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不是我想变弯的(gl)_第9章

五把刷子Ctrl+D 收藏本站

  在跟着内侍行走的时候,苏月微微回握了我的手一下,我疑惑的转头望向她,她望着我启唇一笑。哎呀妈呀!亮瞎了我的眼呐!苏月你可不能这么对人乱笑啊,这得出人命的呀。你要再这么对我笑两下,我都得怀疑我的性取向问题了啊!看着我一副呆呆的模样,苏月又笑了一下。你还来!苏月低头轻轻的说道:“谢谢你!”在我还在紧守我性取向问题来不及反应的时候,苏月接着说道:“那两人中的女子,是以前在闺阁里就和我不对盘的一位小姐,今天的事,定是她鼓动她的夫君过来想要羞辱于我的。她也不是什么楼里……楼里……”估计后面那几个字以苏月那薄脸皮是怎么也说不出来的。这单纯的好姑娘哟!

  我微微一笑,摸了摸她的额头,望着她说道:“我知道。”

  苏月抬头疑惑的望着我说道:“那你还……”

  我邪邪一笑:“谁叫他们欺负我家苏月的。”苏月嗔了我一眼,低头微微的笑着。还好还好,没再望着我笑了,吓得我小心肝“扑通扑通”直跳,性取向保住了。

  我们跟随着内侍七拐八弯的走过长长的一段路,终于到达了传说中的宴会地点。切!不就是露天御花园么,搞那么神秘干嘛,早知道我自己就一溜烟带着苏月过来了,用的着跟在你们后面绕得晕头转向么。今天的御花园明显地经过了装饰,一派皇家辉煌富丽之气,一大片空旷的场地上按主宾两竖列位置摆放了大量的案桌,中间留了一块地方可能是表演什么的,四周张灯结彩的好不热闹。这个时候很多座位上面已经有了人,看来我们并不是第一批到来的了。

  我和苏月刚被领到了左边指定的位置还没坐下,就听见一个兴奋的声音自右边响起:“月姐姐!月姐姐!这里!这里!”是的!恭喜您猜对了!又是小辣椒这货!我无奈的随着苏月过去打招呼,虚伪的对着她笑了笑,小辣椒一副硬要我们坐那边的架势。我真想仰天长笑三声,哈哈哈!这回你没辙了吧!看我不甩掉你这个牛皮糖!还好座位都是安排好了的,皇兄啊,突然觉得您是多么的英明神武啊!

  虽然心里是高兴的,可面上还得做出一副为难的样子忽悠忽悠小霸王不是。于是我假装为难的说道:“江姑娘啊,其实我们是很想跟你坐一块的,可是,天不遂人愿啊!位置都是设定好了的,改不了啊。”小辣椒因为她妈在,也不敢胡来,顿时只能苦着一张小脸,苏月也无可奈何,我心里开心得想尖叫。可是上天再次向我证明了一个道理:不作死就不会死!

  只见旁边一个中年武将模样的人站起来冲我们一拱手说道:“王爷请勿沮丧,王爷王妃想跟江小姐坐一块也不是没有办法,下官这就跟王爷交换座位,下官告辞了,王爷不必感谢。”说完,刷的一下坐我那边去了。嗨!嗨!你站住!你给我回来!回来啊!你哪只眼睛看见我沮丧了!我感谢你个屁啊我!这也行么,内侍内侍快来管管秩序啊!看着眉开眼笑的小辣椒拉着苏月已经坐下了,我真是欲哭无泪啊!

  我耸拉着脑袋坐了下来,从小辣椒她们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中我知道了,在场的已婚男子都是带着家眷过来的,只有小辣椒他们家爹爹哥哥要镇守边关来不了,就由小辣椒跟她妈来做做代表。

  

  ☆、梦中情人

  就在人都到得差不多的时候,喧闹的周围突然一下子安静了下来,只见外面走进来一个男人,一身淡蓝色的朝服穿在他的身上显得异常高贵,皮肤白皙,温润的脸上一双璀璨的眼睛能把人的灵魂吸进去,高挺的鼻梁下面一张薄薄的嘴唇淡淡的勾起,一头乌黑的头发用一个乌金镶玉发冠束起,目测得有一米八的样子,整个人说不出的温润儒雅,风流倜傥,好一个和风细雨的美男子啊!哎呀妈呀,不行了!姐姐我流鼻血了!护士,啊不,太医,来个太医给止止血啊,不然得出人命啊,血尽人亡的!啊啊啊!我兴奋得想要尖叫!这是我二十六年来的向往啊!这简直就是按照我心目中的梦中情人□□的呀!可是,然并卵,这贼老天,现在把我变成一男的了,叫我如何下手啊!呜呜呜。

  那帅哥向周围环视了一眼,便慢慢走向了座位。莫非是我的幻觉,总感觉他的目光在我这边多停留了一秒钟,完了,完了,这才多大一会儿啊,就出现幻觉了。我发现那帅哥居然坐在了和我换座位的中年男人旁边。小辣椒,我与你不共戴天!多好的近水楼台先得月的机会啊!你就这么先下手为强的给我掐灭了!早知道,要我换位置,我应该誓死不从的呀!呜呜,我找谁去哭去啊我!

  一阵整齐的脚步声响起,然后一声唱诺:“皇上驾到!太后娘娘驾到!皇后驾到!”然后在万众瞩目下,我亲爱的太后老妈和皇帝哥哥皇后嫂子相携着步入会场坐在了主位上面,然后“哗啦”一片行礼声,紧跟着标准宴会一条龙作业开始,我悲催的跟着众人动作。待一切完毕,我一屁股瘫在坐的席子上面,随即想到帅哥有可能会看到,便马上端正了坐姿做出一副道貌岸然的样子。

  席间我一直偷偷观察着帅哥,但又不敢做的太明显,我心里眼里满满的都是我的梦中情人,连大家说了些什么,我吃了些什么,吃的东西什么味道一点都不知道。我发现帅哥是一个人坐的,岂不是说明他未婚?耶!我举杯应付了一下旁边的官员,将杯中酒一饮而下。嗨!嗨!嗨!帅哥看过来了!快看我!快看我呀!我立马端正坐姿,故作优雅。嗨,你看苏月干嘛呀!要看看我呀!呃,不对,画风不对,苏月是我媳妇呃,你老盯着我媳妇看干嘛呀!我撇撇嘴,心里酸酸的,到底酸谁反正我是没弄明白的。

  “哎,我说韩青啊,你一晚上的老围着你二哥瞧干嘛呀,虽然他刚刚从封地回京,貌似以前也没见你们关系这么好啊!”小辣椒一巴掌拍在我肩膀上,跟我说道。还来?幸好我伤早好了,不然又得给这小丫头片子给拍裂不成。等等,她说那帅哥是我二哥?!貌似我光顾着花痴去了,忽略了一个悲伤的事实,他确实是穿着王爷朝服进来的。贼老天再次赏赐了一个天雷滚滚给我,我心中一万个草原神兽草泥马在奔腾。小辣椒,你是上天派下来潜伏在我身边放雷的吧!

  “你看错了,我在看那好心跟我换座位的那个人,想着哪天请他喝酒。”我神色恹恹地信口胡诌道。

  “那是自然的,我也得好好感谢他哩。”小辣椒又豪气地给我肩膀来了一下。唉,这丫头,得亏不是个男的,不然我得给她拍趴下。

  到了宴会快结束的时候,皇帝哥哥如传闻中那样,给大家赐下了一杯醉花酿。一喝,哇塞,不是一般的好喝啊!真小气,才一杯!不行我待会必须得找太后娘娘撒撒娇,曲线要酒。看着我宝贝似的喝着醉花酿,小辣椒哈哈直笑,说我没见过世面,她家还有二十几坛哩,我说她吹牛,小辣椒顿时急了,苏月帮着解释说是真的,原来小辣椒的父兄每年中秋宴都不能来,皇上便每年都特地赏赐了几坛给江府,而她父兄又独爱烈酒,醉花酿一般没怎么动,慢慢的江府便有了点存货。我眼珠一转打起了她家存货的主意,她豪气一挥手叫我哪天直接去江府喝,不过得等她老妈不在再去,我急忙应承。

  中秋宴就这么失落的结束了,我逮了个空找太后老妈使劲撒娇卖萌终于要了一坛醉花酿回来,然后带着苏月屁颠屁颠的回王府了。

  

  ☆、到底谁是禽兽

  回到王府以后,我心里一直闷闷的,还沉浸在我好不容易找到梦中情人又瞬间夭折的事情中。你说要是别人嘛,他本人不可以的话,我至少还可以去打听打听他有没有长得像的兄弟姐妹么,可是偏偏是他,不仅他本人不可以,连兄弟姐妹的路都给堵死了,他的兄弟姐妹老娘我居然赫然在列!做为一个三观端正的新时代好青年,我就只剩下一条路了——那就是如泼妇骂街般的和贼老天掐架,掐累了放弃了就只有认命了,啊啊啊啊!

  心情郁闷的情况下,我就睡不着,便拉着苏月在明月阁喝酒,喝的就是刚刚讨来的醉花酿。这酒是真好啊,喝的我心里都舒服了不少。看着天上那轮圆圆的月亮,我突然也文艺的伤感了起来,拉着苏月一边喝酒一边说了一堆的话,突然发现我什么时候也变得这么啰嗦了,也不管人家苏月愿不愿意听,我就一个劲的说,具体说了些什么我也不记得了,到后来好像还嚎了两嗓子,再后来就不知道了。

  清晨的阳光撒向大地,给万物都渡上了一层金色的光芒,赋予了万物勃勃的生机。我感觉睡了一觉心里舒服多了,于是动了动睡麻木了的手脚,发现入手一种软软的触觉,还有一种若有似无的清香萦绕在鼻尖,甚是好闻。我在这么舒服的环境中,舍不得睁开眼睛,伸了个懒腰,继续感受着清晨的那份慵懒,拢了拢手里的抱枕,嗯,真软真舒服!咦,等等,哪儿来的抱枕啊?莫非我又穿回去了?不对啊,穿回去我也没抱枕啊!还有这抱枕手感怎么这么好,又滑又软的?呃,不会吧!难道我遇到了传说中的“被爬床了”?呜呜,我二十几年的清白啊!到底是哪个禽兽干的呀!

  我颤抖着睁开眼睛,想要谴责这个“禽兽”,然而却对上了一双朦胧的睡眼,我心里顿时一阵皲裂,看这架势,眼前的人是“禽兽”的几率很渺茫,这“禽兽”反而特么的很有可能就是我!只见苏月衣衫半解的睡在我的旁边,如瀑的青丝自然的散落在一边,几缕发丝调皮的垂在额间,更添一份慵懒,一双水汪汪的眼睛充满了雾气,小巧的鼻子微微的皱起,一脸的睡意朦胧,显然刚刚睡醒不久,还在蒙圈中,怎么看怎么像被□□了的。更要命的是,我两手死命的抱着苏月的后背,双腿也紧紧缠着苏月的腿,我跟苏月的脸部距离目测仅仅两厘米,简直是呼吸可闻啊。而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是——这是苏月的床!怎么办?怎么办?我脑袋出现了一瞬间的短路。这个时候我应该尖叫么?不对,不对,现在我是男的,尖叫应该由她来。可是现在她还没反应过来,那我应该替他尖叫么?不对,不对,如果怕我死的不够快,那我就可以代劳。那到底要怎么办嘛?我脑门上的汗都急出来了,可还是没有理清我脑海里的这一团浆糊。慢慢的我发现苏月眼中的朦胧之色开始渐渐减少,这是要醒神了的节奏啊!怎么办?我还没有想出办法来,这是要急死我啊!突然,我脑袋里灵光一闪,只见我猛然一弹迅速起身,麻利的抱着我的衣服,然后装做僵硬的快速往外走,边走边哼哼:“我在梦游!我在梦游!”然后逃难似的跑回了我的院子。我特么真想抽我一脑袋瓜子!见过白天梦游的么?这也太假了吧!唉,可是没办法呀,那个时候可是千钧一发啊!

  

  ☆、能有什么

  我是怎么羞囧交加的逃回自己的小院的,以及路上的下人们看我的是什么眼神,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至于苏月那里,我更是提都不敢提。我现在只想从小忠这里知道昨晚到底是个什么情况。为什么喝酒之后的很多事情我都记不太清楚了咧?我怎么会出现断片咧?这不科学啊!还好昨晚我记得小忠一直在一旁伺候着,也省去了我去套明月阁的下人话的麻烦。可是,小忠,你这望着我一脸写着“你是禽兽”的古怪表情,又是几个意思啊!我强忍着揍他一顿的冲动说道:“小忠啊,本王的健忘症又发作了,昨晚回来后发生的事情都记不太清楚了,你好好给我说说吧。”

  “主子真的都不记得了么?”小忠一脸古怪的望着我,被我瞪了一眼后老实了,开口说道:“昨晚从宴会回来之后,不知道为什么主子一直闷闷不乐的,后来主子便硬拉着王妃娘娘把那坛醉花酿给喝了。醉花酿喝着好喝,可也是最容易喝醉人的,平常人喝一小壶就醉了,而主子和王妃娘娘都喝了一坛了,岂有不醉的道理!所以主子和王妃娘娘不知不觉就喝醉了,王妃娘娘醉了倒也安静,也不多话,只是陪着主子什么都依着主子。可是主子醉了便很是闹腾,起初便拉着王妃娘娘说了好多听不懂的话,后来更是唱了许多没听过的小曲,里面的词真是……真是……”小忠一脸为难得样子。

  “好了,是本王叫你说的,你知道些什么便都说了吧,也别藏着掖着了!”我没好气的嗔了他一眼,一颗心忐忑不已。

  “里面的词非常大胆露骨。甚至不堪入耳,像什么‘死了都要爱’啊、‘爱是可念不可说’啊、‘离不开我爱的人,我知道爱需要缘分’啊、‘我爱你,是忠于灵魂忠于爱情的信仰’啊、‘你为什么背着我爱别人’啊等等一些乱七八糟的话语,还硬是要对着王妃娘娘唱。”我以手掩面囧得不行。这是要玩死自己的节奏啊!

  “后来主子大概是唱累了,又开始对着王妃娘娘撒娇,一会要抱抱,一会要亲亲。得亏王妃娘娘酒品好,一直安安静静的由着您胡闹。”小忠愤愤地说着,我把头都低到腿上了,实在是见不了人了呀,老天爷啊,您收了我吧!

  “再后来,您非得和王妃娘娘一起睡,抱着王妃娘娘就是不撒手,掰都掰不开。害得我们废了好大的劲才为主子们净了面,其他的就没法伺候了。”我已经缩成了鸵鸟状,而小忠还在不知疲倦的诉说着。

  “主子能留宿明月阁,流萤那丫头都乐的上了天了,数她张罗得最勤快了。只是主子醉成那副样子,那丫头的如意算盘估计要落空了。”小忠说完,意味深长的望了我一眼,似乎在确认着什么。看什么看!老娘怎么知道有什么!衣服都包那么紧能有什么!非得要有点什么你们才甘心啊!要真有点什么老娘我,我,我可怎么活啊!呜呜,没法见人了啊!

  “不过说来也奇怪,主子以前从来没有梦游症的啊,也没听说有谁大白天梦游的啊,怎么主子……”小忠一脸促狭的看着我。滚犊子!我红着一张虾米脸,赶紧把小忠给使唤走了。苍天呐!我要怎么面对苏月啊!

  

  ☆、这都“妾身”了啊

  我不停的纠结着要怎么面对苏月,真恨不得找块豆腐把自己给拍死啊!我这都干了些什么破事儿啊!我这两块老脸简直没法要了啊!就算苏月也和我一样断片了,可也架不住她身边那么多双嘴告诉她呀!苏月会不会生气了啊?她还会不会给我做点心了啊?她会不会为了贞洁而与我玉石俱焚啊?待会吃饭我到底还去不去啊?可愁死我了呀!在我的磨磨蹭蹭中饭点还是到了,我犹豫再三,还是硬着头皮去了明月阁。反正事情已经发生了,怎么着我也得探探口风啊,好歹现在我也算是个男人不是!

  在明月阁的院门口,我深吸了口气,大步跨了进去,摆出一副英勇就义的样子,其实心里怕得发抖。看吧,我就说我这人不能干亏心事!心理素质不过硬啊!我故意咳嗽了两声,示意我到了。

  院子里的石桌上早已摆好了饭菜,苏月坐在一边,听见我的声音,随即起身向我行礼,接着我们便一起入了座,开始用餐。其间,我战战兢兢地用一双眼珠子不停的瞄着苏月,也不好看得太过明显,差点就把我这双眼睛给瞄成了青光眼,万幸苏月看上去一切正常,除了脸色微微泛红,也没有表现出有突然暴起的趋势或者想与我玉石俱焚的样子。吁,我长长的出了口气,随即想到,我担心个毛线啊,好歹我名义上还是他丈夫,哪有妻子因为和丈夫睡了而跟丈夫玉石俱焚的呀!我脑抽了才会瞎担心!不过,还是好尴尬啊!看着周围那些看着我偷笑的下人们,我恼羞成怒,真想将昨天知道这件事的人都给“咔擦”了灭口啊!可是,可是姐姐我连只鸡都灭不了口怎么办啊!囧啊!

  “王爷待会饭后,可还有事?”苏月一如既往的淡然的说着,至少忽略掉她耳根上的那抹红色是这样的。

  “哈,没事啊,我能有什么事呀!”我楞了一下,随口说道,随即想到我这样说岂不是显得我挺游手好闲的,虽然这是事实,但也不能就这么承认了啊,于是又补充道:“最近很多事情都告一段落了,手上也没什么要紧的事情了,倒也清闲。哈哈。”我为什么要笑呢?很好笑么,我怎么越来越奇怪了呀,就不能自然点么!鄙视我!

  “那不知王爷待会可有时间,陪妾身去珍宝阁挑选几样东西?”苏月柔柔的说道。这都“妾身”了啊!苏月你什么时候说话这腔调了啊?我汗毛都立起来了。

  “啊,哈哈,有,当然有时间,那饭后我们就直接去珍宝阁吧。”我为什么还要笑啊?这根本都没有笑点嘛,我能不能出息点,表现的淡然一点呢!

  “呵呵,那就谢谢王爷了。”苏月看着我灿烂一笑。完了,完了,我这双眼睛没给自己整成青光眼,倒要给苏月的笑容给闪瞎了啊。苏月呀,我该拿你怎么办啊?

  整个用餐时间苏月都没提昨天的事情,我也乐得装傻,可算是给我留了点颜面。想着这次是苏月第一次主动约我,怎么着也要表现的积极点,好赎赎我的滔天大罪。于是我一吃完饭,就屁颠屁颠地吩咐小忠去安排马车了,然后和苏月带着一叠厚厚的银票,准备好好去过过古代逛街削频的瘾啊!

  

  ☆、莫非我做错了

  到了珍宝阁门口,我扶着苏月下了马车,呃,这是绅士风度懂不,完全没有作秀的成分哦。一进珍宝阁,满屋的珠光宝气扑面而来,果然是底蕴深厚啊。而我就只有跟着“嗯,嗯,嗯”的份了,没办法,土包子不识货啊,你现在就是拿一渣渣跟一极品在我面前晃,我也觉得差不多,好在姐有钱啊,喔嚯嚯,姐现在好歹也是个财大气粗的款爷呀!所以我也不看那些东西,看了也白看,我就安安静静的坐在那喝茶,落在别人眼里反而觉得我眼光高看不上这些俗物了。反观苏月,一看就知道是个识货的,任何东西只要过一下她的眼就能知道好坏。果然是名门嫡女啊,眼力劲真不错!挑了半天,也就给我挑了两个挂坠,给她自己挑了副首饰,和一副头面,一直想要支玉簪子,可惜没有看上眼的。

  就在这时,一个伙计模样的人,端了一个红布铺底的盘子进来,盘子上摆着一支通体雪白的白玉兰花簪子,连我这个不识货的人看了都觉得眼前一亮。好一支高雅清新的兰花簪子啊!想必带上它,气质相近的人便会更显得清雅脱俗吧。苏月上前一步将簪子拿在手中,细细端详,越看越喜欢,简直像是为她量身定做的一样。苏月高兴的说道:“掌柜的,这个我要了!”

  “可是,可是这个簪子已经被别人买下了呀,刚刚是拿下去做最后修饰的,客人待会就会回来拿,这簪子是玉石名家花离倾心打造的,世上独一无二,望王妃恕罪啊!”掌柜一脸为难,挣扎着赔礼说道。

  苏月一脸惋惜,可还是潇洒的将簪子放下,说道:“如此便也可惜了,只能怪我与此簪无缘了。”

  难得看见苏月有这么喜欢的东西,我也想给她加把劲,毕竟,错过了,便也许再也遇不见了,于是我对着掌柜说道:“掌柜的,能否和这位客人商量商量,看是否能够割爱,价钱好商量。”

  掌柜一脸为难,突然看向门口,露出一个微笑说道:“这个王爷可以直接跟客人商量,客人已经来了。”

  我们顺着掌柜的目光看向门外,一个白衣男子逆着阳光走进了店里,让人觉得他的身上散发着万丈光芒。待那男子走进,我才看清他的容貌。是男神!我瞬间激动得嗓子发紧。随即一瓢冷水泼了我个透心凉——这应该是我二哥才对!我又显得异常沮丧,颓然的坐在了椅子上。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