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不是我想变弯的(gl)_第16章

五把刷子Ctrl+D 收藏本站

  ☆、第58章 番外之苏月篇

  第一次看到韩青,是在我六岁的时候。那个时候的我早已经学会了努力,要做一个令父亲骄傲的孩子。我喜欢跟江璃玩,虽然她老是闯祸,但她活的肆意洒脱,那是我可望而不可即的生活,再加上她们家有好多大英雄,而我非常崇拜英雄,所以我们两人在很多人不可思议的目光中,玩的非常要好。而韩青总是一副鼻孔朝天的小霸王模样,小小年纪便不务正业,这天终于犯到了江璃头上,江璃二话没说,“刷刷刷”的就果断的把韩青给收拾了,她才不会管什么皇子不皇子的呢,只要她看不顺眼的,她就要管管。

  虽然不认同江璃的行为,但看着那个小霸王在地上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样子,却也觉得异常解气。他要是能有他身旁那个安慰着他的如青竹般淡雅的人一半优秀,那他就不会是这个样子了。唉,人啊!那个时候的我,绝对想象不到,一次小小的围观,便决定了我以后很长一段苦难生活的开始。命运有时候就是这么奇妙,在经历了很多事情之后,你若问我,如果回到当时,我还会不会选择去围观?我想,我也不知道答案。不围观,便意味着不会相遇,不会有那段苦难的开始,也许我们会有一个更加美丽的邂逅;不围观,也可能意味着我们将就此错过,生命中不会再有交集,各自安好了此一生。不管怎么说,就是在这一刻,命运给了我们一个开始的可能,不是么?

  第二次看见韩青,是在洞房花烛夜的那天。虽然我貌似坚强的同意了这门婚事,但那也只不过是不想让父亲为难。不是不知道身为女子的悲哀,纵使再优秀,顶着京都第一美女、才女的头衔,也逃不过要嫁人的结局,最后变成一个深闺妇人老死家中。我心里还是很失落的,自小我便崇拜英雄,也和许多闺中女子一般,幻想过自己的夫君,一定要是一个顶天立地的英雄,或者是一个博学多才的君子。可是这些,似乎都跟眼前的韩青扯不上一点关系。可笑的是,江璃还叫我逃婚,甚至还去警告了韩青一番。她不知道,我怎么可能做出逃婚这样的事情,我永远也不会活的像她那样肆无忌惮。她有她的潇洒,我有我的骄傲。她也不会知道,她的警告不仅不会让眼前的这个恶魔有所收敛,反而会让他更加狰狞的露出獠牙。

  韩青揭开了我的盖头,双眼赤红,一脸扭曲的望着我咆哮着,原来,这场婚姻,只不过是一个报复的开始。呵,这样也好,至少我不会再有期待,可以安安静静的一个人老去,不用去敷衍别人,能够守着心中的那份清明,直到死去。虽然对这场婚姻不报任何期望了,但看着他和一些乱七八糟的人在我面前胡作非为,我的骄傲也不允许我继续沉默,于是我们争吵了起来,换来了他打了我一巴掌后扬长而去的结果。呵,父母眼前如珠如宝的我,竟被人视若尘土,京都第一美女的名头真是讽刺啊,在我所谓的夫君眼里还不如青楼楚馆的妓子。那么,在那个如兰芝般芳华的人眼里,我又是个怎样的人呢?我被丢在新房里自生自灭,也没有人来理睬我,在我以为生活已经最差了,不会更差了的时候,现实狠狠的扇了我一个耳光,告诉我,我太天真了,没有最差,只有更差。我被以那样耻辱的方式送回了娘家,感受到了从来不曾体会到的世态炎凉,那些曾经奉承我的、赞美我的、嫉妒我的、羡慕我的人们,都换上了同一副嘴脸,用那么恶毒的语言攻击着我,我的骄傲碎裂一地,那段时间也是我最灰暗的时光,看不见光明。还好,我有一群非常疼爱我的家人,一个肯为我撑起一片天空的父亲,是他们给了我勇气战胜一切灰暗,不然,我也许真的撑不过来。

  第三次见到韩青,是在我的小院门口。听说他前段时间中毒了,差点一命呜呼,醒来后性情大变,很多事都不记得了,这次他来是为了接我回去的。呵,这跟我有什么关系,虽然他是我的夫君,但是我并不关心他,同时也不恨他,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命数,我这段时间看破了很多事情,变得心如止水,或者我可以找个寺庙出家算了。他来接我?也好,我实在不忍心看到父母亲那担忧的眼神了,尽管他们隐藏的很好,但还是被我敏锐的发现了,我不想再给二老填麻烦了,每每看到他们头上新生的白发,我都心酸不已,我已是不孝,不愿再让他们殷切的期望落空了。

  韩青蹑手蹑脚的在院外徘徊,这倒真有点不像他了。我听到声响,回头一看——来人有着一双如婴儿般纯净清澈的眼睛,我从来不曾在谁的眼里看见过如此清澈的目光,不禁有些看呆了,来人也看着我发呆,我们两人竟一时都只是静静的看着对方忘记了说话。这个人真的是韩青吗?是那个狰狞的恶魔吗?如果真的是他,那变化也太大了吧。一次中毒,真的能让人发生如此翻天覆地的变化?一直以为,青楼赋诗,崇文点画只不过是别人恭维皇家所言,当不得真,但看着这双眼睛,我竟莫名的相信,这些就是他做的。

  这个人开口还问我好不好?呵,这是讽刺我么?还是,真的忘了。我礼貌的应答着他的话语,想着他会以怎样的借口接我回去。谁知道,这人竟直接开口要我和他一起回去,没有借口、没有解释、也没有虚与委蛇,直截了当的就把目的说出来了。我深深的看着他的眼睛,想要看清他的真实想法,是阴谋还是别的。可是,我失败了,里面除了清澈还是清澈。他说以后要对我好,我竟被这双清澈的眼睛所蛊惑,莫名的想要去相信。算了,既然决定了不再打扰父亲母亲,那便跟他回去吧,哪怕以后尽是苦难,我也能淡然处之,不再叨扰父亲母亲了,再不济,我也可以不理世事潜心礼佛去。

  回到王府后,并没有迎来想象中的苦难,他像是真的变了一个人一样,对我非常的好,事无巨细的关注着我院子里的事情,细心得不像个男子。不过我倒是真的很感谢他给我院子里移栽来了一棵桂花树,这让我有了家的感觉,就像是还在父亲母亲的身边,还在太傅府我的那个小院,我还是那个骄傲的我,从不曾跌落,从不曾改变。他每天都会来用膳,温声细语的一改当初狰狞的面貌,却从不曾留宿。开始我还很惊讶,慢慢的也就习惯了,也会给他留饭,像一个朋友一样。这样也好,我突然觉得,就这样一直安静的生活也不错,他是他,我是我,我们井水不犯河水。流萤却每天都担忧的跟我说男人是善变的,让我一定要叫他留宿,要抓住他的心,不然指不定哪天他又变回了原样。我不可置否,留宿了就不会变了吗?最坏的情况我都已经预料到了,我还会惧怕什么呢。所以,到流萤每天在我面前念叨着韩青和那个冷面侍卫怎么怎么样的时候,我心如止水,未起一丝波澜,依旧淡然的过着我的生活,而流萤总是恨铁不成钢的看着我。

  我不曾想到,那天在江璃那么打了他之后,他竟然能感受到我期盼的目光,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并没有刁难江璃,就那样算了,末了还不忘提醒江璃要收敛性子。这样一个善良大度的人,还是他吗?事后他还一如既往的那样对我好,并没有什么芥蒂的样子,一想到当时他那呲牙咧嘴的委屈模样,我竟莫名的想笑。这还是那个心如止水的我么?似乎有什么东西在不知不觉间早已改变。也对,人心都是肉长的,在朝夕相处的过程中,难免会有所改变的,我依旧淡然的生活。流萤则提心吊胆的关注着他的伤势,每天都提着补品安着我的名义去慰问他,就怕他一个不高兴,又把我给记恨上了。关于坊间流传的“安乐王妃专宠”、“安乐王是妻管严”,我只能感叹流言果然不可尽信。可偏偏就有一些心虚的人听到风声后,主动来讨好我,那些虚伪的人,我何必理会呢。

  后来他的伤势好了,便坐不住了,就带着我去落枫山的寒隐寺烧香。落枫山的风景真的很漂亮,我已经很久没有来过了,不禁有些雀跃。可是毕竟脚上的伤没有全好,才走了一会儿,我便有些吃不消了,我咬牙强忍着,并没有吭声,不想扫了大家的兴致,也不想让人觉得我是那般的无用。没想到他会发现,并且在大庭广众之下蹲下来,那么温柔唤我上去,这是要——背我?!这个笨蛋,什么时候看见过达官贵人里面有夫君背过妻子的!夫子没教过他礼仪的吗?不知道叫下人张罗一顶滑竿抬我上去吗?唉,也对,他从来不曾认真听过夫子的教导,不然,他那“京都一害”的名声是怎么来的。本来我是定然不会上去的,可是那天我看着漫山红枫下,他那被映照得那么温暖的笑容,竟似被什么蛊惑了一般,鬼使神差的趴到了他的背上。原来,他的肩背,竟是这么宽阔以及——温暖。

  原来他那么的害怕江璃,虽然看见了他拒绝的目光,但我还是同意了与江璃同行,就为了看他那别扭的样子。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我竟然也会有这么孩子气的想法了。没想到现世报来的这么快,这个笨蛋居然又在大家面前蹲了下来,这么多熟识的人在这,叫我如何能做出这样失礼的行为啊!唉,罢了,如今我与他已是一体,他也是一番好意。我便慢慢的趴到了他的背上。虽然已经做好了被调笑的心理准备,但面对着江伯母那暧昧的目光,我还是不禁红了脸。看着他满头大汗的样子,我内心竟也有所不忍,默默地为他擦拭着汗水。看着周围一些女子投来的羡慕的目光,我想,这样一个有着清澈的目光、温暖的笑容以及如孩童般纯净内心的傻瓜,应该也算得上是女子的良配了吧!不知道什么时候起,我竟然已经开始贪恋这份温暖,不愿与人分享。也就是在这一天,我第一次见到了那个令他花尽心思的女子——这个女子一身的风华,媚而不妖,果然是个尤物,比他以前的那些不知道强上了多少,难怪会令他如此着迷。这女子身边围绕着别的男子,他也许也有一种求而不得的苦楚吧。想到这里,我突然紧了紧在他肩上的手,内心竟然不复当初的那份平静。

  他有的时候真的很笨,做出来的事情让人哭笑不得。别人在青楼赋诗都是流传出才子佳人的风流韵事,可偏偏他……真是让人又好气又好笑,以至于心里那种怪怪的感觉还来不及升起便已经消失殆尽了,连我都忍不住想要去逗逗他。看见他满怀期待的表情瞬间变得沮丧,我突然有点后悔,很想将送给他的瓜子变成真正的礼物,让他真的能够那样的开心。这个傻瓜,被逗急了也不会生气,只会哀怨的喊着你的名字,然后装出一脸的可怜样儿。真笨!可就是这样一个笨笨的他,让我莫名的起了牵挂,想要去关心。我第一次为除了父亲之外的男子,做了衣裳和点心,看着他拿着披风爱不释手的样子,以及那吃着点心狼吞虎咽的模样,我竟莫名的感到满足。

  其实,他的笑容里真的有一种蛊惑人心的力量,中秋宴的那天,在皇宫门口,这个面容俊朗的他,微笑着向我伸出了手,令我一阵错愕,差点迷失在了他的笑容里面。面对突如其来的讽刺,我早已做好了准备,不去理会,便不会在意,没想到最近表现一向温和的他,竟会为我挺身而出,向别人露出獠牙,用如此犀利的话语,还击了讽刺我的人,事后还笑得一脸的无辜。这才是真正的他吧?那是不是他在我面前表现的这个样子,一直都是虚假的呢?我心里不禁有些紧张,我在害怕什么?看着他那纯净的笑容,我怎么也不肯相信,也不愿相信这段时间所发生的一切都是虚假的。不知何时起,我对他的笑容,竟贪念如斯。

  我怎么也想象不到,这么一个无忧无虑的人,也会有那么伤心的时候。那天中秋宴回来,他显得非常落寞,拉着我不停的喝酒,其实我并没有喝多少,酒都是他喝了。我就那么静静的看着他——看着他哭,看着他笑。听着他唱着那些不知名的小曲,语言虽然粗俗,但也感情强烈,他就那样的唱着,显得那么的悲伤,仿若一个痛失挚爱的断肠人一样。我听着听着便也被他的情绪所感染,变得悲伤莫名。我想要去安慰他,却不知应该怎么做,于是我只能凡事都顺着他。他喝醉的样子,真的很让人心疼,也许是那个花魁又伤害了他吧,想到这里,我的心莫名一紧。不管是谁,既然你已经伤害了他一次,那我便不会给你伤害他第二次的机会了。我顿时被自己心里的想法吓了一跳,我竟然……到了要安寝的时候了,他还是醉的傻乎乎的,抱着我不愿松手。你可是将我当成了她?我与你相拥而眠,你的怀抱果然如我想象中那样温暖、那样醉人,让我舍不得离开。

  第二天,在清晨的阳光下,看着你那一脸恬静的睡颜,我竟感到非常的踏实与安心。你慢慢的睁开了眼睛,那一刻,太阳将它所有的光芒都赠送进了你的眼中,让我在那一刹那迷醉了眼,内心一阵莫名的悸动。你显得很是震惊,一脸呆滞,我就那么静静的看着你,看你会怎么做。谁知道你!噗嗤!你竟然想出来那么蹩脚的理由——梦游!亏你想得出,哪有人大白天梦游的!可是看着你落荒而逃的样子,我的心里空落落的,还有一点点小心酸。如果是她,你便不会这样了吧。

  吃饭的时候你一直偷偷的观望着我的表情,唉,你再瞄下去,我都要替你担心你的眼睛了。你一直以为昨晚我和你一样喝醉了,其实我并没有,别说我没喝多少,就是喝多了也不会醉。醉花酿?呵,我和江璃不知道偷喝了她家酒窖多少了,怎会那么容易醉?不过,既然你希望我醉了,那么,我便醉了。只希望我们还能回到从前,那般的从容自然。

  我要你陪我逛街,其实是想要替你解了这份尴尬,也想要我们像平常夫妻那般简单的生活。毕竟,你是我的夫,我是你的妻,这辈子,你我早已纠缠不清。你答应得那么牵强,让我很是一阵失落。唉,你真是个大傻瓜!世上最大的傻瓜!居然还帮着别人送你的妻子礼物,难道我在你心里真的一点位置也没有吗?那这些日子以来,你对我所做的一切究竟又是为了什么呢?我刚出府时的那份喜悦,早已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你接着又说要带我徒步逛逛这繁华的街道,我很开心,不是因为没有逛过这个街道而欣喜,而是因为能和你一起我便很开心。明明你和我一样都对这个街道很是好奇,却还要装出那副很有经验的得瑟模样,你真的很虚伪哦。不过,却是虚伪得这么——可爱。你拖着我来到了一个路边小摊,这么粗贱的地方真的是你这个皇子会来的地方吗?你明明看着那碗豆腐花口水都快要流出来了,却还是推给了我,让我心里暖暖的。我故意慢慢的擦拭着勺子,就为了多看一会你那馋嘴的模样,我不忍再逗你,将豆腐花推给了你,你竟然毫不顾及形象的一口气吃掉了三大碗,让我不禁也有点好奇这豆腐花到底是何等滋味,竟令你贪吃至此。我默默的尝了一口,不知道为什么,看着你那殷切的目光,我竟觉得异常好吃,别有一股香甜,甜进了我的心里。我轻轻的替你擦掉了嘴角的残余,你竟会脸红至此,真让我怀疑,你还是不是传闻中那个男女通吃的安乐王。你该不会是假的吧?呵呵,即便是假的,我也甘之如饴。能拨动我心弦的,从来都是那个接我回家的傻瓜。

  你又带我去吃了我梦寐以求的冰糖葫芦,如果是别人,一定会对我的这个梦想嗤之以鼻,会笑话我没出息。可是你,居然满是宠溺的望着我,异常温柔的叫我尽管吃,反正吃不穷你。本来这带点痞气的话语,竟然能够被你说的这么温暖,这么窝心,让我差点感动得哭了。我发现我是越来越不能做到心静如水了,我早已回不到从前那个淡然的模样了,我的心,动了,被这个傻瓜不知道什么时候拨动了。在这个傻瓜面前,我可以活的很真实,没有压力,没有桎梏,甚至可以活的像江璃那般的肆意潇洒。没有人知道,当他跟我说,他是我的夫,我是他的妻,不是妾,要我们只论“你我”的时候,我是多么的开心。原来,在他心中,一直是这样认为的呀,我不禁甜到了心里。

  后来我们又一起了去皇庄摘果子。这个傻瓜,居然像个猴子似的,要自己上树去摘,还美其名曰自己摘得好吃些,还鼓动江璃一起去。真是拿他们两个没办法。他居然把我和韩朔留在了那里,难道他不知道……看着他一副狼狈的模样回来了,刚想嗔他一眼,但迎上了他殷切的目光和递上来的果子,我的心竟异常的柔软,突然不愿意再让别人看见他如此狼狈的模样了,抬手替他收拾了起来,他顺从的像个孩子,令我很是开心。心里突然冒出一股“他是我一个人的”的想法,我赶紧稳住自己的心,我是不是,太贪心了?

  看着他每天忙碌着为我的生辰做着准备,我的心里竟然异常的期待这个生辰,这是我和他一起度过的第一个生辰啊。等真的到了那一天,他来接我去府门口迎接宾客,看到我时的那份惊艳,让我很是欢喜。我喜欢那个时候他呆呆的看着我的眼神,他的眼里只有我,不再有其他。我们像一对金童玉女般伫立在府门前,引来无数艳羡的目光,这个笨蛋居然那么煞风景的问我为什么不带韩朔送的那支白玉兰花簪子,而带他送的这个不值钱的乌木簪子。你说是为什么?!我差点丢弃了我这十几年教养,扯着他的耳朵问问,你说是为什么?!他怎么可以这么笨呢!我翻了翻白眼,丢给他“秘密”两个字,便懒得理他了。

  一个突如其来的噩耗,打断了原本喜悦的氛围,我感觉天都快塌下来了,我的父亲和兄长竟然在来参加我的生辰宴的时候遭到了行刺,父亲躺在床上,生命垂危。上天果然是不会让我好过的,刚刚才从一段苦难中走过,马上又迎来了一份新的苦难。看着床上父亲那张苍白的脸,我感觉心中有什么东西正在坍塌,找不到支撑点。我迷失在一片白茫茫的景象里面,找不到出口,也感受不到外界的一切,只知道喃喃的诉说着往事。在我如此迷茫的时候,突然一个声音传入我的脑海,他说:“苏月,不管以后如何,只要你愿意,你的前方将由我来撑起。你除了父亲,还有家人,还有我!”他的语气是那么的坚定,他的怀抱是那么温暖,他是谁?我除了父亲,还有家人,还有他么?我循着声音望了过去。原来他,就是那个傻瓜呀。我大脑一片空白,我能相信他吗?我这么想的,也就这么问了。他竟然异常悲伤的跟我一起流泪了,那双清澈的眼睛也不再清澈,里面包含了太多我看不懂的情绪,仿佛要替我悲伤,替我承受,我知道,他是想要我相信他。

  我竟不忍再看到他继续流泪,我突然非常怀念他温暖的笑容,也许我真的可以相信他,他能给我,我想要的温暖。我突然好冷,似乎只有靠近他,才感受得到一丝温暖。对,我还有他!韩青,既然你要搅乱我的心,让我不能够守住自己心中的那份清明,那么,你就要说到做到!既然招惹了我,我便不准你半途而废,这辈子,死,我们也要纠缠在一起!我不会再给你爱上别人的机会,你是我的!只是我一个人的!谁也抢不走!我也被我内心的炙热所震惊,原来我并不是表现出来的那样淡然若水,原来我也可以这样炽烈如火。我不敢表现出来我的这份炙热,我怕将这个傻瓜吓走,我是如此的贪念这份温暖,从此变得小心翼翼。

  在一切尘埃落定的时候,我舒服的在他的怀里睡着了。在我以为这个生辰终将被辜负的时候,我却被他温柔的唤醒了,我睁开眼睛,入眼便是一片星华,那么温暖的颜色,一如他的目光,我恍若在梦里,沉醉不愿醒来。但我知道,这些都是真实的,这个傻瓜,以为他偷偷的买这些东西我会不知道么,府里的中馈可是他亲手交到我手里的呀。这个傻瓜,他跟我说,这是在他的梦里,他的梦里,只有我和他。这样真好,只有我和他!看着他那灿烂的笑容,我突然害怕起来,怕这些真的只是个梦,于是我捏了他一下。呵呵,原来,原来这些真的是事实,我不用再患得患失了。

  他让我写下心愿,我便写下了我心里最重要的人,这个傻瓜好像被感动了一把,还嚷嚷着要我写自己。真是个傻瓜呀,只要你们好了,我便也好了。突然想起那晚他那么伤心的为别人唱曲,莫名的心里酸酸的,也想要他为我唱一次,只为我一个人唱,要是被我发现不是为我唱的,我一定要拧他。我等了很久,以为我终是奢求了,他却开口了,是生辰曲呢。呵呵,真的是为我一个人唱的,我异常的开心和满足。

  这个傻瓜,就知道看星星,只是傻傻的看星星,不知道如此良辰美景辜负了甚是可惜么。我便装着睡着了靠在了他的肩上。他也知道时间不早了,抱着我进入了房间,将我放在了床上。他竟然亲自为我简单的擦洗了一下,从来没有想到过,一个男子能够那么的温柔,他的温柔令我很是暖心。在我满是期待与紧张的时候,谁知道,他竟然就那样的睡在了我的旁边,离我那么远。难道我是洪水猛兽吗?我叹了口气,算了,慢慢来。渐渐的我也进入了梦乡,梦里的景象是那么的可怕,我睡的并不安稳,朦胧中感觉到一个温暖的怀抱,将我拥入怀中,一个温柔的手掌轻轻拍打着我的后背,安抚着我不安的心,我知道,是那个傻瓜。我默默地勾起了唇角,闻着那个傻瓜身上好闻的香味,后来我竟睡的异常安稳。

  第二天清晨,我早早的便醒来了,看着这个傻瓜纯净如孩童般的睡颜,竟是那么的蛊惑人心,我情不自禁的亲吻了一下他的额头。然后继续窝在他的怀里,就那样静静的看着他,其实他也是非常俊逸的咧,这个傻瓜拥有刚毅的眉毛,如星光般灿烂的眼睛,高高的鼻梁,薄薄的嘴唇,这些组合在一起,竟异常的俊逸,异常的柔和,他,也是能让很多女子脸红心跳的吧。当第一缕阳光照进房间的时候,他似乎要醒来了,我慢慢的闭上了眼睛,偷偷观察着他的动作,嘴角抑制不住的泛起了一丝笑容。这个傻瓜,就知道在那看着我笑,都不知道需要干些什么吗。渐渐的这个傻瓜明白了,这是个偷香的好机会了,他慢慢的向我的嘴唇靠近。呵呵,原来他也是喜欢我的呀,可是他一直这么呆滞下去可怎么好啊!我突然就想要知道,如果这个时候他偷香被抓,会是个什么情形,他还会继续么。我慢慢的睁开了双眼,谁知道,这家伙装起睡来竟然这么迅速!不过这浑身僵硬的样子,真的太假了啊。

  我静静的盯着他,看他能够装多久。谁知道,他就是个属乌龟的,头一缩回去,便很长一段时间都不会出来了,耗都能把人给耗崩溃。我看着他那好看的唇瓣,突然也想尝尝那是个什么味道,反正刚刚又不是没有偷亲过他,不过这回算是明亲了吧。唉,罢了,既然他不敢主动,那么,就我来吧!我慢慢的贴了上去,突然浑身窜起一股说不出来的酥酥麻麻的感觉,原来亲吻,竟然是这样的感觉啊,我不禁也红了脸。看见他那一脸憋得通红,还在那兀自装睡的蹩脚样子,我经不住想笑。算了,今日就暂且放过他吧,别真憋出个好歹来了,到时候心疼的还是我。

  我在外间布置好了早膳,发现小忠鬼鬼祟祟的拿着一个东西向里面张望,我吓唬了他一下,他便老老实实的将东西交给了我,说是青鸾的书信。我看着手里米分红色的信件,我觉得异常刺眼,却提不起翻看的勇气――我在害怕。我和傻瓜用完了早膳,便一起回到了明月阁。本来想好了的,不能在意,不能在意。但还是架不住心里这不断往外冒的奇怪的感觉,看着那傻瓜兀自在那开心的笑着,我感觉异常的憋闷,便使唤了小忠将他的起居用具一股脑的都搬到了我院里,既然明白了我自己的心意,他又是这么个乌龟性子,那我便要主动一些,让别人没有可乘之机!

  看着他眼光闪烁的含糊的糊弄着我信件的事情,我再也控制不了我心里的这股奇怪的感觉了,我不停的念着他写给那个女子的诗句,越念,心里就越酸。原来,在他心目中,那女子竟是这般的完美。那我,在他心中又是怎样的呢?我像是魔怔了一般沉浸在自己的情绪里面,直到他霸道的将我拥入怀中,在我还没回过神来的时候,便被他吻住了。这一吻,似是包含了他所有的热情,要将我融化。那些什么奇怪的情绪、那些无谓的猜想,都已经不再重要,这一刻,我知道了,原来他是爱我的,一如我爱他。这一刻,我仿佛置身在了昨晚的那片星海之中,四周绚烂的一塌糊涂……

  ☆、第59章 这样才暖和嘛

  苏月的唇瓣很软,很香,很甜,令原本只想浅尝辄止的我,瞬间迷失了自己,沉迷在了其中。我轻轻的含着苏月的双唇,浅浅的亲吻着,慢慢的摩挲着她的唇瓣,描绘着她的唇形。我们贴的是那么的近,我甚至可以看清她脸上浅浅的绒毛,数清她那双迷人的眼睛上面颤抖着的睫毛,我贪婪的呼吸着属于她的气息,心中的渴望渐渐并不满足于眼前的举动。我的呼吸变得灼热,情难自禁的加深了这个吻。我轻轻的撬开苏月的牙齿,灵巧的舌头瞬间滑入她的口中,追逐缠绕着她的嫩舌共同嬉戏,我贪婪的允吸着她的味道,探索着她的领地,渐渐迷失在其中忘乎所以……

  良久,直到我感觉呼吸困难了,才依依不舍的放开了苏月的唇瓣,却并不舍得就此放她离开,我紧紧的拥着苏月,闭上眼睛平复着急促的呼吸,感受着此刻心里的这份悸动,觉得内心异常安宁。这种感觉,真好!多么想就此将这个人儿融入自己的骨血,和自己合二为一,从此你便是我,我便是你,我们将不再分离。我们就那么静静的相拥着,忘记了时间,忘记了地点,仿佛整个世界就只有我们两个人,我们的心,离的是如此的相近,这一刻,是那么的美好!

  直到午膳时间到了,我们才恋恋不舍的分开。我牵着苏月的手,和她一起坐在了桌边,苏月温柔的望着我,那双美丽的眼睛里望向我的目光,仿佛能柔得出水来,我却并不觉得腻。我们微笑的对望着,直到一个声音响起。

  “哟,我这是掉进蜜罐子里了吗?怎么四周这么香甜啊?”流萤嬉笑着打趣我们,作势还四处张望。就你会作!

  “咳咳,是……是吗?我怎么不觉得。”我和苏月闻言略显羞涩的低下了头,我装腔作势的咳了两声缓和气氛。

  “哦~是吗?那王爷刚刚可曾看见了那两只漂亮的鸟儿?”流萤突然一本正经的问我。

  “嗯?什么漂亮的鸟儿?我没看见啊。”我一愣,呆头呆脑的说道。

  “哦~是吗?怎么我刚刚进院子的时候,就看见了有两只交颈的鸳鸯呀,难道王爷王妃没看到?”流萤一脸促狭的看着我们,还不忘向我们挤眉弄眼的挪揶着。周围一些下人也跟着偷偷憋着笑。得!敢情你们都看见了啊!还让不让人活啊!这又不是直播!

  “咳咳,食不言寝不语知道么!”我故作威严的说道。饶是我脸皮再厚,被这么多人当众取笑,也不禁红了脸。苏月更是快将头低到地上去了。唉,我容易吗我!二十几年光看着别人吃肉了,好不容易轮到自己喝点汤了,还被这么多人看了现场,还那么挤兑我!我真是相顾无言唯有泪千行呀!

  我们安静的吃着膳食,不时的相互夹着菜,每每同时递给对方碗里一样菜时,总能听到流萤那死丫头的偷笑声。笑笑笑!就知道笑!小心给笑失禁了哦!我恶意的想着。其实这顿饭,我也没吃进去多少,我第一次知道了什么叫做秀色可餐。这要是让那些老是嚷嚷着要节食减肥的姑娘们知道了,或许可以开创一个减肥新领域也说不定。

  吃完饭,我们便一起去了太傅府看望苏哲。今天的苏哲气色好了很多,虽然脸色依旧苍白,但是已经能够自己简单的吃些膳食了。苏哲看着一脸幸福模样的苏月,第一次对我露出了和善的笑容,这让我突然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以至于全场我就一副呆愣愣的表情,被苏月嗔了好几眼。哎,我就是个贱骨头!别人对我爱理不理的时候,我都能活蹦乱跳的,一到别人对我稍微好点了,我却反而浑身不自在了。哎,都是欠抽闹的!

  我静静的陪着苏月,看着她欢快的和家人们唠嗑,就在这种平平凡凡的热闹中,体会到了一种难以言喻的满足。生活就应该这么简单,能和自己所爱的人在一起享受家的温暖,这是一件多么幸福以及幸运的事啊!看着苏月泛着柔和光芒的笑脸,我的心也柔软得一塌糊涂,原来,这些年孤独的漂泊,只为遇见你——我亲爱的苏月。我的嘴角不自觉的弯起了弧度,突然感觉连空气都变得如此清新。

  我们在太傅府待了一会,用过晚膳了才一起回来。漫步在去往明月阁的路上,我愉快的心情突然变得忐忑不已。这,这,这就是要睡一起了啊!昨天还好,大家都很累,苏月又睡着了,没有往别处想,也就很自然的睡一起了。可是今天!今天天色还这么早啊,在这个没有电视、没有电脑、没有手机、没有夜店的原生态时代,只要天一黑,就只能洗洗睡了。除非去这里唯一的夜间娱乐场所——青楼,但只要想想青楼里面的那些人的嘴脸,我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更何况,青楼里还有个女侠!

  唉,虽然我是很喜欢苏月的,可是,可是如果现在就跟她那个啥,我的小心脏还是有点接受不了啊。今天这才第一个晚上,我就不知道该怎么度过了,以后还有那么多个晚上,我该怎么活啊!估计这世上,和“京都第一美女”睡一块还这么纠结的“男人”,只此一家,别无分号了吧。因为心里正纠结着,我的脚步不由地放慢了不少,走在后面的苏月突然开口说道:“王爷可是有什么事情?”

  “啊?哈,哈哈,没事没事,这么晚了我能有什么事情呀!”我猝不及防的回答道。

  “哦,我看王爷脚步踟蹰,以为王爷想起还有什么事情哩。”苏月淡淡的说道。

  “呵,呵呵,没有没有,我们赶紧进屋吧。”我尴尬的说道。还好现在是在外面,有夜色的掩护,不然就我这尴尬模样,一定会让苏月起疑的。就在刚刚一瞬间,我差点就顺着苏月的话,说我有事要去书房的了,可是,躲得了一时躲不了一世啊,又怕这样会伤了苏月的心,想想还是算了,反正伸头也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没差。

  我迈着僵硬的步伐,和苏月一同走进了内间,流萤和知情、知意异常欢快的伺候着我们,待各自洗漱完了之后,她们便知趣的退了下去,临走前流萤还不断冲我挤眉弄眼的。嗨!嗨!嗨!都别走啊,多坐会儿呀,人都在这儿多热闹呀,走了多冷清啊!可是,她们并没有听到我内心的呼喊,所以,现在房间里面就只剩下我跟苏月了。

  苏月轻轻的向我走来,温柔的替我解了外衣。看着这样不施米分黛的苏月,别有一番动人的风采,我不禁有些脸颊发热,小心肝“咚咚咚”的剧烈的擂着鼓响,震得我耳膜生疼。我狠狠得咽了口唾沫,止住了苏月接着要替我解衣服的动作。苏月眼含疑惑的望着我,似是不解。我不太自然的说道:“哈,你,你,你先睡,我,我,我再坐会儿,喝,喝杯茶。”说完,不等苏月反应,便绕开了苏月的手,径自去了桌边,倒了一杯茶,拿起茶杯就猛然灌了下去。妈妈呀,这是要出事儿的节奏啊!吓得我说话都不利索了呀!我是个好孩子呀,好怕会犯罪啊!她会不会觉得我是怪蜀黎啊!

  苏月静静的走到了床边,默默地脱了衣服,仅着内裳便兀自钻进了被窝,安静的躺着了。我又连灌了几杯水,然后坐在桌边磨磨蹭蹭的想着对策,一直坐到了月上中天,都没想出个所以然来,反倒是桌上的那壶水,被我消灭殆尽了,差点没把我自己给整得水中毒。

  突然床那边传来一个轻轻的声音:“王爷,时间不早了,你也早点歇息吧。”声音停顿了一下又接着说道:“夜间不宜过多的饮水的,王爷还是要有所节制啊。”我狂晕!她居然还没有睡着!苏月啊,我当然知道晚上喝多了水不好啊,可是,我这口干舌燥的,不喝水就会去喝你啊!罢了,还是早点去面对吧!

  我如壮士断腕般决绝的走向了床榻,幽怨的向床上一望,啥?哈哈哈哈!真是天无绝人之路呀!床上竟然并排放着两床被子,各自形成一个蝉蛹模样的空间,苏月安静的睡在了里面那床被子里。我顿时变得兴高采烈。

  “是有什么事情令王爷突然如此的高兴吗?是否可以说与我听听,让我也高兴高兴呢?”苏月睁着那双大眼睛,幽幽的看着我说道。

  “啊?!呵呵,没,没什么事情,只是想到要睡觉了就高兴啊!”我瞬间冷汗都来了,我刚刚太得意忘形了啊,都忘了要掩饰掩饰了呀。这怎么能说出来呢!总不能对着苏月说,喂,因为我可以不用跟你滚床单了,所以我非常开心。这不是找抽么!这要真让苏月知道了,人家会怎么想啊!

  苏月眼中泛着不知名的光芒,盯了我好一会儿了才慢慢的移开了目光,默默地转过身去,背朝着我,静静的睡去了。我擦了把被她盯出来的冷汗,轻手轻脚的钻进了另一个被窝,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安逸的去约会周公了。

  到了半夜,我直接被尿意给憋醒了,差点就洪水泛滥了的,要真是那样,那可就乐子大了呀!我蹑手蹑脚的起床去解决,生怕惊扰了苏月的好梦。唉,果然前辈们的名言不是凭空而来的,而是经过实践检验了的——不作死就不会死呀,看,多么适合我现在的境遇啊!

  待我泻了山洪回来,借着月光,看见苏月面朝着我这边,眉头微微的皱着,似被什么事情所烦恼,整个身躯微微的蜷缩着,像是畏惧着这夜晚的寒冷。我缩了缩身子,打了个冷颤,大晚上的是挺冷的啊。我轻轻的钻进了被窝,呆呆的看着苏月却怎么也睡不着了,好像有什么事情膈应在心里让我难受得睡不着。等到我的身体渐渐的暖和了,我轻轻的挪了挪,然后再挪了挪,直到挪进了苏月的被窝,将她拥入了怀着,然后把两床被子合二为一了。嗯,这样好多了,就是要这样才真的暖和嘛!

  ☆、第60章 我还没有刷牙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