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不是我想变弯的(gl)_第26章

五把刷子Ctrl+D 收藏本站

  啧啧,傍大款的感觉真是好啊,更何况这个本国最大的“大款”还是我亲哥哥,想想都流口水啊!呃,等等,貌似我自己好像也是个“大款”额。骚瑞骚瑞,我差点儿给忘了,都怪我以前这草根阶级的思维惯性啊。

  皇后虽然多坐了会儿,但也一直神色恹恹的,兴致不高,太后娘亲便叫她先回去休息了。估计,皇后是因为国宝失窃事件,还真被她弟弟给拖累着去擦屁股了。唉,有个关心你的姐姐真好,至少她会在你出事的时候,为你忙前忙后的去周旋。国舅这小子,我估计命倒是没什么大碍,不过,这个年是别想过好了。看你小子还得瑟不!不过,世子兄那张乌鸦嘴,还真毒啊!

  于是,现场就只剩下我和苏月、韩朔、韩慧夫妇和太后娘亲了。幸亏还有这么多人在这里,不然我可不敢跟太后娘亲单独待一块儿了。自从知道了,她给苏月送的那些东西的真面目之后,我就想着,背地里,她指不定给苏月出过什么馊主意呢,别待会儿这个所谓的“老人家”想孙成魔了,又来给我支什么怪招。噫,想想我都心里慎得慌啊!我不禁打了个寒颤。

  “老三啊,前段时间给你送了那么多的补品吃,现在怎么还这么虚啊!这屋子里这么暖和,你却还感觉冷,看来啊,还是得多补补!”太后娘亲优雅的端坐在那儿喝着茶,冷不丁的看着我说道。

  我……这叫什么?这叫怕什么来什么呀!我虚?我虚?!我要是虚,会每天流那么多鼻血么!都是您老人家干的好事啊!看看人家二哥,这婚都还没结呢,你也不说说,再看看人家大姐,成亲这么久了,不是也没有孩子么,用得着总把目光盯在我这儿么。天下那么大,需要您关心的事儿海了去了,求您发发慈悲,放过我吧!呜呜~

  “不过呢,我看月儿如今的气色啊,还是很不错的,想来那些补品还是有点作用的,你的那些补品啊,还是不能停呀。”太后娘亲没等我说话,便兀自在那继续说着。

  这一句话出来,说得我和苏月都红了脸,默契的在那儿装鸵鸟,也不说话了。我吃补品跟苏月的气色有关系?您这思维的跳脱性,真的是飞一般的感觉啊!请原谅我,不由自主的把您的话想歪了。好污哦!还有什么话是您不敢说的吗?果然,姜还是老的辣!

  二哥静静的在那喝着茶,似乎对谈论的事情不是太感兴趣,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模样。

  大姐看了看我和苏月,又看了看太后娘亲,温柔的说道:“呵呵,母后啊,这儿孙自有儿孙福,小辈们的事情还是让他们自己去操心好了。您呐,就每天开开心心的想着怎么令日子更加快活就好啦。”说得真好!大姐啊,你真是我亲姐!

  “你呀!我当初就是太让你们自己胡闹了,到现在,也就皇帝给我添了俩皇孙一个皇孙女。你们三个啊,都还没有个音讯!这让我如何面对九泉之下的先皇,和各位列祖列宗啊!”太后娘亲无比哀怨的说着。

  得,这把火瞬间以燎原之势烧及了在场的所有人。这回,大家一个也跑不了了吧!哈哈,这下,我们这些人终于可以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了吧!不用每次都是我和苏月冲在前头,挨枪子儿了吧!我无比幸灾乐祸的想着,完全忘记了大姐是因为替我解围,而遭到波及的。

  这回二哥也不好置身事外了,只见他将手中的茶盏轻轻的放在茶几上,坐在椅子上,双手相抵,向太后娘亲作了一辑,温润的说道:“是儿臣不孝,劳母后挂心了,也实在是愧对列祖列宗啊!儿臣一定会努力的。”啧啧,这太极打的真不错!

  大姐略带尴尬的笑了笑,拉着太后娘亲的手撒娇道:“母后~瞧您说的!您为皇家做了那么多事,怎会愧对他们了,要是他们真的看见了您这些年的所作所为,指不定要怎么感谢您呢!”这一记马屁拍下去,哄得太后娘亲是眉开眼笑的。

  “再说了,这子嗣啊,都是讲缘分的,强求不得,时候到了,自然就有了啊。您说是吧!”大姐乘胜追击,继续开解道。柴驸马也在一边微笑着点头附和。

  啧啧,还是当闺女好啊,可以撒娇耍赖看天意。大姐这番话下来,可算是解了我们的燃眉之急。我和苏月都不用再装鸵鸟了,纷纷点头附和。太后娘亲啊,这就是民意啊,您就从了吧,可不能再乱来了呀。大姐啊,您在我心目中的形象,是多么的高大伟岸啊!您要是常住在京都,我的日子得多快活呀!不行,哪天我得想个办法留住你!

  太后娘亲似是不愿,但也不再就这个问题对我们多做要求了,说了句,叫我和驸马加把劲儿,二哥赶紧成亲,便转移了话题,聊些杂七杂八的有趣的事儿了。

  我长长的松了口气,可算是蒙混过关了。于是,也加入到了这场愉快的胡侃当中了,哄得她们是一个劲儿的大笑。没办法啊,走不了二哥那种气质路线,咱得走出自己的特色之路啊。整个聊天之中,就我一个人不断的在那儿耍宝,二哥和驸马整齐划一的在那优雅的喝着茶,苏月和大姐温柔的看着我附和着,总算是把太后娘亲给哄开心了。

  我们在皇宫愉快的耗了一天,到了晚上回家的时候,太后娘亲塞给了我们每个人一大堆的礼物,然后神秘兮兮的拉着大姐和苏月耳语了一番。走的时候,大姐和苏月比我们每人都多了一个箱子,还封得严严实实,搞得神秘兮兮的。

  我撇撇嘴,看着大姐和苏月那副尴尬的模样,我不用想,也知道那箱子里装的是些什么东西。有这样一个“盼孙狂魔”般的母亲,我也是醉了。不过,今天真是收礼物收到手软啊,有钱就是这么任性,这个,我喜欢!

  我和苏月回到府中,早早的就洗洗睡了。在这种夜黑风高又寒冷的夜晚,要是不干点别的什么事情,岂不是辜负了这大好的时光?于是……

  今晚,我可算是“农民翻身把主当”了呀,真是一把鼻涕一把泪啊!室内红烛、软被、鸳鸯帐,床上金童、玉女、同心结。如此良辰美景,和相爱的人,做着羞羞的事,才不负了这美好的青春年华……

  第二天,我们又早早的起来了,准备去给苏月的娘家——太傅府拜年。没办法,过年嘛,就是这样,各种走亲访友凑热闹。我拿着准备好了的年礼的礼单,认真的看了一下,默默的给它翻了个倍。不怕,现在我有钱,巨有钱!我是大款我怕谁!我就是这么任性、这么随意!

  “这,会不会太多啦。”苏月看着那加长了一半的礼单,微微皱了一下好看的眉毛,犹豫着说道。

  “呵呵,哪有?我的,就是你的。再加上岳父岳母连这么优秀的女儿都送给我了,我又岂能吝啬于这些身外之物呢?”我温柔的看着苏月,温和的说着。是啊,在我眼里,你就是这世上,最无价的珍宝,令我无比珍惜。

  苏月闻言,柔情似水的望着我,展颜一笑,一如那拨开云雾的太阳,光芒万丈。

  当我们到达太傅府的时候,先一步得到消息的苏府众人大开中门,站在外面热情的迎接了我。这待遇!很是令我不好意思了一把。我受宠若惊的跟他们相互恭贺着,苏月一脸温柔的带着我跟着众人进入了府中。

  我不得不感叹古代中医药学的博大精深,苏哲现在已经能够完全行动自如了,要不是那略带病容的面庞,你绝对想象不到,之前那个躺在床上奄奄一息的人就是他。

  苏哲一家都对我非常的热情和友善,丝毫没有因为之前原主做的那些混账事而对我心生芥蒂。我不禁为他们的明理、善良和大度所感动,一扫之前的拘谨,开始和他们自然的谈笑着。聊得越久,我便越是喜欢这一家人,他们是真的让我感受到了家庭的温暖、亲人的关怀,让我感觉即是温暖又是窝心。

  今天的苏月,很是安静,并没有说多少话,但谁都看得出来,她是多么的开心。她就那样温柔的看着我,静静的听着我们的交谈,间或微笑着点头示意。那眼睛里,浓得化不开的情谊,那么的甘,那么的醇,一如那好喝的醉花酿一般,让人着迷。她脸上带着的温暖的笑容,是那么的幸福,那么的满足,一如那温暖的阳光,照耀着大地,照得人的心里都暖暖的……

  当天晚上,我们回到府里,做着夫妻间最乐此不疲的事情。苏月表现的异常的热情,那每一次的索取,都带着一种融化一切的魔力,我们不知疲倦的做着我们此刻最想做的事情,情难自禁的深刻的感受着对方,忘乎所以。情到浓时,我沉浮在梦幻的海洋里,仿佛听到耳边飘来一个温暖的声音,说着:“我爱你!”那声音是那么的轻,那么的柔,直将我推上了那梦幻的天空……

  ☆、第73章 赶鸭子上架

  接下来的这几天,我和苏月是各种走亲戚朋友,又是各种被亲戚朋友们走,直走得我眼冒金星,口吐白沫,差点就倒地不起了。多么怀念我以前的“宅女”生活啊!老天啊!请让我继续宅吧!我愿意一“宅”到死啊!

  整个京都的氛围,却并不是我所感受到的那样的祥和平静,四周的空气里,似乎充斥着一股肃杀之气。国舅已经被软禁在府中,不准他人探视。平时与他走的近的一些人已经被刑部或是带走刑讯,或者密切监视。与“国宝案”稍有牵连的几个官员,不是已经下狱,就是已经抄家灭门了,空气里的血腥之气越发的浓烈了,与这新年的喜庆祥和之气是那么的格格不入。

  饶是如此,朝廷对丢失的国宝还是毫无头绪,皇帝震怒,以“督办不力”的罪名罢免了几个刑部官员。于是,京都的氛围便越发的紧张了。大街上,不断来回巡逻的士兵,让那些不明真相的平头百姓,都变得紧张兮兮。国宝失窃的事情,也开始悄悄的在大街小巷飞快的传播着。

  本来,这些都跟我没有半毛钱关系,我还是该吃吃,该喝喝,该睡睡,继续磕着瓜子,翘着二郎腿做我的闲散王爷。案子破了,我跟着欢呼,案子没破,我跟着惋惜。可这天杀的贼老天,就是奔着让我死不瞑目去的!见不得我有一小会儿的安逸!

  这天,好不容易不用走亲访友了的我,准备美美的窝在家里,享受享受二人世界。一道圣旨从天而降——皇帝召见,叫我速速进宫。于是,我便被传旨的公公拖着,飞奔进了皇宫,中间还不带喘气儿的。至于么,你这是!皇帝哥哥几时找我有正事儿了的,慢点儿跑,会死啊!可怜了我这两条小细腿儿呀!

  我一进御书房,就发现里面只有我和皇帝哥哥两个人,皇帝哥哥背对着我站在龙案前。啧啧,这是要说悄悄话的节奏啊!他要跟我说些什么呢?说他的私生子?说他的外室?还是说他其实爱上了我?!我的小心肝突然被我自己吓得“扑通扑通”的狂跳了起来。别啊!皇帝哥哥,你千万不要爱上我啊!你来晚了,我已经是苏月的了啊,还有,我不喜欢你这种调调的呀!

  皇帝哥哥感觉到了我的到来,缓缓的转过身来,一脸深沉的看着我,满眼复杂。我狠狠的咽了口唾沫,不由自主的紧了紧衣领,睁着一双无辜的眼睛一脸怕怕的望着他。皇帝哥哥呀,你不要这样的看着我啊,我最近没干什么坏事儿啊,也从来没有调戏过你的妃子啊,你知道你这样看着我,我会有多害怕吗?我怕我就这样不明不白的被你给吃掉了啊!

  皇帝哥哥沉默了很长一段时候,我也内心煎熬了很长一段时间,想着,他要是要对我用强,我到底是从,还是不从呢?

  后来,皇帝哥哥叹了口气,终于开口说话了:“青弟啊,第三件国宝失窃了,这件事情你是知道的吧?”

  我长长的吁了口气,你都快要吓死我了,你知道吗?!就这事儿啊!大街上谁不知道啊!用得着这么急的把我找来,满眼复杂的盯着我看这么久吗?害我还以为……以为……以为我的美色太出众了咧!唉,看来最近羞羞的事做得太多了,人也变得不纯洁了啊。要检讨!

  我平复了一下心情,无语的说道:“知道啊!就是那一坨不知道干什么用的黑块,不见了嘛,这个大家都知道啊!”

  “不!你不知道!”皇帝哥哥一脸严肃的看着我,无奈的叹了口气,又接着说道:“它不是一坨不知道干什么用的黑块,它叫罗方。”

  “咦,不是说它的名字、用途都已经失传了吗?”我一脸好奇宝宝的样子,看着他,问道。

  皇帝哥哥示意让我和他都坐下了,才接着说道:“用途失传了倒是没错,不过名字嘛,一直为我韩家历代皇帝口口相传。”

  我狠狠的吞了口唾沫,一脸惊骇的望着皇帝哥哥。皇帝哥哥啊,都说了是历代皇帝口口相传,那你还告诉我,难道是准备待会儿不让我活着走出这个门?!要将我杀人灭口、毁尸灭迹?!呜呜~你好狠的心呐!

  皇帝哥哥凉凉的撇了我一眼,说道:“我们是嫡亲的兄弟,告诉你也没什么。况且,这件事情以后还要你出力的,提前知道了,也好找对方向出力。”

  我顿时惊得目瞪口呆,连嘴巴都合不上了。这!这是不是意味着,我不答应出力都不行了啊!你先把秘密告诉给我,然后假装让我自己选,要么出力,要么出窍,二选一?!呜呜~你好狠的心哟!不带你这样玩的啊!我顿时感觉已经生无可恋了。

  皇帝哥哥懒得理我那副怪模怪样的表情,自顾自的继续说道:“罗方,为我韩家先祖‘战神’传下来的一件极为重要的东西,名字和用途因为关系甚大,一直为我韩家历代皇帝继位之时口口相传。直到一任皇帝遇刺重伤,好不容易回到皇宫,还来不及将这个秘密告诉给继承者就归天了。当时的太子,也就是后来的皇帝,只是依稀听到这东西叫做罗方。”

  “罗方,是一件关系到我韩家皇位的重要东西,是国之重宝。相传,得罗方者得天下!只要摸清了罗方的用途,便能轻易撼动我韩家的江山。”

  “此次罗方丢失,其中必有重大的阴谋,一定是有心怀不轨之人,欲要动摇我辰国的国本,欲要夺我韩家的江山!身为韩家子弟,岂能坐视不管?”

  我惊得更加的目瞪口呆了,嘴巴都快撕破了。这份慷慨激昂的演讲真不错啊!可是,不是说,天塌下来还有高个儿顶着的吗?我最多排第三啊,前面不是还有老大老二么,什么时候轮到我出头了啊!这怎么不按常理出牌的呀!你简直是不走寻常路啊!

  皇帝哥哥见我一副惊讶过度的表情,也不在意,继续说道:“青弟,你难道忍心看着你大哥我独木难支吗?”

  我默默的抬手,合上已经张得有些发酸了的嘴巴,弱弱的望了皇帝哥哥一眼说道:“不是还有二哥么?”

  皇帝哥哥沉默了一下,目光幽幽的看着我说道:“你二哥他,心太大了,不像你啊!”

  在我还没有反应过来他这句话的意思的时候,皇帝哥哥又开口了:“更何况,此案最关键的人物,可是跟你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哦?”

  啥?天地良心!我跟国舅那小子真没什么!最多是相互仇视,不死不休啊!哪儿来的千丝万缕啊,你用词这么暧昧,我鸡皮疙瘩都出来了。

  皇帝哥哥也不理会我一脸便秘的表情,目光幽幽的继续看着我,说道:“‘国宝案’中最关键的人物,她叫青鸾,至今尚未缉拿归案,据说早已经逃之夭夭,不知所终了。”

  一瞬间,我的心都跳到了嗓子眼儿,“咚咚咚”的心跳声震得我的耳膜生疼。皇帝哥哥该不会知道了什么吧?!怎么办,打死不认吗?还是痛哭流涕,抱腿悔过啊!好难选哦,不知道到底该怎么办,好捉急啊!

  皇帝哥哥目光炯炯的看了我好一会儿,才接着说到:“你不是还作了两首诗送给她吗?听说还与她相交莫逆。”

  这都哪儿跟哪儿啊!绯闻!绝对是绯闻!我什么时候跟她相交莫逆了呀!我躲都躲不急啊,还交个屁啊!都是抄袭惹得祸啊!我千不该万不该,不该一上来就脑抽的抄袭了两位伟人的诗句啊,这俩诗,可是没少给我惹麻烦啊。

  “还听说,你们俩人之间的恩怨痴缠,说书人都编成了好几出荡气回肠的爱情故事,在京都各大酒楼轮番演说,反响热烈啊。”皇帝哥哥继续凉凉的说道。

  谁!谁!谁跟她恩怨痴缠、荡气回肠了呀!哪个小子编的,回你妹的肠啊,你出来,看我不打死你!让我知道是在哪些酒楼表演的了,我非拆了它们不可!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