然后她的家人跟在后面忙着给人家赔伤药,才促使她家伤药疗效如此之好的。嗯,一定是这样的!

  当苏月的脚可以下地走路了的时候,我身上的伤也好了,其实我也没伤得多重,只是当着大家的面被小辣椒给揍了,心里燥的慌,不想见人罢了。所以,当苏月好了的时候,我也顺势让自己“好了”。为了消化消化我身上的赘肉,以及活动活动我快要生锈了的筋骨,我提议去京郊落枫山上的寒隐寺烧烧香,顺便看看路边的风景。于是,一大早我、苏月、流萤、小忠、厉刀便简单的收拾了一些行李,驾车前往落枫山。

  到了落枫山山脚下,我们便将马车寄存在了小店里,之后的路便需要我们徒步上山了。我们一行人慢慢的行走在上山的小道上,道路两旁种满了红枫树,清晨的阳光透过红色的枫叶撒下来,把每个人都映染成了淡红色。苏月今天穿了一件淡黄色宫装,精致的眉眼被简单的修饰了下,更显得美丽异常,头上梳了个流云髻,随意的插了几支朱钗倒也十分得体。毕竟还是花样的年纪,之前被憋在太傅府那么久没出过门,现在终于可以出门了,心里还是很高兴的,一路上脸上都洋溢的淡淡的笑容,被这粉红色的光线一映照,倒显得比这漫山的美景更加迷人。

  走了一会,我发现苏月的速度渐渐慢了下来,额头渐渐的冒出了细汗,好看的眉毛微微拧着。我看着她稍稍有些走路不自然的左脚,微微皱眉问道:“可是伤还没好利索,现在走了这么多路吃不消了?”

  “没关系,我还支持的住,再坚持会就能到寒隐寺了。”苏月笑的勉强,一看这表情就知道是支撑不住了,偏偏还要逞强,死鸭子嘴硬!唉,我挑挑眉,望了望另外三个人,意思是:赶紧的!到了你们为主子献身的时刻了,主动点!赶紧过来背苏月!谁知道,那几个人望着我一脸的鼓励,那意思就是:主子,您可得抓紧,这么好的机会一定要好好把握啊!看我们多机灵啊。然后还很有默契的齐齐离我们远了一步。靠!你们有没有做奴才的自觉啊!这么没有服务意识!随即我又叹了口气,唉,也难怪他们,这时代讲究什么男女授受不亲,也不能叫流萤一个姑娘家的去背苏月,如果真要背,就只有我有这个资格了。唉,这真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啊!

  我认命的走到苏月面前,蹲下身尽量温柔的说道:“我来背你吧!”等了很久也没等到想象中的重量,在我以为她不会上来的时候,正准备起身,便感觉到背后一个轻柔的身躯带着一阵清香默默的贴了上来,一双白皙的手臂环住了我的脖颈。唉,这别扭的姑娘哟,害我蹲了这么久,腿都快麻了。不知道是这副身体的原因还是苏月真的很轻,一路上背着她,感觉轻如无物,并没有给我造成负担。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