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不是我想变弯的(gl)_第27章

五把刷子Ctrl+D 收藏本站

  “还听说,有人看见你们两人……”皇帝哥哥又在那凉凉的开口了。

  “停!别听说了!我去!”我咬牙切齿的说道。

  皇帝哥哥瞬间露出一副“孺子可教”的表情,继续认真的说道:“她一直只是对外宣称,来自北方,其他信息便不得而知了,是近几个月才来到沉香阁挂牌的。我的人便一直沿着北方去探查,一直查到了雪国都未曾查到半点蛛丝马迹。于是,他们便反其道而行之,一直向南查探,才终于在辰国与离国的边境查到了一点破绽之处。可见,这背后谋划之人不简单,所图,也必不凡!”

  皇帝哥哥看着我一脸的视死如归、生无可恋的模样,忍不住叹了口气,无奈的说道:“青弟,你也别不乐意。其实哥哥我也不想让你去冒险的,只是因为你一直是以纨绔子弟的形象混迹在京都,也没干过什么正经事。”

  什么情况啊,这是!找人帮忙,不带你这样诋毁的啊!是佛也有三分火气的啊!小心我撂挑子不干了啊!

  “可正是因为你的这副人前的一贯形象,才更能够让躲在暗处狡猾的敌人放松警惕。而且,你也是我现在唯一信得过的可以去办这件事的人了。所以,你便成为了去执行此次任务的最好的人选。这次,我会赐你一面金牌,金牌一出,百官听令。还有两个武功高强的暗卫,任你使唤。你便带着你的王妃,伪装成南下游山玩水的样子,暗地里追查罗方的下落,定要夺回国宝,保我韩家江山,辰国太平啊!”

  啧啧,去掉后面那句,听上去还是挺不错的。貌似是个“公费旅游”的好差事啊!还可以狐假虎威,百官听令,到处装装逼!我貌似没那么哀怨了啊!

  我迟疑了一会儿,说道:“既然你说的这么恐怖,是不是可以不用带苏月去了啊,我怕她有危险。或者你再多派点人给我?”

  皇帝哥哥闻言,顿时哈哈大笑了起来,接着说道:“我说,青弟啊!你什么时候这么怜香惜玉,开始疼爱起你家王妃了呀!当真是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啊!”接着一敛笑意,严肃的说道:“你们二人都必须要去!此行确实危险重重,但,你们越是表现得随意、自然,越是能够麻痹敌人。明面上,哥哥我只能派这两个人给你们了,但是,你放心,我的人会在暗处关注着你们,一旦到了生死关头,他们必会前来相救!”

  听了这话,我才稍稍松了口气,原来,暗处还有保镖啊!顿时感觉生命有保障了。最好多来点那种高来高去的绝世高手!既然苏月必须要去,那我们只好有难同当了咯。唉,苏月,是我连累你了呀。

  我想了一下,认真的问道:“什么时候出发?”

  皇帝哥哥,沉吟了一下,说道:“过了元宵佳节之后吧,到时候也来跟母后辞个行吧。”

  “嗯,好。”我认命的答道。看来,还是有个缓刑期的呀!

  当我起身要走的时候,皇帝哥哥走了过来,重重的拍了一下我的肩膀,沉声说道:“青弟,这是算哥哥我欠你的,实在是……实在是这么重要的事情,哥哥我只能相信你了,你毕竟是我在这个世上唯一的嫡亲兄弟啊!现在,你也该长大了!”

  我惊讶的对上了皇帝哥哥认真的眼睛,在里面,我看到了深深的信任与期盼,我感动于这份真挚的兄弟情义,朝着皇帝哥哥重重的点了下头,无比认真的说道:“大哥,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

  “好!那么,我将拭目以待!”皇帝哥哥微笑着说道。

  ☆、第74章 离京前夜(上)

  回到王府,我一直闷闷不乐的坐在炕上,也不说话。哀悼着我的幸福米虫生活即将结束,我将带着苏月奔赴那没有刀光的战场,接触那黑暗狡诈的阴谋。唉,果然是,不是不报时候未到啊!如果当初我未曾救过青鸾,是不是,意味着,现在我们便不用搅和进这黑暗的深渊?如果再让我有一次选择的机会,我想,我还是会心软救她,不为什么,因为,这就是我,一个固执的按照本心行事的善良的傻瓜。

  苏月在一旁静静的陪着我,也并未多话,只是那充满担忧的眼神,暴露了此时她的内心,其实并没有她表现出来的那么平静。

  我迟疑了一会儿,还是把皇帝哥哥跟我说的事情告诉给了苏月。苏月沉默了一会儿,拉着我的手,慢慢的弯下了腰,将脸贴在了我的大腿上,轻轻的说道:“答应我,无论任何时候,都不要抛下我。”

  我闻言一愣,好半响才反应过来。我轻轻的叹了口气,抚摸着苏月的长发,温柔的说道:“好。”

  我们就这样静静的保持这个姿势坐了很久,贪婪的享受着这份即将离我们而去的宁静,沉醉其中不愿苏醒。半响,我轻轻的开口说道:“刚才,你怎么不问?”

  “你想说的时候,自然会说给我听,你不想说的时候,我便就这样静静的陪着你。只愿你不要嫌我烦,让我陪着你。”苏月紧了紧拉着我的手,喃喃的说道。

  我感觉心里有什么地方,软软的、糥糥的,心里暖得一塌糊涂。我望着苏月,温柔而深情的说道:“我怎会嫌你烦,让你陪着我一辈子,我都还觉得不够呢!”

  “此话当真?”苏月好看的嘴角微微翘起,绝美的容颜被一层暖意所笼罩,显得异常柔美。

  “绝无虚言。”我无比认真的说道。

  傻瓜,这辈子能够遇见你、拥有你,我是何其的幸运,我一定是把我上辈子和这辈子的好运都一起用完了,才能像现在这样拥抱着你。我又岂会舍得嫌弃你、抛下你呢?如果可以,我希望,我的伴侣,生生世世都是你。

  屋外的寒风凌冽着,却吹不散这一室的温情……

  美好的时光总是过得飞快,一转眼,就到了元宵佳节了。京都的氛围也不再那么紧张兮兮的了,那些被抓的官员该放的放了,该贬的扁了,倒也没有再杀人了,到处充满着一片欢声笑语。我想,也许是皇帝哥哥看我要出行了,为了麻痹敌人,故意为之的吧。

  我和苏月美美的享受了一天的二人世界,晚上便换了便装,相携着步入繁华的街道,去参加大名鼎鼎的元宵灯会了。厉刀负责开路,小忠和流萤跟在我们身边打酱油,间或拿些小东西。厉刀还是一副冷冷的生人勿进的模样,在开路方面,有着非常巨大的作用。而流萤和小忠,这俩货纯粹是跟出来玩的,一脸的好奇,东看看西瞧瞧,不过倒还没有忘了本分,一直紧跟在我们身后,倒也没让我们过多的操心。

  今晚的大街上,一改平日里的寂寞冷清的模样,到处都是点着花灯的灯谜摊子,和川流不息的人群,一片热闹非凡的景象。其实,要说花灯,宫里的花灯更显得精致华丽、绚烂异常,可是,水满则溢,因为太精致、太华丽,反而让人看着总觉得少了一点人间的烟火气息,显得没那么真实,倒不如这大街上的花灯,简单随意、精巧细致,更能够温暖人心。宫里的花灯太孤寂,而我需要的,正是大街上花灯里的那种热闹欢喜。

  我紧紧的牵着苏月的手,用身体将她护在身后,生怕她被来来往往的行人给冲撞到,以至于和我走丢。在以前,见多了在什么会的时候,相爱的人被街上的人群冲散,然后各种虐恋情深的狗血剧情上演,以至于现在看到大一点的人潮,我都会有心理阴影。可不能把我的宝贝苏月给弄丢了呀,要不然,我上哪儿哭去啊我!

  苏月就那样温顺的跟在我的身后,带着一脸幸福笑容的凝视着我,享受着我的贴心照顾。

  慢慢的,我们随着涌动的人群,来到了一处极大的花灯摊位面前。周围已经驻足了很多的人了,有一身文雅之气的朴素书生,有一身锦衣华服的富家公子,有一身干净利落的江湖侠客,还有一身温柔娇媚的清丽佳人……

  摊位分为两个区域,一个区位的木架上挂满了许许多多的的灯谜竹块,一个区域的架子上分层摆放了各种各样五颜六色的精致小巧的花灯,最高处,放着一盏独一无二、华美异常的“花灯王”。根据摊位老板的介绍,我们知道了,这个摊位的花灯不是靠花银子买的,而是靠答对灯谜题数换取的,这里一共有九十九道灯谜题目,答对九十九道题的获胜者,留下墨宝,将可以得到今晚唯一的“花灯王”,并得到“灯王”的称号。

  这是每年一次的“京都商会”回馈广大京都人民的无偿举动,同时也是一个打响“京都商会”名号,为“京都商会”镀上文人雅士所喜爱的光芒的绝佳的机会。果然,不管在哪个地方、哪个时代,商人的头脑都是最灵活的。

  我冲苏月眨巴眨巴了几下眼睛,以一副最无辜、最期盼、最可怜巴巴的表情默默的看着她,还无意识的轻轻咬了下唇瓣,慢慢的摇了下牵着的她的手。

  苏月看着这样孩子气的我,很是无奈的扶了扶额,叹了口气,一脸宠溺的问到:“想要?”

  我闻言很是激动的不断点着头。苏月真是机灵啊,简直就是我肚子里面的蛔虫啊,还是最漂亮的蛔虫!

  苏月拖了个长音,露出一抹调皮的笑容,轻声说道:“那……你自己猜灯谜去啊!”

  我很是哀怨的看着她,更加可怜巴巴的摇晃着她的手臂,充满哀求语气的哼到:“苏月~”

  开玩笑,我也想要自己答题来着,然后一展王八之气,如开挂般的快速猜完九十九道灯谜题目,然后在在场所有人艳羡的目光和苏月一脸崇拜的表情下,大手一挥,将“花灯王”送给苏月的。这将是一场多么浪漫的撩妹画面啊,想想就幸福得冒泡。

  可是,然并卵!谁能告诉我这些竹块上面的灯谜是个什么鬼?!居然没有一个是我会的!简直了,这是!我好歹也曾经是祖国重点培育的未来的花骨朵儿啊!是规规矩矩的接受过九年义务教育、七年高等教育的好好学生啊!然而,这并不是一个拼课时的时代,我还是一个都不会,你好歹也让我会一个呀,这也太打击人了吧!赤果果的无言的人身攻击啊!我绝对不会承认我的语文是体育老师教的!呸,简直比吃了只绿头苍蝇还恶心!算了,苏月,还是换你来吧,感觉更靠谱些,我不介意的,我真的不介意,我允许你来撩我,随便撩!加油!我看好你哦!

  苏月嫣然一笑,瞬间灿烂了周围的灯火,引来了四周无数人侧目。果然,美女到哪里都是引人注目的,不管男女老少,都喜欢看漂亮的姑娘,那是一种赏心悦目的视觉享受。苏月慢慢的走到了灯谜架前,小忠自告奋勇的上前记录着苏月解答的灯谜答案。

  灯谜架前,渐渐地聚拢了许多前来答题的人。而我们这些兴奋的“吃瓜群众”,只得在一旁紧张而密切关注着答题者的进度。其中,答题速度最快的,就有苏月。“京都第一美女、才女”果然不是盖的呀,人家那是干货,简直甩出了我这个西贝货无数条街啊!苏月,你真是棒棒哒啊!

  随着时间的流逝,已经有答题者实在是答不出了,便放弃了答题,到另一边换取花灯去了。拿到花灯的人们,也并没有急着离去,而是加入到了旁边那群看热闹的人之中,想要看看最后到底有没有人能够得到今年的那个“花灯王”。

  过了好大一会儿,在别人惊异的目光中,苏月带着小忠来到了兑换花灯的地方,将灯谜答案交给了摊位老板,温和的说道:“摊主,麻烦您核对一下,我要兑换那盏‘花灯王’。”

  一瞬间,这句话仿佛激起了千层浪,周围一下就炸开了,大家纷纷陷入了热切的讨论中。

  “噫,这谁啊,这是!居然这么强悍!还真把九十九道灯谜题给答完了。”路人甲激动的说道。

  “没想到是个女子,竟能有如此学识,当真是不凡啊!”一个才子模样的人感叹道。

  “这个小姑娘真不错啊!年纪轻轻就这么有才干,还长得这么好看!不知道是哪个人这么有福气,能娶到她哟!”一个中年妇女一脸赞赏的望着苏月说道。

  “真的假的啊!竟然被她全答出来了!黄哥哥都没有答完哩!”一个小姑娘酸酸的说着。

  “切,我不知道她有没有真的答完,我只知道你黄哥哥永远也答不完!”路人乙淡淡的说着。

  “去你的!”那个小姑娘恼羞成怒的嚷嚷到。

  “……”

  我就知道!苏月肯定能够办到的!我瞬间对苏月的敬仰之情,犹如滔滔江水绵延不绝。我屁颠屁颠的跑到苏月身边,睁着炯炯有神的大眼睛,死死的盯着摊位老板,等待着他的核对结果。

  摊位老板,认真的看了一会儿答案,然后微笑着对着苏月说道:“答案都没错,恭喜这位姑娘了,你将能够换取这个今晚唯一的‘花灯王’,并得到‘灯王’的称号。”

  “那就有劳摊主了。”苏月冲着摊位老板有礼的点了一下头,算是致谢了。

  摊位老板笑呵呵的去拿那个花灯王,我看着那个花灯王在慢慢的向我靠近,口水都快要流出来。在我就快要接过摊位老板手里的“花灯王”的时候,就差那么零点零一毫米的时候,一个浑厚的男声响了起来。

  “等一等!”

  ☆、第75章 离京前夜(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