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不是我想变弯的(gl)_第13章

五把刷子Ctrl+D 收藏本站

  “不是还有下人么,叫他们摘去呀!”小辣椒扯着嗓子说道。

  “那可就不同了,自己亲手摘的肯定好吃些呀!”我扭头望着小辣椒得意一笑。

  “真的假的啊,我怎么不知道?”小辣椒一脸惊讶。

  “试试不就知道了么,况且自己去摘,还有很多你不知道的乐趣咧。”我继续撺掇着小辣椒,脚下却也没有停留。

  “可是……可是……淑女不是不能爬树的么。”小辣椒兀自在那纠结。噗,你逗我玩呢!就你这样儿还淑女?估计倒过来说你是女孩她叔都有人信!

  “怕什么,你不说,我们不说还有谁知道?”我一脸古怪的说着。妈呀,快憋不住了,笑出来会挨揍吗?

  “对呀!那你们……”小辣椒瞬间激动了起来,然后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望着苏月和二哥。

  “唉,下不为例吧。”苏月以手扶额,一脸无奈。二哥也望着我们嘴角抽了抽,然后轻轻的点了点头。

  “噢!”小辣椒一声欢呼,以百米冲刺的速度瞬间赶超了我,扎进了树林。你妹的,还准超车的呀!我赶紧也彪进了树林,抬头一看,靠,小辣椒已经在树上了。太假了吧,说你没爬过树,骗鬼呢这是!

  “韩青,你倒是快点儿啊!慢的像个乌龟!”小辣椒悠闲的坐在树杈上晃悠着双腿,还顺手摘了个果子随便擦了两下“咔嚓咔嚓”的将嘴里塞得满满的。

  “来了来了,催命啊这是!”我没好气的说道。我像乌龟?我像乌龟?!我龟你大爷!能跑这么快的叫乌龟么,那叫玄武!

  我手脚并用的爬上了树,兜着衣服开始下果子。

  “韩青韩青!你别老在那一棵树上呀,这边,这边树上还有很多大果子呀!”小辣椒从一棵树上蹿到另一棵树上,还不忘斜眼瞄我。

  “我就喜欢吃这棵树上的!”我依旧没好气的应付着她。说得容易,你以为爬上爬下不累的呀,不是每个人都跟你一样,一沾树就顺溜的跟个猴儿似的,还忽悠别人说淑女不爬树,我呸!

  我摘了一小包果子便小心翼翼的下了树。一看,好家伙,厉刀“唰唰唰”的树上树下几个来回就扛了一老包果子在身上了,衣裳分毫不乱。小辣椒那货,也吭哧吭哧背了一大包果子灵活的落在了树下等着,仪容也还算整洁。奶奶的!合着就我一个人才扛了这么点,还一身脏兮兮的呀!早知道不提议自己摘了,丢人啊!

  小辣椒一边笑话我像个脏乞丐,一边美美的吃着她自己摘的水果,一脸得意的说:“真甜,还真是自己摘的好吃些呀!”我懒得理她,自顾的走着。装!你就可劲儿装!我不信你就没摘过,那些没洗的果子最好把你给毒哑了就清净了!我不禁感叹,要是这时候发明了农药该多好啊!

  

  ☆、你以为比胸啊

  不一会儿,我们便走出了果树林,远远地看见苏月和二哥居然都在那站着。俩人相隔了一定距离,二哥望着苏月,因为距离太远了我看不清是什么表情,而苏月背对着二哥静静的望着我们这边。我一看到苏月就兴奋的向她招手,扯着嗓子喊道:“苏月,我们回来了!”

  “月姐姐,我们回来了!”身旁“刷”的一下刮起了一阵风,就看着小辣椒这货飞一般的蹿了过去。小辣椒,你是上天派来跟我抬杠的是吧!怎么哪儿哪儿都是你啊!

  当我走到苏月面前的时候,二哥已经坐回了原来的位置,小辣椒美滋滋的向大家炫耀着她的战利品,厉刀冷冰冰的立在一旁,酷酷的守着他那包果子。我笑着打开我装果子的包袱,献宝似的望着苏月笑着说:“呵呵,苏月,快来尝尝我摘的果子。”

  “月姐姐,别吃他的,他就守着那一棵树挑,能有什么好的。喏,吃我的,看我的比他的大多了!”小辣椒又开口嚷嚷道,一边往嘴里塞着果子,一边手里拿着果子挤兑我。滚犊子!就你能!果子都塞不住你的嘴!还你的比我的大,你以为比胸啊!

  苏月微笑的望着我,轻轻的将我的果子全部放在了地上。在我正疑惑的时候,她缓缓的抬起了手,拿着手帕仔细的擦拭着我脸上的汗水和污渍,那认真的模样,就像她擦的是一件稀世珍宝似的。我被苏月身上的香味刺激到了,大脑一片空白,“呵呵”傻笑着自己拿手背擦了一下额头。看着乌漆嘛黑的手背,结果可想而知了。苏月嗔怒的看了我一眼,又觉得好笑,“噗嗤”的轻笑了一声,继续仔细的擦拭着我的脸,我顿时尴尬不已,再也不敢胡乱伸手擦了。苏月擦干净了我的脸,又取了水壶里的水给我净了手,然后替我整理了略显凌乱的衣裳,最后端详了一下,满意了才拿起我包袱里的两个果子洗净了和我一人一个。

  “月姐姐,你看他多笨呀,别管他,让他自己脏去!真是笨死了!”小辣椒在旁边张牙舞爪的说着。要你管啊!吃你的果子去吧!最好给我噎着!我愤愤的诅咒这货。

  苏月淡笑不语,低头安静的吃着手里的果子,随即抬起头一双眼睛亮晶晶的望着我说:“果然你摘的果子要好吃些。“

  我臭屁哄哄的看了小辣椒一眼,对着她得意将我手里的果子咬得“喀嘣喀嘣“直响。她”切“了一声,无语的冲我翻了翻白眼,懒得理我们了。二哥在一旁安静的吃着点心,眼睛里泛着一种奇异的光芒,全程看着我们的互动,没来由的让我感觉慎得慌。难道是男神气场太强大了,我背不住?

  过了会,小忠和流萤也背着一包果子过来了,流萤还好,小忠一身脏兮兮的样子,看着这样的小忠,我“哈哈“直笑,眼泪都笑出来了,停都停不下来了。太好了!终于有比我还脏的人了!小辣椒则撇撇嘴淡淡的说有什么样的主子,就有什么样的奴才。我的笑声戛然而止,像突然被人掐住了脖子般难受。我怒瞪了小忠一眼,小忠无比哀怨的回我一眼,就像我对他做了什么似的。得!你们都牛!

  我们一起说说笑笑的闹腾了一会便收拾好果子各自回家去了。本来小辣椒是和二哥一起来的,谁知道这倒霉孩子,走的时候硬要蹭我家的马车,没办法,在比拳头比撒娇都是她赢的情况下,我选择了妥协。于是,在我哀怨的目光中,我们仨浩浩荡荡的回家了。二哥则一身轻松不带走一片云彩的潇洒而去了——呃,至少我认为是这样的。

  

  ☆、灿烂了一个世界

  眼看着苏月的生日就在明天了,府里到处张灯结彩的,很是喜庆。我也默默的准备着我的礼物,一切进行的有条不紊。苏月虽然没说什么,但从她偶尔看着府里忙碌着的下人们流露出来的神情,可以知道,她,其实也是期待着的吧。

  好不容易熬到第二天,一大早我便让知情知意将我收拾得棒棒哒。只见铜镜里修长挺拔的人影,一身红底绣金色祥云的长袍,腰间被一条金玉相间的腰带束起,外罩一件金色镂空开衫,头顶一个赤金发冠从两边各垂下一条黄色流苏,显得整个人精神抖擞喜气洋洋的。果然是靠颜值的时代啊,这一身暴发户的行头,硬是被我穿出了玉树临风华贵非凡的气质来,这要是出去溜一圈,铁定迷倒万千少女啊。啧啧,姐姐我还真是帅啊。

  我心情欢愉的来到明月阁,想要跟苏月一起用早膳。流萤看见我,一脸笑意的说道:“王爷,今儿个穿的可真是喜庆啊!呵呵。”

  “本王为什么穿这么喜庆,难道你会不知道么!”我嗔怪的瞪了她一眼。

  流萤“咯咯”娇笑着替我打了帘子,引我进了房内。我抬眼一看,心跳漏了半拍。只见一位华美的人儿正端坐在梳妆桌前面,一身白底红边的裙装上面绣着红色的花纹,白色的裹胸下束着一条红色的腰带,使本来就纤细的柳腰更显得盈盈不足一握,如瀑的青丝前面随意的绾成了一个髻后面则自然的垂下,显得柔顺异常,头上虽只装点了一支乌木簪,却丝毫不显单调,反而称得人更加清丽脱俗,高贵端庄。知道苏月漂亮,可不知道的是我居然这么久了还没有形成免疫力,分分钟被秒杀的节奏,囧啊!

  苏月抬头,笑意盈盈的望着我说道:“王爷,早啊!”

  “呵呵,王妃早啊!”我对着苏月的目光启唇一笑,温和的说着:“苏月!生辰快乐!”

  “谢谢。”苏月笑容变得更加灿烂,一双好看的眼睛里面散发的光茫,灿烂了一个世界――我的世界。哎呦不行了!这一花痴起来不分男女的老毛病得管管了,不然指不定哪天就出事了!

  “今日可是依你所言仅仅只邀请了几个朋友和你的家人哦,到时候要是嫌不够热闹,可怪不到我头上哦。”回过神来的我,赶紧找个话题转移我的注意力。

  “呵呵,我一定不会怪你的,感谢你都还来不及咧!”苏月笑着说道。今天的苏月变得很爱笑,这才对嘛,爱笑的女生更漂亮啊。

  和苏月一起用完早膳,小憩了一会,便一同前往了府门口迎接前来祝贺的朋友了。我和苏月往那儿一站,简直配一脸,我不得不佩服我俩的心有灵犀,我俩这衣着简直就是一套情侣装嘛,活脱脱一对金童玉女,不知道闪瞎了多少人的“铝合金金属狗眼”,这让一直只有“被闪瞎”的份的我,心里很是得意了一把。

  乘着空闲,我偷偷的问苏月怎么不戴那支白玉兰花簪子,从美学角度讲,虽然我送的这支乌木孔雀簪子也不错,但明明那支白玉兰花簪子更适合苏月这一身的气质呀。苏月收敛了笑意,幽幽的望了我一眼,罕见的露出了傲娇的神情,送了我三个字——“我乐意”。我……

  

  ☆、老天总是这么残忍

  等到宾客都到的差不多了,我们便转移到了前厅,大家都奉上了各自准备的生辰贺礼,当然我的并没有拿出来。开玩笑!我的可是要压轴的哩,岂能就这么随随便便的给拿出来咧!苏月一边微笑着接过别人的贺礼,一边从容的安排着众人的位置。可是随着时间过得越久,苏月眼露忧色的瞟着门外的次数就越多。

  “怎么了?可是有什么事?”我关心的问道。

  “哥哥他们怎么还没有来呀,眼看着就要到开席的时辰了。”苏月略带担忧的说着。

  “可能路上有什么事情给耽搁了吧。 ”我安慰的的说道。

  “也许是的,可千万不要出什么事才好呀。”苏月垂目应道。

  “要不我们将开席的时间往后挪一挪?”我提议道。

  “这倒不用,我们还是正常开席吧,可不能怠慢了朋友们呀。到时候,哥哥他们来了,再另开一席就好了。”苏月温柔的说道。啧啧,可真是贤惠啊!简直是中国好妻子啊!

  待领着众人都入了席,我和苏月便笑着站起来跟各位宾客敬酒,表达了对大家的谢意。其间,也被大家开了不少玩笑,说什么看着苏月也不像母老虎啊,怎么我就突然变得温驯的像只猫了,还是只不偷腥的猫。我那个汗呀,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在我们渐渐融入到这欢快热闹的氛围中时,小忠从门外快步走了进来,一脸凝重的将我拉到角落说道:“主子,不好了,出事儿了!”

  “出什么事儿了?”我一脸蒙圈的问道,显然还没从刚刚那愉快的氛围中跳出来。

  “刚刚太傅府下人来报,说太傅府的人来不了了,因为刚刚苏太傅和大舅爷、二舅爷在来的路上遇到了刺客,大舅爷跟二舅爷都受了伤,苏太傅更是……更是昏迷不醒了。”小忠一脸着急的说道。

  “轰”的一声,我脑袋里传来一声炸响,我挥手示意小忠退下,一脸担忧的望了望远处正在和宾客们笑闹着的苏月,看着苏月灿烂的笑脸,我感觉我的脚步有千斤的重量,怎么也挪不动。她和她家人的感情有多深刻,我是知道的,我该怎么告诉苏月这个消息啊!尤其是在她这么肆意笑着的时刻。多么希望她的快乐能多一点,再多一点,更多一点啊。可是老天常常就是要这么残忍,喜欢把美好的东西撕裂。

  我拖着沉重的步子,走到了苏月的旁边。苏月感觉到了我的靠近,笑着回过头,看见我紧锁的眉头,瞬间一愣,担忧的望着我说道:“王爷,可是发生什么事情了?”

  我内心挣扎的深深看了苏月一会儿,叹了一口气,将她拉到了一边,把刚刚听到的事情原原本本的告诉了她,苏月听完一呆,手里的酒杯就那样从指尖间脱落,掉在地上摔得粉碎,人居然就这样晕了过去。我赶紧接住她,一时间慌得手忙脚乱,仓促的跟众人告了罪,吩咐下人赶紧叫大夫,抱起苏月就向内间的榻上冲了去,轻柔的将苏月在榻上安顿好。不一会儿,大夫便已经火急火燎的赶了过来,通过一阵忙碌,苏月这才悠悠转醒。

  

  ☆、我会陪着你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