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不是我想变弯的(gl)_第10章

五把刷子Ctrl+D 收藏本站

  “哈哈,既然三弟和三弟妹这么喜欢这支簪子,那本王就将它送与三弟妹吧。”男神,啊不,是二哥爽朗的说着,一双眼睛闪闪发光的望着我们,望得我心都酥了。不行!得挺住!姑娘我是个有原则的人!

  “我跟王爷怎好夺人所爱,这支簪子既然是二哥先看上的,还是归二哥所有吧。”苏月疏离的说道,不知道是不是我的幻觉,我怎么感觉苏月现在浑身散发着一阵冷意呀。

  “呵呵,倒也不能这么说,这支簪子本来就是本王为弟妹所买。”感受到我投来疑惑的目光,二哥接着说道:“想着再过几天,就是弟妹的生辰了,本王刚好回京了,便特意给弟妹备了份贺礼,开始还怕弟妹不喜欢呢,现在看来是我多虑了。”说完,一双眼睛看着苏月熠熠生辉。咦,不是应该是“顺便”么,怎么说的是“特意”啊。等等,貌似重点关注错了,我恨不得给自己一脑瓜子,我关注的到底是什么鬼啊!自己媳妇生日我不知道,反而从别人那知道,我这个丈夫是做得有多失败啊!还好为时未晚可以弥补!

  “多谢二哥美意,还望二哥收回礼物,距苏月的生辰还有些时日,况且苏月一直不喜欢收人礼物,谢谢二哥了。”苏月冷冷淡淡的说道。

  我看他们二人还在你来我往的用话语推来推去,磨磨唧唧的,我便上前一把拿了簪子揣进了怀里。多大点事啊,不就收个生日礼物么,我替你们决定算了,我豪迈的说:“如此便多谢二哥了,改天请二哥喝酒啊!”二哥和苏月看我把簪子收了同时一愣,还是二哥先反应过来,“哈哈”一笑,应承了喝酒的事就告辞了。而苏月,瞪了我一眼之后,不知道为什么就有些闷闷的了,也没有了开始出来时的欢快了。我急的抓耳挠腮,莫非是我做错了什么?

  

  ☆、是很好吃呢

  本着将赎罪进行到底的精神,我现在罪都还没有赎呢,怎么可能就让苏月这么回去了。于是我让小忠拿着东西先回去了,我抓了一把碎银子往塞怀里一塞,就准备和苏月去逛逛街。想想就兴奋啊,古代的街啊!我从来都没有逛过的呀!当然为了安全起见,我还是让厉刀在后面跟着,顺便当当苦力。苏月一脸困惑的跟在我旁边,不知道我这是要干嘛去。我温柔的笑着对她说:“我想带你四处走走散散心,这么热闹的街道你肯定没有这么徒步走过吧!”我得意一笑,弄得好像我以前走过似的。

  苏月闻言终于笑了,眼睛弯成了月牙状,望着我甜甜的说道:“好。”

  街上有很多卖东西的小贩,有的摆的地摊,将货物平铺在地上供人挑选;有的架着木质的摊位,将货物悬挂在木架上供人选购;有的直接将货物扛着肩头,四处走动着吆喝货物,吸引人们的目光;还有的直接架起炉灶摆好桌椅,提供给人们吃食。还好古代没有城管,不然城管一来绝对会上演一场鸡飞狗跳的戏码,这酸爽,啧啧。周围还有许多商铺,这些商铺都是一个个有招牌的门面,卖一些布匹啊零食啊什么的相对高档的货物。街上的行人很多,而苏月又睁着一双大眼睛充满好奇的看着周围新奇的一切,为了怕走丢,我自然而然的牵起了她的手,苏月顿时小脸一红,不过倒也没说什么,只是低着头跟着我走,也不到处看了。

  我拉着苏月来到一处卖豆腐花的摊位前坐下,开心的对着老板吆喝道:“老板!来三碗豆腐花!”厉刀自觉的在另一桌坐下,也没和我们坐一桌。

  苏月呆呆的随着我坐下,一脸好奇的望着问我说:“王爷常来这里?”

  我“哈哈”一笑,说:“没有啊!闻着挺香的,馋虫犯了,就来尝尝啊,反正这些摊位上面也有很多好吃的啊。”

  “那也可以回府了叫厨房做来吃啊,在这里吃,总感觉不太干净。”苏月一脸犹疑,显得很拘谨。

  “哈哈,这你就不懂了吧,不干不净吃了没病,在这吃,吃的是一种气氛啊,你看见周围来来往往的人没,那么多人都在这里吃,吃的是一种热闹啊。”我得意的卖弄着自己乱七八糟的理论,也不管别人认不认同,苏月一副不可置否的表情。

  “客官好见解,这吃就吃个热闹啊,不过客官请放心,我刘老汉的豆腐花绝对干净好吃,这条街的街坊都知道的。呵呵。”一个老汉端了碗豆腐花递了上来,一脸憨厚的笑容。闻着浓浓的豆腐香,我口水都来了,却还记得要女士优先,忍着馋虫将豆腐花推了苏月。

  苏月眼睛亮晶晶的看着我这副馋样,觉得好笑,接过勺子用手帕细细的擦拭了一遍,然后又将勺子递给了我,嗔怪的说道:“看您这样子哪有当王爷的样儿,都快变馋猫了,还是您先吃吧!”我不好意思的挠挠头,也没有推辞了,拿起碗就开吃,不知道是我太久没吃豆腐花了还是刘老汉的豆腐花真的特别好吃,我这一开吃便一发不可收拾,一连吃了三碗动作才慢了下来。苏月好笑的看着我,直到我动作慢下来才来得及自己端了一碗开始吃,动作依然那么优雅,仿佛她吃的不是一碗普通豆腐花,而是一碗极其珍贵的佳肴,整个动作是那么的优雅,那么的让人赏心悦目。反观我,活像个饿死鬼投胎,狼吞虎咽的,嘴角还挂着几点豆腐屑,估计预留着当宵夜的。唉,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啊,我不得不再次感叹幸亏我变成了男的,跟苏月不是竞争对手了,真是没有可比性啊!苏月微笑的望着我,开口道:“是很好吃呢!”

  我不好意思的挠挠头,现在才后悔起来刚刚不顾形象的疯狂扫荡行为,默默的放下了碗。苏月笑盈盈的看着我,眼睛都柔得化得出水来。突然,苏月俯身慢慢向我靠近,我吓得浑身僵硬,小心肝“扑通扑通”跳个不停,脸也不由自主的红了。天啦天啦!她这是要干嘛啊!莫非是要化身为狼了?怎么办?我是跑还是不跑呢?不等我做出决定,只见苏月拿着手帕的手缓缓抬起,伸向我的嘴边,轻轻的替我擦拭着嘴角,那动作可温柔了,然后慢慢的退回原位继续吃着她碗里的豆腐花,那淡然样儿,就像刚刚给我擦嘴的不是她。我如遭电击,我刚刚看见了什么!我居然从她的眼里看见了一丝宠溺的味道,一定是我眼花了!对,肯定是这样的!什么嘛!不就是帮擦个嘴么,我脸红个什么劲啊!太没见过世面了吧!幻觉!刚脸红的一定不是我!

  

  ☆、冰糖葫芦

  和苏月愉快的吃完了豆腐花,我又拉着苏月继续逛其他的摊子。开始苏月还比较拘谨,不太自然,慢慢的也被我的情绪所感染,变得活泼随意起来。看着苏月的心情渐渐变得开朗,我的心情也就更加愉悦了。我们就像两个好奇宝宝一样,看什么东西都觉得新鲜,不过行为上倒也没有显得太过突兀,原因无他,因为一个家教太好突兀不起来,另一个则是在拼命的忍耐,装作见过世面的样子,装得太狠也不显得突兀了。迎面走来一个卖冰糖葫芦的小贩,那冰糖葫芦又大又红,看得我眼睛都直了。我狠狠的咽了一口口水,眼睛便再也离不开目标了,直愣愣的说道:“苏月,我再请你吃一种好吃的东西吧!”说完直接把那小贩的冰糖葫芦全部买了下来,我和苏月一人拿了一支,其他的都让厉刀给扛着。我迫不及待地咬了一口,一种久违了的酸甜爽口的感觉溢满整个口腔,我满足的闭上眼睛,感觉幸福感爆棚了。

  “原来这就是冰糖葫芦呀。”苏月平静的说道,然后小心翼翼的咬了一小口,瞬间给酸得小脸一皱。乐的得我“哈哈”直笑。苏月也跟着笑了,露出一口小白牙,差点亮瞎了我的眼。“小时候,常常听丫鬟小厮们说冰糖葫芦有多好吃,可是做为一个大家闺秀名门嫡女是不可以吃这种东西的,这样是会被认为不符合身份的,不然是被教养嬷嬷骂的。我每天都有学不完的礼仪,做不完的功课,喜怒哀乐都必须表现的淡然得体,做到荣辱不惊,为了成为爹爹和娘亲引以为傲的孩子,我便必须要异常努力,做到最好,哪怕心里非常想要尝尝这别人口中非常美味的东西,也不能表现出来,必须得藏在心里。这一藏,便是十几年,今天终于吃到了,原来真的是酸酸甜甜很好吃咧。王爷,谢谢您。”说完,苏月用她那美丽的大眼睛定定的看着我,里面仿佛包含了整个世界的色彩。

  不知道为什么,看着这样安静的苏月,我一颗躁动的心突然就平静了下来,变得异常柔软,心里酸酸的,想要做什么,却无法表达,我只能抬手轻轻的摸了摸她的头顶,用异常柔软的语气微笑着说道:“没关系,以后想吃就尽管吃,这点东西还是吃不穷本王的。以后也不必注意那些有的没的,想哭就哭,想笑就笑,什么样子的你王爷我都喜欢。”这一刻,我的心里柔软到不行,这样一个简单的愿望,苏月这傻孩子,竟然需要用十几年来实现。原来她的端庄、她的高贵、她的优雅、她的得体,并不是那么一蹴而就的,背后也付出了很多东西才得以成就的,她的骄傲也不是我这种从小玩泥巴长大的孩子,可以想象的。那么,苏月,以后,请肆意的活着吧。

  苏月看着我展颜一笑,温柔的说道:“好。”我感觉被她的笑容照进了心里,心里瞬间都明亮了。

  慢慢的我们逛遍了街上每一个摊位,买了很多需要的、不需要的东西都叫厉刀扛着。可怜的厉刀都看不见脸了,远远看上去就只看见一个物品小山跟在我们后面艰难的移动。走到一处卖小饰品的摊位,看见了一支精致的乌木孔雀簪子,虽没有那支白玉簪子名贵,但胜在精致,倒也别有一番风味,我顿时爱不释手,便买了下来随手送给了苏月,苏月开心的收进了怀里,脸上的笑容便更甜了。

  直到夕阳西下,我们才依依不舍的走向了回王府的道路,我们谁也没注意到,从一开始因为害怕走散而牵在一起的两只手,一路上,便不曾有过分离。

  

  ☆、初入将军府

  不得不说小辣椒还是个言出必行的好姑娘的,这不,才两天,就给我下帖子邀请我去她家喝酒。啧啧,醉花酿可是个好东西呀,叫你引狼入室,看我不把你家酒窖给搬空!我坐在大堂里,拿着小辣椒的请柬,美美的想着。随意的收拾了下,便要带着小忠去将军府。临出门,看见门房拿着一张粉红色的信纸来了。我心里一跳,这姑奶奶又是要闹哪样啊!惹不起我还躲不起么!现在被她害的我都快得粉红色恐惧症了!赶紧叫小忠去把信烧了,然后照样去了将军府。

  到了将军府那巍峨的大门前,看着门口那两尊黑面门神,我撇撇嘴心里感叹到,难怪将军府不兴贴门神,敢情人家用的是活门神啊,不仅防火防盗防色狼,还能防止小儿夜啼,效果一定是杠杠的啊!不一会,一个威武刚毅的管家模样的人便迎了出来,客气将我们带到了将军府大厅,便径自退了下去。看着大厅里站着的两排威武的家丁,感受到了将军府里的人散发出的浓浓的行伍气息,仿佛连空气都带着一股肃杀之气,吓得我小心肝“扑通扑通”直跳,老老实实的坐在那,再也不敢怀着偷鸡摸狗的心思了,怕一个不留神,连渣都不剩了。这哪儿是来做客的呀,明明是来做坐牢的啊,太可怕了!

  “韩青!韩青!你来了啊!”一个欢快的声音,随着它主人的到来传进我的耳朵里。小辣椒蹦蹦跳跳的来的我面前。

  “对……对……对啊。”我连说话都带着颤音了,可见将军府带给我脆弱心灵的伤害。

  小辣椒闻言一愣,“哈哈”大笑起来,接着似有所悟,叫下人们都退了下去,平缓了气息说道:“得了,你真怂包!连话都说不利索了,居然被我家下人给吓到了。不过你也不是第一个被吓到的,我家这群兵痞就那熊样,你也别太在意,慢慢的就习惯了。”我刚想嘴硬反驳一下,但一想还是算了,她自己跟个兵痞也没两样,我早就用血泪证明了跟她说道理没用,更何况是反驳,弄不好我要是反驳下,她能叫她那群家丁全部给我招呼两下。难怪她这么粗暴,原来是有一个这么粗暴的生长环境啊!我不禁在心里为她默哀。

  我干咳了两声,连忙转移话题说道:“你不是喊我来喝酒的么,酒咧?我可先跟你说好了啊,不能就我们两个喝,待会还得给我包两坛回去给苏月喝啊!”我还是忍不住在心里打起了小九九,这龙潭虎穴反正都已经进来了,怎么着也得捞两坛酒回去啊。

  小辣椒神秘兮兮的凑过来,从怀里掏出一把钥匙模样的东西,瞟了瞟四周,说道:“放心好了,今天我娘亲和泰叔叔都出去了,一时半会也回不来我才叫你来的,看我钥匙都拿出来了,待会我们就去酒窖偷……呃,就去酒窖拿两坛酒给你带回去。”姑娘,你确定是“拿”?我怎么有种无间道的感觉啊,我的小心肝又开始不争气的“扑通扑通”跳个不停。

  “那我可就仰仗你了啊,苏月还在家盼着你的酒哟。”我冲小辣椒拱手说道,别看我拿苏月当起幌子来毫不手软,我这真心是给她要的,咳咳,当然我也会跟着尝尝鲜的。

  “那还用说,我江璃说话岂有不算数的时候,更别说是给月姐姐拿东西了。”小辣椒胸脯拍得“啪啪”直响。姑娘哟,你这么拍下去,以后怎么得了哦。年轻就是任性啊!

  

  ☆、你确定不是偷

  我觉得我贸然赴小辣椒的约,还是太草率了。以后再有这样的事情,我必须得好好想想了。这不,在威严庄重的将军府里,我居然跟着小辣椒这个主人猫着腰鬼鬼祟祟的行走着,不时的躲避着家丁,在到了一处略显偏僻的小屋门前,小辣椒突然挺直了身板,咳嗽了两声说道:“我这是怕我带你拿醉花酿时的时候给小偷惦记上了,跟着我们知道了路线,以后招贼了,那些醉花酿就可惜了。”我无语的撇撇嘴,得了吧,就你家外面那防卫森严的程度,能招贼才怪咧!估计你就是你家招的那个最大的贼吧!

  小辣椒熟练的打开小屋的门锁,带着我熟门熟路的进入了酒窖。得!看来这还是个惯犯。闻着酒窖浓浓的酒香,我不禁感叹起小辣椒家酒韵的深厚,这藏的都是一些好酒啊。我巡视着周围的酒坛,一下子就找到了醉花酿,刚要就近拿走身边的两坛时,小辣椒立马叫住了我的行为,我疑惑的望向了小辣椒,莫非这丫头反悔了?

  谁知道这丫头咕哝了半天,说了一句:“你那边的酒没这边的好,拿这边的吧!”

  我从没听说过醉花酿还有好坏之分,再说了,能藏在这的会有不好的酒?嗯,绝对有猫腻!这丫头不会特地要把好的给留下吧?越想越觉得是,于是我随意一挥手,说道:“没事,就这两坛就可以了。”

  小辣椒居然冲了过来,拦住了我的动作,我越发的疑惑了,小辣椒憋得一脸通红,最后叹了口气说道:“你这边的几坛是我灌的水,不是酒,那边的才是真正的醉花酿。”我打开一闻,丫的,还真是啊!小辣椒又接着解释道:“这是我故意灌水来迷惑小偷的!”说完还得意一笑。信你就有鬼了!迷惑小偷?我看用来迷惑你家大人才是真的吧!看来这小丫头没少干偷酒的事呀,又怕给大人发现了东窗事发,便想出了灌水充数的法子。啧啧啧,这灌水的法子怎么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咧,呃,真有我当年给我爷爷酒里灌水的风范啊。顿时,我看小辣椒都顺眼多了。可是,小辣椒啊,你家防范这么森严,你确定你干的这点破事你家大人会不知道?

  跟着小辣椒偷到了酒,我立马就给换了包装,一刻都不敢多待了,更别说和她喝酒了,我屁颠屁颠的拿着东西回家了,一路上提心吊胆的,就怕半路给人拦截了把酒要回去。这个小辣椒啊,她偷自己家里的酒没人管她,可是我一个外人跟着偷性质就不同了呀,往深处想可严重了,吓死我了。还好人家将军府的人大度,看不上那两坛酒,小辣椒带着偷就偷了,也没敢打主子的脸,没把事情捅破,给我们留了两分脸面,怪不得小辣椒可以在京都称王称霸的,人家有一个非常坚强的后盾啊!啧啧,这么一想,我便觉得小辣椒的腿很粗了,必须得抱紧,没准以后还能给我消灾解祸啊。又转念一想,不对啊,我的大腿也很粗啊!我可是有太后娘娘跟皇帝哥哥做后盾啊,这个后盾那可不是一般的坚强啊,看来做好自己才是真正的王道啊!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周末,这章更完下午再更一章,祝大家周末愉快,请继续支持么么哒。

  ☆、小女孩,加油!

  既然知道了苏月的生日,就得好好的筹备一下,光有醉花酿是不成的。可是要怎么筹备呢,可愁死我了。请客吃饭那是必须的,可是之后要干嘛呢?未必吃完就睡啊?那得多无聊啊,我们又不是二师兄八戒!必须得再整点什么活动!可是要怎样才能显得这个生日稍微特别那么一丢丢咧?做蛋糕——不会;画幅画——不会;跳个舞——呃,貌似如果用这身体跳现代舞有那么点不合适;搞个浪漫的萤火虫场景——噫~那么多虫子其实好恶心的。啊啊啊!到底要怎么办啊!算了,还是不想了,去街上逛逛找找灵感。

  我穿着便服带着厉刀漫无目的的在街上晃悠,看着街上来来往往的人们,置身在这么热闹的场景中,突然就觉得很不真实。几个月前,我还是一个现代社会生活在底层的雌性米虫,几个月后,虽然我还是米虫,却摇身一变,成了一个生活在古代食物链顶层的雄性米虫了。这种转变,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够接受的,偏偏又不能对别人倾诉,只能自己默默地承受。突然觉得很孤单,有一种什么都不想管,就想窝在角落静静的发会呆的冲动。我自嘲的笑了笑,突然感觉后背被人轻轻的拍了下,回头一看,就看见香铭那张灿烂的笑脸。

  “王爷,好久不见啊!”香铭开心的说道。

  “嗯,是的,我们是有些日子没见了。”我平淡的回道到,明显的兴致不高。

  “王爷似乎有心事?如果王爷还认我这个朋友,能否说与我听,看我是否能够为王爷排忧解难呢?”香铭有些担心的望着我,真诚的说道。

  “好。”感受到了香铭真诚的担忧,我心里泛起了一丝暖意。

  “呵呵,那烦请王爷移步到旁边的悦来楼咯,难不成王爷想在大街上与我一诉衷肠?”香铭恢复了笑容,眼里闪着调皮的光芒。

  “那我们走吧。”我露出一丝淡淡的笑容,带着香铭走进了旁边的悦来楼,要了间雅间坐下,点了些小点心和茶水。待东西都上齐了,厉刀和香铭的丫鬟自觉出了雅间带上了门,守在了门口。

  香铭拿起茶壶为我倒上了一杯茶,缓缓的说道:“王爷到底因为何事而不开心呢?”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