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不是我想变弯的(gl)_第18章

五把刷子Ctrl+D 收藏本站

  “切。”周围顿时投来鄙夷的目光,显然大家的幽默细胞还跟不上节奏啊。

  我转过头,看见依旧散发着淡漠气息的苏月,涎着脸说道:“苏月~我要吃内个。”

  苏月貌似已经对我这副模样见怪不怪了,短时间就产生了免疫力,淡淡的瞥了我一眼,优雅的抬手拿起了一块点心喂给了我。我甜滋滋的吃着,顺手拿了一块送到了苏月嘴边,苏月停顿了一下,脸微微一红,张嘴吃了下去。啧啧,还是苏月的样子好看啊,比在场的所有人都好看!

  接下来的时间里,一些不认识的人陆陆续续的上去展示了自己的才艺,我也懒得去看了,我算是看出来了,这根本就是一场荷尔蒙分泌旺盛的单身男女青年的相亲大会呀,跟我这个已婚人士没有半毛钱关系,要不是惧怕女侠神威,鬼才来咧!那些什么乱七八糟的才艺表演,哪有跟我家苏月进行这种有爱的互动来得有趣啊。于是,接着的很长一段时间,我都沉浸在和苏月的互动之中,苏月虽然一直红着脸,但也掩饰不住那股越来越愉悦的气息。我们谁都不知道,在我们都不曾注意的角落,有几束意味不明的目光正偷偷关注着我们的一举一动。

  热闹的会场突然出现了片刻的安静,其实这也不足以吸引我们二人的目光,真正吸引我们目光的,是我们案桌前面突然出现的一个阴影。我扭头望去,我叉!女侠!

  只见青鸾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立在了我们的案桌前面,望着我妩媚一笑,娇滴滴的说道:“承蒙安乐王爷厚爱,青鸾两次献舞,王爷都赠送了绝妙诗句,不知今日小女子是否还有这个荣幸,可以得到王爷的厚爱呢?”我的姑奶奶呀,那哪儿是我的厚爱哟,那是我脑抽!我错了还不行么!求您别再折腾我了,您这样娇滴滴的样子,让我一想到您那女侠的风范,我心里就慎得慌。

  在我刚想随便说两句什么应付一下的时候,感觉身边气压骤然变冷,我扭头一看——妈呀!苏月什么时候跟青鸾对上眼睛了呀,她们二人就那么静静的对望着,一个端庄高贵骄傲如斯,一个容颜绝美妩媚入骨,我在她们俩的旁边分明听见了“哧哧”的电流声。妈妈呀!好可怕呀!她们这是要闹哪样呀!该不会上演小霸王游戏机里面的,那种充满“阿楼跟”的气功声音的巅峰对决吧!她们这是要掐上了么?虽然很要想逃离风暴中心,可是,女侠,不准你欺负我们家苏月呀!

  ☆、第62章 这是要掐几次啊

  当这种低气压的氛围持续了一小会之后,我实在是受不了了,死就死吧!我咳嗽了一声缓和一下气氛,故作稳重的说道:“咳咳,常言道事不过三,青鸾姑娘,你太贪心了。”

  “是我太贪心了么?”青鸾收回和苏月对视的目光,转过头来,幽幽的看着我,眼里透出一丝茫然,似是看着我,又似是透过我看向了别的什么东西,口中喃喃的念道。

  我微微颔首,算是回答了她的问题,接着慢慢的转移了目光,温柔的望向了苏月,对着苏月投来的莹莹目光,微微弯起了唇角,接着说道:“况且那些,不过是本王游戏之作,算不上什么厚爱不厚爱的,本王的爱,除了王妃,还不曾给过别人。”

  “哗”的一声,四周一下子就炸开了锅,似是被我如此露骨的话给震惊到了,纷纷开始小声的议论着。唉,要下药就要下猛药!女侠,希望你早点悬崖勒马,我不是你的良人咧。

  苏月闻言,先是震惊的一呆,然后灿烂的笑容便绽放在了她的脸上。那笑着的容颜,足以令百花都失色,令枯木都逢春。那羞红的笑脸,照进了我的心里,驱走了一切寒意,令我原本怕女侠报复而稍显忐忑的心,瞬间平静安宁了下来。原来冬天,竟也可以这么的温暖。

  青鸾脸上有着淡淡的失落,不过只一瞬间,她便自己调整了过来,启唇一笑,酥媚入骨的说道:“呵呵,王爷倒是挺痴情的呀!那么,今日青鸾便再次舞上一曲,也许还能搏得王爷的又一次‘游戏之作’,或者是某个痴情之人的心呢。咯咯。”女侠啊,笑笑就好了啊,千万别动气呀,可不能以怨报德偷袭我呀!我在心里默默地祈祷着。

  面对青鸾的话语,我静默不语,话我已经说了,可不敢将这个女阎王往死里得罪呀。对面传来一个急切的声音,国舅那小子扯着喉咙在那喊着:“青鸾姑娘,别理那浑人了呀!我这颗痴心可是一直为你留着的呀!”虽然很恶心,但是我仍然在心里不停的附和着他,对啊对啊!千万别理我了呀!

  青鸾启唇一笑,不可置否,复又用撩人的目光看了国舅那小子一眼,抬步进入献艺场地。青鸾的舞姿依旧绝美,依旧倾城,她一袭红色的舞衣热烈如火,像一只舞动的精灵般,灵活的摆弄着各种高难度的动作,丝毫不显违和。她像是为舞而生一样,能够将一支舞的灵魂诠释得淋漓尽致,吸引着无数人的目光,连苏月都看得一脸惊叹。如果可以,我真的不想伤害任何一个女孩子。毕竟,曾经身为女孩子的我明白,每一个女孩,都是堕落凡间的天使,都值得遇到一个真心待她的人,如珠如宝的呵护着。但愿青鸾只是一时兴起,把我当做无聊时逗弄的玩具,千万不要起一丝兴趣啊。

  待青鸾一曲舞毕,全场先是一阵静默,然后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四周的这些猪哥们,再也不记得什么保持形象了,都一脸通红的拍着掌,呼喊着青鸾的名字,那些小姐们虽然面有妒意,但也不得不跟着鼓掌,赞叹于青鸾舞姿的精妙。苏月一边由衷的拍着小手,一边带着敬意轻声的对我说道:“这位青鸾姑娘,果然名不虚传啊。”

  “你也名不虚传呀。”我笑着打趣道,换来了苏月一记卫生球。

  青鸾微微躬身朝众人一礼,感觉到了青鸾投过来的目光,我默默低头喝酒,沉默不语。不知道曾经听哪个大神说过,沉默是无声的拒绝,女侠,我只能帮你到这里了额。

  青鸾慢慢的走过众人的案前,在我前面停留了一秒钟,然后继续向前,走向了国舅的座位,娇媚的问道:“不知国舅爷是否赏脸,让青鸾和国舅爷一同坐在这里。”

  窝勒个操,国舅那小子瞬间就炸毛了,激动得跳了起来,手脚都不知道应该放哪儿了,结结巴巴的请青鸾入了座,迎着众人艳羡的目光,一张嘴巴都快咧到耳根上了。唉,又是一朵鲜花插在了牛粪上了,哦不,这是坨猴粪。

  在我以为一切都尘埃落定了的时候,国舅那小子好死不死的开口了,内容还指向了我们。

  “听闻安乐王妃曾是‘京都第一美女、才女’,一直只是听闻,不曾见过真容,也不知道是不是坊间传闻言过其实了呀,今日刚好安乐王爷携王妃前来,怎么着也得露上一手,让我们见上一见吧。”国舅那瘦猴一脸得意的坐在青鸾旁边,不时的瞟着我这边说道。你妹的!是不是要你管啊!我老婆蒙家里干嘛要给你们看啊。

  “坊间多有谬赞,苏月何德何能,竟能担得起‘京都第一美女、才女’的称号……”苏月淡淡的开口,举手投足一股雍容华贵的气质扑面而来,在她还没有说完的时候,国舅那小子便迫不及待的插口了。

  “既然知道担不起,便也不要霸着这名头了。青鸾姑娘才艺双绝,大家有目共睹,我看这‘京都第一美女、才女’的称号挂在她的身上,才算得上是实至名归了。”国舅那瘦猴一脸得瑟,自顾自的说道。

  周围一下子变得鸦雀无声,连一个喝多了的小子忍不住打了个酒嗝,都被他的同伴迅速的蒙住了嘴。四周突然被一股诡异的气氛所包围,青鸾好整以暇的坐在那里观望着,一脸看好戏的表情,弄得像是跟她没关系似的,看她那模样,就差给她配盘瓜子了。连香铭都向我们投来了担忧的目光。

  这小子是哪根筋不对了啊,脑子没抽吧!人家稍微谦虚点,你倒当了真!还打蛇随棍上了哈!要表现你的王八之气,俘获美女的芳心,也别拿我们家苏月开涮啊!把本王当成是摆设了啊,本王好歹也有个‘王’字呀,本王不发威,你还真当我是哈喽克提啊!

  正当我准备挽起袖子给他来两下的时候,苏月悄悄伸手拦住了我,冲我微微的摇了下头,继续淡淡说道:“苏月虽不才,担不起这‘京都第一美女、才女’的称号,但是这称号,也不是谁都能担得起的!谢谢京都的朋友们对苏月如此推崇,令苏月妄担了这个称号这么久,苏月一直不能回报于大家,也是于心难安啊,既然今日大家想要一睹苏月的才艺,那苏月就献丑了,让朋友们见上一见,也算是了却了苏月的一番心事,也同时让那些不知天高地厚的人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何时都不能妄称第一。”说完,一股傲然之气泉涌而出,尽显睥睨众生的高傲。真霸气啊!好样的苏月!你就该是这样骄傲着的!

  听完苏月的话,周围的那些小青年们激动得一脸通红,都满眼崇拜的看着苏月,仿佛苏月帮他们拾起了世家子弟该有的骄傲,帮助他们重获了勇往直前的信心。连青鸾都端正了坐姿,一脸正色的望着苏月说道:“文无第一,武无第二,同时才艺也是学无止境的,青鸾不敢妄称第一,但若能见识一番王妃的才艺,青鸾对此,也是很期待的。”天呐,快告诉我这不是真的!我怎么在她眼里看见了燃烧起来的熊熊烈火啊!

  国舅你这倒霉孩子给我死出来!看看你都干了些什么!这好不容易刚刚灭下去的火,特么又被你给撩起来了,这火势简直有燎原的迹象啊!老子要上哪儿去找消防员呀?!

  苏月小声的吩咐侍从去取一把琴来,结果被庄主听到了,人家直接一挥手,就将自己的上等古琴借给了苏月。苏月优雅的起身,抱着古琴往那会场中间一坐,那一瞬间的风华,不知道迷了多少人的眼,醉了多少人的心。

  一阵悠扬清澈的琴音自苏月的指尖流淌出来,时而欢快如精灵,调皮的逗弄着大家的耳朵;时而奔腾如流水,肆意磅礴的奔流在山间大河;时而缥缈如云朵,悄然的俯瞰着众生万物;时而温柔如微风,轻柔的吹拂过树梢枝头;时而清寒如红梅,傲然的伫立在冰天雪地里头……

  此时的苏月,沉浸在了自己的琴音之中,忘却了周围的一切,只是用心的在弹奏。温暖的阳光照在她的身上,给她渡上了一层淡淡的金光,她的每一个动作都是如此的优雅,每一个琴音都是如此的美妙。这是我第一次听见苏月的琴音,没想到,竟然是如此的好听,也是我第一次看见苏月弹琴的样子,竟是那么的迷人。苏月啊,你到底还拥有多少的美好,是我所不曾发现的呀!我不由看着苏月渐渐地发了痴。

  突然一阵箫声响起,完美的与琴声相和,二者如游戏花间的蝴蝶,相互追逐,相互嬉戏,使原本就很完美的乐曲,显得更加的绚烂多彩。难怪自古以来,大家都说琴箫合奏是绝配啊。

  待一曲终了,众人还沉浸在那种美妙的感觉之中,久久不愿醒来。不知道是哪个人先带的头,周围一下子爆发出热烈的掌声,响彻云霄。青鸾目光复杂的望着苏月,喃喃的说道:“苏月,你倒是一个值得我尊敬的人,以你这份才情,我们若是在其他的时间相遇,或许我们能成为知己也说不定。可惜……”

  苏月慢慢的从乐曲的意境中回过神来,静默了一会儿,突然望向了箫声传来的地方,那里赫然坐着我二哥韩朔,一只玉箫此刻还静静的躺在他的手中。苏月呆愣了一秒,马上回过头来望向了我,眼里有着浓浓的急切和担忧。傻孩子,这个时候你眼里不是应该只有骄傲和自豪么。

  我望着苏月傻愣愣的笑着,简直比我自己得了奖还要开心。遇到周围的人们,投来或嫉妒,或羡慕,或惋惜,或玩味?!妹的,总之什么眼神的都有,我通通回以傻呵呵的笑容,并指着苏月,得意的说道:“呵呵,这是我妻子!”结果换来了大家清一色的鄙夷。

  这个时候,没有人会记得国舅那小子那些没有营养的话了,青鸾苏月为大家打开了一扇新的大门,让大家窥探到了艺术更高的境界。青鸾苏月各有千秋,她们各自精于自己的领域,硬要说谁胜过谁的话,那就是苏月胜在了气质,一个以媚入世,一个以傲若仙,仙凡之别。

  世子兄撇撇嘴,酸酸的说道:“切,别得瑟了,大家谁不知道这是你妻子呀!用得着这么炫耀么!”

  “我乐意呀,你管不着!”我继续得意的傻笑着。

  “切!”世子兄直接翻了个白眼,懒得理我了。

  苏月轻轻的走了回来,坐到了我的身边,一双眼睛急切的望着我说道:“刚刚我……”

  “哦,呵呵,刚刚你弹的很好啊!我很喜欢啊!”我打断了苏月的话,还不自觉,兀自在那“呵呵”的傻笑。

  “那箫声……”苏月顿了一下,接着说道。

  “那箫声是我二哥吹的呀!呵呵,都挺好听的。”我依然没有发现,我又打断了苏月的话,呆呆的在那笑着,转头看了一眼二哥的方向,发现二哥向这边幽幽的望了一眼,然后端起了酒杯开始自斟自酌,我便不再理会他,继续看着苏月。

  苏月认真的看着我,犹豫了一会儿,说道:“你就没有什么要问我的么?”

  “啊?!哦哦,有。”我一愣,脱口说道。

  苏月低垂了眼眸,轻轻的说道:“那你问吧。”

  “哦,我想问你,你的琴怎么弹的这么好啊!”我启唇一笑。

  苏月猛然抬起眼睛,一愣,呆呆的说道:“你要问的就是这个?没有其他的了?”

  我挠了挠头,疑惑的说道:“对啊,就是要问这个啊,不然还有什么?”

  苏月眼神复杂的看着我,看了好大一会儿,就是不说话。看得我笑都不敢笑了,心里一个劲的在发慌。苏月啊,你不想告诉我,咱就不说了嘛,干嘛这样看着我呀,我绝对没有想要学琴或者偷师的想法呀!

  “呵,哈,苏月啊,可是我说错了什么?”我小心的问道。

  “没有。”苏月说完,自己从案几上拿了一杯酒,就开始慢慢的喝着了,也没有回答我开始问的问题。看吧!果然是我问错了,这是人家的秘密。哎,好奇害死猫呀。

  接下来大家都开始愉快的享受起美酒佳肴了,再也没有人敢上去献艺了。开玩笑,别人把境界立了那么高在那了,谁会再上去找不自在啊,就是有个别自信爆棚的,愿意上去献丑,可是也没人愿意看了啊,初尝了山珍海味的味道,谁会立马怀念白米粥啊,于是大家很默契的装起傻来,完全忽略掉了这是个以艺会友的地方,权当是大家喝酒庆祝的地方了。

  等到时间差不多了,大家也就散了。我和苏月走在出山庄的路上,突然后面传来一声呼喊。

  “三弟,三弟妹,等我一下,我们一起走吧!”只见二哥,快步从后面赶上了我们,步履虽然急切,但丝毫不损他的儒雅。

  “呵呵,是二哥啊!那我们就一起走吧!”我微笑着爽快的答应了二哥,苏月似有犹豫,但看我已经答应了,也就没说什么了,静静的跟在我的身边不发一言。

  “三弟最近倒是长进了不少啊。听闻外间都在传‘京都一害’,改邪归正了啊。呵呵。”二哥微笑着,似是在打趣我,但那笑意并未到达眼底。

  “呵呵,呵呵,哪有?!只是不再祸害别人了而已。”我尴尬的笑了笑,顺道打趣了下自己。

  “夫君,也莫要妄自菲薄。常言道,知错能改,善莫大焉,夫君现在已经做得很好了,何必揪着过去的事情不放呢。”苏月在我旁边温柔的说道,似是对二哥的打趣有所不喜。

  “呵呵,倒是我着相了。三弟,三弟妹莫要见怪呀。”二哥说着,赔了一礼,接着说道:“看来,三弟和三弟妹的关系是越来越好了呀。”

  “那……”我刚想回答就被打断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