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不是我想变弯的(gl)_第22章

五把刷子Ctrl+D 收藏本站

  这些姑娘们穿的可真少!每当我眼睛直楞楞的盯着她们,想要研究一下她们是否被冷起了鸡皮疙瘩的时候,总能感觉到腰间一痛。然后一转头,便会看见苏月坐在那儿,端庄有礼的吃着东西喝着酒,眼睛连瞟都没有瞟我一眼,弄得好像我腰间的手不是她的似的。要不是,我腰间还搁着的那只手,那么明显的触觉,我还真就信了不是她干的了。苏月啊!你上哪儿学的这一套啊!该不会又是太后娘亲的杰作吧!我还要不要活啊我!呜呜呜~

  慢慢的,宴会也进行到了最关键的一个环节了,先前吊足了大家的胃口,令我也很是好奇,那就是——国宝展示。乖乖!可算是要见到传说中的国宝了!

  ☆、第68章 被扑倒了

  只见场中表演着的艺人们慢慢地退了下去。|大家都屏住了呼吸,全神贯注地等待着即将出现的东西,热闹的现场顿时变得落针可闻。

  在万众瞩目之下,国舅那小子很是得意的,带着三个侍人,步入了会场中央。那三个侍人手中各举着一个托盘,形状或大或小,托盘上的东西皆用一块明黄色的绸布遮掩着,看不真切。

  待四人在场中站定,国舅那小子很是倨傲的扬起了嘴角,抬起双手,轻轻地击打了两下。于是,伺候在大家案桌旁的侍人们,纷纷熄灭了大家案桌旁的灯火,只余下最外层的两圈,支撑着整个会场的照明。顿时,整个会场一片昏暗,越是往里,便越是看不清人影。乖乖,吓死宝宝啦!要是刚刚他拍的那两下,不是要关灯,而是要刺杀我们,那全场百分之九十的人今天得交代在这儿。好惊险啊!

  在大家对此疑惑不解的时候,昏暗之中,有一个故作沉稳的声音响起。

  “众所周知,咱们辰国有三件国宝。这第一件,便是龙凤夜明珠。相传上古时期,有龙凤二神,在一凡间山涧相遇,一见钟情,相互嬉戏,此间情景为一神珠所录。此神珠,便是龙凤夜明珠。”

  说到这里,国舅那小子见大家的注意力已经成功的被他的声音所吸引,故意停顿了一会儿,吊足了大家的胃口,接着说道:“相传,在漆黑的夜里,取出龙凤夜明珠,便可令四周皆被神光所照,一片光明。同时,周围将出现龙凤二神嬉戏的场景,久久不散。”

  哇塞!真的假的啊!难道这个世界真的有神?!按这形容,简直就是一台自带电源的现代投影仪啊!

  不得不承认,国舅这小子,对龙凤夜明珠这番充满神奇色彩的介绍,成功的挑起了在场所有人的兴趣。毕竟,这还是龙凤夜明珠第一次在大家面前,揭开神秘的面纱,赤果果的暴露在了大家的面前。哇哈哈!这第一次现世,就被我给赶上了呀!感觉真是棒棒哒呀!

  怀着对神灵的那份敬畏,在场的众人,都睁着那双眼睛,死死的盯着那处昏暗,仿佛想要冲上去,亲手将那昏暗之中的遮掩给揭开,让那神秘的景象彻底的展露在大家的面前。

  随着一声布料滑动的声音响起,众人的呼吸顿时一紧,眼前被一片神秘的光芒所笼罩。入眼便是一片青色的光芒,光芒之中,还真有龙凤二神的虚影,飞舞着相互缠绕、嬉戏。

  在光芒的映照下,平日里庄严肃穆的大殿也显得朦胧神秘了不少,更添了一股龙凤和鸣的祥和欢快的气息。每个人看上去,都是那么的柔和美好,呃,除了场中央那拿着块布料,在得意傻笑着的国舅。真不知道他在傻笑些什么,这又不是他们家的!

  看见了这么神奇的一幕,我惊讶的张大了嘴巴,不敢置信,原来这个世界上,还真有这么神奇的东西啊!我转过头去,想看一看苏月此时的表情。没想到,在青色的光芒下,苏月的侧脸是那样的好看,整个人显得是那么的不真实,仿佛只要一阵风吹来,她便会乘风而去,羽化成仙。

  我不禁莫名的有些紧张,生怕会就此失去她,看着她的眼神也不自觉的带上了一分急切。

  苏月似是感受到了我的目光,缓缓地转过头来与我对视,那眼里盈盈的光芒,看得我心中莫名的一动。

  我刚想做点什么煽情的举动,就发现苏月突然表情嗔怪的瞪了我一眼,然后拿了块糕点就塞进了我的嘴里。我……原来,从我开始惊讶的张大嘴巴,直到现在,我的嘴巴都没合上过,我就以这副傻样儿,看了苏月这么久。还想煽点情?她没扇我两巴掌就算是对得起我了。要让我遇到个人这么猪哥的看着我,指不定得给他来两下,才心里舒坦。唉,失策呀失策!

  “啪啪啪!”在这安静的大殿上,又响起了两声清脆的拍击声。不用看也知道是国舅那小子又在作妖了。只见,伺候在大家案桌旁的侍人们,又纷纷点燃了大家案桌旁的灯火。整个大殿顿时恢复了明亮。龙凤夜明珠也被遮盖起来,小心的放在了托盘上面。

  众人这才从陶醉的状态中回过神来,或热烈的讨论着刚刚那神奇的一幕,或意犹未尽的盯着那托盘,想要再次感受一下刚刚的那份神奇。

  皇帝哥哥显然对国舅营造出来的这种氛围很是满意,同时也为是这种神奇之物的拥有者而自豪,爽朗的笑着说道:“国舅爷,你就别卖关子了,赶紧展示第二件国宝吧!”

  “微臣谨遵皇上旨意。”国舅那小子显然感受到了皇帝哥哥愉悦的心情,朝皇帝哥哥躬身行了一礼后,满含得意的与皇后遥遥对视了一眼,接着说道:“这第二件国宝,便是战神剑。”

  “相传,有一天外陨铁,被一上古铸剑师所得。该铸剑师在人迹罕至的地方专心铸剑,耗尽心血,花费数十年之久,最后以身饲剑,才得以铸成此剑,剑成之日,天降异象,方圆数十里范围之内笼罩在一片雷霆之中,久久不曾消散。”

  “后来,这把剑几经辗转,差点被人埋没,最终落到了一位将军之手。这位将军自从得到这把剑开始,便战无不胜攻无不克,未曾有一次败迹,每次上战场,便如有神助,所向披靡。渐渐的,他便成为了人们心目中的战神,这把剑,便因此命名为战神剑。”

  “这位将军,便是辰国的先祖。这把剑,便是辰国的镇国神剑,代表无上权威,代表辰国人不败的信念,见神剑如见陛下,百官跪迎!”国舅说到这里,语气也不免庄重肃穆起来,隐隐的有一种神为辰国人的自豪在里面。

  真的假的啊!怎么听上去有一种听神话故事的感觉啊!

  国舅抬手,恭敬的揭开了托盘上的绸布,瞬间一柄通体漆黑、造型霸气的宝剑映入了众人的眼帘。呃,难怪差点被人埋没了的,这么黑的宝剑倒是不常见啊!这要搁不懂行的山间农夫手里,指不定被拿去当搅屎棍了。呃,该不会真当过吧?!

  众人一见到神剑真容,便自发的全部跪倒在了案桌前,虔诚的高呼:“吾皇万岁!辰国世代永昌!不败不灭!”

  看着所有臣子都跪了,我也不好意思再坐着了,慢吞吞的跟着众人跪在了地上,嘴里含糊不清的随着他们呼喊着,到底喊了些啥,我也没听清。这脑洗得真彻底呀!这妥妥的一票狂热米分丝啊!怎么感觉有一点点深入传销窝点的感觉啊!好怕怕啊!

  皇帝哥哥,无比自豪的说道:“大家都起来吧!辰国的信念便是‘不败’,希望大家一直传承下去,让辰国真的‘不败不灭’下去!”

  “是,陛下。我等以身为‘不败战神’的子孙为荣,以身为辰国的子民为荣!辰国必将不败不灭!”众人齐声呼喊着,然后慢慢的起身坐在了原位,每个人的脸上都被一腔热血激得通红。好热血哦!听得我都热血沸腾了起来啊!

  待国舅将战神剑遮盖放好,便准备介绍这第三件国宝了。因为前两次的震撼,我不禁对这最后一件国宝充满了好奇,一双眼睛紧紧的盯在了最后一个托盘上面。看那轮廓,四四方方的,倒像是个盒子,可能东西就放在了里面。这最后一件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呢?

  国舅那小子,在这关键时刻居然不得瑟了,他微微沉吟了一下,一脸严肃的说道:“这第三件国宝,便是这样一个东西。”

  说完,居然也再不卖弄了,直接揭开了托盘上的布料。只见一个乌漆嘛黑的正方形形状的物体呈现在了大家的面前。在众人纷纷向国舅投去“然后咧”的眼神示意之后,国舅那小子很光棍的回以“就是这样”的眼神。我绝倒,汗,原来这不是个盒子啊!最后一件国宝居然就是这一坨?!你逗我玩呢!国舅你不是解说员么,你倒是解释解释啊!

  在众人大眼瞪小眼的目光之中,国舅那小子终于吭声了,他轻轻咳嗽了两声,平平淡淡的说道:“相传,这样东西也是先祖传下来的,是一个极为重要的东西。只是,由于时间比较久远,这样东西的用途,以及名字,都已经失传了。我辰国历代皇室苦心钻研,也未能破解其中的秘密。这东西水火不侵,刀枪不入,也着实不知道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啊。”

  众人一齐远远的观望了一会儿,也确实没有人认出来这是个什么东西,令大家不禁有了些许沮丧。尤其是那些想要在这次宴会上大放光芒、一鸣惊人,得到皇帝陛下赏识的人,无不叹息,就此错失了一个绝佳的表现的机会。苏月看着这个东西出神,貌似也没个头绪。

  我看着这个东西,总觉得有种莫名的熟悉亲近感,可就是抓不住这份淡淡的感觉,也只能扶额叹息,表示不认识了。不过我不认识的东西多了去了,也不差这一样!呵呵,这种莫名的熟悉感,莫非是传说中的祖先留言来的?!这也太玄乎了吧!

  慢慢的,宴会也接近了尾声。皇帝哥哥和皇后、太后娘亲三人又分别说了些结束语,大家便这样愉快的解散了。总的来说,这次宴会举办的还是很成功的,国舅那小子也第一次干了点正经事。

  走在出皇宫的大路上,看着满天的星空,想着这个年估计也快过完了吧。能和亲人、爱人这样一起热闹愉快的度过,也是挺圆满的啊。我不禁微笑着去牵起了苏月的手,反正现在黑灯瞎火的,就这几盏灯笼照着明,别人也看不真切。苏月挣扎了几下,见实在是挣不脱,便也由着我牵着了。在昏暗的灯光下,我分明看见了她嘴角那抹淡淡的微笑,是那么的温暖,那么的迷人,有一种说不出的朦胧的美感。呵呵,我的眼光真不错!

  只是,这副甜蜜美好的画面,很快便被一群穿着铠甲疾步而来的侍卫们打断了。

  侍卫们很快便拦住了所有人的去路,大声的说道:“国舅爷刚刚发现,第三件国宝突然丢失了,已经禀明了陛下,陛下有旨,请各位大人配合寻找国宝,搜查可疑人物。”

  “怎么回事?刚刚席间国宝不是还在么?”昏暗中一个声音响起。

  “就是,就是啊!”另外几个声音开始附和。

  “谁会偷那个不知道有什么用的东西啊!要偷也偷另外两样啊!”不知道是哪个官员开口了,不过说的也是众人想不通的。

  “陈大人!慎言!慎言!”一个声音急切的响起。

  “啊!是我鲁莽了,谢张大人提醒!”得,你们两个都暴露了。

  ……

  在众人一片叽叽喳喳的讨论声中,侍卫们对我们简单的盘问了一下,并和带过来的宫女一起为大家搜了个身,以示清白。这万恶的封建主义社会啊,真没有人权!不过他们倒是不敢搜我和苏月,只是恭恭敬敬的询问了两声。啧啧,我收回我刚刚发的牢骚。

  突然,一个侍卫来报,说是皇宫东南角发现可疑人物,已经与侍卫队发生了冲突,被革杀了五人,还有两人正在负隅顽抗。于是,侍卫们快速的抛下了我们,迅速的赶往了冲突现场。

  众人茫然的相互对望了一眼,决定不躺这摊浑水,别一个不小心把小命给玩没了。于是大家继续向着皇宫外面走去,我当然也不例外,跟着大部队走。

  渐渐的大家都上了自家的马车回家去了,我也看见了王府的马车,刚准备唤小忠把马车赶过来,便看见昏暗的角落里,跄跄踉踉的冲过来了一个人影,我吓得差点尖叫。不会这么倒霉吧!该不会给我遇上了那伙歹人吧!妹的!你还可以再让我倒霉点!简直黑得起烟了啊!

  苏月紧张的抓着我的手,显然也被吓到了。我们刚好在一个比较昏暗的地方,周围也没什么人,和最近的一个人也相隔了一段距离,皇宫入口有几个侍卫在那守门,马车刚好在皇宫门外,我绝对不怀疑,当我尖叫出声的时候,人家的剑已经彻底的切断了我的喉咙。

  慢慢的,我看清了来人,来人是个女子,一身黑色劲装,黑纱蒙面看不清真容,身上好像负了伤,衣服上有些地方看上去有些湿润,估计应该是血?!哦买嘎的!我怎么没有晕血症啊,要是这时候能昏过去该多好啊,到时候带着苏月一起昏倒,便不会这么纠结了!为什么我特么身体这么抖啊!看都怕看得她了,最好她也看不见我们!对!你看不见我们,你看不见我们,你千万不要看见我们啊!不过,这显然是自欺欺人,来人与我们隔得越来越近。

  噫,等等!貌似这个身影有些眼熟啊!我壮着胆子,再看了她一眼——居然是青鸾?!她这副带着面纱的样子,就是化成灰我也认识啊,我可没在上面吃少亏!

  我眼神复杂的看着她,她也睁着那双异常漂亮的眼睛怔怔的看着我,未有下一步动作。本来趁她发愣的时候逃跑呼救是能够成功的。可是看着她这么虚弱的样子,我竟无端心软了起来。

  我默默的叹了口气,走上了前去,苏月死死的拉着我,让我不能动弹,我轻轻的拍了拍苏月的手,用眼神安慰着她,示意她松手。苏月犹豫了一会,默默地松开了手。我便来到了青鸾面前,青鸾还是那么怔怔的看着我,直到我将身上的斗篷解下,兜头罩在了她的身上。她才疑惑的用眼神询问我,我示意叫她放心,便唤来王府的马车,带着苏月青鸾上去了,临上去前,还对着皇宫门口方向大声的说道:“流萤啊!你是怎么搞的啊!叫你去母后那儿拿个东西都能掉水里,真是笨死了!算了,上马车吧,快点回王府换衣服,免得着凉了,没人伺候你主子了!”

  小忠闻言,虽然疑惑,但也没说什么,安安静静的伺候着我们上了马车,经过皇宫门口的时候,我紧张极了,生怕侍卫上车检查,青鸾的手上青筋都撵出来了,可见,她也是紧张着的吧。还好,我有个大大的名头在那儿,侍卫们只是简单的在车帘外询问了一声便放行了。

  离开了皇宫,我们长长的出了口气,总算是,没事儿了。我看着马车已经走了很远了,也没有询问什么,淡淡对青鸾说道:“现在安全了,你可以走了。”

  青鸾沉默了一会儿,轻轻的说道:“你就没有什么要问我的么?”

  “没有。”我故作镇定的说道。笑话!我怎么可能会问!这不明摆着的么?还有,常常死的快的,就是那些问的多的、知道的多的。我可不想英年早逝啊!虽然救了她,我可不敢保证这个姑奶奶会不会过河拆桥杀了我啊!

  越是这么想,我心里就越是后怕,冷汗都出来了。但还是做出一副镇定的模样。刚刚救她,其实不是我对她有什么,而是有一份冲动的情绪在里面,我还没有见过身边的人,以死亡的形式离我而去,刚刚青鸾那一身的血,确实吓到我了,我不想看着一个我认识的朋友,有可能死在我的面前,尤其是因为我没有出手相助导致的这个结果,那样,我会恨我自己,我会认为我的双手沾满了朋友的鲜血,我便回不到那个纯净的我了。虽然现在我有点后怕,但我并不后悔我这样做了,怎么想,便怎么去做,一切行为由心而发,为何要后悔!再说,青鸾,也是我的朋友啊!也只是朋友!

  青鸾目光复杂的看了我好大一会儿,极为认真的说道:“大恩不言谢,他日若有机会相见,我必回报你今日救命之恩。”说完,“唰”的一下就飞出了车外,消失得无影无踪了。喂喂!我的斗篷啊!

  苏月惊讶的看着青鸾消失的地方,久久的出神不语。一直到回了王府,苏月都是一副淡淡的模样,不愿过多的理睬我。得!肯定是生气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