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不是我想变弯的(gl)_第7章

五把刷子Ctrl+D 收藏本站

  

  ☆、霸王拦路

  一路上,遇见许多前来上香的人们,都对我们行注目礼,或掩嘴轻笑,或指指点点,各种羡慕嫉妒恨啊。干嘛呢这是!看什么看!没见过背媳妇的男人啊!要羡慕回去叫你家男人背去!八戒都还背过他媳妇咧!呸呸呸,这个比喻不算,我这幅皮囊可比八戒帅太多了。苏月在我背上小脸都羞红了,微微低着头,偶尔还会拿出帕子来给我擦擦额上的汗水。小姑娘哟,别以为低头我就看不见了,你嘴角的笑容瞎子都看得见哟!

  终于在吃午饭前赶到了寒隐寺,我把苏月从我背上放了下来,我们一行人便进入了寺内给菩萨烧香。在大殿的蒲团上苏月跪拜的非常虔诚,磕足了三个响头才把香递给小沙弥插上,自己则闭上眼睛许愿。而我也似模似样的给菩萨磕了头,许了个希望大家都平安快乐的愿望。待到苏月许愿完毕,我便涎着脸凑过去问她许了什么愿望,苏月望着我展颜一笑,送了我俩字——“秘密!”我无趣的撇撇嘴。之后给庙里添了些香油,享用了庙里巨好吃的斋菜,稍作休息了会,我们便准备回程了。

  刚到门口便听见一声晴天霹雳——“月姐姐!”老娘我这是招谁惹谁了啊!不就是出个门没看黄历么,怎么就又遇见这灾星了咧!刚刚看见这小霸王耸拉着脑袋陪在一个中年妇女身旁一副小媳妇模样儿,我还故意挡着苏月不让她看见,胆战心惊的避着那小霸王准备偷偷溜走,结果人算不如天算啊!

  “月姐姐,原来你们今天也来寺里了啊,我刚刚还想着跟我娘来这很无聊,要是有个熟人就好了。”小辣椒笑的一脸灿烂蹦蹦跳跳的跑到了苏月身边,她每跳一下,都犹如一记重锤打在我的心口,让我心里吐血不止,小霸王啊,你是好了,我不好啊!

  苏月嗔怪的看了一脸苦瓜样的我一眼,微笑着摸了摸小辣椒的头,说:“我们也是临时起意要来的,既然遇见了,便一起回去吧。”苏月啊,你是故意的吧。唉,娶妻不向夫,丈夫只有哭啊。等到小辣椒的母亲一行人过来后,我们相互见了礼。我便自然而然的蹲在了苏月身前,小辣椒一脸莫名其妙,苏月尴尬的望了望她们,犹豫着趴了上来。

  当她们从苏月口中得知了我背她的缘由之后,小辣椒他妈一脸慈爱的望着我,笑的我毛骨悚然。而小辣椒则一路粘着我问这问那,对我的好奇度爆棚了,我就是不理她继续装高冷,苏月没办法,只能代替我跟小辣椒东扯西扯。小辣椒离我越来越近,我真想跳起来对她吼道:你他妈离我远点!没办法,有这心没这胆,只能继续装高冷。

  有趣的是这路上我们还遇到了青鸾,她依旧白纱覆面,后面屁颠屁颠的跟着国舅那家伙。青鸾只是遥遥的冲我点了点头,国舅那小子尾巴都快翘天上了,冲我挑衅的望个不停。有毛病吧!老娘现在都快要给小辣椒烦崩溃了,哪有时间理你这小子!

  

  ☆、把我给赌了?

  距离上次上香已经有几天时间了,这几天我快乐的享受着梦寐以求的米虫生活,乐得都找不到北了。我和苏月的相处也越来越自然,苏月面对我时的笑容也越来越多了,这是个好现象,女孩子嘛,就应该多笑点,况且她笑的那么好看,不笑那多浪费啊。

  这天,我百无聊赖的瘫在大堂的椅子上面吃点心,得到通报说世子他们来了,便让他们进来了。不一会儿,世子兄他们就垂头丧气的走了进来,找了椅子随便坐下了,对我拱拱手说道:“王爷倒是悠闲,可苦了我们这几位了。”我一愣,我好像没给你们使绊子啊,你们苦不苦跟我有什么关系啊。

  “唉,王爷您倒是佳人在怀,有了美人便不要朋友们了啊。”折戟苦着那张小受脸对着我叹气。

  “王爷啊,我们好苦啊,呜呜。”文昌兄也来掺上一脚。

  我算是怕了你们了,一个个这副表情,倒像是我那啥了你们似的,鸡皮疙瘩都出来了。我正了正坐姿,说道:“行了,行了,有什么就直说吧!”

  这几个二货一改刚刚还苦兮兮的小脸,一脸谄媚的望着我说道:“王爷,你看你多久未曾与我们一起去沉香苑了,今晚小弟做东,邀请您跟我们一起去,看,马车我都准备好了,就在府外。”

  哟呵!这几个小子,莫非真拿我下注了?不行,不能让他们这么容易得逞。我故意沉吟着捋了捋衣袖,慢声说道:“不巧,最近本王对青楼没什么想法,不想去啊。”

  “别呀!您要是不去,那我们的……”世子兄激动的沾了起来,感觉到要说漏嘴了,又连忙止住话头。可是,晚了!

  “那你们的赌资就血本无归了是吧!哼!不错啊,都长本事了啊,把我都给赌了!”我故作生气状。

  “呵呵,这个,王爷您知道了啊,这个只是闹着玩的啊,王爷您别生气啊,算我们求您了成不,这次您要是不去,哥几个半年的零花钱可就都没了啊,到时候我们就等着吃糠咽菜了啊!”那几个二货又都做出一脸可怜兮兮的样子,瞬间把我给逗乐了。

  “要我去也成,那我有什么好处呢?”我暗暗的把我的小算盘打的“噼里啪啦”响。

  “这个好说,从今儿起到过年前,王爷您去青楼的花销我们包了!”世子兄豪气顿生的说道。得,跟他们还是存在很深的代沟啊,思想完全不在一个层次上面,我还是将就着见好就收吧,再磨蹭两下,指不定给我几个匪夷所思的好处。我无奈的点点头。

  于是不等我反悔,世子兄几个人挽着我就把我拖出了门,将我往马车里一塞,向着沉香苑就疾驰而去了,让小忠差点以为我被劫持了,让厉刀赶紧跟着。

  一会儿便来到了沉香苑楼下,望着依旧迎来送往的人们,依旧灯火阑珊的街道,突然有了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突然怀念起了那个灯红酒绿的世界了。慢慢收敛好情绪,抬步走入了楼中,不知道那个一舞倾城的女子今晚可在?

  

  ☆、我们做朋友吧

  依旧是二楼,依旧是那个雅间,那几个二货依旧喊了香铭,再对上香铭依旧哀怨的眼神,我想说:世子!你他妈逗我玩呢!我无奈的对着香铭依旧“呵呵”傻笑,那傻样,估计跟傻根有得一拼。

  “王爷最近倒是转了性子了,有了王妃便也不再记得香铭这种低贱的人了。”香铭那双好看的丹凤眼似嗔带怨的瞟了我一眼,唉呀妈呀,鸡皮疙瘩出来了。

  “呵呵,怎么会了,香铭哪里低贱了,我把香铭当做朋友,以后切莫要再这么说了额。”我还是傻呵呵的样子。

  “当真?”香铭一愣,眼里似有不信,但又挣扎着想要去相信。

  “当然是真的,本王以前的人品不敢说,现在的人品还是值得相信的,他日香铭姑娘若有所求,能帮忙的本王一定帮。”我想了想,认真的说道,毕竟在我的印象里,青楼的女子都是凄苦的,对香铭的感官还不错,能帮就帮吧。

  “那就谢谢王爷了,感谢王爷将香铭当做朋友,呵呵,香铭敬王爷一杯。”香铭认真的看着我的眼睛,似是感受到了我的真诚,脸上似有动容,向我作了一辑,举杯与我共饮了一杯,瞬间脸上露出了灿烂的笑容,我觉得她此时的笑容比她以前的任何表情都要漂亮,少了种做作,多了分真诚。于是,香铭便不再故意诱惑我了,自然的和我谈论着京都的各种趣闻,突然让我找到了那种久违了的姐妹淘的感觉,慢慢的我跟香铭越聊越投机,到后来还真成了好朋友。

  突然楼下一阵喧哗,我往下一看,原来是青鸾来了。青鸾今天又跳了一支舞,青衣执扇,翩翩起舞。虽然也跳得非常好看,但是我总觉得没了初见时的那种惊艳了,也许是烘托效果没有当初的好了吧。一曲舞完,满堂喝彩,青鸾还是那副不染人间烟火的样子,面纱依然还是那么白。国舅那小子今天也不坐雅间了,坐在大堂离圆台很近的一张座位上面,拼命的鼓掌,隔这么远,我都看见他一双手拍得通红了。唉,真是一朵鲜花插在了牛粪上,好菜都给猪拱了。呃,纯属触景生情,不是全部啊,像本人就是郎才女貌天作之合啊,嘎嘎。

  “青鸾姑娘,小生对您仰慕已久,不知可否求见真容。”一个书生模型的人说到。本来国舅很不舒服的瞪了他一眼,可是听到了他后面的话便也没有了动作,估计也想看。

  “是啊!青鸾姑娘才艺高绝,想必姿容也是极佳的,我等要是有幸目睹,那也是不枉此行了。”一个世家子弟道貌岸然的说道。

  “就是就是啊。”周围响起了一群应和声。

  我好整以暇的端着点心盯着楼下,香铭也端了盘瓜子,坐在我身边一边望着下面一边嗑。间或对着我小声说:“王爷觉得今天青鸾的面纱能被拿下来么,香铭可是都很好奇她面纱下面有一张怎样的脸啊。”

  “嗯?你们一个院的都看不见么?”我转头疑惑的问道。

  “咯咯,这个还真不知道,她可是神秘的很呐!”香铭妩媚的娇笑的。得,敢情香铭以前不是故意诱惑我的,而是人家本来就这样。于是,我也加入到了香铭跟那盘瓜子的奋战中。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作者受打击了抽风,把前面的章节的标点“”认真的改了一轮,抽风未止灵泉枯竭,坐等晚上诈尸更新。。。。。

  ☆、我真不是故意的

  顶着众人施加的压力,青鸾低头沉吟了一会,便说道:“感谢各位的厚爱,诸位想要一睹青鸾的真容也不是不可以。”

  四周顿时响起了一阵讨论的声音,一个商人模样的胖子带头问道:“敢问青鸾姑娘要如何肯才可揭下面纱?”

  “青鸾素来仰慕有才之人,青鸾的面纱希望有才之人亲自来揭下,并且面纱一旦揭下,青鸾便不再带了。”青鸾柔柔的说道,一双勾魂夺魄的眼睛巡视着四周。这姑娘倒是实诚!明着说了她爱有财之人。各位赶紧叻!我默默的丢了一个瓜子皮。

  “敢问青鸾姑娘心中,何为有才之人。”一群书生激动得小脸通红,都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傻蛋,有财之人不就是米米多么!干你啥事,赶紧躲一边去!我默默的再丢了一个瓜子皮。

  “天下有才之人何其之多,青鸾岂能多做判别,月前起舞的时候曾得到一首绝妙的诗,甚是喜欢,若今日哪位才子能写出与此媲美的诗赠与青鸾,他便可揭下青鸾的面纱。”青鸾表情坚定的说。

  嘎?你不是更喜欢瘦猴那件舞衣么,干嘛又甚是喜欢我的诗啊!呃,是我剽窃的诗。敢情你是喜欢才子而不是散财童子啊!看来是我误会你了,可是看着不太像啊!香铭在我旁边一边嗑瓜子,一边别有深意的瞧我。看我干嘛!我跟她是清白的!

  楼下瞬间响起了一阵泄气的声音,但还是有不少学子正抓耳挠腮的想着诗词。国舅爷那小子一张脸憋得通红,还在不断小声问着他身边师爷模样的人。哟呵,小子不错嘛,这回还带了枪手来了,可惜枪手不顶用啊。估计那小子一直没有得手。

  在楼下激烈的讨论声中,我跟香铭也激烈的磕着瓜子,间或对楼下的几个公子哥评头论足,香铭百忙之中还不忘问我:“难道王爷不想看青鸾的真容?”

  我撇撇嘴,凉凉的说:“看了又不会多块肉!”香铭一愣,然后“咯咯”地笑个不停,说以前怎么没发现我这么有趣。额,有趣么?我怎么不觉得。

  过了好一会,依旧没有哪个人能做出与那首诗媲美的诗来,场面顿时陷入尴尬,国舅那小子表情很是纠结,又是失望又是松了口气的表情。可怜的孩子,别给自己整成了面瘫啊。

  香铭叹了口气,拍了拍手上的瓜子灰,眼睛亮晶晶的看着我说道:“王爷难道真的也做不出来诗么,香铭可是很想看看青鸾的真面目呀。”

  我微微沉吟了一下,问道:“你当真想看?”还真别说,我刚刚一想,还真又剽窃到了一首。香铭瞬间眼睛一亮,重重的点了点头。“那就如你所愿!”我傲娇的说道。

  “诸位要是还在谦让,本王这倒是还有一首诗赠与青鸾姑娘。”我对着楼下朗声说道。楼下顿时安静了,纷纷抬头望向了我。

  “王爷请说。”青鸾眼里充满了探究,看着我柔柔的说道。

  我特地在栏杆边迈了几步,装作深沉的吟到:“轻罗小扇白兰花,纤腰玉带舞天纱,疑是仙女下凡来,回眸一笑胜星华。”星还是那晚的星,人还是那晚的人。

  全场响起一阵惊呼,国舅那小子双手捏的紧紧的。世子兄赶紧推搡着我下了二楼走向圆台。我望着台上的佳人,轻轻的说道:“这诗能换了你脸上的面纱么。”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