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不是我想变弯的(gl)_第25章

五把刷子Ctrl+D 收藏本站

  我们慢慢的情难自禁,我感觉到你有要翻过了的趋势,我怎会让你如意。要是这个时候你跑了,那我就真的可以不用活了。虽然这个姿势很是不妥,可是真的不可以,我不能让你有溜掉的机会,毕竟,你前科累累。这一次,请原谅我的任性,我要以这样的姿态拥有你,让你真真正正的成我苏月的男人!

  当我们真的在一起的时候,我感觉疼痛快要将我撕裂了,但是却又一种异样的满足,终于,我属于你了。你是那样的温柔,那样的体贴,委屈着自己等待我的适应。能够拥有你,我是何其的幸运啊!终于,我们能够永远的在一起,去共赴那缥缈的云端,从此,你便是我,我便是你,我们再也不分开……

  ☆、第71章 暴风雨前的宁静

  整个一上午,我都待在我们的院子里,歪坐在炕上,静静的看着旁边的苏月处理着府中的琐事。她淡定从容的分派着每一样事务,认真的倾听着每一个下人的汇报,间或微微皱起好看的眉毛,或者轻轻将散落的发丝拂至耳后,又或者优雅的端起茶杯品一口香茗。

  她毫不吝啬于对下人的嘉奖,也会对下人们的错处,依情况,或是委婉,或是严厉的处置。她的每一个动作,在我眼里都是那样的好看,她的每一个声音,在我耳朵里都是那样的悦耳动听。

  我就那样微笑着痴痴的看着她,从来没想到过,生活中这些细小而琐碎的事情,都能够那样的充满温馨与旖旎,只要呆在她的身边,幸福的感觉便会泛滥成灾,将我淹没。

  饶是苏月再淡定,被我这么恶心巴拉的盯了一上午,也忍不住破了功,脸颊慢慢的泛起了一层羞红的颜色,抑制不住的被那种幸福的感觉攻占了嘴角,露出一抹动人的微笑。

  苏月轻抿了一口茶水,微微的咳了一声,无奈而宠溺的看着我说道:“王爷,你再这样的看着我,我会受不了的。”

  我答非所问的说道:“王爷?噫~你昨晚不是叫我夫君的么?”

  苏月看了一下四周,羞恼的瞪了我一眼,脸色变得更加红润了。在周围伺候着的下人们,无不低头偷笑。

  我咽了口唾沫,一脸蒙逼的说道:“难道不是吗?”

  “你!你……”苏月这回是真的生气了,一张脸红成了虾米,恼羞成怒的将茶盖框在了茶杯上,然后重重的放在了炕上的茶几上面。下人们便偷笑的更欢了。

  什么情况啊,这是?!我说的是事实啊,而且,我问得很纯洁很纯洁很纯洁啊!为什么她们会有这样的反应呢?我不禁很是费解。难道她们把什么东西给想歪了?!是“昨晚”有问题咧,还是“夫君”有问题啊,又或者是“昨晚”和“夫君”在一起有问题啊?要不要这么污啊,你们!

  可是,苏月生气了,我就必须得好好哄哄啊。于是我屏退了屋子里所有的下人,连地都没有下,就直接站起来跨过了炕上的小茶几,来到了苏月的身边坐了下来。我轻轻的将她拥入怀中,可苏月却还是别扭的扭过头去不愿看我。

  唉,有谁能告诉我眼前这个别扭的小孩到底是谁啊?该不会是哪个小屁孩穿越过来冒充的苏月吧?!那个高冷睿智的苏月上哪儿去了咧?唉,爱情啊,果然让人盲目,让人变得不是自己。

  我将头搁在了苏月的颈窝,哼哼道:“好啦~苏月你不要生气了嘛!”

  苏月的头微微动了一下,但马上又停止了转动的迹象。

  我再接再砺,继续软语说道:“我真的没有什么其他的意思啊,下人们要误会,就让他们去误会好啦,不要生气了啦。”

  苏月的脑袋又移动了一点点,似是有回转的趋势了。

  我貌似看见了胜利的曙光,接着说道:“你看,我多大方啊,你在我脖子上种了那么多坨草莓我都没有生气哩。”

  “哗”的一声,苏月终于肯转过头来看着我了,也转得非常迅速。可是,谁能告诉我这种怒目而视又是几个意思啊?

  苏月异常急促的说道:“不准说!”

  我呆呆的看着她,嘴里不由自主的说道:“可是,明明就是你干的呀!”

  “你还说!”苏月依旧用那双好看的眼睛瞪着我,羞恼地说道。

  “额,本来就是啊。”我喃喃的说道。

  “不是!”苏月羞极。

  “不会吧,那是谁干的?”我咽了口唾沫,呆呆的问道。

  “是……是蚊子!”苏月一脸的坚定。

  “……”我竟无言以对。

  看来,我是说不过这个小宇宙爆发的苏月了。我还是不要惹她得好啊,别待会儿,她又恼羞成怒地化身为狼了呀。

  看着近在咫尺的苏月的容颜,闻着属于她身上的好闻的香味,我不由得感到喉头发紧,心跳加速,浑身被一种异样的感觉所充斥。我不由自主的咽了口唾沫,其实,化身为狼,也没什么不好的耶。这次,我准备先下手为强!

  我快速的封住了苏月的唇,顺势将她扑倒在了炕上,然后将她禁锢在怀里,开始对她上下其手。哇咔咔,我终于过了一把将苏月扑倒的瘾,我似乎看见了未来我“翻身做主”的模样,前途一片光明啊!

  苏月的味道,一如既往的那样香甜,那样令人沉醉,让我觉得怎么也尝不够。我惩罚性的轻轻噬咬着她的唇瓣,在她的唇上流连忘返,我的呼吸很快就变得炽热,感觉有什么东西一触即发,我情难自禁的加深了这个吻……

  我和苏月在炕上胡闹了一会儿,等到分开的时候,两个人的脸上都如那天边的晚霞,红得耀眼。我和苏月并排躺在炕上,平复着急促的呼吸,两双湿漉漉的眼睛深情的对视着,仿佛除了彼此,眼睛里再也容不下其他。

  我意犹未尽的砸吧砸吧了几下嘴巴,由于苏月的身体还没有恢复,刚刚并没有尽兴,我们只是随意的嬉戏胡闹了一把。但,仅仅只是这样,也让我们从心底升起一种满足,同时感叹,和我一起嬉戏打闹的是她(他),这种感觉真好!

  我刚刚干的最为满意的一件事,就是偷偷地给苏月脖子上种了棵“草莓”,而她自己却不知道。啧啧,可算是搬回本来了呀!

  等到知情知意在门外小声的询问,是否现在就传午膳的时候,我们这才相携着起了身,各自整理好了凌乱的衣服,端坐在炕上吩咐传膳。

  流萤一进来,隔的老远的时候就开始冲我们嬉笑着挤眉弄眼了。待一走近,看见了苏月脖子上的痕迹,瞬间呆滞了,接着脸从脖子一直红到了耳根,流萤快速的把头低下,眼观鼻口观心的开始快速将午膳摆放在离炕头不远的木桌上,然后静立在了一旁,安心的作一个安安静静的美女子。

  啧啧,原来是个纸老虎啊!我还以为你有多生猛呢!到底还是个没长大的小姑娘啊,上不了正版。既然你们冤枉我不纯洁,那我就把罪名坐实了,看你以后还敢嘲笑我不?!把我惹急了,看我哪天不给你下点儿猛料!

  待下人们都安排妥当了,便各自退了下去,房间里仅仅留下了知情知意和流萤三个贴身丫鬟随侍左右。我起身,在苏月惊讶的目光中,将她横抱了起来,慢慢的走向了饭桌。我将苏月轻轻的放在了桌边的凳子上面,然后在她的旁边坐了下来。至始至终,苏月的疑惑的目光都未曾离开过我的脸,刚刚退下去的红潮,又悄悄的爬上了她的脸。那三个小丫头,也在一旁暧昧的望着我们笑。

  我故作一脸严肃的看着她,正经的说道:“王妃……昨夜辛苦了,想来今日定有不便,这点距离,为夫便代劳了。”这逼装的!我尽力了,我把我小学语文老师都请出来了,才让我说得那么文绉绉的,像那么回事儿!再多说会儿,我非得破功笑出来不可。

  苏月先是一愣,然后似是反应过来了,这回脸真的红到了耳朵了。却不再瞪我,故作淡定的开始吃饭。要是我还信你是如以前那般的高冷淡定,那就来鬼了!当我是红绿色盲啊!脸都红成了那样,还淡定个毛线啊!看来,苏月也是一个能装的好手啊!以前我怎么没看出来咧?

  啧啧啧,看来,昨晚苏月的大爆发,不是本性啊,那是不是,意味着,我可以直接忽悠清醒着的她,来个“农民翻身把主当”咧?是不是我马上就可以“攻”德无量,飞升成仙了咧?啧啧,想想都流口水啊!看来,酒还真不是个好东西,以后还是少让苏月喝酒吧,喝醉了的她,强悍得令我没有一丝机会啊!

  我愉悦的吃着饭菜,间或细心的为苏月挑着鱼肉里面的刺,然后宠溺的将鱼肉放到了她的碗里。苏月渐渐的不再那么害羞了,也会替我布着我喜欢吃的菜。一顿饭吃下来,止不住的温暖幸福四溢,肚子里、心里,都被填得满满的。原来,跟所爱的人在一起,每一个细节,都是那样的充满了幸福与感动啊!

  待我们用完了午膳,苏月便要接着处理府中的事务了。唉,感觉她一天下来好忙哦,反而我无所事事帮不上忙的样子,真是令人很挫败咧!

  我心疼的看着苏月,温柔的说道:“你每天都这么忙吗?要不要我叫张总管多给你分担分担?”

  苏月温柔的看着我,一脸柔情的说道:“不用的,其实平常没有这么忙的,只是今天是新年的第一天,有很多年礼上的事情需要我拿主意,才会忙一点,过了今天,我便会清闲一些的。”

  “真的么?”我似是不信。清闲一些,是清闲多少啊?还不是挺忙?

  “真的。”苏月认真的看着我,一双眼睛闪着奕奕的光芒,接着说道:“能够为你持家,我,很欢喜。”

  我瞬间感动不已,这样一句简单的话,带给我的温暖与情谊,没有什么东西能够比拟。

  待苏月就要召见下人,我赶紧的阻止了下来,嚅嗫了半天也没说出个什么来。苏月还以为我是在担心她会累坏,在那里感动得不得了,忙说没事的,坚持要见人。

  我一看,没办法了,为了不让待会苏月杀了我,我一咬牙,说道:“那个,苏月,要不你带条围脖再召见他们吧!”

  “嗯?我不冷啊?”苏月刚刚说完,看着我脖子上的围脖,似是想到了什么,自己走到了梳妆镜前,抬眼一看——“韩青!”苏月的怒吼声传出了老远。

  我就知道,她肯定会生气的,好吧,我承认,我这么做是有点儿小孩子气了,我悔过。

  于是,今天的安乐王府,出现了很神奇的一幕——安乐王陪着安乐王妃,在有地龙的屋子里,一人带了一条围脖,处理着府内的琐事……

  王府内的氛围是这样的安静祥和,却不代表外面也是这个样子。虽是新年,但街上不知何时已经加派了兵力,在不断地巡逻,排查着可疑人物。进出京都的城门口,也增派了许多铠甲鲜明的士兵,睁着鹰一样的眼睛,极为仔细的监察着进出的人群。四处充斥着一股紧张的气息,似乎预示着,这样平静安宁的生活将要被什么所波及,变得不复平静……

  ☆、第72章 不负这年华

  新年的第一天就在细细碎碎的忙碌中愉快的度过了。初二一大早,我和苏月便收拾妥当了,搭着马车进了皇宫去给太后娘亲和皇帝哥哥拜年。

  太后娘亲一看到我们,那一张脸儿,简直笑得比花儿都灿烂,忙招呼我们赶紧坐下。我们这刚一坐下,连屁股都还没有坐热,哥哥嫂子姐姐姐夫们,便都齐齐的过来了,我们不得不起身相迎。

  我们相互间简单的拜了个年,便都坐了下来,像平常百姓家那样,闲话一些家常。原来,高高在上的这些上位者们,对于这些简单的幸福,也是极其的向往的呀。皇帝哥哥作为这个国家最大了“大款”,给我们每人赏赐了一样价值不菲的新年礼物,然后便急着去处理朝政去了。毕竟,国宝丢了,皇帝哥哥也是忙得焦头烂额的。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