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不是我想变弯的(gl)_第14章

五把刷子Ctrl+D 收藏本站

  苏月一醒来便不停的流泪,嘴里喃喃道:“都是我不好……都是我不好……若不是我过生辰,又怎么会累及父亲哥哥遭此横祸……”

  看着这样的苏月,我感觉心上像有一把刀子在不停的割着,鲜血淋漓生疼生疼的。我再也受不了这样的煎熬了,上前一步,双手扶住苏月的双肩,用力的摇晃着她的身体,想要将她从自己的自责的魔怔中解脱出来,我沙哑着嗓子对着她尽量温柔的说道:“苏月!苏月!你看着我!”苏月似有感应的抬头无意识的看着我,待从她眼中看到了一丝清明,我才接着说道:“这不怪你!你不要胡思乱想!这是刺客干的,是别人有预谋的!就是你不过生辰,他们也会这么做的。你现在不应该光想着自责,你应该想想其他的!”

  苏月好似慢慢的回过了神,静默了一会儿,突然伸手紧紧的抓住了我的衣襟,望着我,眼中似有千言万语,却什么也不说。

  我安慰似的拍了拍她的手背,轻声说道:“我知道,我都知道。我已经吩咐小忠安排好了马车了,等你缓过来了我们就立刻赶往太傅府,可好?”傻孩子,我知道你很担心你的家人,可是你的教养让你必须得出嫁从夫,同时也不得不承受一入皇家深似海的悲哀,连一个小小的自由都没有。这些,我都知道。

  苏月的眼里重新焕发出神采,望着我认真的说道:“王爷,谢谢你!”

  我和苏月带着小忠、流萤、厉刀,快速的驾着马车赶往了太傅府,一到太傅府便由下人领着赶往苏哲的院子,刚一进门,就看见了皇兄派来的太医正皱着眉头和苏家的两位公子还有我那岳母张氏交谈着,情况似乎不太乐观。

  我们赶紧上去问了情况,原来我的两个舅哥,因为年轻力壮,遇刺受伤倒也无碍,仅仅只要包扎几下吃几幅药了便会没事。这不,现在已经在这杵着关心着我岳父的病情了。可是,我岳父苏哲,身体毕竟已经不比年轻人了,再加上这次行刺,刺客的目标竟直指着他,万幸的是刺客倒也没想要他的命,可是也够他喝一壶的了,他至今仍然昏迷不醒,有生命危险。这次遇刺,刺客的目的倒也让人很是想不通,伤人而不直接取命。有人猜测是政敌干的,可是苏太傅专心学问,从不参与党政之争;有人猜测是仇敌干的,可是苏太傅为人正直从不与人结怨;还有人猜测是情敌干的,可是苏太傅除了家中一妻一妾,对另外的女子从来不假以辞色。总之,不管别人怎么猜测,皇上已经下旨必定将此次刺杀事件严查到底,着京兆府尹迅速查办。至于苏太傅手中的公事,将由各项事情的副手代为处理,直到苏太傅康复。

  看着一脸憔悴,一双眼睛更是红肿不堪的苏夫人,我和苏月心里都不好受,苏月更是上前与苏夫人相拥而泣。母女俩哭了一会,便被我们安慰着拉开了,苏月哽咽着对我说:“太医说父亲现在很是危险,要是今天直到子时都醒不过来的话,呜呜……便会……便会熬不过去!呜呜。”

  “没事的,一定不会有事的,岳父那么好的一个人怎么会有事呢!老天爷一定舍不得他醒不过来的。”我安慰着苏月,不知道应该用怎样的方式使她坚强起来。我觉得我应该借个肩膀给她,让她显得不是那么的无依无靠,那么的脆弱不堪。事实上,我也这么做了,我轻轻的抚摸着苏月因为抽泣而变得颤抖的后背,让她在我的肩膀上尽情的发泄悲伤,我想用我的肩膀告诉她――你不是一个人,我会陪着你,一起去面对。

作者有话要说:  作者君决定痛定思痛,明天起,减少分章,增加章节字数。。。。感谢支持么么哒。。。。

  ☆、你还有我

  太医下去之后,我们一群人进入了苏哲的房间,看着床上脸色苍白的中年男子,苏月又红了眼眶,可还是生生的忍住了没掉下泪来。苏夫人却没能忍得住,望着苏哲伤心的流着眼泪,苏月忙去安慰她。真是个坚强的好姑娘啊!

  一下午我们都守在苏哲的床前,希望他能够突然醒过来,熬过这个难关,可是他却并没有一丝一毫要醒过来的迹象。到了晚膳的时辰,我们都没有心情吃饭,也吃不下,便都没有去吃了。苏夫人毕竟年纪比我们大了那么多,精神也不比我们这些年轻人了,在心理上受了那么大的打击下,人也憔悴了很多,又经过一下午的折腾,再加上一天没有进食,人渐渐也有了不支的迹象。我们赶紧好说歹说的劝着她先去休息会 ,由我和苏月先照看着,一有醒来的迹象马上派人通知她,可别岳父没醒岳母又倒下了呀,毕竟这个家还有很多事情需要她来主持的,她可不能也倒下了,她这才勉强同意去隔间休息会,并嘱咐只一会便要叫醒她。我长长的出了口气,又让大舅子二舅子先去休息会,毕竟他们也有伤在身,不宜劳累,他们拗不过我们便只好同意了。于是房里就只剩下我和苏月陪坐在苏哲床前了。

  苏月双手拿起苏哲露在棉被外面的一只手,紧紧的握着,喃喃的念道:“一定没事的,一定没事的,父亲您那么爱我们,一定舍不得丢下我们的!”

  我心疼的用手去搂苏月,让她的头可以靠在我的肩膀上,轻轻的拍着她的手臂,给她无声的安慰。

  苏月轻轻的对我说道:“小的时候,父亲总是板着个脸一副很严厉的样子,很少对着我们笑,而且对我们的学业要求特别的高,并没有因为我是女孩子而对我特别对待,对我和哥哥们一视同仁,不认真学习就要挨手板子,每次都打得我们的小手又红又肿的,让我和哥哥们很长一段时间误以为父亲并不爱我们。”我微微弯起了唇角,想不到现在端庄优雅、处事淡然的苏月,小时候也有那么可怜兮兮的囧样儿。

  “那时候,每次被打了手板后,我总是举着小手去跟母亲哭鼻子,说父亲不喜欢我。母亲总是一边安慰我,一边数落着父亲下手没个分寸,打坏了怎么办,而父亲总是一言不发的坐在那喝着他的茶。于是我就越发哭的大声了,从白天一直哭到晚上,就是不睡觉,不停的哭,吓都吓不住,父亲没办法,怕把我给哭坏了,只能板着个脸来抱我,小声的哄我两句,我不依,非要折腾他,让他给我唱歌才乖乖不哭了去睡觉。呵呵,现在,每当我想起父亲那时候的无奈的样子,都忍不住想笑。父亲唱歌真的很难听,可他还是无奈的操着他那怪异的嗓音,唱着那些走调了的小曲哄着我睡觉,而我居然也睡得着。”看着现在沉浸在回忆中,一脸静谧美好的苏月,很难想象得到原来苏月小时候也有这么古灵精怪的一面啊!想像着严肃古板的苏哲唱着走调的歌哄小孩子的画面,我不禁也笑了出来,随即看着现在躺在床上脸色苍白死气沉沉的苏哲,心里酸酸的。

  “直到有一次,我无意间看见父亲在向他的同僚们夸赞着我们这些孩子,那一脸的自豪样儿,那语气里的得意劲儿,是我们从来不曾看见过的,也想象不到会出现在父亲身上的。那个时候的父亲,谈到我们的时候身上散发着浓浓的慈爱光芒,胡子都快翘到天上去了,仿佛拥有我们,便拥有了整个世界。听着同僚们对我们的夸赞,仿佛比得到了皇上的嘉奖还要开心。那个时候,我才知道,原来,父亲也是那么的爱着我们的。我喜欢看那个胡子都快要翘到天上去的父亲,虽然不再威严,我想要成为他的自豪他的骄傲,我要做得更好。于是我便更加努力,甚至超越了哥哥们,慢慢的成为了现在的我,也一直是父亲最得意的孩子,是父亲的骄傲。父亲的骄傲也就是我的骄傲。”傻孩子,你一直都做得非常好!你值得骄傲的!

  “后来,慢慢的我到了适婚的年纪,虽然他有些舍不得我,但也不得不为我着想,开始替我挑选合适的夫婿。上门求亲的人很多,父亲反而愁白了头发,在他心中,他的女儿那么优秀,一定要找一个同样优秀的人,才能配得上他的宝贝女儿。他反复的比较,不停的思量,就想为我找一个能配的上我,同时也能让我幸福的人。可一时也拿不定主意,总觉得他的女儿能值得更好的人,反而耽搁了下来。直到后来,太后以昔年恩情说动父亲将我嫁与你,而你当时的名声并不好,本来如果是其他的理由父亲定然是不会同意的,可是恩大于天呀。事后,父亲非常后悔没有早点把我嫁出去,很是自责。到出嫁的那天更是握住我的手红了眼睛,但他还是希望你并不是外面传闻的那样,希望我能改变你,就此得到一个女子最简单的幸福。”

  苏月慢慢的红了眼睛,停顿了一下,继续说道:“可是后来,我回到了家中,以那种方式呆在了家里。面对着别人的讥笑、欺辱、猜疑和语言的攻击,我连门都不敢出,甚至失去了活下去的勇气。而父亲知道后,像一只护犊的雄狮般将那些不堪的言语一一还了回去,他不允许别人欺负他最引以为傲的孩子。他要我坚强,要我做一个坚韧的人,他居然还亲自上门和你理论,想要替我讨回公道,却被你羞辱。他甚至都不告诉我,他默默的为我做了那么多事。那段时间,他总是温和的跟我说着话,担心我受了委屈,怕我轻生,叫我不用怕,说这里永远是我的家,没有人可以欺负我,一切有他。任何我的事情,他甚至比母亲还要细致。我不止一次看见暗地里,他在偷偷的抹着眼泪,而面对我的时候又故作坚强。看见这样的他,我终是不忍再起轻生的念头,让父亲再遭受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痛苦了。那个时候,也是他头发白的最快的时候了,可是他什么也不说,默默的为我支起了一片天空。现在,好不容易,他不用再担心我了,可是……可是……”苏月已经泣不成声。

  混蛋!原主你到底干了些什么! 怎么可以那么残忍的对这么好的一个姑娘干出这样的事!虽然我已经代替了你,活在了这个世上,但是我还是好想抽自己两个大嘴巴子。看着这样脆弱的苏月,我不知道要怎样才可以分担她的悲伤,让她不再那么难过,我只能默默的用力,继续搂紧着她,让她感受到我的心情,我轻轻的对她说道:“苏月,对不起!”对不起,这个身体的主人对你做了那么多不好的事。对不起,我没有早点来到这里,让你受了这么多的苦。对不起,在你最需要帮助的时候,我却无能为力。对不起……原来我……

  “没关系,这些都已经过去了,不是么?人总是要向前看的,可是,前方一直都是父亲照顾着我,支撑着我,指引着我,如果前方没有了父亲,我该怎么办啊……呜呜……我该怎么啊……没有了父亲,我该怎么办啊……”苏月悲伤得不能自已,泪水已经决堤。

  我抬起空闲的那只手,温柔的替她擦拭着脸上的泪水,可是怎么也止不住,我不禁也哭了起来,原来,悲伤,也是能够传染的,并且传染了还一发不可收拾。我不想知道我在干什么,我只想让她不再那么难过,我哽咽着说道:“苏月,不管以后如何,只要你愿意,你的前方将由我来撑起。你除了父亲,还有你的家人,还有我!”

  苏月泪眼婆娑的抬头看着我 ,哽咽的说道:“我能相信你吗?”

  我垂下眼睑,任泪水肆意的在脸上流淌。是啊,我值得相信吗?先不说渣成那样的原主的可信度,就说我自己,我真的值得相信吗?我真的能够做到我所说的,而不是一时冲动脱口而出的吗?可是,我真的好想要看到,桂花树下,这个女子温婉而沉静的笑容;好想要看到,漫山红枫中,这个女子羞涩而恬静的侧脸;好想要看到,热闹繁华的街道上,这个女子温暖而满足的笑颜……而这些我想要看到的画面,此时此刻,都渐渐碎裂成眼前这个女子悲伤而无助的泪脸。不是!这不是我想要看到的,我想要看你笑,不想要看你哭,虽然我的肩膀并不宽阔,但也想要为你遮风避雨撑起一片天空,这不仅仅只是一句话,这也是一份承诺!我看着苏月的眼睛,认真的说道:“能,我一定会让你知道,我是值得被相信的!不管在任何时候,你都不会孤单,你还有我!”

作者有话要说:  。。。父亲。。一个多么感情深厚的词啊。。。作者挖空心思想要将这份浓浓的情感融汇在字里行间,奈何文笔有限,一个下午抓头才挤出200左右文字。。。。。唉。。。主角对王妃的感情也在慢慢改变,我尽量柔和的去潜移默化,让感情不至于来的那么突兀。。。。

  ☆、你就在我的梦里

  夜渐渐的深了,被逼着去小憩的众人也熬不住担心又都回来了。苏哲还没有醒来的迹象,大家都沉默的坐着,四周充斥着一股浓浓的沉重的氛围,压得人喘不过气来。苏夫人叹了口气,率先打破了这份沉默:“月儿啊,时间也不早了,你和青儿先回去吧。”

  “母亲!父亲现在这个样子,您叫我如何忍心就此回去啊!”苏月急切的说道。

  “月儿,你已经嫁为人妇了,凡事不可任性妄为呀。唉,今日本来是你生辰……”

  “母亲!”苏月打断了苏夫人的话,一脸哀求的望着她。

  “你已是皇家的媳妇了,有那么多双眼睛看着你,这才刚刚好点,切不可再行差踏错予人以话柄了呀!”苏夫人语重心长的说道。唉,可怜天下父母心啊!

  “岳母大人严重了,百善孝为先,我相信不会有哪个不开眼的敢在这件事上面做文章的。”我也开口帮着苏月争取。

  “可……”苏夫人还想说什么,却被打断了。

  “父亲!父亲!母亲您快看!父亲醒了!”大舅哥急切的打断了争执不下的我们,将众人的注意力,成功的转移到了床上的人身上去了。

  众人急切的围绕在床边,连呼吸都放轻了力度,生怕惊扰了床上正悠悠转醒的人。苏月双眼通红,紧张的用力抓着我的手,生怕眼前发生这一切会突然消失,她的父亲仍然在床上昏迷不醒。

  只见床上的人影微微活动了下身躯,慢慢的睁开了双眼,静默了一会,眼中渐渐由模糊变为了清明,看着苏月慈爱的笑着:“月儿,生辰快乐!为父,可有错过?”

  苏月再也忍不住,“哇”的一声哭着扑向了床沿,握住苏哲的一只手哽咽的说道:“父亲,您没有错过!您没有抛下月儿,月儿好开心啊!”众人无不被泪水模糊了眼睛。

  苏哲缓缓的抬起另一只手,略显艰难的温柔的抚摸着苏月的头,说道:“傻孩子,为父怎会舍得抛下你们呢!今天是你的生辰,为父还要给我的宝贝女儿送生辰礼物啊,以后为父还要看着我的小外孙出世,将我这一身学问全都传授予他呀。”语气里包含的慈爱,仿佛能将人给融化,苏哲缓缓伸手握住了苏夫人的手,环顾了众人一眼,说道:“让你们担心了,没事了。”众人这才稍稍放松了心里的那根弦,将这一日来的紧张与害怕化为泪水宣泄出来。

  苏哲转头看向正安抚苏月的我,见到我也是一脸泪痕,温和了语气说道:“青儿,你最近的改变我们都知道了,你做的很好,以后月儿就靠你多加照顾了。时辰也不早了,你带着月儿回去吧。”

  “父亲!”苏月抬起头,泪眼模糊的看着苏哲。

  “听话。”苏哲宠溺而强硬的说道,“路上小心点,记得将为父要赠予你的生辰礼物带上。好了,为父累了,你们也都回去吧。”苏哲毕竟才从生死线上赶回来,精神还是跟不上,说了几句就缓缓睡着了。

  等到叫来太医确定苏哲没事了之后,我才带着依依不舍的苏月坐上了回家的马车。苏月今天也折腾得够呛了,先是悲伤过度,后来又没怎么吃东西,渐渐的也体力不支了,上车便靠在我肩膀上睡着了。看着苏月沉静的睡颜,我的心也莫名的柔软起来,以至于马车到了王府我也没有叫醒她,我轻轻的抱起苏月,想了想,还是来到了府里我为她准备了生日礼物的地方,我不想让和她一起度过的第一个生日,便要在这么悲伤遗憾的氛围中度过。

  待一切准备妥当,我抱着苏月坐到了草地上,轻轻的摇醒了怀里的苏月,苏月睁开朦胧的睡眼,呆呆的看着我,然后慢慢的转头看向周围的一切,眼中的朦胧之色不仅没有褪去,反而越来越浓烈。她轻轻的站起身来,面向四周,喃喃的念到:“我这是在梦里么?”

  只见被白色月光笼罩的桂花树下,我们待着的这片草地前方地上用红色蜡烛摆成了“苏月,生辰快乐”的字样,旁边一块席子上面摆放着一些点心模样的东西和美酒,周围密密麻麻的点着一个个莲花灯,有的挂在树梢,有的点缀在假山,有的平铺在草地,有的漂浮着水面。应和着天上的明月以及璀璨的繁星,让人如坠星空,恍然若梦。

  “对,你就在我的梦里。”我弯起了唇角,慢慢的起身来到苏月的身旁,牵起了她的手,凝视着她的眼睛,说道:“在我的梦里,没有悲伤没有烦恼,只有我和你。”

  “只有我和你?”苏月轻轻的说着。

  “恩,只有我和你!苏月,祝你生辰快乐!”我的笑容越发灿烂,一脸期待的望着苏月说道:“我的梦境,你可还满意?”

  苏月慢慢的抬起一只手,向我逐渐靠近。这是要干嘛呢,难道她要摸我?!在我激动得小心肝“扑通扑通”直跳的时候,突然感觉腰间一阵疼痛。我“啊”的一声叫了出来,撕牙咧嘴的看着苏月,不解说道:“苏月你干嘛呢,不满意也不用掐人吧!”

  苏月脸上鲜有的露出了一抹调皮的笑容,说道:“噢,原来你会痛的呀,不是说梦里的人都没有痛觉的吗?”

  “呵呵,那个……呵呵,我这不是想要你放下包袱,开开心心的过生辰么。”我当场被拆穿,稍稍有点小尴尬。

  看着我这尴尬模样,苏月笑的越发灿烂,眼睛里倒映着的灯火,璀璨了整个夜空。苏月捏了捏我的手,认真的说道:“韩青,我心甚悦!”

  我笑歪了嘴角,看着这样的灿烂的笑着苏月,我才感觉生活突然都鲜活了起来。我一拍头,才想起来差点把正事儿给忘记了,赶紧跑到桂花树后面,拿了早就准备好的孔明灯和毛笔走到苏月身旁。

  苏月一脸好奇的问道:“这是什么?”

  我神秘一笑,说道:“这是个神奇的东西,能够将人的心愿传递给神仙听,祈求神灵保佑,愿望成真。”哇哈哈,我该多么庆幸,这个时代并没有孔明灯,于是我便可以好好的装装逼了,希望不要遭雷劈啊!

  “真的?!”苏月一脸激动,眼里闪烁着奕奕光芒。

  “呵呵,当然,这个东西叫做‘孔明灯’,你也可以叫它‘许愿灯’。”我得意的卖弄着,将毛笔递给苏月,很绅士的做了个“请”的动作,笑着说道:“那么,现在就请今天的寿星大人,写下您的生辰愿望,然后放飞愿望,上达神听吧。”

  苏月郑重的拿过毛笔,认真的写下“愿父母身体安康”,然后顿了一下,看了我一眼,接着写道“愿夫君平安喜乐”。

  看着这几个字,我突然觉得喉咙发紧,半晌才找到自己的声音,温柔的说道:“怎么不接着写些自己的愿望啊?”

  苏月摇摇头,认真的说道:“这些就是我的愿望。本来我就已经够贪心了,许了两个了,希望神灵不要怪罪才好啊。”

  我沉默了一下,然后望着苏月,微笑着说道:“你放心吧,神灵最喜欢善良的孩子了,你的愿望,他们一定会帮你达成的。来,我们放飞它吧。”说完,我便点燃了孔明灯,注视着这承载了苏月愿望的精灵缓缓的升上了天空,心里一片清明。苏月,我该要怎么回报你的这份感动啊!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