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不是我想变弯的(gl)_第29章

五把刷子Ctrl+D 收藏本站

  摊位老板拿来文房四宝,递到了苏月面前,笑呵呵的说道:“那么现在,就有请今年的‘灯王’为大家留下墨宝吧。”

  苏月淡笑着接过毛笔,在纸上落下了一行飘渺淡逸的文字——夜郎自大!然后留下了自己的名讳——安乐王妃苏月。

  苏月写完,迎着摊位老板一脸震惊的呆滞模样,和我在厉刀的无敌开路神功下翩然而去了。半响,众人围了上去看见了墨宝真容,纷纷后知后觉的感叹。

  “哇哇!那个就是……就是当今苏太傅之女,现在的安乐王妃苏月本人?”一个小伙子一脸的花痴样儿,还在那儿不敢相信。

  “安乐王妃苏月是谁?”一个中年汉子一脸蒙逼的问道。

  “兄弟,一听你就是外地来的,在京都哪个不知道安乐王妃的,那是鼎鼎有名的‘京都第一美女才女’啊!”另一个中年汉子,自以为知道得很多,一脸得意的说道。

  “‘京都第一美女才女’啊,难怪这么漂亮,跟个仙女似的,能见到她本人一面,就是让我现在死了也值啊!”一个猪哥模样的人,流着哈达子说道。

  “赚到了!赚到了!今天居然见到安乐王妃了!刚刚她身边的那个就是安乐王吧!好英俊哦,难怪都说王爷盛宠王妃的,都愿意在人前说自己爱吃王妃的软饭了,那得多宠啊!”一个流着山羊胡子的人,老神在在的说道。

  “那个外地来的什么才子,还敢跟王爷王妃叫板,也不掂量掂量自己的斤两。当真是夜郎自大啊!”一个侠士模样的人愤愤的说道。

  “可不是吗?真是丢人!”众人连声附和。

  “……”

  ☆、第76章 离京前夜(下)

  关于我们走了之后,那些吃瓜群众到底说了些什么,我们并不知道,也不想去关心。毕竟,我们该做的都已经做了,该拿的都已经拿了,也便没有什么值得我们留恋的了。我现在最关心的,仅仅只是一个问题,如果得不到答案,我心里跟猫抓似的,一点儿也不安生。

  我望着嘴角挂着淡淡的笑容的苏月,一脸探究的问道:“其实,你早就猜到了第一百题的答案对不对?”

  苏月微笑着看着我,嘴角露出了一丝调皮的笑容,柔柔的说道:“是又怎么样,不是又怎么样呢?”

  我认真的盯着苏月,突然哈哈大笑着说道:“我就知道!苏月,你是故意等到那小子想出答案来,然后在他刚要说的时候,抢先他一步说出来的吧!我就说咯,哪有时间掐的那么准的啊!你果然是故意的。”

  “你不觉得,在人距离成功最近的时候,也就是希望最大的时候,仅仅相隔那么一丝丝便能梦想成真的时候,给他致命的一击,效果更好么?那种极度的喜悦变为极度的不甘,才是最打击人的。”苏月一脸狡黠的望着我笑着,我突然感觉此时的苏月像个狡猾的小狐狸,在我眼里是那样的可爱。我只能默默的为得罪苏月的人静默三秒默哀了。嘎嘎嘎!

  我故意做出一副难以接受模样,皱眉望着苏月,一脸激动的说道:“苏月,没想到你竟然……竟然是一个这样的人,真是……真是……”

  苏月原本挂在脸上的笑容,顿时僵住了,瞬间一张小脸儿变得煞白,紧张的看着我,一脸的小心翼翼。

  “真是太合我胃口了!哈哈!”我瞬间调转了一副语气,很是欢快的说道。

  苏月似是松了一口气,恼怒的瞪了我一眼,赏了我一记“无敌腰间三百六十度旋转”,疼得我龇牙咧嘴的。小忠拿着“花灯王”和流萤在一边叽叽喳喳的兴奋地说个不停,他们看到了这边的景象,都纷纷捂嘴偷笑,也不点破。

  慢慢的,我们便来到了护城河边,今晚的护城河没有了往日的孤寂,在温暖的灯光的映照下,显得格外的美丽。周围聚集了许多前来放河灯的人群,一盏盏美丽的河灯将小河装点得异常绚丽,就如那天上的银河般璀璨夺目,令人移不开眼睛。

  “真漂亮啊!”苏月一双眼睛亮晶晶的看着护城河,看着护城河边相依偎着的人儿,不由自主的感叹道。

  “呵呵,是挺漂亮的啊!我们要不要也去放放河灯啊?”我看着眼前这唯美的景象,心里也不由得有些意动,怂恿着问道。

  “好啊!”苏月微微转过身来,望着我嫣然一笑,瞬间温暖了这片夜色,也温暖了身后的这条“人间银河”。星空、银河、美人、灯火,一切都是那样的融洽,那样的祥和,不自觉间,便沉醉了那片灯火,也沉醉了灯火下的人们。许多年后想起,那一刻的静谧美好,都深深的刻在了我们的心里。

  流萤自告奋勇的跑去河边的小摊,买来了很多各式各样的河灯,在得到我的示意后,欢呼雀跃的和小忠拿了几个自己跑去放去了,厉刀在一边对我们的行为嗤之以鼻,依旧冷冷的巡视着周围,以防贼人的突袭。

  我和苏月,各自选了一个莲花模样的河灯,相携着来到河边,轻轻的将点燃了的河灯推入水里。看着那两只河灯,随着水波的流动,慢慢的飘向远方,消失在众多河灯里,我们的目光还是不愿收回,似乎要确认那两只河灯一直在一起,才肯放心。

  有调皮的风儿轻轻吹过,飞扬起我们的发丝,令它们相互纠缠,不离不分。我和苏月就那样慢慢的并排坐在了地上,感受着这份难得的宁静。苏月轻轻的把她的头靠在了我的肩上,我的手,也默默的环住了她的腰。

  我们都知道,像现在这样的祥和与宁静,今天过后,将很长一段时间不复存在。我们将离开这片土地,离开我们的家,我们将怀着忐忑的心情,踏上未知的道路,那里,充满了危险与诡计,而我们谁都不愿意说起。就让我们再贪婪的享受一下此刻的静谧,感受一下那平静的内心。

  半响,苏月轻轻的开口,充满乞求的问道:“我们这就这样永远在一起好不好?不管前路有什么,我们都这样不离不弃,好不好?”

  我转头看向苏月美丽的眼睛,目光坚定的说道:“好,我们会永远在一起,不离不弃。哪怕是死亡,也不能够将我们分开。我这样的回答,你可还满意?”

  “嗯!”苏月一脸幸福而满足的笑意,用力的点了一下头表示满意。

  我看着周围绚烂的灯火,看着被灯火映照得分外明亮的苏月的眼睛,突然就想到了以前听到过的一首很美的句子——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我一直苦苦寻觅的人,不就是一直在这灯火的阑珊处吗?我何其有幸,能在这第二次人生早早的就遇见了你,免去了我这半世的流离。

  在这夜色的掩护下,我低头情不自禁的对着苏月的唇,吻了下去,感受着她的柔软,她的甜蜜……

  等到我们回到府里,已经是很晚了,我和苏月并排躺在床上,都没有睡意。既然都睡不着,大晚上的,那我们就干一些有意义的事吧!

  我慢慢的转过头去望向苏月,苏月似是察觉到了我的动作,也转过头来静静的与我对望着。在黑夜里,就看见两双泛着幽光的眼睛,在那儿异常明亮。我冲苏月眨巴眨巴了两下亮晶晶的眼睛,苏月弯起好看的唇角,亦眨巴眨巴了两下她那丝毫不输于我的亮度的眼睛。

  我似是得到鼓舞,心中一声欢呼,一个翻身,便压在了苏月的身上,对着她柔嫩的唇瓣就那么吻了下去,继续刚刚在外面的那个未完成的事情。

  我仔细的描绘着她的唇形,舔舐着她的唇瓣,贪婪的呼吸着属于她的气息。我从来没有过哪个时刻,像现在这样认真过,仿佛我面对的不是苏月的唇瓣,而是一件举世文明的珍宝,我吻得是那样的认真,那样的仔细,那样的小心翼翼,那样的无比疼惜。

  我慢慢的变得贪婪,变得情难自禁,我渐渐的不由自主的加深了这个吻。灵巧的舌头带着一丝调皮,轻轻的叩开了苏月的牙关,不断的攻城略地。我流连忘返的探索着她的每一个地方,每一个角落,挑逗着她的舌头与我相互追逐,相互嬉戏。我肆意而满足的品尝着她的味道,交缠着她的气息。

  我浑身变得燥热难耐,胡乱的拉扯着身上的衣物,想要与她隔得更近,更近。衣襟碎裂的声音,响起在这寂静的黑夜里,异常的清晰,却并没有人去理会。我干脆一不做二不休,也同样恶意的去扯碎了苏月的衣服,让她与我更加的靠近。于是,黑夜里,两具同样炽热的身躯,就这样毫无阻碍的贴在了一起。

  苏月微微弯起了唇角,抑制不住的发出了一声轻笑,却又马上消失在了唇齿间,被吞没进了我的肚子里。我斜斜的弯起了唇角,一双手使坏般的,有意无意的去触碰她的痒痒肉。

  这下苏月不淡定了,抑制不住的笑声越来越多,前面的还来不及消失,后面的便已经发出,身体也开始翻腾着想要逃离。

  终于,苏月被惹毛了!她慢慢的睁开了水雾弥漫的眼睛,一个翻身就想要反客为主,重夺主导地位。我岂能让她如愿!这好不容易“农民翻身做了主人”,岂有回去做回农民的道理!俗话说得好,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啊!这刚尝到了做“主人”的滋味,怎可轻易拱手让人?

  于是,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变得越来越激烈。我睁开闪着暗沉幽光的眼睛,就那样静静的看着她,也不松开她美味的嘴唇,同时使出吃奶的劲儿死死的压着苏月,却不忘注意着分寸,免得一时失手弄疼了她。

  在苏月几次翻身未果之后,我得意的冲她挑了挑好看的眉毛,苏月又好气又好笑的看着我。开玩笑!为了这个位置,我可是有专门练过的呀!岂能让你再次如意?我要誓死捍卫我好不容易得来的“主人”地位!

  突然,一个狡黠的微笑慢慢的爬上了苏月的脸颊,在我还来不及揣摩它的意味的时候,她的行动,便给了我最好的解答。只见苏月一咬牙,便狠狠的咬住了我的舌头就是不松口,大有一言不合就下口的趋势。

  我无奈的就这样僵着舌头看着苏月,眼里有着淡淡的乞求。苏月眼带笑意的看着我,学着我刚刚的模样,同样的挑了挑秀气的眉毛,我顿时差点为之气结。果然,出来混,总是要还的!女人是永远得罪不起的!

  几番交涉未果之后,我狠了狠心,乘着苏月一个不注意,直接叩关而入了。苏月顿时一声轻呼,我的舌头顺势得到了解脱,退回了阵地。我慢慢的动作着,同时还不忘得意的轻笑出了声。苏月轻轻的拍了一巴掌我的腰,表示抗议,便不再理会我得意的表情,闭上了那双好看的眼睛,慢慢的沉醉进了那份美妙的感觉里。

  室内的温度在逐渐升高,我一边继续着身上的动作,一边不忘去温柔的轻吻着,苏月秀气的眉毛、长长的睫毛、小巧高挺的鼻梁、柔软的唇瓣、美丽的脸颊、晶莹的耳垂、修长的脖颈……苏月身上的每一个部分,都是令我如此的着迷,如此的沉醉。我就这样融入到了她温暖的身体里,与她从灵魂开始所有的一切都合二为一。

  耳畔断断续续的响起着她好听的声音,那一声声,都似乎敲击进了我的心里,令我激动得不能自已,变得更加的疯狂,更加的情难自禁,更加的忘乎所以。晶莹的汗珠,随着两具交缠着的身体,流淌了下来,落在了床单上,也落在了缠绵着的人儿曾经干涸的心里,滋润着两个相爱着的心。

  屋内的两个人儿还在不知疲倦的索取着对方,感受着对方的温暖,对方的深情,仿佛永远都不够似的。那动情的声音,连带着断断续续的情话,飘荡在这寂静的夜空里,传出了很远、很远,搅乱了一池春水,也搅乱了几个人的心。

  窗外的月亮都被羞红了脸,变得朦朦胧胧的,那满天的繁星,不知疲倦的闪烁着璀璨的光芒,见证着那份深深的情谊……

  ☆、第77章 所谓宿命

  正月十六,这个我们将要离京的日子,便在人们的睡梦中悄无声息的来临。几天前,我们便已经开始收拾行装了,并早早的跟苏月的家人道了别,因为是假装南下游玩,还要去交锋暗地里那么狡猾的势力,所以我们也没打算大张旗鼓的整一票人去当靶子,只准备随意的挑了些简单的行装,带几个称心的下人前去,一路乔装而行,其实最重要的还是带够银子就好。

  我和苏月早早的就起来了,看来,昨晚的艰苦奋战,并没有影响到我们正常的作息啊!待我们吩咐好了府里的一切,便相携着一起前往了皇宫,向太后娘亲和皇帝哥哥辞行。

  我们先到了太后娘亲的寝宫,太后娘亲看到了我们,表现得异常的热情,拉着我和苏月扯东扯西。等到知道了我们的来意之后,开始很是不舍,闷闷不乐的。被我和苏月一番开解之后,终是叹了口气,说是去南下游玩一下也好,弄不好还能添个孙子回来。一说到孙子,她老人家便一脸喜气,完全忘记了刚刚是谁在那儿伤心。

  至于能不能添个孙子回来我不知道,只要不被人揍成孙子回来,我就很是心满意足了!皇帝哥哥哟,你可坑惨我了呀,这又是要我冒险,又是要我安慰人,好处都让你给占全了,危险苦累活儿都是我来干,我图什么呀!不划算啊,不划算!

  辞别了太后娘亲,我跟苏月便去面见了皇帝哥哥。皇帝哥哥安安静静的坐在御书房的桌案前批阅着奏章,听见禀报说我来了,只是抬头淡淡的瞥了我一眼,继续批阅奏章,口里倒还没忘了说道:“你们来啦。”

  我撇撇嘴,这什么态度啊,刚骗得我同意去舍生忘死,现在就马上对我始乱终弃了?!小心我撂挑子不干啦啊!唉,可惜我有贼心没贼胆,也就只敢这么想想,要真说出来,我还是小命要紧不说为妙。

  “嗯。”我和苏月简单的行了一礼,有气无力的答道。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