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不是我想变弯的(gl)_第21章

五把刷子Ctrl+D 收藏本站

  “除夕”这个欢快的词语,很快便降临到了辰国的每一个人身上,我也迎来了在这里度过的第一个“年”。我已经渐渐的融入到了这个时代、这个身份。在这里,我有溺爱我的太后娘亲,有疼爱我的皇帝哥哥,有真诚待我的朋友,还有那个爱着我同时也被我所爱着的妻子――苏月。我不再感到隔阂,不再感到孤单,我知道,这里有那么一群人,需要着我,同时,也被我所需要着。

  这天,王府里到处张灯结彩的,一副喜气洋洋的模样。丫鬟小厮们个个穿着崭新的衣服,顶着一脸灿烂的笑容,相互说着吉祥话。我和苏月老早便被知情知意伺候着起了床,换上了华贵的衣服。苏月画上了精致的妆容,带上了属于王妃应有的繁复头饰,以及那些精美的首饰,举手投足间一派雍容端庄的气息。而我,也被苏月仔仔细细的装点了一番,挂上了名贵的配饰,戴上了象征王位的发冠,一个威严俊逸的华贵形象直击人的眼球。好紧张哟,感觉又要去走红地毯了呀!

  我和苏月安静的用了早膳,便给下人们分发了过年的赏银,喜得他们一个个眉开眼笑的,嘴里吉祥话蹦个不停。吩咐好了王府里的事情,我便和苏月相携着进了皇宫,去给太后娘亲请安,这也是上次“赠衣事件”之后,我们第一次去见太后娘亲。没办法,不能怪我不够孝顺,主要是太后娘亲太豁得出去了,我心里慎得慌啊,我怕呀!

  我和苏月来到太后娘亲的寝宫,恭恭敬敬的给太后她老人家行了个大礼,齐声说道:“儿臣(儿媳)给母后请安,祝母后身体安康。”

  太后娘亲一脸慈爱的看着我们,微笑着说道:“都起来吧。”然后,冲苏月轻轻招了招手,温柔的唤道:“月儿呀,快来!坐到母后身边来!”得!还是儿媳妇是亲的,儿子是捡的!

  我跟苏月慢慢的起身,苏月依言轻轻的走了过去,挨着太后坐在了她的旁边,一脸的恭顺。对这样的不平等待遇,我早就见怪不怪了,我犹豫了一下,慢慢的走了过去,大刺刺的坐在了离太后娘亲两个空位的椅子上,宫女们快速的给我们奉了茶,便退到了一边。

  太后娘亲瞟了我一眼,挑挑眉,冷冷的说道:“哟,三猴子,你娘老子我是洪水猛兽呀,还是瘟疫病症的,用得着躲那么远吗?”

  我讪讪的笑着,把屁股挪了挪,再挪了挪,坐到了太后娘亲的另一边,一脸讨好的看着她。太后娘亲满意的看了我一眼,绷着想笑而又故意不笑的颤抖着的嘴角,转头看向了苏月。一到苏月这边,嘴角就放肆的裂开了,那个久违了的温柔劲儿又上来了。我真想回到过去,看看从太后娘亲肚子里爬出来的是不是这个韩青,该不会是学“狸猫换太子”那样,用“韩青”换的“苏月”吧?!

  “月儿啊,好孩子,真是谢谢你了呀!上次你教给宛如的那个捏腿的手法,真是不错啊,现在宛如每天用那种手法给我捏腿,我这腿疼的毛病呀,倒是好多了。”太后娘亲开心的说道。

  “这都是月儿应该做的。”苏月乖顺的微低着头,想了一会,接着说道:“早年月儿的外婆也有这个腿疼的毛病,后来外公寻遍大江南北,从一个游方道士手上习得了这个手法,每日给外婆用这种手法按压,渐渐的外婆的那个毛病便没有发作了。那天,看见母后也有这个痛楚,想着应该是有用的,便说了出来,教给了宛如姑姑。苏月只是动了动嘴巴,并未出力,母后要谢,当谢那个游方道士或者是宛如姑姑。”啧啧,做好事不居功啊,苏月真是个“活雷锋”啊!

  闻言,太后娘亲眼中的慈爱更加浓郁,拉着苏月的手轻轻的拍着,说道:“真是个好孩子!我呀,谁也不谢,就是要谢你呀!”

  苏月闻言,腼腆的低下了头。

  看着这一幕有爱的画面,我满意的颔首喝起了茶。要是苏月和太后娘亲能一直这么融洽的相处,就是一直忽视我的存在,也没关系。就这样静静的看着这两个如此爱我的女人,我也会感到非常满足。

  “对了,上次给你的那些东西,效果怎么样啊!”太后娘亲一脸认真的看着苏月。刚刚那静谧美好的画风突然就没了。

  “噗”我一口茶水喷了出来。拜托!据我所知,您就给了苏月那几件衣服好吗!您亲儿子我,还在这儿坐着喝茶呢!您就不会让我回避一下,你们私下再去讨论啊!哦不,私下也不该讨论这个,您可是一国太后呀!多么庄严肃穆的高大形象呀,怎么就能轰然坍塌了咧!

  苏月闻言,将头埋得更低了,连耳根子都红了。虽然比较想谴责太后娘亲的行为,但,能看见这个样子的苏月,倒是也不失为一个原谅她的理由。话说,相较于苏月穿着那些衣服面对我时候的冷冷冰冰、清清淡淡的摸样,这个时候苏月的表情才算是正常人该有的嘛!害我老以为那段时间是我出现了幻觉,那些衣服都是我幻想出来的,我就是个变态!呼呼~还好!还好!我不是变态!

  听到声音,太后娘亲凉凉的瞥了我一眼,说道:“怎么?不满意?”

  我更加无语了,这都哪儿跟哪儿嘛!我被那口茶呛得咳嗽个不停,就是咳嗽真停了,我也不敢停呀!面对这么彪悍的老娘,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去应对。所以到后来,我便咳嗽得半真半假了。

  “行了,别装了!再咳,没病也得咳出个什么病来了!”太后娘亲根本不吃我这一套,贼精贼精的,她无比嫌弃的看着我说道:“前段时间,那么多补药吃进了你的肚子里,都没个作用,月儿到现在肚子都没个音信,我还盼望着明年能抱上你们俩给我生的孙子咧!看来,肯定是你以前和那些妓子小倌们胡混多了,把身体给掏空了,现在是到了要还债的时候了!”我……太后娘亲啊!您可以不那么直白,稍微含蓄那么一丢丢吗?!他们掏没掏空我,我不知道,感觉您这才是要掏空我的节奏啊!

  我刚想泪流满面的狡辩一下,结果太后娘亲想了想,又接着说道:“我不管!反正我明年要抱孙子!你自己看着办吧!反正,补药我这里多的是。”

  我看着办?我看着办?!我特么怎么看着办啊?这孙子能是看出来的么!皇帝哥哥不是给您生了几个孙子了么,为嘛还要盯着我呀,我容易么我!补药有个屁用啊!再吃下去,我只有两个结果等着我了——要么,虚不受补,要么血尽人亡。苍天呐!

  在我转头想找到苏月这个同盟,一起谴责下太后娘亲的这个霸王条款的时候,我发现苏月一脸通红的转过去了头,就是不看我。别呀,这就只剩下我孤军奋战了呀,怎么抵抗得住太后娘亲呀?明年生崽,还必须得是个儿子?啊~啊~啊,臣妾做不到啊!

  看着我一脸欲哭无泪的表情,太后娘亲挑了挑眉,一脸威严的看着我,将她那身上位者的气势悉数压迫到了我的身上,我差点给压趴下。“怎么?莫非你对月儿不满意?”

  苏月闻言,转过头来静静的看着我,眼里的光芒是那么冷,那么幽深。

  “啊?!哪有的事儿!”我滴个亲娘哟,您这是要让我引火烧身吗?当着苏月这么问!

  “既然满意,你就加把劲吧!这事儿,就这么定了,我还等着你们的好消息呢!”太后娘亲闻言,瞬间收了那身的气势,望着我露出了狡猾的笑容。

  就这么定了?!我嘴角抽了抽,感觉有哪里不对,我怎么有一种被卖了的感觉啊!

  当我还在纠结的时候,又有内侍前来禀报,说是慧阳公主和柴驸马就快到了,命内侍先行一步前来禀报。

  对于这个一直“只闻其声,不见其人”的姐姐韩慧,我一直是充满着好奇的。这可是本朝唯一的一个公主呀!简直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呐,那还不得,银子随便花,美男随便挑呀!啧啧,要是当初我穿越成她了,那还不得幸福死啊!想想就兴奋呐!呃,咳咳,当然,我现在穿越成了韩青,能有苏月,也是能幸福的哩。

  在我伸长了脖子的眺望中,一个一身淡雅,气质高贵的美貌女子和一个文文弱弱的俊雅男子一同步入了内殿。不用说,他们一定就是我的姐姐姐夫了。

  待他们恭敬的行完了礼,太后娘亲一脸激动走上前去,握住了韩慧的双手,眼含泪花的说道:“惠儿呀,你可算是来了,路上辛苦了呀!”看这情形,我估计,要是不是过年这礼必须得行,太后娘亲一准儿礼都不会等他们行,就会冲上去。

  韩慧哽咽的说道:“儿臣不孝,不能常侍母后左右,望母后恕罪。”

  太后娘亲含泪拍了拍韩慧的手,慈爱的说道:“傻孩子,母后怎么会怪你呢?母后心疼你都来不及呢!”

  “母后!”韩慧激动的扑进了太后娘亲的怀里。

  看着这样的场景,我的心里酸酸的,感动于这份母子深情。我慢慢起身,牵着苏月走上前去,向韩慧和柴驸马相互见了礼,便笑嘻嘻的规劝着大家坐下闲聊。

  ☆、第67章 “基”情四射

  我慢慢的从她们零碎的谈话中知道了,我的姐姐――慧阳公主韩慧,早已经嫁给了眼前的这个男人。而他,则是北原郡公的儿子,也就是曾经的状元郎――柴毅。而现在,慧阳公主跟随着柴驸马,在北方的一个边境州府就任,与京都相隔甚远,坐马车一个来回也得用上两三个月的时间才能到达。所以一年之中,仅仅也只有过年的这段时间,慧阳公主才能回来与太后娘亲相见。这就难怪太后娘亲会表现得如此激动了。万恶的古代龟速交通啊!这要搁现代,一天都能跑上几个来回了!

  看着公主驸马他们两人,一个斯文儒雅,一个淡逸高贵,倒也称得上是一对璧人。由于他们的到来,也着实解决了我眼下的囧境,我不用再被太后娘亲,搁在铁板上面翻来覆去烤了,我不禁对他们报以了十二分的感谢。也使得我与他们的交谈,更加的真诚与热切。

  我姐姐韩慧,真的是个很不错的人,言谈举止温柔得体、高贵而不失礼数,言语间的“度”把握的非常的好,举手投足间,自有一股皇家特有的尊荣气派。我不禁各种羡慕嫉妒恨啊,怎么这种气派在我身上就找不到那么一星半点儿的痕迹咧!唉,看来像我这种“高仿品”,还是不能跟人家那种“正品行货”相较细节啊!

  而柴驸马,给我的感觉就是那种斯文有礼,儒雅非常的文弱书生样。他身上的那种俊逸的气息,总是给我一种莫名的熟悉感。令我不禁苦思冥想的去回忆,到底是哪儿熟悉了?

  又听一个侍人前来禀报,说是二哥就快要到了。当看到二哥一如既往的那副和风细雨、温柔俊雅的模样,我脑海中突然“叮”的一声,如拨开云雾般渐渐清晰起来。

  哎呀妈呀!我终于知道柴驸马身上是哪儿熟悉了。这特么不就是一个翻版的“二哥”吗?只是显得更加文弱了一些。他俩就这么站一块儿,虽然模样稍有不同,但那一身的气质,简直就像是一个妈生的。

  我脑海中不禁开始天人交战起来,难道这样就被我发现了什么惊天大秘密?!我是踩了狗屎还是怎么的,怎么以前买彩票,不见我这么运气呀!柴驸马该不会真是二哥他母亲的私生子吧?额,如果真是,那发现了这个秘密的我,会不会被杀人灭口啊!好怕怕呀,我突然变得好紧张哦。呃,不对,是好兴奋,我感觉我整个人都瞬间激动了起来,我心中的八卦之火正熊熊燃烧着。

  不过,这也许还有另外一种想象的空间,那就是——我姐姐其实跟二哥有什么什么瓜葛?又或者是,我姐夫跟二哥有什么什么?呃?!难道他们有□□?这个,画面太美,我简直不敢想象。不过看见二哥和我姐夫那对视的时候,“基”情四射的眼神,噫,我不禁捂住了红红的小脸不敢去看。这会不会太污了呀!人家其实是个很纯洁很纯洁的孩子呀!

  “青儿,老三!三猴子?!”我沉浸在自己的想象之中无法自拔,连太后娘亲唤了我好几声,都未曾察觉,直到太后娘亲忍无可忍的叫了那万恶的外号。

  “夫君,母后唤你呢!”苏月悄悄的在别人看不见的地方,拉了拉我的手,小声的提醒到。

  “哈?!啊?母后叫我啊?有什么事儿么?”我这才渐渐的回过神来,可是,明显的还是不在状态。

  “唷,老三倒是长进了呀!怎么?我这就开始遭你嫌弃呐?现在没事都不能唤你了吗?”太后娘亲嗔怒的瞪了我一眼,酸酸的说道。不过,那眼神,怎么看怎么没有杀伤力。

  “呵呵,哪儿能呀!只要你母后您愿意,任何时候都可以唤儿臣呀,儿臣就是听一辈子都乐意哩!”我一个激灵,被太后娘亲的怨念,给激得瞬间回了神,赶紧蹭了上去,扒着太后娘亲的衣角,死皮赖脸的撒着娇。

  太后娘亲宠溺的点了一下我的额头,嗔怪的说道:“赶紧收起你这副模样,都是成了亲的人了,也不怕大家笑话。”

  我“呵呵”的笑着,就是不撒手,苏月、韩慧还有太后娘亲都拿我没办法,只能宠溺的望着我,无奈的笑着。呵呵,在可以“耍宝”的年纪,就要死命的去“耍宝”,不然,过了年纪,我上哪儿去哭去呀我!不过,不知道是不是我脑抽,认为二哥和柴驸马虽然也是望着我那样的笑着,可总是让我觉得不同于苏月她们,感觉不到他们笑容里的暖意。哇哇哇!你看,他们又那么充满“基情”的装作无意间那样对视了一眼,可惜还是被敏锐的我发现了,肯定有煎情!

  太后娘亲慈爱的说道:“我刚刚是说,皇帝待会就要过来了,今天难得大家到的这么齐,中午是家宴,大家就不用那么拘束了,可也不能太没个规矩,尤其是晚上的除夕宴,别到处瞄了,老三,说的就是你!”

  嘎?!这难道不是躺着也中枪么!我感觉我平时挺温文儒雅、平易近人、举止得当的呀,怎么就叫没个规矩了咧。太后娘亲,大过年的,不带这么损人的啊!我不禁瞥了瞥嘴,不情不愿的说道:“您就放心吧,今天我保证一定规规矩矩的。”

  太后娘亲很是怀疑的望着我,我不禁叹了口气,接着说道:“就算您不相信我,总得相信苏月吧!”

  太后娘亲闻言,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将主要力转移到了别人身上。我顿时泪流满面,我的亲娘呀,我在您心目中到底是个什么形象呀!我一瞬间变得无比沮丧。

  苏月看着我这副模样,忍不住露出了笑容,趁人不注意的时候,偷偷的将手伸进了我的衣袖,轻轻的捏了一下我的手心,在我目光投过去的时候,无声的安慰着我。呜呜~还是苏月好啊!

  到了中午,我们一家人便一起吃了一顿家宴,虽然席间的氛围一直都是简单随意、开开心心的,大家也并没有太多的拘束,可是,就是感觉不到像现代一家人聚在一起吃饭时的那种自由洒脱。我总感觉,无形中,他们之间有一种看不见的隔膜,离得近,却又触摸不到。不愿去理那些令人不喜的情绪,我一直没心没肺的吃着、喝着、笑着,带动的大家也更加感受到节日的喜气了。

  吃完了饭,大家又闲聊了一会儿,便都开始着手晚上除夕宴的事情了,帮忙的帮忙,指挥的指挥。就我和苏月像个没事人一样,坐在那儿,发发呆,喝喝茶,其实这样也挺不错的,至少,我并没有在苏月脸上看到羡慕或者可惜的情绪,反而,她似乎也挺满意这种悠闲的状态的。我真是傻人有傻福啊,啧啧,连偷个懒都这么光明正大,还带上了家眷!

  于是,晚上我心安理得的带着苏月,享受着大家的劳动成果,优哉游哉的步入了进行除夕宴会的大殿。

  虽然以前也参见过大场面的“中秋宴”,但跟这次宴会比起来,就是小巫见大巫了,毕竟,这次很多京都之外的官员也到场了。只见,巨大的大厅之中坐满了人,远远的看上去,有一种人山人海的感觉,中间留了块空地,估计是用来表演什么供人观赏的。大家都穿着崭新的朝服,按品级爵位由内到外的坐着,喜气洋洋的交谈着。

  还好这个身体的身份不低,能够坐在前排,不然,真要看个什么展示的东西,非要配个望眼镜不可。我带着苏月,安安静静的坐到了属于我们的座位上面,也懒得去理那些前来巴结的人们,这样,反而让那些不明情况的人以为我突然变得高深莫测了起来,无形中,给自己增添了一份威严。

  皇帝哥哥坐在了大殿的龙椅上,皇后和太后娘亲分别坐在了他的两侧椅子上,三人都是一副庄严肃穆的形象。真是一点儿也看不出,太后娘亲折腾我的时候,那种令我恨得牙痒痒的模样。果然,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啊!你眼睛所看到的不一定是真的!

  他们分别对大家意思意思的说了几句吉祥话,换来了大家的一片恭贺。然后便是一些漂亮的姑娘的歌舞秀,以及一些技艺高超的艺人的现场展示,真是一场赤果果的视觉盛宴啊。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