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不是我想变弯的(gl)_第19章

五把刷子Ctrl+D 收藏本站

  “我们夫妻之间的事,就不劳二哥费心了!”苏月淡淡的说道。

  “呵呵,我是看上次三弟妹的琴音里,还尽是伤心绝望,这次就已经全是愉快欣喜,故有此一问。”二哥继续操着那种温润的嗓音说着。

  “啊?!那是什么时……”我一愣,想要追问,结果,还是被打断了。

  “我的琴音里带着什么,不劳二哥挂心,自有我家夫君记挂,况且,二哥怎会如此相信自己的猜测呢。”苏月垂着眼睛,依旧淡淡的说着,连看都没有看二哥一眼。额,那个,我好想说一句,苏月,你琴声里有什么我还真听不出啊,原谅我这个民族乐器文盲吧,我对不起你!

  “三……”二哥还想说什么,结果也被打断了。哇哈哈!这次被打断的终于不是我了啊!

  “好了,夫君,我们的马车就在前面,我们上去吧。二哥,我们就此别过吧。”苏月冷冷的开口说道,也不管二哥怎么回话,直接拉着我就上了马车。

  后面传来二哥清朗的声音:“那下次,有机会我将亲自到府上看望三弟、三弟妹。”

  ☆、第63章 你要怎么处置我

  我和苏月静静的坐在马车上,感受到了她身上散发出来的压抑的气场,我知道苏月不太高兴了。于是我轻轻的牵起了苏月的一只手,温柔的问道:“怎么了这是?是不是刚刚有什么事情令你不开心了啊?”

  “也没什么事情,只是,不喜有人说你的不是。”苏月抬起那双明亮的眼睛,定定的看着我说道,那眼睛里散发出的光芒直照得我的心里暖暖的。

  “呵呵,其实也没什么的,嘴长在别人身上,别人要说,就让他们说去好了,总不能封住他们的嘴吧!”我感动了一下,嬉皮笑脸的说道。

  “你……”苏月恼羞成怒的瞪了我一眼,然后抽回那只被我握着的手,转头看向一边,懒得理我了。

  我涎着脸凑过去,把脑袋放在了苏月的肩膀上,双手再次死死的抓住了苏月的小手,任她怎么挣扎也挣不脱,最后她也懒得挣扎了,就由着我握着了,我默默的勾起了唇角,轻轻的说道:“再说了,人家说的也是事实啊,我是曾经是‘京都一害’呀。”

  苏月转过头来又瞪了我一眼,我嬉笑着继续说道:“再怎么害人的‘京都一害’,现如今也已经被你给收了呀,你这叫‘为民除害’,知道不?那是要被多少的老百姓歌颂着要立功德牌的呀!”

  苏月又好气又好笑的瞪着我,我冲她眨眨眼睛,接着哼哼到:“那今后,‘为民除害’的女英雄,你准备怎么处置我呀?”

  苏月闻言,终于忍不住笑了起来,随后又觉得哪里不对,收敛了笑意娇嗔的瞪了我一眼说道:“没个正经!”我随即哈哈的笑了起来。本以为苏月不会再理这茬了,谁知道,苏月默了一会,用极其认真的语气看着我说道:“那就罚你,一辈子待在我的身边,不离不弃。”

  迎着苏月脉脉的目光,我有一瞬间的怔愣,呆呆的回答到:“好。”那目光似有魔力,吸引着我渐渐靠近,靠近,再靠近,近到我都能闻到她的呼吸了还觉得不够。看着苏月近在咫尺的唇瓣,我下意识的抿了抿唇角,加重了呼吸,想要去品尝它的味道。就在我离我的目标还有零点一毫米快要得偿所愿的时候,马车突然停了下来,车帘外传来一个声音:“启禀主子,王府已经到了,主子们可以下车了。”

  阿西吧~啊!小忠你特么是不是掐准点了喊的呀!早不喊,晚不喊,偏偏在这么关键的时候你就喊了!我要掐死你呀!

  苏月闻言,立刻与我拉开了距离,红着脸整理了一下仪容,然后用眼神示意我下车去。我无奈的解除了我那个想要偷香的姿势,垂头丧气的抖了抖衣服,跳下了马车,然后去扶苏月。苏月看着我这副模样,好笑的嗔了我一眼,就着我的手下了马车,然后我们便走进了王府。在进去前,我还狠狠的瞪了小忠一眼,小忠一脸的莫名其妙。以至于,在走了几步后,我还听到了小忠在后面偷偷摸摸的询问着厉刀:“喂,我说冰块脸,我今天没干什么得罪主子的事儿吧?”

  一个冷冷的声音响起:“不知道。”

  “嘿,我说!你多说几个字会死啊!我怎么感觉主子刚刚望我的眼神有杀气啊。”小忠兀自在那儿絮絮叨叨,却没有人再理会他。小子誒!现在觉出不对了啊,可惜,晚了!

  一直到就寝的时候,小忠才从被我使唤来使唤去的困境中解脱出来。我洗了个澡,穿着睡袍悠闲的坐在桌边喝茶,相比昨天,今天的我可是从容了不少啊。净室的门帘发出一阵声响,我知道,是苏月洗完澡回来了。

  我慢慢的抬眼望去,窝了个草!还好手上抓得紧,不然这杯子铁定摔了!苏月啊,你知不知道你现在的这个样子,是多么的具有诱惑力呀!只见,苏月仅着一件薄薄的白色睡袍,在睡袍的勾勒下,曼妙的身姿尽显无疑,深v的领口,让那深深的沟壑得以小露痕迹,微润的发丝,乖顺的贴服在脸上,更添一种柔美。在昏黄的烛光的映照下,给整个人都渡上了一层朦胧的光泽,叫人想要上前一睹究竟。

  我狠狠的咽了一口唾沫,感觉脸上的温度持续升高,蔓延到了身上,不禁抖了抖领口,给自己扇扇风。妈妈呀,看来我还是没有对苏月形成免疫力啊!人家这才站那没说话,我就这样了,要是哪天真来诱惑诱惑我,那还得了!真没出息!话说我以前怎么不是这样的咧,嘛我没见过啊,什么时候这么不淡定了呀!

  “王爷,可是很热?”苏月在那投来疑惑的目光,糯糯的说道。

  “哈?!还……还……还好。”我被她说的一哆嗦,这声音真是要命啊,苏月啊,我还是比较习惯你那冷冷淡淡的声音。

  “这冬日里,王爷可以注意些,这室内虽有地龙,可也莫要着凉了啊。”苏月轻柔的说着,这声音如微风拂过人的耳朵,让人异常舒服。

  “呵,嗯嗯,我知道的。我们还是早点休息吧,这大晚上的,外面凉,还是被窝里暖和啊。”说完我恨不得吞了自己的舌头。什么毛病?!到底是我身体出了问题,还是我出了问题啊!今天我怎么这么不对劲啊!这话说得,怎么听怎么让人想歪啊!

  “嗯。”苏月微微低着头,声若蚊音的应道,那脸上红红的颜色,即使再昏暗的烛光也掩盖不了。苏月,不是这样的,我很纯洁的呀!

  今天床上还是两床被子,只是,不再是各成空间,而是,相互挨着,紧紧的叠加在了一起。我和苏月慢慢的爬进了被窝,并排的睡在了里面。我睁着眼睛看着床顶发呆,感觉到了苏月也睁着眼睛并没有睡着,我慢慢的转了个身,面对着苏月看着她的侧颜,苏月似有所觉,也慢慢的转过身来,与我相对而望。怎么感觉我们两个人的眼睛都那么亮晶晶的呀。

  我轻轻的上前亲了一下苏月闪着奕奕光芒的眼睛,温柔的说道:“晚安。”便立刻回到了原位,马上闭眼睡觉。

  我久久未听到对面的声音,直到对面传来均匀的呼吸声,我才稍稍松了口气,苏月她,应该是睡着了吧。我继续闭着眼睛哼哼到:“嗯~嗯。”装做是睡梦中无意识的动作一样,缓缓的伸开了手臂,将对面的人儿纳入了怀中,满意的勾起了唇角。嗯,我圆满了。可算是成功了,我容易么我,不就是想抱着苏月睡觉么,还费了这么多手脚,心好累啊!唉,总算是可以真的睡觉了呀。

  如果这个过程中,我有过一瞬间的睁眼,我便会发现,苏月从始至终,都未曾闭上过她那双明亮的眼睛,她一直静静的看着我做着这一切,眼里的光芒随着时间的推移愈发的耀眼,仿佛能够将人给吞没,直至我唇角露出满意的笑容,她也跟着满意的笑了,然后闭上了那双璀璨的眼睛,和我一起双双进入了梦乡。

  夜晚总是那样的短暂,而黎明的到来又总是那么的迫不及待,以至于睡梦中的人儿,久久不愿离开梦乡,迎接它的到来。我睁开朦胧的睡眼,如意料般的看见了怀里那个沐浴在清晨的阳光下,浑身散发着柔和光芒的人儿,轻轻的弯起了唇角轻吻了一下她的额头,等待着她的渐渐转醒……

  待我们收拾妥当,并吃完早膳之后,王府迎来了一个意想不到的人——黄帝近侍黄公公,他带着圣旨而来。我携着苏月以及全府的人,跪迎在了前院。哎,万恶的封建社会,不就是一张纸么,搞得这么劳师动众的。

  只听一个奸细的声音响起:“奉天承运皇帝诏曰,着安乐王携安乐王妃即时进宫,商议除夕宴事宜。钦此。”我擦!就这么句话,用的着这样么,不会随便找个人传个信儿啊!害我们这跪了一地的,也不嫌麻烦。皇帝这是故意的吧!

  我接完圣旨,无语的起了身就准备去进宫,黄公公这,自有府里的管家意思意思,倒不用我操心。谁知道黄公公立马拦住了我,讨好的笑着跟我说道:“我说王爷啊,您先别急着走啊。”

  我没好气的看着他说道:“不是你传的圣旨叫我即时进宫么。”

  “呵呵,那是,那是。”黄公公讪讪说道:“可是,太后娘娘这儿,还有份口谕给您。”

  “哦,那你说吧。”我稍显惊讶的说道。

  黄公公清了清嗓子,阴阳怪气的学着太后的声音说道:“三猴子呀!想不到你竟然是这样一个人!这刚跟媳妇儿好点了,就把娘老子给忘记了,典型的有了媳妇忘了娘啊!可怜我十月怀胎、呕心沥血的把你拉扯到了这么大。呜呜……”我……黄公公,要是我太后老娘知道你把她的声音学成了这个样子,不知道会不会扒了你的皮啊。接着黄公公一改语气,利落的说道:“得了,带着你媳妇儿,进宫来看看你娘我吧,这么久都没来看我了,真没良心!”

  我如吞了个苍蝇般,恶心的看着黄公公,这货还看着我一脸的讨好的笑着。噫!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话说,我好像是很久没去看我太后娘亲了呀,怪愧疚的,还是带苏月去看看吧,估计她也是想儿子像得紧,才故意喊个太监来学她说话恶心恶心我,出口小浊气吧,可算是知道黄帝哥哥,为什么要搞着圣旨这么隆重的要我跪了,他还真是故意的,敢情这是在帮娘老子出气啊。哎,看着周围的人一脸忍俊不禁的样子,我……

  ☆、第64章 画风不对啊

  我和苏月随着黄公公进了皇宫,刚准备带着她去见皇帝哥哥,就被黄公公阻止了,说是皇帝哥哥事先有交代,让我们先见了太后再去他那儿。得!果然阴谋活不过两集,他这为太后娘亲出气的阴谋就这样赤果果的暴露在阳光下了。算你狠!

  于是,我便领着苏月,屁颠屁颠的去了太后娘亲的住处,做好了拍马屁的准备工作。谁知道,一进门,我亲爱的太后娘亲,连搭都没搭理我一下,就冲上前来握住了苏月的手,笑的一脸慈爱的说道:“月儿啊,你可来了,想死我了呀!”那亲热劲儿,反正我是没见过的。噫,怎么感觉画风不对啊?说好的是想我了的咧?!

  “儿媳参见太后娘娘,谢太后娘娘挂心,这么久都没来看望您老人家,是儿媳的不是了。”苏月端庄有礼的说道,并作势便要行礼,却被太后娘亲赶忙拦住了。

  “瞧你说得,你哪里有不是啊,都是我家这个三猴子造的孽哟。还叫什么太后娘娘,多生分呀,随老三叫我母后吧。”太后娘亲紧紧拉着苏月的手,走向了座位,让苏月挨着她坐在了椅子上,连瞄都没瞄我一眼,也不让我有说话的机会。得!看来我变空气了,我还是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吧,赶紧一溜烟儿的挨着她们坐下了。可是,亲爱的太后娘亲呀,您能不开口闭口“三猴子”的叫我么,我又不是齐天大圣,这很难听呃!

  苏月闻言,微微低下了头,轻启朱唇柔柔的唤了声:“母后。”便羞红了脸,不再说话了。

  “誒~”太后娘亲答应得那叫一个舒畅啊,她越看苏月就越是喜欢,笑的都见眉不见眼了。我说,我亲爱的老娘啊,淡定!淡定啊!

  “母……”我刚看她们聊得差不多了,赶紧插嘴刷存在感,结果,天不遂人愿,马屁没有用武之地,我那热情的太后娘亲又开口了。

  “苏月啊,最近过得可还如意?三猴子可还有欺负你?他要是再敢欺负你,你就跟母后说,看母后我不拔了他的皮!”太后殷切的看着苏月说道。嘶,您这是恐吓我么,我怎么突然感觉凉飕飕的呀,我皮那么厚。要是真没了皮,还不得更冷啊!您继续,这个时候,您还是当我不存在的好,我默默的在角落画圈圈就好,免得招仇恨。

  “夫君待我很好,未曾欺负过我,劳母后挂心了。”苏月乖巧的应答着太后娘亲的话,仍旧害羞得不敢抬起头来。好样的苏月!我果然没白疼你!天地良心呀,我是一个多么善良的好孩子啊,怎么会干出欺负人的事咧!

  “哎,真是个好孩子呀,三猴子能娶到你,是他几辈子修来的福气呀。”太后慈爱的看着苏月,真心的感叹道。那个,太后老娘啊,虽然我很赞同你说的话,可是,咱能去掉那个称呼么,不然我不敢保证回去后会不会点一道“生吃猴脑”来压压惊!

  “母后过奖了,苏月也只是一个普通女子而已,夫君能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倒是苏月的福气了。”苏月依旧乖顺的诉说着。苏月,还是你好啊,我感动得热泪盈眶。

  “你就甭夸他了,他是个什么样儿,我会不知道?他可是从我肚子里爬出来的呀。”太后一脸疼惜的看着苏月,轻轻的拍了下她的手,柔声说道:“过去,你受苦了。”我!我!我是个什么样儿啊!有那么差么!当我不存在啊。

  “谢母后。”苏月抬起那双明亮的眼睛,感激的看着太后说道:“苏月,不苦。”

  “母……”这回差不多了吧,我能跳出来了吧!我牟足了劲儿把马屁带上,结果……然并卵,又被掐断了存在感。

  “好孩子。”能看得出太后娘亲是真喜欢苏月,一直拉着苏月的手都没松开过。“呵呵,今日真是巧了,正赶上太医来给我请脉,你也顺道请个建康脉吧。”说完,冲身边的近侍递了个眼色,近侍心领神会的退了下去,不到一会就有一个白胡子太医进来请脉了。

  我怎么嗅到了一股阴谋的味道啊!我亲爱的娘亲大人,我对于您所谓的“正赶上”和“顺道”深表怀疑,怎么看怎么像是故意的呀。主要演技有点假,该不会让我猜对了,您真是故意的吧!您到底要干什么啊?

  太后娘亲一脸认真的盯着为苏月把脉的老太医,连呼吸都变轻了,害的我都紧张兮兮的。待太医把完脉,便迎上了太后的目光,轻轻的摇了摇头。搞什么嘛,好好的摇什么头啊!还有,你们在打什么哑谜啊?臭老头子,敢说人话么!你这是要急死我呀!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