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不是我想变弯的(gl)_第17章

五把刷子Ctrl+D 收藏本站

  清晨的时光总是让人如此着迷,如此依恋。床上温暖的触觉,让我舍不得睁开眼睛,我继续闭眼享受着这份独有的慵懒,感觉一切是那么的完美——除了脸上这偶尔传来的痒痒的感觉。什么鬼?难道这都快冬天了还有蚊子?!我不耐烦的挥了挥手,希望就此赶走这只可恶的蚊子,却仍然不愿睁开我的眼睛与周公诀别。谁知道,刚消停几秒钟,那只可恶的蚊子又来了,还专挑我痒痒的地方下手,我又挥了挥手,希望蚊子兄就此罢手。嘿?!想不到这还是一只有坚持的蚊子呀,这才多大会啊,又锲而不舍的来骚扰我了,我……

  蚊子兄!蚊子大爷!我给您跪了成不?求您再让我眯会儿吧!然并卵!这只可恶的蚊子一直在我脸上肆掠,我忍无可忍,睁开了朦胧的睡眼,对上了一双充满调皮笑意的眼睛,我一呆,稍稍将视线下移,只见苏月的衣领微微敞开着,露出雪白的皮肤,以及半个……妈妈呀!这大早上的,就下这么猛的料啊,那个苏月呀,你能把你的领口收收么,这是要让我喷鼻血的节奏啊!

  我赶紧转移目光,四处寻找着那只讨厌的蚊子,哼,这要是让我给找到了,看我怎么收拾它!非得将它五马分尸不可!

  “你在找什么啊?”苏月因为清晨而略显慵懒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让人觉得异常的好听。

  “呃,我在找一只蚊子。”我眼睛继续巡视着周围。

  “哦,那你找它要干什么呀?”苏月眨了眨无辜的大眼睛,继续慵懒的说道。

  “哼,找它当然是有大事啦,找到了看我不打死它!最好是五马分尸,挫骨扬灰!”我恨恨的说道,眼睛继续在周围观望。其实我还想说先煎后杀的咧,可是,蚊子?!呃,还是算了吧!

  “啊?!你竟然这么残忍?你下得去手吗?”苏月糥糯的说道,丝毫不见话语中的惊慌。

  “哼!当然,谁叫那只可恶的蚊子骚扰我睡觉的啊!”我愤愤的说道,突然眼睛扫到了一个景象,我像是被人掐住了脖子般,说不出话来了——只见苏月一手托腮一手拿着一小撮发丝,一脸戏谑的看着我,那发丝与我脸部接触的触觉竟让我如此的熟悉,那是——蚊子兄!我顿时尴尬了,满脸的大写的“囧”啊,原来苏月就是那只“可恶的蚊子”啊!

  “听说,你要把我五马分尸?”苏月幽幽的说着,手上不停的用发丝继续的挠我痒痒。

  “咳咳,那个,哪儿能啊!我是说要和你把马厩里的那五匹马给分食了,呵呵。对,把那五匹马给分食了。”我尴尬的信口胡诌。我管你马厩有没五匹马,先应付了再说。

  “听说,你还要把我挫骨扬灰?”苏月继续操着她那淡然的声音,说着令我胆战心惊的话语。

  “咳咳,那个,我,我,我是说我错估了一个叫杨辉的人。啊!对!我那群朋友里面有一个叫做杨辉的人,我错估了他。哈,哈哈,就是这样的!”我的那个汗咯!我恨不得抽自己两个大嘴巴子!叫你胡说,叫你胡说!还好我还有点小急智,要真圆不回来,我就只有望着苏月哭了!妈妈哟,吓死我了,还好我没有把先煎后杀说出来哟。

  苏月一脸玩味的盯着我看了很久,我只能陪着“呵呵”的傻笑,直到我被看得全身僵硬了,她才慢慢的移开了目光,不再在这件事情上面纠缠了。

  苏月巡视了一下四周的被子,然后望着我,那眼里的询问意味傻子都能看得出来。呃,当然,我并不是傻子,但我也看出来了。这才刚刚放下的心瞬间又给提了上来,我假装咳嗽了两声,说道:“那个,呵呵,昨晚我看你比较冷的样子,就睡了过去,这样暖和些。”

  苏月还是只盯着我,眼睛里闪着奕奕的光芒,就是不说话,看得我心里发慌,没办法,我只能硬着头皮继续说道:“呵呵,我,我也觉得挺冷的,就……”在我还要说什么的时候,苏月猝不及防的将唇贴了上来封住了我的嘴,将我后面要说的话给憋进了喉咙,我一脸憋得通红。哎呀妈呀!苏月,我,我,我还没有刷牙呐!

  苏月温柔的在我唇上停留了一会儿,便慢慢的离开了,然后眨着她那双流光溢彩的眼眸,静静的看着一脸憋得通红,状若呆滞的我,一抹笑意悄悄的爬上了她的眼角眉梢,映照得她那美丽的面庞更加的明媚耀眼,不经意间又晃花了我的眼,融化了我的心。

  “看什么看,真是个呆子!都这个时辰了,难道王爷还不准备起床吗?”苏月糥糥的说道。不知道是不是幻觉,我竟从她脸上看到了一丝丝的妩媚。呃,一定是幻觉!这么一个淡然的人儿,怎么可能会和这个词语扯上关系呢。

  “啊?哈,起,就起,我们起床吧。呵呵。”我回过神来,忙应答着。

  我唤来了贴身丫鬟,伺候我们进行简单的梳洗,丫鬟们都是一脸喜气洋洋的样子,流萤那死妮子更是像一个探照灯似的四处扫射,哪儿哪儿都不放过。这群死丫头,到底是要闹哪样呀?!

  苏月非常贤惠的替我穿着外衣,挂着配饰,竟然将我也拾掇出来了一股文雅高洁的气质。啧啧,有个有品位的老婆真心的不错啊!今天的苏月,刻意的打扮了一番,画着精致的妆容,穿着华丽的衣服,竟有一种我不曾见过的美丽气息。不应该呀!苏月从来都是那种自然淡雅的样子,从来没见过她如此细致的关注过妆容呀!难道今天是什么特殊的日子?她生日?我生日?结婚纪念日?好像都不是啊。

  我揣着的这份疑惑,一直到中午才得到解脱。只见小忠快步来到我们院子,躬身行了一礼,说道:“启禀主子,昨日青鸾姑娘相邀,便是在今日明远山庄世家子弟聚会之上,眼看时辰快到了,马车也已经备好,主子您看现在是否启程?”

  哎呀妈呀!差点忘了这事儿!今天还得去跟女侠斗智斗勇咧!我特么能不去么?!我瞬间变得垂头丧气的,刚想吱声,斜刺里传来一个声音打断了我。

  “恩,王爷,时辰也不早了,我们启程吧。”苏月淡淡的说着。

  “啊?好~吧,那我们就启程吧。”我呆愣愣的附和着。我~们?!难道她要和我一起去?!什么时候的事儿啊?等等,貌似是有这么回事儿,可是,那天她难道不是,只是说说而已么?我脑海中突然“叮”的一声,豁然开朗,我好像抓住了什么!我就说咯,苏月今天为嘛打扮的这么漂亮,原来在这儿等着的呢!我敏锐的嗅出了一丝危险的味道,这可不是个好兆头啊!神啊,请保佑我吧!

  我们坐着马车很快的到达了宴会地点。明远山庄果然是个好地方,庄内的景致秀美却不失一股文雅的气息,可见山庄的主人也是个极有品位的人。当我们步入座位的时候,现场已经有很多人在那儿坐着了——除了青鸾,我大大的松了口气,至少给了我时间先缓缓了,我们微笑着跟那些认识的、不认识的人们相互打着招呼,礼貌的问候着,感觉自己像个傻瓜,脸都笑僵了,特别不喜欢这种感觉,真假!

  等到世子兄他们几个坐过来的时候,我特么真想抱住他们一阵猛亲,可算是有人来解救我们了。我异常热情的和他们几个打着招呼,突然有一种,人在外地遇见老乡时的感觉,倒是把他们几个小小的感动了一把。哎,真没出息,不就是对你们热情了点儿么,弄得跟什么似的!

  不过我敏锐的嗅觉,却在他们之中嗅到了一股诡异的味道。世子兄和折戟两个人坐的地方隔得远远的,相互之间也不存在什么交流,甚至在偶尔相遇的目光中,还夹杂着一股火药的味道。什么鬼?这俩人平常不是好的跟什么似的么,这是怎么了?难道是关系太好了,掰弯不成反成仇!我无比邪恶的在心里各种脑补。

  我终于抵受不了心里那种猫抓似的感觉了,暗地里,我偷偷的扯过昌民的衣袖询问原因。特么的,知道原因后,我一口老血差点喷了出来,敢情这个祸根还是我种下的呀?!

  原来那天世子兄找我假认了他家外室没有成功,居然真的听了我脑抽出的主意,找了折戟,折戟当时还是挺够义气的,一把担起了这个挑子。本来这也是个体现兄弟义气的好事儿,可是变故却偏偏发生了。有道是,朋友妻不可欺,可折戟这个黑小受,居然真的跟世子兄的那个外室日久生情看对了眼了,呃,还真就把世子兄这个朋友的“妻”给“欺”了。还有道是,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折戟还偏偏就被世子兄的这件“衣服”给掰直了,跟世子兄这个“手足”闹了起来了。最后折戟还真就把人给纳进了府里,世子兄是想纳也纳不了了啊,只能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跟折戟彻底闹掰了。哎,好一段狗血史啊!我特么真想给折戟这小子点个赞,干的漂亮!男人甭管你直的弯的,能担起责任的就是好的!

  可是我又不好明目张胆的表现出对折戟的赞赏,毕竟这名义上的“苦主”还在这边上呆着呢,并且这个馊主意还好巧不巧的是我出的。唉,做人难,难做人啊,得,我还是憋着吧。

  正当我一个劲在胡思乱想的时候,前面突然响起了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唷,这不是王爷和世子么?什么风把你们吹来了呀?”国舅那瘦猴居然就坐在了我们斜对面。

  “当然是东风啦,这东风啊,不仅可以把我们吹来,还能把国舅您的钱袋子吹到我们身上咧。”世子这小子正愁没地方发泄,这不刚瞌睡,就有人屁颠屁颠的送枕头来了。

  “呵呵,想吹走爷的钱袋子,那得看你的本事了!不过呢,爷最近很忙,可没时间和一下闲的蛋疼的人切磋牌技哟。”国舅一脸的得意,在那得瑟的说道。弄得跟全世界就他一个忙人似的,特么你以为你是超人,忙着拯救地球啊!

  “呵呵,那是,这苏太傅在家养病,国宝的事情就是您全全负责了呀。”世子兄凉凉的说着。

  “那是!”国舅那小子无不得意的应道,尾巴都快翘天上去了。

  “可是呀~怕只怕有些人肩膀太窄了,挑不起这个担子,到时候捅了篓子,哭着喊着要人家姐姐来给他擦屁股呀!你们说是吧!哈哈哈哈。”世子兄讥讽的说着,顺便带着大家伙儿一起嘲笑嘲笑国舅那小子,借机发发心中的怨气。唉,可怜的娃儿啊!

  “你……”国舅憋的一脸通红。

  在双方差点起冲突的时候,人群里响起了一阵骚动,原来是――沉香阁的几位姑娘们到了。

  ☆、第61章 这是要掐上了么

  只见一群姿色秀丽的美貌女子,被一群道貌岸然的家伙们簇拥着走了进来。唉,真是一场美女与野兽的盛宴呐!还好那些自持有点身份的家伙们,只是在座位上观望着,不然那场面可就有得瞧了。至于么,这是!

  等到姑娘们都到达了指定的休息地点坐了下来,那些狂蜂浪蝶们才稍稍有所收敛,各自寻了座位去入了座,我这才看清楚来了些什么人。青鸾肯定是来了的,没想到香铭居然也在那,我顿时激动了起来,迫不及待的想要上前去跟她打个招呼,可是看到青鸾那尊大神还在那立着,我顿时没了勇气,只能在香铭的目光扫过来的时候,冲她微微点头示了下意,算作是打了招呼了。谁知道,刚点完头,就遇上了青鸾扫视过来的目光,我吓得赶紧收回了目光,瞬间感觉身上凉飕飕的。妈妈呀,好可怕啊!

  “王爷在看什么?”身边突然想起一个凉凉的声音,我扭头一看,呃,原来是苏月一边喝着茶,一边低垂着眼眸目不斜视的看着她那茶杯的边缘,还不忘关心着我的一举一动。咦,我今天怎么感觉到处都是凉飕飕的呀,嗯,一定是冬天了,要降温了吧,真冷!

  “啊?哈,没,没看什么呀,我就四处看看有没有熟识的人。”我打着哈哈回答道。突然想到,就是和香铭打招呼也不能说,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啊,可别让苏月给误会了呀。

  “哦,那是否有看到。”苏月继续淡淡的询问着。誒,我说苏月啊,你这说话不看着我的习惯可不好哦,老是让我心里虚得很呐。慢着,你这个问题问得很有深度啊,叫我怎么回答咧,除了身边这几个,全场也就香铭和青鸾算是我认识的了,机智如我,可不能单独把她们给拎出来啊,不然,没事都变成有事了呀。

  “呃,那个,呵呵,熟识的人太多了,也就不一一列举了啊。哈哈。”我瞬间福至心灵的说道,默默地为我的机智点个赞。

  “哦,我还以为你是因为看到了‘倾城佳人’,而双眼发直、激动不已呢。”苏月又喝了一口茶,淡淡的说着,像是在说着一个无关紧要的事儿一样,可是那慢慢瞥过来的目光,让我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儿了。咱能不提“佳人”这茬了么!我的苏月大大呀!虽然您目光如炬、体察入微、英明神武的发现了我确实小小的激动了一下,可是,特么的对象弄错了呀,然而这个乌龙我还真不能跟您解释清楚,原因就在于在您眼里,这对象的区别等于没说。啊~啊~啊,包大人呀,奴家真的是冤枉的呀!

  我被哽得一滞,无奈的叹了口气,唉,看来这事儿,我不认也得认了呀。我轻轻的牵起苏月的一只手,眨巴眨巴眼睛,可怜巴巴的望着她,喊道:“苏月~”

  苏月被我的举动唬得一愣,接着嗔怪的瞪了我一眼,然后优雅的拿了块案几上的点心,温柔的塞进了我的嘴里,我顿时眉开眼笑的吃了起来,还不忘吐词不清的说着:“嗯,好吃!”

  就在这个时候,明远山庄的主人——一个面容清俊的中年美大叔,和一个男子一边交谈着一边步入了宴会场地。他身边的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我二哥韩朔。毫无疑问,韩朔的到来,瞬间引起了在场的那些单身的、曾经单身的、想要立刻单身的,广大妇女同胞们的注意,她们一个个的端正坐姿,目光热切的看着他。韩朔一身白色绣金边长袍,头戴白玉发冠,嘴角噙着淡淡的微笑,端的是一个俊美非凡的翩翩佳公子形象啊,好一个白马王子,好一个钻石王老五啊!啊啊啊,要是以前的我,指不定也加入了现场的广大妇女同胞们的行列,一起看着韩朔流口水了,可是,现在我有了苏月了,也就只能“呵呵呵”了。

  他俩刚一入座,中年美大叔就微微抬了下手,示意大家静一静,然后说道:“感谢各位朋友的捧场,张某素来仰慕淮南王雅名,今日能请到淮南王以及各位朋友到场,真是荣幸之至啊。来,张某敬大家一杯。”说着,便端起了酒杯,遥敬了在场诸位一杯水酒。假!你这么说,谁不知道你主要是想请我二哥,我们这些人只是顺搭的呀!虽然有点小伤感,但看着满桌的美酒佳肴,心里的那点消极情绪也一扫而空了。啧啧,味道真不错!

  接着,他又说道:“今日到场的各位,都是人中翘楚,此次大家以艺会友,但凡有所才艺的公子小姐们都可以上前献艺,希望大家不要私藏哦,呵呵。”这个马屁拍的响啊,在场的世家公子小姐们都被他夸得喜滋滋的,纷纷面露得色。我撇撇嘴,得了吧!你要说苏月韩朔他们是翘楚,我没意见。可是,说世子他们那群二货是翘楚,打死我也不信,说他们翘了谁家墙角,倒是可信度高一些。

  场中的众人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但谁都没有勇气做这献艺的第一人。于是,中年美大叔又开口了,“既然大家都如此谦让,那么就请沉香阁的香铭姑娘为大家起个头吧。”啊呸,我还以为你会说自己先上去咧!

  香铭缓缓的起身,拿着琵琶慢慢的步入会场中间的空地上,朝大家一礼,轻声说道:“那香铭我就献丑了,望大家不吝赐教。”说完,便直接席地而坐,抚了一曲琵琶。如泉水叮咚般好听的声音,自香铭的指尖响起,似缓似急撩拨着人的心弦,不得不说,香铭真是个不错的艺术家。待一曲弹罢,四周便响起了一片赞叹声和掌声,香铭则在这些赞叹声中起身朝大家礼貌的行了一礼,荣辱不惊的徐徐的退回了原来的座位。

  “啧啧,香铭姑娘不愧是曾经的‘花魁’啊!这才艺当真是一绝啊,这手琵琶弹得可真是出神入化呀!”一个男声在不远处响起。

  “对啊,对啊!”

  “许兄所言极是啊!”

  周遭渐渐的传来了一阵阵议论的声音。嗨,这小子谁啊这是!夸人就好好夸呗,干嘛加上“曾经”两个字啊,特么去掉“曾经”俩字你会死啊!我兀自在那拍手拍得欢。

  “王爷手疼么?”身旁一个淡淡的女声响起。

  “不疼啊。”我还在那心里谴责着刚刚那个小子,对身边的气场的变化丝毫未觉。

  “哦,那王爷打算就这么拍下去,让大家都一直这么看着你么?”那个淡淡的声音继续提醒着说道。

  嘎?!什么情况?我的拍手声戛然而止而止,环顾了一下四周。呵呵,貌似是拍得久了点哦,周围已经陆续有人投来了疑惑的目光了,我急中生智,突然向左上方及右下方各拍了一下,讪讪的说道:“咦,这都什么时节了,怎么还会有蚊子咧。”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