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不是我想变弯的(gl)_第28章

五把刷子Ctrl+D 收藏本站

  只见一群人面色潮红,一脸激动的快步走了过来,其中有男有女,看穿着,不像是京都本地人。当先一名身着白衣学士服的清秀男子急切的开口喊道:“摊主,等一等!”

  我叉!等你妹啊等!呜呜~手中的那种空旷感,深深的伤害了我幼小的心灵。摊主居然异常听话的真的等了一等,我又不好意思上前去抢过来,只得慢慢的收回了伸出的手,跟着众人一起,望向了那群人。

  那个清秀男子粗喘了一口气,朝着我们的微点了一下头示意,然后对着老板急切的说道:“摊主,我也答完了这九十九道灯谜题目,这是答案,请您过目一下。”

  四周又一下子炸开了,顿时响起了更加热烈的讨论声。

  “不是吧!今年居然出现了两个‘灯王’?!那会不会出现第三个、第四个哩?”吃瓜群众一号,激动的说道。

  “你醒醒吧!别做梦了,你以为‘灯王’是那种在大街上随便捡的啊!往年连出现一个都很难,你现在居然还想着一二三四五六七个咧!”吃瓜群众二号一脸鄙夷的望着一号说着。

  “这两人的脑袋是怎么长的啊,怎么就这么聪明啊!”吃瓜群众三号一脸艳羡的说道。

  “他们怎么长的我不知道,反正不是你这种,榆木上面长的!”吃瓜群众四号望着三号调笑着说道。

  “‘花灯王’就一个,他们两伙人该不会要打起来吧?”吃瓜群众五号激动得一脸通红,望着我们一双眼睛亮晶晶的,还不断摩拳擦掌的说道。

  “打吧打吧!我来坐庄,你们压吧!”一个尖嘴猴腮的男子一撩衣服下摆,便就地开盘口了。

  “这小子好样儿的啊!可算给我们男人涨了回脸啊!要不,这么一群大老爷们,输给了一个小姑娘,这人,可就丢大发了啊!”一个长得非常粗犷的汉子,捏着拳头兴奋的说道。

  “你们现在也还是输了啊!没看见那位姐姐答得要快一些吗?”一个小姑娘嘟着嘴,愤愤不平的说道。

  “……”

  摊位老板一脸震惊的看了眼那个清秀男子,将手中的花灯缓缓放下,接过他的答案认真的核对了起来。半响,啧啧称奇的说道:“这,还真是啊!老朽我主持了这么多年的花王摊位,还是第一次诞生了两位‘灯王’的啊。”

  “那是!也不看看我们明湖兄是谁!堂堂的淮南第一才子,岂会连这区区灯谜都猜不完!”那伙人其中的一个黑瘦的小伙子,一脸得意的说道,看他那样子,就像是他全答出来了似的。

  “可是,这里只有一个‘花灯王’啊,这位姐姐和明湖哥哥都答对了九十九道灯谜题,两个人该给谁啊?”那伙人里面一个娇憨的小姑娘,貌似苦恼的说道。

  “不管不管,我不管!明湖哥哥,我一定要那个‘花灯王’!大不了多给他们些银两,叫他们让给我们呗!”那伙人里面一个长相刁蛮的姑娘,直接拉着那个叫明湖的人的衣袖撒着娇。

  “好啦,好啦!柔儿妹妹放心好了,我一定给你把那‘花灯王’要来就是啦!”那个叫明湖的,一脸享受的感受着那柔儿的晃悠,忍不住面含得意的轻声答应着柔儿。

  我呸!这二人转唱得,敢情这里就你们俩人啊,都你们说了算?!我这还没吭声呢!

  是可忍孰不可忍,“苏”可忍“青”不可忍,王爷可忍小忠不能忍!只见小忠“刷”的一下,抢过了“花灯王”拿在手里,很是气愤的说道:“嗨嗨!你这人怎么回事儿啊!这凡事总有个先来后到啊!我家主子,可比你答得快多了!这‘花灯王’就该是我们的!”

  “你!你!你快把花灯王放下!我们……我们……我们是刚刚来晚了,才会比你们慢的!再说了,摊主开始的时候可没有说要分个快慢的,答完了就能拿‘花灯王’!”那边的那个黑瘦小子又开腔了。

  闻言,我们都齐刷刷的望向了摊主,摊主尴尬的说道:“呵呵,倒真是老朽疏忽了,只是这‘灯王’称号许久没同时出现过一位以上的了,故此,就没有多做说明。可是,这‘花灯王’,每年就只做了这么一个,不然就给二位一人一个了。”

  “谁要跟他们一样的啊!”那柔儿有开口了。嘿,本王都没开口呢,你倒是先说了哈,不过正好,本王也不喜欢跟你们这群傻叉拿一样的东西!

  “我们才不要跟你们一样!”小忠不愧是我的金牌小厮,果然跟我肚子里的蛔虫似的。呃,不对,冒似之前那么比喻过苏月,可不能把他俩比喻成一样的了,苏月在我心中的地位可高级多了。那小忠就……就像是安在我脑袋里的窃听器?对,是窃听器!

  “柔儿!不得无礼,也不准胡闹。”那个明湖假装严厉的望着柔儿,不过那眼里的宠溺劲儿,连瞎子都看得出来。接着又朝我们这边微笑着说道:“这位朋友,能否割爱将这个‘花灯王’让给我们,在下愿意作为补偿,赠送给你一大笔银子。”

  我呸!谁是你朋友!小忠一副愤愤不平要插嘴的样子,但看见那小子问的是我,便也不好越过我这个主子,去插话了,只能恨恨的瞪着他们。嘿,这小子倒是有趣,答题的是苏月,你特么干嘛一副假笑的来问我啊!

  我状似沉吟的思考了一下,假装意动的望着那个明湖说道:“那,你准备送多大一笔银子给我呢?”装?谁不会啊,看我这回给你装个大的看看!

  闻言那伙人纷纷露出了一副鄙夷而得意的表情,周围的吃瓜群众们也跟着露出一副了然而惋惜的样子。那个明湖,很是清高的一扬下巴,骄傲的说道:“我就给你一百两,哦不,是二百两银子吧!”

  “怎么样,你小子这下可赚大发了,二百两都能买几个这样的花灯了,还不赶紧拿钱走人。”那个黑瘦的小子,一脸得意的附和着,讨好的望着明湖。

  我撇撇嘴,还以为是多大的一个大款,原来是不知道哪里来的土包子啊!还说能买好几个这样的花灯了,你当我白痴啊,估计能买个一两个也够呛的了!难道我看上去就这么不值钱,我不禁低头巡视了一下我们身上的衣服,想着我们出来是不是穿的太低调了点啊。这个动作落在了那伙人眼里,便莫名其妙的成了自惭形秽,于是他们便更加的得意了。

  我假装很苦恼的说道:“嗯,是挺多的!我身上都没有这个面值的。”

  “那是!你以为谁都像我们明湖兄这般大方,开口就是这么多啊,要是我,最多出五十两!”那伙人里面另外一个白面书生样的人,很是骄傲的插口。我呸!你以为做小菜生意啊!

  我点了点头,装作很是认同的样子,接着说道:“嗯,是挺大方的。既然你们那么大方,我们便也不好去抢你们的风头了。”然后迎着他们越发得意的目光,我话风一转,冲着小忠说道:“小忠!我们最小的面额的银票是多大?”

  “回主子!我们身上最小面额的是一千两、一万两的。再小点的便没有了。”小忠异常机灵的接口说道,还装出一副淡淡的模样,连看都懒得看那伙人一眼了。行啊!小忠你很有前途嘛!临出门的时候,我明明看见你带了很多小额银票的啊!这回居然没给我丢脸,回去重重有赏啊!

  我做出很为难的样子,沮丧的说道:“唉,果然是没有一百的呀。”那伙人现在才明白我刚刚那句话的意思,个个惊得目瞪口呆,还兀自在那不相信。

  我无奈的摇摇头,淡淡的说道:“算了,小忠,我们就不跟人家拿一样的了,你便把那一千两,哦不,把那一万两的银票拿去分给在场的各位吧,相聚便是一场缘分,我们便一起分享这份喜悦吧!”

  “是,主子!”小忠闻言,迅速的从怀里拿出了一张一万两的银票,刚要动作,便又被我叫住了,那伙人瞬间松了口气,露出一脸“果然是这样”的表情。

  我淡淡的说道:“对了,那群朋友是如此的大方,想必是不屑于分享我们京都人的这份喜悦的,你就不要上去献丑了,分给其他人就好。”

  “是,主子!”这回,小忠回答的异常响亮,还很是解气的瞟了他们一眼,便不再理会了。那伙人一个个被噎得说不出话来,脸上被气得青紫交加的异常难看。苏月好笑的看了我一眼,也没有说话,任由我去胡闹。

  “你们谁有小面额的银票。一百的就好,给我兑换了好分给大家,让我们一起沾沾这元宵节的喜气!”小忠唯恐天下不乱的大声的喊着。

  “我有!我有!”

  众人一听,真有钱拿啊!便纷纷开始给小忠兑换,不一会儿功夫,一万两银票就这么散光了。于是围在周围看热闹的人便更多了,众人拿了银子犹不敢相信这是真的,还有使劲儿掐自己脸的。大家并没有拿着银票马上回去,而是围在周围看得更起劲了,生怕待会又来出这样的戏码,偏偏自己错过了,那可就肠子都悔青了!街上得到消息的人越来越多,前来观望的人也越来越多,这里顿时成为了整条街的焦点。

  “你们!你们太可恨了!哪有这样以财欺人的!你们京都人就这么待客的吗?”那个叫柔儿的嘟着个嘴,气呼呼的说道。那份娇媚模样,到有几分看头,不过。跟苏月一比,简直弱爆了!

  “哦?我记得刚刚好像是你们先说的钱吧?难道是我记错了?就算是我记错了,可是周围那么多双耳朵会听错吗?大家说说,是谁先说的钱?”我假装疑惑的问道。

  “是他们!”这回吃瓜群众们变得异常给力,回答得异口同声。果然,拿人家的手软啊!有钱能使鬼推磨啊!看这群群众演员多敬业啊,领了盒饭了,还这么卖力。

  “哦,这样啊,那就是没错了,是你们先说的。我们京都人待客可热情了,客人说比什么就比什么,哪怕我身上没那个面值的,不也硬着头皮上了么,唉,怎么会以财欺人的咧,我们只喜欢分享这份喜悦,一言不合就撒银子,来小忠,再撒一把给大家乐乐。”我拿腔拿调的说着,差点把我自己都恶心到了。

  小忠闻言,应了一声,很是欢快的又撒了一把银票。我偷偷瞄了一眼,还好,这回撒的不是一万的,而是一百、十两的小额的,不然待会够我心疼的了。

  “你!你……”柔儿眼泪都快给我气出来了,可就是想不到话语来反驳我。

  “柔儿,你不要跟他们一般见识,我们是来猜灯谜的,不是来比银子的,反正我们答对了九十九道灯谜题,“花灯王”我们是不会让的!”那个叫明湖的还算有点小聪明,一看形势不对,赶紧调转方向,不再纠结与银两,直咬着灯谜不放,装出一副高风亮节的文士模样,义正言辞的说道。

  我叉!小子,要不是你是在跟我叫板,就你这演技和不要脸的精神,我真想给你点个赞。

  场面又回到了开始时的那份僵持不下,双方剑拔弩张的,大有一言不合就开打的趋势。摊位老板忙出来调解,我说老头儿,别以为我没看见刚刚拿银子拿的最欢的就属你,可别拿了银子不办事儿啊,小心遭报应啊!

  “既然两位都对这‘花灯王’如此喜爱,不愿不让。那么,就请出这花灯会的第一百道灯谜题吧,谁先猜出来,‘花灯王’便归谁!两位如此才情,应该不会有意见吧?”摊位老板笑呵呵的说道。

  “哇!真的有第一百道灯谜啊!”吃瓜群众一脸的惊叹。

  “没意见!”两伙人纷纷对这个方式表示认同。

  “那么,两位请听好了,这上联是:黑不是,白不是,红黄更不是;和狐狼猫狗仿佛,既非家畜,又非野兽。下联是:诗也有,词也有,论语上也有,对东西南北模糊,虽为短品,却是妙文。上下联各猜一个字。两位请开始吧。”摊位老板恭敬的从摊位后面拿出一个小盒子,轻轻的打开拿出了里面的灯谜题,认真的念道。

  苏月略一沉吟,便抬头就那样静静的站着,仿佛周遭的一切都与她无关,她就是那误入人间闹市的仙子,圣洁而不染尘埃。不是吧,苏月,你这是想出答案来了,还是没想出啊,别不吭声啊!别待会真给那小子赢了,他尾巴还不得翘到天上去啊!

  我怀着忐忑的心情,望望淡定的苏月,又望望貌似还在那里苦思冥想的明湖。等了好一会儿,明湖突然面色一喜,刚要出声。我一看到,顿时就在心里感叹,完了完了,天不遂人愿啊,那小子居然有答案了。刚想搞点破坏,谁知道一个声音比我还快。

  “摊主,我想到答案了,上联是‘猜’字,下联是‘谜’字,加起来便是‘猜谜’二字对不对。”苏月淡淡的说道,时间掐得刚刚好,像是算准了一样。

  明湖闻言,突然变得一脸煞白,那刚升上来的喜悦,还来不及化开,便被巨大的失望所取代,那卡在喉咙里的答案,还没有说出,便已经化为了一声叹息。

  “姑娘真是大才!老朽佩服!答案确是‘猜谜’!那么这个‘花灯王’便是你的了!”摊位老板一脸的笑容,恭敬的将“花灯王”交到了我们手中。

  我眉开眼笑的看着“花灯王”,得意的哈哈大笑。这感觉,真酸爽啊!

  斜刺里一个酸酸的声音,犹带了一股不服气的语气说道:“靠女人算什么本事,真是这吃软饭的男人!”

  我呸,这谁啊,这是!我招谁惹谁了啊!我就吃软饭了,你能拿我怎么着啊!苏月的软饭,我百吃不厌!我一回头,就看见了那个柔儿,愤愤的看着我手里的“花灯王”,一脸的酸气。那个叫明湖的,还假意的拉了拉她的衣袖,叫她别说了,但那眼里的解恨劲儿和瞬间死灰复燃的骄傲,简直晃花了我的眼。

  我咬咬牙,装作一副苦恼的样子,无奈的说道:“这样啊?这就是吃软饭吗?可是我妻子的软饭真的很好吃哩,叫我不吃我都舍不得啊!这种软饭也不是谁都能吃得到的啊!你说是吧,明湖兄?”

  明湖被我问的一脸青红交加,懒得理我。有心想要离开,但苦于周围的吃瓜群众实在太多,没有出去的道路,只得尴尬的站在那里不说话。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