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不是我想变弯的(gl)_第32章

五把刷子Ctrl+D 收藏本站

  “哦,那真是可惜了。除了韩青,其他的人我们是不会留活口的。师妹!动手!”蒙面女子突然话锋一转,对着小女孩就冷冷的吩咐道。

  “是,师姐!”小女孩先是一愣,接着似是反应了过来就要动手。

  我滴个神啊!这还得了!我要是真的因为死不承认自己是韩青而让你们给干掉了,那我还不得哭死啊!算你狠!我赶紧抱头跳了起来,立马的对着她倆吼道:“等等!等等!”

  “哦,你还有什么好说的,既然你不是韩青,那便不要浪费我们的时间啊!”蒙面女子嘴上虽是那么说,但还是出手制止了小女孩接下来的行动。

  “我就是韩青!”我望着她们,一双眼睛气得通红,咬牙切齿的说道。我承认了,我就是个傻子,行了吧!

  “你刚刚不是说不是吗?”蒙面女子依旧漫不经心的把玩着她的匕首,懒懒的说道。

  “刚刚是跟你开个玩笑。我是如假包换的韩青!”我很是愤慨的看着她们说道,将一口小白牙咬得“咯嘣咯嘣”直响。

  闻言,蒙面女子也不跟我啰嗦了,端正了坐姿,就那样定定的看着我,仿佛要看到我的灵魂深处。开始我还能保持怒瞪着她的姿势,慢慢的,我也不由地被她看得心里发毛,我该不会是遇见变态了吧?大变态带着小变态出来发神经的,刚好逮着了我?!我这也太背了吧!

  半响,蒙面女子收回了目光,撇撇嘴,是的,哪怕她带着面纱,我就是知道她刚刚绝对的撇撇了嘴,别问我为什么,第六感加直觉!她貌似很是失望的叹了口气,恹恹的说道:“原来韩青也就那样啊!长得奇形怪状的,面部坑坑洼洼的也不齐整,还衣衫褴褛一点也没有品位。真是要风度没风度,要长相没长相啊。也不知道……”

  小女孩闻言,怯怯的望了我一眼,偷偷的退后了一些,躲在了角落里降低存在感,却还不忘小声的附和着她师姐:“就是,就是!”

  我……我真是被气得一佛升天,二佛出世啊!我特么冤不冤啊我!好歹我也是个风流倜傥、仪表不凡,迷倒万千少女的富贵王爷啊!怎么在你嘴里就这么一文不值了啊!我衣衫褴褛?!我奇形怪状?!我脸上坑坑洼洼?!特么这罪魁祸首还不是你师妹呀!这些都是她刚刚捉我来的时候撞的啊!我这么一个风度翩翩的俏公子,就这么被她给撞残了,她不内疚就算了,还在那落井下石!呜呜~还有没有天理啊!雷震子啊,快给我劈了这对大小妖怪吧!

  “还那么的贪生怕死,没有骨气!”蒙面女子接着列举我的缺点,感觉像是在开□□大会似的。

  “对!他还调戏我来着!”小女孩在角落里捏着小拳头,添油加醋的说道,弄得蒙面女子也一脸惊奇的望着我。

  我……真不是你想的那样啊!咱能忘记这茬么?我错了还不成么!我再也不手痒了啊!我特么不想活了!雷震子,你还是来直接劈了我吧,干净利落还省事儿!我这遇见的是两个什么奇葩啊!那得要多么奇葩的师傅才能教得出来这样的徒弟啊!这谁家的两个小屁孩啊?别在这儿瞎折腾了,你妈喊你们回家吃饭啊!

  在我被她们数落的筋疲力尽、生无可恋了的时候,突然,蒙面女子一个回头,锐利的眼睛射向远方,对着小女孩说道:“不好!丸子,他的人来了,我们走!”

  说完,还不等我从低落的情绪中反应过来,就“唰唰唰”的带着小女孩消失了。好!樱桃小丸子,我记住你了!我看着赶过来的影一影二,不由得泪流满面,悲切的说道:“你们可算是来啦!”

  ☆、第80章 琉璃宫黛楼儿

  影一影二快速的来到了我的身边,恭敬的跪在地上,沉声说道:“属下护驾来迟,请主子责罚。”

  还责罚个屁啊!能来就不错了,再晚会儿,你们主子我,不被她们折腾死,就得被她们说得羞愧而死。我有气无力的说道:“算了,起来吧,也怪我们谁也没想到,就这么个小丫头片子会是个武林高手。还好她们没什么歹意啊,不然你主子我这一两百斤肉,今天就得交代在这儿。”

  影一影二似是犹豫了一下,然后一同低下了头,并未起身,影一接着认真的说道:“其实属下早就知道这个小女孩有问题,只是看她并没有什么恶意,便没有出手,一直尾随在你们身后,想要知道这幕后到底是何人在主使。”

  我……一直跟在我们身后?!那岂不是把所有的事情都听去了看去了吗?!那我这英明神武的光辉形象,岂不是泡汤了吗?我这个时候特么真想去找一块豆腐,去撞死算了啊!我说你们让我受了这么多的苦,是不是故意的啊!说,是不是皇帝哥哥克扣你们薪水了,你们在公报私仇?!

  “那你们怎么不早一点儿出现啊?”我没好气的说道,反正已经没形象了,我就破罐子破摔算了。

  “禀主子,那小姑娘的轻功确实了得,带着主子您逃遁,我们二人都才堪堪能够追上,待我们赶过来已经是刚才了。属下无能,未能早点救主子于危难,请主子责罚!”影二恭敬的说道。

  啥?没看见?!我顿时来了精神,正了正衣冠,咳嗽了两声,端着架子说道:“呃,算了,下不为例,起来吧。这责罚?就先记着吧!允许你们将功抵过。”

  “谢主子!”二人这才起身,静立在我的身后,接着说道:“启禀主子,此次挟持你的人是琉璃宫的人。”

  “哦?琉璃宫是个什么玩意儿啊?她们干嘛要挟持我啊?”我很是疑惑的问道,貌似我从来没有和这个什么琉璃宫扯上过一星半点儿关系啊。

  “琉璃宫是一个神秘的江湖门派,历代宫主是不允许婚配的,相传已经建派数百年了,是一个只收女弟子的门派。门派总舵坐落在辰国南部边境,据说是一座很美的琉璃宫殿,除了门内弟子,却没有其他人真正见过,或是知道其具体位置的。门派在离国和雪国也有分支,只是没有像在辰国这样的势力庞大。”

  “琉璃宫现任宫主叫做上官晓,一直很神秘,神出鬼没的,也没几个人见过她的真身,武功深不可测。现在琉璃宫一切的对外事务,都由少宫主黛楼儿处理着,其他弟子以她马首是瞻。而这位少宫主,也很是神秘,外界只知道她武功高强,体态妖娆,美艳不可方物,办事雷厉风行,果断毫不拖拉,其他,便一无所知了。琉璃宫上到宫主,下到弟子,都是一袭白衣,轻纱覆面,行走于江湖,旁人轻易不得见其真容。”

  “据说此次国宝失窃事件,很有可能跟这琉璃宫有点儿关系。可是具体有什么关系,还待主子前去查明。至于琉璃宫的人,为什么要挟持主子,而未有动作,这个属下尚不知晓,待属下与我们的人暗中取得联系,再行查明。请主子恕罪。”

  得!我算是看出来了,你们俩就只会叫我恕罪,别的什么也不知道,就是个保镖加传话筒,具体的事儿还得我自己来!行吧!自己动手丰衣足食,还是我自己查吧!那两个大小妖怪,以后千万不要落在我手里,否则,哼哼哼,樱桃小丸子就会变成糖油粑粑!

  过了一会儿,由于厉刀的到来,影一影二纷纷隐去了踪迹。我便在厉刀诧异的目光中,跟着他回到了我们大队人马刚刚待着的地方。我远远的便看见,那里仅仅只有苏月、小辣椒和小忠流萤在不安的等待着,我不由得有些后怕,怕如果刚刚歹人使的是调虎离山之计,那苏月她们可就危险了。

  于是,我沉声对着厉刀吩咐到,以后不管遇见什么情况,绝对不允许离开苏月左右,坚决以护卫苏月的安全为第一要务。至于我,倒是不必担心,自然有人来暗中护卫。厉刀起誓一定按我所说的做,我这才放过了继续纠缠于他。

  我揉了揉有些僵硬的脸部肌肉,努力摆出了一个自认为阳光灿烂的笑容,抚了抚衣角,对着她们的方向,朗声的说道:“没事了!我回来了!”

  顿时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苏月闻言激动的望向了我这边,隔着那么远,就那样定定的看着我,仿佛已经与我分隔了一个世纪般,眼中似有千言万语想要诉说。我就那样望着她傻傻的笑着,眼中再也容不下别人。

  却不想,将苏月看得眼中泛起了泪光,我一时间变得手足无措了起来。苏月突然的奔跑着扑了过来,重重的投入了到我的怀抱,就那样紧紧的抱住了我,仿佛只要一松手,我便会随风而逝一般。我安抚性的轻轻拍打着她的后背,传递着我的意念,无声的告诉着她——不怕,我一直就在这里,陪伴着她。

  如此温暖的气氛,偏偏有一些不开眼的人要去破坏它。只见小辣椒快速的踱步到了我们身边,围着我仔仔细细的看了几圈,带着一脸的古怪表情,挪掖的说道:“哟,你刚刚这是逃荒去了,还是干嘛去了呀,怎么回来就成了这副样子了啊?”

  闻言,苏月不好意思的松开了我的怀抱,仔细观察着我身上的伤,吩咐流萤赶紧给我拿了件干净的衣袍来,给我换上。

  我没好气的望了一眼小辣椒,那一副想笑而憋得厉害的古怪表情,生怕一个不小心,她把自个儿憋出个好歹来,到时候还得赖我。于是我决定帮她一把,一本正经的说道:“我刚刚被一个叫做天山童姥的妖怪给抓去了,欲要毁我清白,我宁死不从,牺牲了衣服才得以全身归来!”

  “哈哈哈!哈哈哈!你就可劲儿吹吧!明明是个小孩儿,哪来的什么妖怪!还天山童姥,还要毁你清白?你还宁死不从?哈哈哈,笑死我了!你怎么不说是女土匪要找你当压寨相公呀!”小辣椒终于破功了,捂着肚子在那儿笑的快要岔气了。

  苏月闻言,也稍稍缓和了一下紧张的心情,娇嗔的瞪了我一眼,怪我没句正经话。

  我撇撇嘴,接着依旧一副正经的表情说道:“可不是真的吗!你见过有哪个小孩子能像她一样飞来飞去吗?要不是让我碰到了,我也不信。那童姥还说,不喜欢我这样的了,想换换口味,以后专找良家女子下手,尤其是那些活泼的、爱穿红衣的,她定要来虏了去夺其清白!”

  周围的那最欢快的笑声戛然而止,小辣椒一脸惊呆了的表情望了望自己身上的红衣,艰难的咽了口唾沫,胆战心惊的问道:“真的假的?!这世上难道还真有妖怪不成?”

  小样儿!原来还真怕鬼怪啊!我还真以为你天不怕地不怕咧!可算是让我找着你的弱点了,看我以后怎么收拾你!我故意装出一副沉重的表情,迎着她越来越惊恐的表情,突然话风一转,淡淡的说道:“假的!”

  “你!”小辣椒顿时炸毛了,咬牙切齿的说道:“真没出息!还让个小女孩给收拾了!”

  我无所谓的耸耸肩,淡淡的说道:“要不,下次她来了你上?”

  “我……”小辣椒估计是想到了当时那个小女孩那彪悍的模样,顿时缩了缩脖子,不再吭声了。

  哼!原来也是只纸老虎啊!恶人还需恶人磨啊!我一直压不过她,不是因为我不够好,而是因为我还“恶”得不够啊!多么痛的领悟啊!

  我们一行人收拾好了行装,开始继续赶路,终于在天黑之前找到了一处还算干净的客栈落脚。为了能够探听到更多有利于追寻国宝线索的蛛丝马迹,我们很久开始就习惯于在龙蛇混杂的大厅就餐了,当然,今天也不例外。

  果然,人多的地方就会有消息。刚一坐下,就听见了隔着几桌的一行人,很是大嗓门的在交谈着。

  “你们听说了吗?”一个长着一脸大胡子的汉子,操着他的大嗓门嚷嚷道。

  “听说什么?”同桌的一个男子很是疑惑的问道。

  “据说,这次琉璃宫少宫主黛楼儿,亲自带人前来收拾了那几个对琉璃宫出言不逊的人,甚至直接端了他们的老窝,将他们的三个带头人全部枭首示众了。”那个大胡子一脸激动的说道。

  “哇,这也太狠了吧!”邻桌的一个长相斯文的男子惊恐的说道。

  “哼!你懂什么!少宫主这是为民除害!那几个人在地方上可是丧尽天良、无恶不作的恶霸,这种人死了最好!”另一桌的一个中年汉子愤愤的说道。

  “我还听说,少宫主这次会在这里待上几天,处理琉璃宫的一些事情,不知道我们是否有幸,能够一睹少宫主的风姿啊!”那个大胡子急着说道。

  “哈哈!就是就是!江湖传闻,琉璃宫的少宫主,风姿卓越,美艳不可方物!哪怕是隔着面纱,能让我看上那么一眼,就是死,我也知足了!”邻桌的一个江湖汉子痴迷的说道。

  “哈哈!那是!也不是谁都能看到的啊!”众人纷纷附和着说道。

  “……”

  ☆、第81章 小心长针眼

  美艳不可用方物?该不会是那两只大小妖怪中的大只吧!不过,想想她那大马金刀的坐姿,也不像是能跟这个词语扯上一星半点儿关系的人。切!原来劫持我的是两只小喽啰啊!不过,这两只小喽啰的武功真不是盖的啊,简直非一般高强!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