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不是我想变弯的(gl)_第11章

五把刷子Ctrl+D 收藏本站

  虽然知道不能将所有的事都说给别人听,但是在孤独的时候能有个朋友倾诉,也是不错的。我沉吟了一会说道:“也没什么,就突然感觉心里空得慌,感到很孤单而已。”

  香铭闻言微微一愣,随即低头沉默了一会,缓缓的说道:“香铭给王爷讲个故事吧。”还没等我回答,她便自顾着说道:“从前有个小女孩,她不知道她是谁,她的家在哪,家里有些什么人,因为从她懂事起她便是一个小乞丐。她小小年纪四处乞讨,受尽世人白眼、嫌弃、谩骂甚至殴打,常常没有饭吃,有的时候只能吃馊掉的食物,或者与恶狗抢食,也没有衣服穿,仅仅只有那几块称作衣服的破布陪着她度过春夏秋冬,从来没有感受到过温暖,但是她都坚强的抗了下来,努力的活着。因为只有活着,才可以去感受那些渴望的美好与温暖。直到有一天,小女孩被一个中年女人看到了,她带着她回到了一间漂亮的大房子,给她穿漂亮温暖的衣服,吃香喷喷的大米饭。虽然每天需要学习很多东西,但是小女孩已经很知足了,一切都变好了,不是么?她以为她遇见了仙子,却原来只是另一场浩劫的开始。慢慢的小女孩知道了,原来她是到了青楼,她所学习的一切都是为了以后取悦别人,让自己生活得更好。小女孩并没有像别人一样害怕或者逃跑,她非常听话,更加努力的学习着,超越一个个竞争对手,成为了众多女孩中的佼佼者,于是她的待遇变得更加的好了起来。这些已经比以前好了太多太多了,一切还是向着好的可能发展着,不是么慢慢的,小女孩成为了青楼的头牌,有很多人对她或虚情假意或真心实意的讨好着,所谓的姐妹们虽然表面对她笑脸讨好,但背地里有用不完的阴谋诡计,当初带她回来的人也只是在不断的利用着她,她没有朋友,没有家人,每天都带着面具虚情假意的周旋在一些虚伪的人群之中,慢慢的她觉得自己也虚伪透了,这些她都不在意,她一直一个人孤独而坚强的活着。她没有去悲伤她的孤独与悲惨,因为比她惨的人太多了,她只是努力的去活着。因为只有活着,她才有机会去获得她想要的那份温暖、那份美好。她现在每天都吃得很好,穿的很暖,不是么?她想要被人真心对待,被人记挂,被人嘘寒问暖,想要一个家,一个有家人的地方,她一直向着这个目标努力的活着。慢慢的她开始有了第一个朋友,真正意义上的朋友。虽然很让人难以相信,但是她相信了,她感受得到他的真诚,所以她非常满足,非常开心,以后一定会越来越好的。”

  我震惊得张大了嘴,深深的望了香铭一眼,说道:“会的,她一定会得到她所期盼的。”

  香铭望着我展颜一笑,如春花般灿烂。“所以啊王爷,您和小女孩比起来,您有着疼爱您至深的亲人,有着对您无微不至的妻子,有着优越的生活,怎么会感觉心里空呢,您又怎么会孤单呢?只要您敞开您的心,您的心便会被这种温暖挤得满满的。只要活着,只要向着阳光,便可以不再惧怕孤单。”窗外射进来几缕阳光,落在香铭的笑脸上,她美得像个天使。我望着她,脸上也由衷的露出了笑容,对啊,我已经拥有了那么多了,是我没有敞开心扉去真正接纳这里的一切,才会感到空虚,感到孤单。只有真正敞开心扉,融入这个世界,我才会真正快乐起来。面朝大海,春暖花开。韩青,加油!小女孩,加油!

  

  ☆、只论你我

  和香铭聊完天,感觉心里舒畅了不少。又在街上随便逛了逛,回到王府,已过了晚膳的时间,我询问了一下小忠苏月是否已用过晚膳了,小忠回答说那边一直等着我,并没有用膳,我一看天色,便快步走向了明月阁。刚到明月阁院门口,便看见了正伸着脖子向这边不断张望的流萤,流萤一见到我,便迎了上来急切的说道:“王爷,您可算是来了,主子一直在等着您一起用膳哩。”

  “都这么晚了,你怎么不劝劝你家主子自己先用膳呢?”我一边向屋里走着,一边询问着流萤。

  “王爷啊,您这可冤枉奴婢了呀,奴婢可是劝了的呀,可主子硬是不听啊。您这些日子一直和主子一道用膳,今天并没有说不来,主子便一定要等您一起,饭菜都热了几回了呀。”流萤急切的解释着。得!我的错。

  说着我们便进入了内间,苏月看见我,迎了上来,自然的替我解下了披风,伺候我净了面净了手,然后拉着我坐在了饭桌旁边。这些动作,平日里苏月一直都是这么做的,我早已习以为常,只是今天她大着胆子的拉了我一下,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也许是因为听了香铭的那番话的缘故,今天的我觉得这些平平常常的动作都分外的暖心,不由地看着忙碌的替我布菜的苏月痴了。苏月似有所觉,抬头看见了我的目光,脸一红,柔柔的说道:“可是这些菜不合你的胃口?不过今天是有点晚了,这菜热过几回了定然没有之前好吃了,可现在让厨房重新做,又要花不少时间,到时候你一定等不及了。还是先将就的吃点,垫垫肚子,待会再叫厨房新做些好吃的吧。”

  我这才反应过来,忙拿起筷子就着苏月给我夹的菜吃起来,一边吃,一边含糊的说着:“没有啊,还是很好吃啊!不用再做了啊!别光顾着给我夹菜了,你也吃啊!吶,这个不错,你也尝尝!”我夹起一筷子菜就往苏月碗里送,刚夹完我就后悔了,呃,情急之下夹错了,貌似苏月不吃那个的。

  苏月看了碗里的菜一眼,在我刚准备给她夹出来的时候,她出乎意料的夹起来咬了一小口,微微皱了下眉,但还是望着我笑着说道:“嗯,是不错。”得了吧,别装了!不错,你那眉毛能起皱?唉,傻姑娘!

  我讪讪的抓了下头,不好意思的说道:“那个,我刚刚忘记你是不吃花菜的,你干嘛还吃啊,来我给你夹出来。”

  谁知道,苏月躲开了我的筷子,笑着说道:“王爷夹给妾身的,岂有再夹回去的道理?”

  我呆呆的说道:“可是你不喜欢吃啊!”

  苏月笑着说:“谁说的,王爷都说好吃了呀,肯定好吃,再说了是王爷夹的,我一定会吃完的。”说完,苏月的脸红了红。得,这姑娘钻死胡同了。不过,貌似比以前开朗了不少。

  “咳咳,那个,今天这么晚了,你怎么不先用膳啊,要是饿坏了怎么办啊。”我干咳了两声说道。

  “妾身不饿,妾身等王爷一起用膳。王爷~这是在担心妾身么?”苏月望着我眼睛闪闪发亮。苏月呀,大晚上的你眼睛这么亮可不是好事啊,怪吓人的,吓得我小心肝“扑通扑通”直跳。

  “你是本王的王妃,本王当然会关心你了。”我闪躲着苏月的目光,不太自然的说着。“还有,苏月,可以和你商量个事么?”

  “王爷请说?”苏月疑惑的望着我。

  “以后你我交谈,可以不用‘妾身’这两个字么?”我还是忍不住说了出来。

  “别人都是这么叫的啊?难道,王爷嫌弃妾身?”苏月突然小脸一白,直直的盯着我。哎哟,这姑娘肯定又想岔了。

  “不是不是,我们是夫妻,你是妻,不是妾,我觉得老用‘妾身’听着不舒服,以后你我交谈,便只论‘你我’二字,可好?”我赶紧解释,制止这姑娘继续胡思乱想。

  “只论‘你我’?嗯,好吧。既然王爷说好,那年便是好了。”苏月沉思了一会,脸色终于恢复了,看着我灿烂一笑,比那天空中的星辰还要璀璨。

  ☆、外室风波

  既然决定敞开心扉,别人对我好,我便也要对别人好。可是,眼前的境地让我很是尴尬。吃完晚饭时间也不早了,就该洗洗睡了,可是看着苏月微低着的头,和流萤殷切的目光,我这留也不是,不留也不是了。一时半会解决不了,便不再多想,我开始没话找话。

  “王妃,你的生辰也快到了,这是你在府里过的第一个生辰,我觉着应该给你好好操办一下,关于宴请的宾客你有什么想法?”我看着苏月,柔声说道。

  “妾身…”苏月开口说道。

  “嗯?”我望着苏月挑挑眉。

  “呵呵,是我口误了,王爷请见谅。”苏月轻轻一笑,接着说道:“王爷可否听我一言?”

  “好,你说。”我略带疑惑的望着她。

  “生辰本是应该和亲近的朋友和家人快乐而简单的度过,我生性喜静,不太喜欢铺张,只要能和亲近的人聚上一聚,便万分开心了。再加上我回王府还没多久,便立马大肆操办生辰宴会,必会让那些言官借机对你和父亲造成困扰,这叫我于心难安啊。”苏月望着我认真的说道。

  我撇撇嘴,我才不怕那些言官老头子哩!我以前那“京都一害”的名头可不是吃干饭的!不过若是我执意要这么做给苏月她父亲造成了困扰就不好了,算了,只要寿星自己高兴,我也跟着乐呵了。于是我冲着苏月点点头,说道:“那便依你吧,邀请的客人名单,你赶明儿列一份给张管家吧。”

  “好,谢谢王爷了。”苏月望着我会心一笑。

  我发现最近苏月对着我的笑容明显变多了,让我有一种受宠若惊的感觉啊。得!正事说完了,然后又要面对留宿的问题了。在我万分纠结的时候,小忠突然从门外走了进来,向我们行了一礼说道:“王爷,世子突然来访,说是找您有急事,现在正在前厅候着哩。”

  我真想狠狠的亲小忠一口,呃,别想歪,纯粹感动于他的机灵。于是我故意低头沉吟了一下,说道:“这样啊,那本王便去看看他是怎么回事儿,王妃,时间也不早了,你也早点歇息吧。”说完,也不敢回头看,带着小忠“哗啦”一下就跑了。

  本以为是小忠见机行事,谁知道世子那货还真在那苦巴巴的等着。我坐在前厅的椅子上,斜眼瞟了他一眼,慢条斯理的喝了口茶,问道:“说吧,这么晚了来找本王,所谓何事啊?”

  “呵呵,呵呵,王爷,瞧您说得!我能有什么事!这不关心您给您送个消息来么。”世子一脸讨好的说道。

  “哦?是个什么消息,说来听听。”我泛起了一丝丝兴趣。

  “今年的除夕宴,将会把国宝拿出来供大家观赏,而负责这件事情的就是你的岳父苏哲和国舅候坚那小子。”世子一脸献宝的表情说道。

  “噢~请问这跟我有什么关系!”我故意拖着长音说道。

  “这个当然有关系咯,你不怕那瘦猴故意给你岳父下绊子恶心你啊?”世子一脸急切的说道。啧啧,这倒是个问题,可是世子这小子什么时候这么关系我了呀,绝对有猫腻!

  我故意慢慢的端起茶杯,缓缓的喝了几口茶,斜眼看着世子那货急的满头大汗的样子,慢慢的说道:“嗯,我知道了,多谢相告,今日时间也不早了,世子就请回吧,我也要歇息了。”说完起身欲走。

  “别呀!再坐会儿啊!”世子那货居然一下暴起,将我给抱住了,吓得我浑身一哆嗦。妈呀!这是要干嘛啊!姐姐我不好你这口啊!

  “起开!起开!两大老爷们,你这么抱着我恶不恶心啊!”我万分嫌弃的掰开他的手,立马离他远远的。唉,连这个借口都用上了,还真是……

  “呵呵,呵呵,抱歉,我一时情急,请王爷见谅。”世子讪讪的笑着。

  “说吧!到底什么事?你可不像特地来送个消息的。”我无语的翻了翻白眼,没好气的说道。

  “王爷救我啊!”世子这货闻言又扑上来了,死命抱住我的大腿,就是不撒手。

  “松开!松开!好好说话!”我浑身鸡皮疙瘩往外冒。

  “是这么回事,小弟我不是在外面给养了个外室么,结果被家里那只母老虎给发现了,带着她哥哥上门把人给打了,还揪着我不依不饶。您也知道,她到没什么,她那娘家都是一群大老粗、老兵油子,不讲道理的呀!现在闹起来,我连家都不敢回了。”世子那货说完瞟了瞟我,一脸的欲言又止。

  “那你想要我怎么帮你?”我不动声色的问道。

  “那个,那个,小弟想求王爷帮小弟把这事给认了,反正……反正……王爷也……”世子心虚的望了我一眼。

  “反正本王也虱子多了不咬,债多了不愁是吧!”我气的把茶杯重重的往茶几上一放。你妹的!你这个负心汉!玩完了别人了不负责,还要老娘我给你背黑锅,做梦!

  “咳咳,哪儿能呀!是王爷义薄云天,肯为兄弟两肋插刀啊!”世子兄那货马屁拍的“啪啪”响,可惜拍马腿上了!

  “那你可以把人给收了啊!”我没好气的说着。唉,古代女子的悲哀啊!

  “能这样,我就不会来求王爷了呀。”世子沮丧的说道。

  我故意沉吟了一会儿,叹了口气,迎着世子殷切的目光说道:“这个忙,我帮不了你。”开玩笑!老娘又不是傻,怎么可能帮你!帮了你,你倒是没事了,老娘后院可就起火了呀!不等世子说话,我接着说道:“不是我不帮你,你也知道,王妃刚刚回府,你也不忍心在我们蜜里调油的时候给加个第三者破坏我们的感情吧。再说了,男人大丈夫就该顶天立地,该是你担的责任,你就得担起来啊。”

  世子听完,沮丧的向我告辞,要死不活的拖着步子离开。看着这样沮丧的世子兄的背影,我突然嘴贱的给说了一句:“或者……你可以问问折戟兄。”唉,兄弟,我只能帮你到这里了。至于你老婆信不信是折戟那黑小受养的外室,或者你敢不敢把人领进门,就不关我事了,阿门!

作者有话要说:  作者被催更的厉害,中午赶回来屁颠屁颠的奉上一章。。。

开坑这么久了,还来不及好好感谢书友的支持,谢谢大家一路的陪伴,我会继续加油的。

SUP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8-28 23:33:19

20572882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8-26 20:28:47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