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不是我想变弯的(gl)_第20章

五把刷子Ctrl+D 收藏本站

  在我吓的浑身冒汗的时候,只见那老太医,冲我们行了一礼,微笑的说道:“王妃娘娘,身体健康,一切无恙。”我去!你特么是要吓死我呀!要不是看你一把年纪了,真想上去揍你一顿,害我瞎担心!

  太后闻言沉吟了一会,又接着望着太医说道:“既然来了,那你也顺道给安乐王也请个健康脉吧。”我去!原来您还知道我在这儿啊!看来也不是完全无视我呀!这么关心我,我真感动啊,世上只有妈妈好啊!

  我感动的伸出了手腕,任由老太医给我把脉。谁知道,他把了好大一会儿脉,又是皱眉头,又是摸胡子,沉吟好大一会儿,然后又开始望着一脸紧张太后娘亲摇头了。我被吓得一哆嗦,突然有一种我得了绝症的感觉。我叉!您这是来请脉的了,还是来吓人的呀!不给病折腾死,早晚也得被你吓死!你们这是要闹哪样啊!又打暗语?!看来掌握第三种语言很有必要啊!

  看着老太医即将看口,我赶紧打断他,沉重的说道:“得!你什么也别说了,就告诉我,我还有几天可活了吧。”

  苏月闻言,震惊了抬起了头,一脸的不可置信,复又一脸紧张的望向了老太医,连大气都不敢出了。突然有一种感觉,此时的她脆弱的像块玻璃,一用力,便会碎裂成米分末,消失不见。看着这样的她,让人莫名的感到一丝心疼。

  老太医和太后娘亲闻言一愣,接着老太医连忙晃着他那白胡子说道:“王爷何出此言?”

  我翻了一个白眼,有气无力的说道:“不是我没几天好活了,你干嘛一会儿皱眉一会儿摇头的,还想了那么久,没事儿,你就照实说吧,我受的住。”

  “非也,非也,王爷误会了,王爷身体很健康,上次事情之后,身体恢复的很好,只是最近有点上火而已,开几副降火的药服用便会没事了。”老中医轻抚着他那白花花的胡子,文绉绉的说道。

  我叉!我以前上没上火我不知道,特么我现在心里倒是有了一团熊熊烈火!你们不要拦我,看我不打死他!呃,好像没人拦我,咳咳,大家是文明人,要尊老爱幼,算了。

  苏月长长的出了口气,可算是放下心来了。我特么也终于能放下心来了。再也不敢找这老头看病了。

  太后娘亲脸上似有一丝失望,缓缓的对那老太医说道:“你先下去吧,有事待会再传召你。”什么鬼!我滴娘啊!难道我没得绝症您失望了?!这身体可是您亲生的呀!不对,太后娘亲不像是这样的人啊,到底什么鬼啊!

  太后娘亲突然转过头来认真的望着我,问道:“皇儿啊,你可有再跟那些不干不净的人来往?”

  “啊?!没,没有啊,看您说的。”我吓得一愣,如实的回答了她,当然,她所谓的那些不干不净人,香铭青鸾不算。

  “哦。”太后娘亲闻言沉默了一会儿,又接着说道:“我听说,你府里自你病好后,便再也没有进人了,现在每晚都和月儿宿在了一起?”听说?!您这是听谁说的啊?!这么隐秘的事儿都能“听说”得到?!你到底要问什么啊,能爽快点么!

  我和苏月闻言,都一脸通红,活像两个煮熟的大虾米。我咳嗽了两声,尴尬的说道:“咳咳,这个,这个,母后是怎么知道的。”

  “得了,你甭管我怎么知道的,这里没你什么事了,你去你皇帝哥哥那转转吧,别妨碍我们女人家家的说说私房话。月儿就不和你去了,留下来陪陪我这个老人家,我待会叫人知会皇帝一声,等你见完了你皇帝哥哥,再来接她吧!”太后娘亲一脸嫌弃的开始轰我走了。她这样儿的都叫老人家,那老人家也都太风韵犹存了吧!得!我又遭嫌弃了,敢情我不是您亲生的,苏月才是您亲生的!说好的是想我来着的咧!你们都是大骗子!呜呜……

  然后我就去屁颠屁颠的去见了皇帝哥哥。我就知道,他能找我有什么事儿,我一游手好闲的王爷,能干什么正事儿啊。就过去和他随便聊聊天,喝喝茶,那圣旨上冠冕堂皇的理由——除夕宴,是半个字也没有提,看吧,我早说了吧。因为我们聊天老是不在一个频道上,于是我又被愉快的嫌弃了。于是我就屁颠屁颠的跑去接苏月回家了。

  只是去接苏月的时候,看见了太后娘亲一脸的意味深长的表情,无端的打了个寒颤。苏月好像比我走的时候更加害羞了,回去的路上脸上的红色一直都没有消退,话都没有说一句,沉默了一路,直到回到了家才开口。

  ☆、第65章 这是母后送的

  我们安安静静的吃了晚饭,原本就不爱说话的苏月,今天更显得沉默了。对于我走了之后,太后娘亲到底跟苏月一起干了些什么,我无比好奇。可是,无论我怎么询问苏月,苏月就是不说,我越问她,她便对我越是冷淡,最后恼羞成怒的瞪了我一眼,我才得以消停。唉,好奇害死猫啊!

  我如往常一样,沐浴过后便穿着睡袍坐在了桌边喝茶,顺手翻了本野史拿在手上看。在不知不觉中,下人们都退了下去,房间里就只剩下我一个人在那儿坐着了,苏月还在净房沐浴。噫,貌似今天苏月沐浴的时间有点儿久啊。

  在我刚从书中看出了一点儿趣味的时候,便被一阵细细的脚步声音惊动了,我知道是苏月沐浴出来了。对于已经渐渐的对这种场面形成抗体了的我来说,这已经不足为惧了,我完全能够从容的去面对。我悠闲的喝了口茶,然后把书慢慢的合上放在了桌面上,抬眼去看苏月。

  “噗!”我实在是受不了眼前的刺激,将口中的茶给悉数喷了出来。

  苏月跟个没事儿人一样,慢慢的走了过来,坐在了桌边,优雅的给自己到了杯茶,清清淡淡的喝着。

  我一脸呆滞的望着她,半响才找回自己的声音,惊疑不定的问道:“苏……苏……苏月,你这件衣服哪儿来的啊?”

  苏月淡然的拿起茶杯,慢慢的抿了一口,眼睛盯着茶杯沿,轻轻的说道:“母后给的。”

  我狠狠得咽了口唾沫,继续呆呆的问道:“这要是穿坏了或者不见了,该怎么办啊?”我脑袋里开始想着怎么给这件衣服制造点“意外”,让它消失。

  苏月举止优雅的抚了抚膝间的衣料,冷冷清清的说道:“不怕,母后给了我十件这样的衣服,说是不够的话她再送些来。”噗,我一口老血喷了出来,太后娘亲啊,您真狠!

  “呃,那个,大冬天的,你穿着这样的衣服,不冷么?”我小心翼翼的望着苏月说道。

  “屋子里烧着地龙,挺暖和的,我不觉得冷。”苏月凉凉的撇了我一眼,依旧那副冷冷淡淡的样子。

  哎呀妈呀!我流鼻血了,这才刚形成几天的抗体啊,一下子就给吓没了,我彻底不淡定了。太后娘亲!您这是要闹哪样啊!还有,苏月,你这淡定从容、冷冷冰冰的样子,配你这身衣服真的好吗?!

  只见苏月穿着一件金丝织成薄纱衣裳,重点部位绣着花朵点缀在上面,整个一半透明的状态,偏偏款式又是那种中规中矩的样子,这种欲露不露、欲说还休的调调,简直是要命啊!再配上苏月这副冷冷清清,端庄优雅的姿态,简直了这是!一股浓烈的奔放与禁欲的气息相互交织着冲击我的神经,这种矛盾的美感,使这种效果更具有诱惑力。

  这回是真要流鼻血了,身体也不自觉的开始发热,我赶紧把头仰了起来,用手捏着鼻子,防止鼻血流出来。这要是真在苏月面前流了鼻血,那可真就糗大了呀!

  苏月转头疑惑的看向了我,柔柔的问道:“王爷这是怎么了?可是身体有什么不适?”

  “啊?!没……没事。”我仰着头,赶紧调息着自己的状态。是没事咧,就是血有点多,没有了那每月一次的了,现在直往上来。

  “那为何做出这番举动呢?”苏月依旧淡淡的询问着。

  “呃,我……我……我……”我特么说在干什么好呢,快急死我了呀!难道跟她说我兽血沸腾了?!我脑抽了才会这么说!我该怎么说呀,在线等,急,求支招啊!我支吾了半天,急的汗都出来了,身上就更热了。得!这澡是白洗了!我最后人一急,脱口而出:“我看着房梁上的花纹挺好看的,就想多看会儿。”唉,我尽力了……

  等了半响都没有听到声音,刚想低头看一看什么情况,就听见了苏月说:“那你慢慢看吧,我先上床去睡觉了。”接着一阵轻柔的脚步声由近及远的响起。

  我待脚步声停止了,才敢偷偷捏着鼻子低头看了一眼,发现苏月真去睡了才放下了心,长长的出了口气。这万恶的身体!这万恶的生理反应!苏月,你怎么能听太后娘亲的,这么瞎胡闹呢!这么个清雅淡逸的人儿,妩媚起来可不是一般人能受的了的啊!

  我平复了好大一会儿,才慢慢的走向了床榻,我轻轻的爬上了床,钻进了被窝,与苏月保持着一定的距离,一身僵硬的仰躺在了她的旁边。我怔怔的望着床顶,目不斜视,连呼吸都变得小心翼翼,怕发出声音惊扰了身旁的人儿。可偏偏在这寂静的夜里,我每每吞咽唾沫的声音竟是异常的清晰。我们就这样并排仰躺在床上许久,直到苏月慢慢的转过身去,背对着我,轻轻的说了一句:“睡吧。”我分明听见,在这寂静的夜里,一声轻微的叹息,响在耳侧,久久不曾消散。

  我想了一下,转了个身,慢慢的靠了上去,轻轻的将手伸了过去,从后面抱住了苏月。我温柔的亲吻了一下苏月的发丝,轻轻的说了句:“晚安。”便露出了满足的微笑,闭上眼睛,沉入了梦乡。苏月,请不要因为别人,而委屈了自己,你,不应该是这样的,请给我一点时间……有你,真好!

  在接下来的一段日子里,太后娘亲赐下了很多补品,尽是那些稀奇古怪的东西,还特地派了个嬷嬷来监督我喝。我也真是醉了,每次都喝得我鼻血飞溅,她们也不怕我血尽人亡啊。对此,苏月的态度总是冷冷淡淡的,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模样。然后晚上睡觉的时候,又一脸云淡风轻的轮番换着太后娘亲给她捣鼓的那些衣服。我是用了多大的毅力,才能抵挡得住那些奇怪的生理反应啊,还好苏月没有进一步行动,不然……这些日子,我可算是把太后娘亲给她的那些衣服看了个遍,也不得不佩服太后娘亲的强悍。她上哪儿弄的这些东西啊!难道她以前就是这么对付我那死去的皇帝老爹的?!说好的大家闺秀端庄贤淑的咧?原来都是骗小孩的啊!您还我温柔体贴、对我关怀备至的高冷苏月!我不禁有些沮丧。

  时间就在这些平淡而充实的日子中飞快的流逝,转眼就离除夕宴只有几天时间了。辰国,也在这一天迎来了这个冬天的第一场雪。

  看见漫天的雪花肆意的飘洒在大地上,给大地装点上了一件银色的新装,苏月显得异常开心,终于打破了她最近脸上一贯的冷冷清清,露出了些许雀跃。雪下得很大,不一会儿便在地上堆积了厚厚的一层。小辣椒老早就跑过来了,嚷嚷着要我们陪她一起堆雪人玩。

  我一时玩心大起,便在地上随便抓了把雪,捏成了雪球扔向了小辣椒,结果一场别开生面的“雪球大战”就为此拉开了序幕,席卷了院里所有的丫鬟小厮们,连苏月也不幸中招了。我一面攻击着小辣椒,一面保护着苏月,身上挨了那小丫头几下结实的,还好身上衣服穿得多不觉得疼,不然我可就惨了。苏月也渐渐的露出了灿烂的笑容,映着白雪,整个人都散发着淡淡的光芒,美好而圣洁。久违了,苏月那灿烂的笑容。

  渐渐的苏月也会躲在我后面,偶尔丢出一两个雪球攻击了,可就她那力道,还没到达目标,便已经掉落了下来。不过,重在开心嘛。看着院子里的皑皑白雪,听着充斥着整个院子的欢声笑语,紧紧握着身边的人儿温暖的手,我心里不禁升起一种满足。我要到生活,不就是这个样子么?

  和她们疯了一会儿,我和苏月便累得坐在了檐下,直喘着粗气。小辣椒一副女霸王的形象,站在雪地里插着腰,指着我们一个劲儿的嘲笑,说我们这副小身板儿,要是上了战场,连给人塞牙缝的资格都没有,我不禁翻了翻白眼。切!说得好像你的身板有多大似的,明明就只有我的一半大,还在那吹嘘。我一好好的安乐王爷不去当,干嘛要上战场和那些大老粗们拼命啊!我傻啊我?!

  小辣椒看见我们也没有搭理她,便也觉得无趣了,自己就在那自顾自的堆起了雪人。等到她堆完了,还兀自在那得意的炫耀,她堆的多么漂亮呀。我一看,我滴个娘誒!尼玛就两坨雪疙瘩堆在一起,上面插俩树枝,就在那得瑟了。我要堆个出来,保准吓死你!

  于是我臭屁哄哄的起了身,认真的堆起了现代版雪人,苏月也不禁起身仔细的看着我堆。我唤了下人送来了堆雪人所需要的道具,认认真真的刻画着心里的形象,想要把它表达出来。有人说过,认真的人儿是最美的,我认真的时候美不美不知道,我只知道我堆雪人的时候四周静悄悄的,好像大家都被我的动作所吸引着,生怕惊扰到我似的。直到我快要堆好的时候,我端详了一会儿眼前相互依偎着的两个雪人,给他们披上了我和苏月的衣服就算完工了。四周顿时响起了一阵抽气声。

  “好漂亮的雪人啊!韩青你是怎么堆出来的呀!”小辣椒在一旁蹦蹦跳跳的,火急火燎的问道。

  “你刚刚不是看着我堆的么。”我得意的说着。

  “我……我……我忘记了,要不,你再堆一次我看看?”小辣椒泛着水汪汪的大眼睛,可怜兮兮的看着我。我呸,你这女霸王,我要是被你这副模样给骗到了,我就不用混了!你那点小套路,我门儿清!

  “我也忘记了。”我脸不红心不跳的说着。

  “你!“小辣椒顿时怒了。

  “夫君,这两个雪人可是堆的我们?”苏月一双眼睛泛着熠熠的光芒,紧紧的盯着那两个雪人,仿佛生怕一眨眼,它们便会消失似的。

  “嗯,喜欢么?”我温柔的望着苏月说道。

  “嗯,我很喜欢。”苏月转头看着我的眼睛,认真的说道,眼里的光芒似要将这漫天的雪花给融化一样。

  我们就这样静静的对视着,似有一种不知名的情愫,在我们眼中流转,场面是如此的温馨美好。

  可偏偏有些眼色不好的人硬要打破这美好的气氛,只见小辣椒叉着腰吼道:“我不管!我一定要让你教我,并且我还要到外面护城河的冰面上堆一个,让大家都看看这么漂亮的雪人儿!”大姐!你可问过我是否同意?!

  ☆、第66章 反正我要抱孙子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