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不是我想变弯的(gl)_第8章

五把刷子Ctrl+D 收藏本站

  青鸾深深的看着我,眼里充满了兴趣和探究,微微的点了点头。全场一下就沸腾了,不断有人伸手急切的推搡着我走上圆台。嘿,哪个小子吃老娘豆腐,你推就推干嘛摸我屁股!喂喂喂,又是哪个小子刚刚偷掐了我一把!素质!素质!懂不懂啊!

  我被众人推搡着上了圆台,看着青鸾我紧张的双手都出了汗,我哆嗦的抬起手,轻轻的摘下了她的面纱。突然全场变得鸦雀无声,众人一脸震惊的望着青鸾,惊讶要多于惊艳。只见青鸾那双勾魂夺魄的眼睛下面是小巧而高挺的鼻子,一双性感的红唇微微的抿着。整个五官非常立体,非常惊艳。而大家惊讶的原因是,在这惊艳白皙小脸上面,一半的脸被四个黑漆漆的手指印给遮盖了。我也很惊讶啊,怎么会这样咧,我低头一看——哎呀妈呀!我真不是故意的,我一手的瓜子灰胡着汗水把我的手上染得乌漆吗黑的,敢情青鸾的脸上是我的杰作呀。乘着众人还没反应过来,我吓得拔腿就跑。全场莫名其妙,只有反应过来的香铭在后面笑的喘不过气来,我跑出了老远都还听得到。

作者有话要说:  作者今天追剧哭的稀里哗啦,然后看电影调整心情去了,回来默默码字,多么希望大家都是大团圆结局啊。。。。。

  ☆、万恶的瓜子

  这几天我很郁闷,都不敢出门了,因为那天晚上在沉香苑的事,京都现在都已经传开了。各种版本的都有,有的说青鸾是安乐王的禁脔,安乐王不愿意大家看见她的美貌故意丑化遮盖;又有的说安乐王恼恨当日青鸾未选择他当入幕之宾,怀恨在心故意报复;还有的说安乐王跟青鸾同时看上了一个男人,安乐王嫉妒青鸾姑娘的美貌故意摸黑她,小道消息称这个男人很有可能就是侯国舅等等。呕!恶心死我了!谁他妈造谣说老娘看上国舅那瘦猴了!怎么不说老娘看上的是你爹啊!呼呼,气死我了!反正说什么的都有,现下我在京都的风头简直是无人能比。偏偏我那皇兄昨天还闲的蛋疼的给我来了道圣旨,说是听说我喜欢吃瓜子,便将那什么小国进贡的一筐瓜子都给我送来了,绝对干净。干净关我屁事啊!还有那啥你听谁说的啊!用得着特地下道圣旨么!就连府里的丫鬟下人们都不时的在我面前憋着笑,然后再递上一盘瓜子。你们到底是要闹哪样啊!瓜子!瓜子!瓜子!万恶的瓜子啊!老娘算是毁在瓜子上面了,老娘的一世英名啊!呜呜呜……没脸见人了啊!

  到了中午吃饭的时候,我像往常一样前往明月阁用饭。吃完饭,我惬意的端了一杯茶很没坐姿的继续摊在椅子上,慢慢的喝着。苏月突然递了一个盒子给我,开口说道:“我二哥哥前段时间出去公干回来,给我带了点东西,我看着这个你应该喜欢便顺便给你了,也不是什么值钱玩意,重要的是心意。”

  啥?我居然还有礼物收?!这是你第一送我东西呃,也是我收到的第一份礼物啊。当然昨天皇帝陛下的那玩意儿不算。我激动的小脸通红,双手颤抖的打开了盒子,一看,我简直是泪流满面啊!谁能跟我解释一下这一盒瓜子是咋回事?这个世界离了瓜子还能活不?原来你也知道了啊。呜呜,苏月你太坏了,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呐,枉我对你这么好,你,你,你居然跟皇帝哥哥一个德行啊,你们是一丘之貉,你们狼狈为奸啊!枉我把你想像得那么纯洁、正直、善良啊。呜呜……

  苏月忍着笑意看着我说道:“王爷不是喜欢吃瓜子么,虽然不是什么贵重东西但重要的不就是投其所好么,怎么王爷不喜欢?”你哪只眼睛看见我喜欢了啊,呜呜,我再也不吃瓜子了呀!

  我哀怨的望着她,痛苦的哼唧道:“苏月!”然后苏月和流萤便实在绷不住了,捂着肚子哈哈大笑。笑吧,笑吧,我知道这天迟早都会来的。不过这还是我第一次看见苏月笑得这么开心,这么肆无忌惮。从来,她都是落落大方、规矩得体,淡然微笑着的,虽然美,但缺少鲜活,其实她这个年纪本就应该这么肆无忌惮的活着的。感受到了她的快乐,我也被感染到了,心中的郁闷也消散了不少。毕竟,能娱乐别人,也就代表了你正在被别人需要着。今天的太阳一定很大,大到能照进人的心里,不然,我怎么会看着阳光下她灿烂的笑脸,而觉得心里暖暖的呢。

  到了吃晚饭的时候,小辣椒也屁颠屁颠地提了两纸包的瓜子来凑热闹,顺便蹭蹭晚饭。鬼才信你是顺便!你倒是好算盘,拿那点东西就想来蹭我家御厨的饭菜?算了,懒得跟你计较。可你这又把那两包瓜子给吃得干干净净了是几个意思啊!

  

  ☆、初闻中秋宴

  生活还在继续,日子还是要过,总这么在家猫着也不是办法。就在我还在纠结要干嘛去的时候,八月十五已经悄悄临近。按照惯例,每年八月十五晚上,皇帝陛下都会在皇宫大宴群臣,凡是京都够得上品级的官员以及各种皇亲国戚都必须携家眷到场,宴会最后皇帝陛下将会赐下皇宫极品贡酒醉花酿给大家享用。据说醉花酿的酿造手法极其复杂,酿造十分艰难,味道甘甜温润,饮后如坠花海,酒醉而人不自知。每年醉花酿出产也才不过仅仅一千坛,几乎九成用在了中秋宴会上,所以我准备顺手捞个几百坛的想法,还没来得及形成便已经破灭了。所有的辰国子民以饮过醉花酿为荣,这是一种身份的象征,也是一种被国家肯定的骄傲。

  王府里的下人全都忙碌的准备着即将到来的八月十五,张管家又是派人给我量身做新衣裳,又是跟我详细介绍着宴会注意事项,这老大爷是怕我到时候有什么是不记得的,而他没提醒我,我把气撒他身上,索性把需要注意的大小事情全讲了,殊不知我压根什么都不知道,他讲得越详细对我越好。可是苏月那儿一直都没什么动静,正当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小忠踟蹰着给了我答案。

  “主子,去年中秋宴的时候,您,您和王妃娘娘闹别扭,并没有从太傅府接王妃娘娘去宴会,而是带了一个宠姬过去的,因此,因此王妃娘娘虽然没去,但也成了中秋宴各家谈论的笑柄。”小忠略带同情的说道。唉,傻孩子,你倒是说的含蓄,闹别扭?根本是不待见加故意的吧!原主这熊孩子!

  “所以王妃今年或者以后便不准确去了?”我略带无奈的说着。头疼啊。

  “那倒也不是,我听流萤说,王妃娘娘虽然什么也没说,但那模样应该是想去的。只是,只是……”小忠犹豫着望了我一眼,我感觉莫名其妙,小忠又接着说道:“只是不知道主子您的想法,今年是否会愿意带王妃娘娘去,一直等着主子的安排。”

  “这还用说么!我当然愿意带她啊!不带她带谁啊?现在本王府里可是给太后娘娘和皇帝哥哥清理得就剩她一个内眷了啊!”我无语的说着。

  “谁知道主子您外面还有没有藏着的啊。”小忠低头哼哼道。

  “你说什么?”我望着他,不怀好意的挑挑眉。

  “啊,我说主子您跟我说没用,要亲自去跟王妃娘娘说才成啊。”小忠故作一脸萌萌哒的说道。这小子都快成精了呀,不成,哪天得拖出去立立威。

  我挣扎了一下,还是带着小忠去了明月阁。这是我第一次不是饭点的时候到达明月阁。这个时候的明月阁非常安静,里面的下人不是很多,只有两个小丫头在打扫,看见我来了,刚要行礼便被我制止了。我抬脚进入里院,映入眼帘的是桂花树下一位粉衣少女正背对着我斜卧在一张卧榻上面,身上的毯子已经滑落至腰间,旁边的茶几上摆着一些小点心和一套茶具,相隔十步的地方有一个小凳子和一个温着茶水的小炉子。

  我示意小忠退下,然后慢慢的走到卧榻前面,轻轻的替苏月盖好毯子,小心的把凳子挪到了卧榻旁边坐下,喝了几口茶水,静静的看了会她的背影,闻着这周围好闻的香味,渐渐的我也犯瞌睡了,居然倚着卧榻的边沿就那么睡着了。

作者有话要说:  作者今天深受打击啊,没事跑到碧水去晃悠了下,别人说我笔名天然雷。。。。呜呜。。。真的是这样么。。。。作者软妹子一个枚,被打击得体无完肤啊。。。。

  ☆、披风和点心

  不知过了多久,我醒了过来,慢慢的抬起头,正对上榻上一双亮晶晶的眼睛。在我还在蒙圈的时候,眼睛的主人柔柔的说道:“你醒啦?”我呆呆的望着她一言不发,她也静静的望着我不再多言,整个过程中我的神智都不知道上哪儿嗨去了一直没有回来。

  过了好大一会,只听“噗”的一声轻笑将我的神智给拎了回来,身后一个清脆的声音响起:“呵呵,原来王爷也有睡迷糊的时候啊,真好玩。”我微微转过身来瞧,原来是流萤。随着我身体的移动,突然感觉到身上似乎有什么东西滑落了,我伸手一接,咦,哪儿来的披风?男款,料子上乘,针脚细密,是我喜欢的那种白底银纹的。我疑惑的看着它,我好像没有这件披风啊。莫非是有奸夫?!但是苏月不像是这种人啊!瞬间脑海中各种狗血剧情轮番上演。不等我脑补完,流萤就抢着说道:“这是我家主子特地为王爷做的咧,从上次烧香回来的那天起,一直做到了昨天,想着这两天给王爷您送过去,刚巧今天就用上了呀,这上面的一针一线可都是主子的心意啊,王爷您可得珍惜哟。呵呵。”

  闻言,我呆呆的望了苏月一眼,苏月早就不知道什么时候坐起了身,发丝微微散乱着略显慵懒,头低低的垂着,小脸一片羞红。我对不起你啊,苏月!我再也不脑抽乱编排你了呀!我看着手上精致的披风,感觉心里暖暖的,感动的说道:“谢谢。”

  “这是我应该做的,想着天气慢慢变凉了,兴许哪天就派得上用场。”苏月轻柔的嗓音响起。

  为了掩饰我的尴尬,我随意抬手拿了块茶几上的点心吃着,本来也没有多在意,谁知道入口即化,是我从没吃过的味道,好吃得不得了啊,于是便不由自主的多吃了几块。

  “嘻嘻,主子,我就说王爷肯定喜欢吃吧!”流萤笑嘻嘻的给我倒了杯茶,继续说道:“您还不好意思给他送过去,看到现在王爷这吃相,该放心了吧!”

  苏月略带羞恼地嗔了流萤一眼说道:“就你话多!”看着我投来询问的目光,脸色更加红润了,但还是接着轻声地说道:“谢谢你,院子里的桂花树很好,开的花也很香,我便顺手取了些做了几块桂花糕,想着让你也尝尝味道,又怕你觉得简陋不喜欢。”这是个好姑娘啊,原来还念着我上次给她移栽桂花树的事,有了好处就想着我啊!啧啧,真不错啊!

  “呵呵,喜欢,怎么不喜欢,这么好吃我当然喜欢啊,我才要谢谢你啊!”我呵呵傻笑,塞得满嘴的点心。光顾着吃点心,我差点就忘记了来这的目的了,还好想起来了。我随即起身,整理了下衣袍,故意背对着她说道:“明天张管家会着人来给你量身,做几件新衣裳,你,你也好好准备准备中秋赴宴的事吧。”说完我赶紧走,深怕她会对原主以前的事有怨气,而多生事端,我也不知道怎么对原主以前的事进行解释。还是脚底抹油,在她还来不及反应的时候跑掉,当她默认好了。

  “王爷,您怎么这时候走啊,都快要吃晚饭了啊,您吃了饭再走吧!”流萤在后面欢快的喊道。

  “啊,不了不了,今天本王晚上还有事,就不在这吃了,你们自己吃吧。”我心虚的胡乱回答着。开玩笑!我特地跑掉的,怎么可能会留下!

  

  ☆、谁得逞了啊

  我逃荒似的跑到了前厅,生怕后面明月阁有人追上来,那可就不妙了,刚刚明月阁的气氛总感觉怪怪的,不能多呆啊。我大喘了几口气,提起桌上的一壶茶就往嘴里猛灌,喝了大半壶才平缓了我跑得“砰砰”直跳的心,我一屁股瘫在了椅子上。呼,可算是解决了,嘿嘿,还以为要花多大的心力去给原主收拾烂摊子咧,结果轻飘飘的一句话就让我蒙混过去了,看来做人还是不能太实诚啊。正当我暗自得意的时候,小忠拿了一份粉红色的信件样子的东西进来了。

  “主子,刚刚门房送来一封书信,说是给主子您的,请主子过目。”小忠低眉恭敬的说道。

  “嗯,拿过来吧。”我懒洋洋的接过小忠递来的书信,刚一拿近,便有一股好闻的花香扑面而来,我仔细的看着手上精致的信封,挺好奇什么人能送出这样的有特色的书信,不再犹豫,直接拆开来一看。我滴妈呀!吓得我直接从座位上面跳了起来,书信都掉地上了也没有捡。刚消停会的小心肝又开始以更高的频率“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了。这一个个的是要闹哪样啊!还能消停会么!我恨恨的捡起书信,只见上面几个秀丽的字迹直刺得我眼睛疼——怎么,得逞了就要对我始乱终弃了么?落款大大的“青鸾”俩字,旁边还印着一个红色的状似唇印的东西。

  没疯吧这姑娘!谁!谁!谁得逞了啊!我得逞什么了呀我!就是从男人的角度讲我可是连你的小手都没碰过啊! 咱能不这么暧昧么吗?好好说话行不!还有谁对你始乱终弃了啊?谁敢对你始乱终弃啊!那还不得给你那票小粉丝给剁了啊!还有我什么时候跟你这么熟了,我怎么不知道!未必在你梦里混熟的?我就这么莫名其妙的被“得逞”了?你特么不是跟国舅那小子是一对么!跟我有半毛钱关系啊!得,这姑娘估计那天被我给气傻了,现在脑抽给人乱寄东西。嗯,肯定是这样的!又或者是要寄给国舅那小子的,送信的人给记错了?越想越觉得有这个可能。哟呵,看不出来啊,国舅那小子下手挺快的啊,还始乱终弃弄得别人现在跟个受气小媳妇似的。啧啧,人品真差劲呀。捋清了思路,我便淡定下来了,带着点期盼的问道:“这信是不是送错了?门房那儿问清楚了么?”

  谁知道小忠先是哀怨的看了我一眼,然后脸色古怪的朝我微微一福身说道:“王爷还真真是薄幸之人啊,不是给您的,那您认为是给谁的呀,得逞了就不记得了么,讨厌。”说完小忠微微一转身,竖起个兰花指,侧头妩媚的白了我一眼。刺激的我差点一口老血给喷了出来,小忠你那嗲声嗲气的语气是几个意思?你一大老爷们用得着那么娇媚么!呕,恶心死我了!

  “小忠你没病吧!”我抖掉全身的鸡皮疙瘩,反手抽了小忠一脑袋瓜子。

  小忠委屈的揉着脑门说道:“主子,您以为我愿意这样啊,这是送信的那人交代的,若果您问起书信是否送错,就用这种语气和动作配合您就会相信了,刚才差点把我自己恶心死了咧。”难得你也知道啊,小忠!得,看来真是给我的,原来在这等着我的哩,就是为了恶心恶心我,青鸾,算你狠!

  “主子,送信的那人还说,他家主人今日邀请主子前往沉香苑一聚,不见不散。”小忠瞄了一眼脸色铁青的我,硬着头皮说道。还不见不散!不见就散还是差不多!我要是去见了你了就有鬼了!我又不白痴,用的着上赶着送上门给你报复么。果然,女人是不能随便得罪的,尤其是漂亮的女人。

  

  ☆、老娘要发宝气了

  在我还在提心吊胆的提防着青鸾进一步的报复行为的时候,中秋宴会悄然而至。这天下午我便早早的携着苏月坐上了驶向皇宫的马车。当我们到达皇宫门口的时候,这里已经有很多人在等候着接引了,因为参宴的人数较多,为了皇宫的正常秩序得以维持,所以内侍对于参宴人员分批次进行接引,看现在这情形,一定是负责接引的人员还没有过来。

  我揭开车帘,缓步跨下马车,发现周围人的目光齐刷刷的射了过来。顿时让我有了一种走红地毯的感觉,呃,虽然没真走过,还不让人幻想幻想的么。我臭屁哄哄的理了理身上的白色蟒纹朝服,扶了扶头上的赤金镶明珠的发冠,傲娇地巡视了一眼在场的人们,顿时感觉王八之气侧漏啊!接着,车帘又一次晃动,我体贴的向着车厢生出了手,等待着车厢里的人儿下来。苏月才将微低的头颅稍稍抬起,便看见了眼前指节分明的大手,顿时一愣,再抬高头颅看向了大手的主人,只见我对她微微一笑,便脸色微红的就着我的手下了马车。这姑娘脸皮真薄!不就是对你好点外加牵个手么!啧啧啧,要是把你搁我以前待那地儿,估计连骨头渣都没剩的了。

  随着苏月的出现,四周响起了一阵抽气声,不为别的,只因京都第一美女并没有浪得虚名。众人只见一个身着白色绣红梅宫装的美丽女子从马车上缓步而下,盈盈不足一握的柳腰被一条黄色丝带束起,更显体态婀娜,精致的小脸上一双秋水般的眼睛散发着诱人的光芒,额间描着时下最流行的粉色梅花花钿,当真是人比花娇啊!一头青丝绾成了望月髻,上面插着几支金光闪闪的孔雀步摇,华贵异常。苏月整个人往那一站,一股雍容华贵、美丽端庄的气质油然而生,瞬间成为了全场最美丽的风景,吸引着无数人的眼球。果然人靠衣装,佛靠金装啊。这么简单一收拾,苏月的颜值指数就噌噌地往上彪啊,这简直到了要破表的程度啊。看什么看!这是我老婆!我分明看见有几个男人被女伴掐着腰间的软肉,还目不转睛的盯着这边,露出一脸痛并快乐着的表情。活该!给我掐死你们这群色狼!

  “哟,这不是安乐王爷么,今年又是带了哪个楼里的姑娘来的呀,瞧这模样水灵的。啧啧。”一个尖嘴猴腮、脸色青白的男人挽着一个面露讥诮的女子走了过来,语带轻佻的说道。那女子还不断用挑衅和讥诮的目光看向苏月。

  周围的人们闻言顿时投来或不解、或讥诮、或轻蔑、或嫉妒、或看戏、或惋惜的目光。苏月脸色瞬间一片苍白,身体微微发抖。这小子有毛病吧!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啊!姐姐我好不容易糊弄过去的事儿又被你整出来了!添堵来了是不!来啊!相互伤害啊!老娘我发宝气了啊!我伸手上前微微握紧了苏月的手,入手一片冰凉。这杀千刀的一对儿,看老娘我不好好收拾你们!“哦,原来你习惯带楼里的姑娘赴宴啊,嗯,瞧你身边这个到还马马虎虎,哪个楼里的介绍下吧,改天我让朋友们去关照关照生意啊!”不等那一脸涨的通红的小子回话,我又接着说道:“唉,不过我是不会去关照的了,没办法我口味叼,除了我家王妃,不是什么阿猫阿狗的我都看得上的。”说完我望着苏月微微一笑说道:“王妃,你说是吧?”苏月柔柔一笑。我又回头对着那小子说道:“还有我说你也要节制点啊,看你一脸的掏空样儿,肯定没少去楼里吧!不过我听说你上次光顾的那姐儿前几天好像得那啥病暴毙了啊,你可别也……”说完我还意味深长的望了他一眼。看着他们的脸色由红变紫由紫变白,最后一脸僵硬,感觉稍稍解了点气。周围众人一脸恍然大悟的表情,望着那小子的目光带上了浓浓的鄙夷和嫌弃。当我还准备给那两人下点猛药的时候,负责接引的內侍来了,没办法,我们也只得跟着众人一起进入皇宫会场了。

作者有话要说:  是的。。。。你们猜对了。。。作者受打击了去抚慰心灵去嗨去了。。。留下一堆存稿每天保持更新。。。然后用手机码字手贱点错了。。。把自己给暴露了。。。。啊啊啊啊。。。。不作死就不会死啊。。。。

  ☆、乐极生悲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