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不是我想变弯的(gl)_第33章

五把刷子Ctrl+D 收藏本站

  吃完晚饭,我和苏月回到了客栈的房间里,我呲牙咧嘴的硬挨着洗了个热水澡,顿时感觉浑身的每一个细胞都无比舒爽,再也感觉不到那个樱桃小丸子施加在我身上的痛楚了。我倒头就睡在了松软的被子上面,终于可以干干净净的美美睡上一觉了!

  苏月洗完澡,端着一盘药瓶,默默的来到了床边坐下,将一副懒散样子的我硬拖了起来靠在了床沿上,轻轻的解开了我的衣衫,开始认真的为我涂药。肌肤与微微带着冷意的空气的亲密接触,令我原本汹涌而来的睡意,刹那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我默默地注视着眼前的苏月,虽然她并未言语,但她那微颤着的睫毛,那仔细的眼神,那轻柔的动作,那颤抖着的手指,那带着微凉的触觉接触到我皮肤上的药膏,无一不令我从心底,缓缓的升起一股暖意,将我整个人都包裹在其中,无比温暖、无比感动、无比窝心。

  我不由得又那样呆呆的看着她,发了痴。待我回过神来的时候,她已经为我上药完毕了。她并没有上床来就寝,也没有走开去做其他的事情。她就那样静静的坐在那里,却将背部朝向了我,这可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哪一次,她不是脉脉含情的看着我,不愿错过每一分每一秒的,想要将我牢记。

  我慢慢的上前,从背后轻轻的将她略显单薄的身体拥入怀中,在接触到她身体的那一刹那,我明显的感觉到了她的身体正在轻微的发着抖。我微微一愣,接着默默地将头抵在了她的颈窝上,尽量用最温柔的声音,在她耳边柔声的问道:“怎么了?”

  半响,也未曾得到怀里的人儿的回应。于是,我轻轻的将她移转了个身,让她的正面朝着我,却不想,她不知道何时早已闭上了眼睛,呈献在我面前的,除了那依旧美丽着的容颜,便就只有那不断颤动着的睫毛,以及那紧抿得泛白的嘴唇,方能显示着她此时的内心并不平静。

  我顿时慌了神,不知道应该怎样去做,才是对的。毕竟苏月可是从未如此过的呀!我手足无措的将苏月抱在怀里,语带哀求的说道:“这是怎么了啊?可是路上有什么不开心的?你不要这个样子好不好?你这个样子,我会心疼的啊!”

  怀里的人儿闻言浑身一震,接着从我的怀里慢慢的抬起了头,睁开了那双水雾弥漫的眼睛,深深的看着我,眼里仿佛蕴含着滔天的情意,似要将我吞没,令我无比的震惊。她轻启朱唇,声音略带沙哑的说道:“你可知道……我也会心疼。”

  “什么?”我微微张着嘴巴,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我是说,看着你这样不懂得保护和爱惜自己,我也是会心疼的!”苏月微微叹了口气,低垂了眼睛,不再让我看到她眼里的情绪。她稍稍拉开了与我的距离,用手轻抚上了我身上的淤青,那微凉的指尖带给我皮肤上的刺激,令我舒爽不已。她轻轻的说着:“你知不知道?看着你身上的伤痕,竟然比伤在我的身上更令我疼。真的好疼好疼,都疼的我快不能呼吸了。我该怎么办?”苏月越往后说,声音便越小,指尖的力度便越轻,到了后来,我都快听不清了。

  听着她如此温暖而令我感动的话,我深深的吸了口气,将额头轻轻的抵在了她的额间,慢慢的闭上了眼,用鼻尖去轻触她的鼻尖,呼吸着我们交融着的气息,无声的表达着我的感动,温柔的说道:“以后再也不会了,我会好好的爱惜我自己,就像爱护着你一样;同样的,你也要替我爱惜好你自己,就像爱惜着我一样。我们都要为对方爱惜好自己,这样,我们才能够一直的不离不弃,一起携手到白发苍苍,子孙满地……”

  说着说着,我们便各自弯起了唇角,面带笑意,哪怕是闭着眼,我也知道,苏月也一定跟我一样,沉浸在对未来美好的憧憬里。

  半响,在这样温馨美好的氛围里,苏月睁开了那双闪耀着异常灿烂光芒的眼睛,偷偷的吻上了我的嘴角。开始只是轻轻的描画着我的唇形,柔柔的舔舐着我的唇瓣。慢慢的,那条调皮的香舌,便开始不安分起来,它乘虚而入的进入了我的嘴里,灵巧的撬开了我的牙关,很快的引起了另一条原本沉睡在那儿的舌头的共鸣,相互纠缠着嬉戏。

  我微微加大了唇角的弧度,慢慢的开始化被动为主动,进入正题。我们相拥着轻轻的倒在了床上,翻滚着相互嬉戏……

  今晚的苏月,很是热情,爆发了她所有的潜力,令我大为震惊,差一点儿就让我应付不过来,从而表现出力不从心。于是,我不得不用出了我所有的力气,投入到了这场战斗里。

  而这么拼命,最直接的后果,便是导致了我伤上加伤了,第二天差点儿就腰酸得起不来床了。汗!刚说了要珍惜自己的,才多大会儿就……还好除了自己没人知道这事儿,不然这脸可就丢大了啊!

  接下来的几天里,我们依旧一边游玩一边向着边关靠近。一路上,听到了很多关于琉璃宫的事情,也听到了许多关于那个神秘的少宫主黛楼儿的事迹。感觉琉璃宫,就像是一个对男人很有偏见的女子团体,独立、自强、骄傲而神秘。而那位充满神奇色彩的少宫主黛楼儿,更是将这个团体的特点发挥到了极致,高傲、果断、狠辣、不留情面,纵使再妩媚,再美艳不可方物,对很多男人来说,也仅仅只是过过耳朵,连看都没看到过,那些美好的形容词更是跟他们没有半点儿关系。可就是这样,也不妨碍他们去想象与推崇,她的妩媚,她的妖娆以及她的美好。

  这天,我们游玩到了一处山清水秀的地方,我突然感觉到了肚子不舒服。不是吧?自从吃着这里的绿色食品开始,我便很少出现过这种情况,这里可没有公共厕所啊,就只得露天解决了。囧啊!

  我隐晦的向苏月表达了一下我的意图,吩咐厉刀照顾好他们,便一个人跑得远远的,找了个风水宝地去排污了。开玩笑!要是不跑远点儿,万一给小辣椒那个杀千刀的看见了,还不得污蔑成什么样儿!

  这刚找了个依树傍草的宝地,蹲下来还没多久,连头等大事都才解决了一半,就听见了“嗖嗖”的两声,有两个白衣蒙面的女子,出现在了我的视线里。

  我滴个神呐!还好我们隔得不算太近,我又隐蔽在草丛里,暂时没有被她们发现,不然就我现在这副撅着屁股的摸样,要是给她们看见了,都够我死上百八十回了!琉璃宫的姐姐哟,你们怎么无处不在啊!好巧不巧的,拉个肚子都能遇见你们,我这也是没谁了!

  我简直被吓尿了!屁股都是紧的,更别说继续排污了!可我也不敢动啊,万一擦个屁股啥的弄出了点声响,暴露了我的所在,那我岂不是活的不耐烦了吗?!我紧张的屏住了呼吸,僵硬的保持着最开始的动作,尽量的去降低我的存在感。

  我多么希望这个时候能叫个暂停,然后我火速的擦擦屁股走人,你们爱聊什么聊什么,我才没有兴趣知道!可是,现实中总有那么多巧合,那么多迫不得已,我现在就在迫不得已的听着她们的秘密。你这天杀的贼老天!你好歹等我拉完了再遇上啊!现在这样,是几个意思啊!

  不等我继续乱想,那两个琉璃宫的人便开口了。

  “楼儿,你真的……肯放过我?”那个略显清瘦的人影,不敢相信的说道。楼儿?难道就是那个少宫主黛楼儿?那个美艳不可方物的女子?

  “你我是多年的姐妹,我实不想看到你走到今天这一步。师姐,回头是岸啊!”旁边那个略显妩媚的身影,操着清冷的口音淡淡的说道。不知道为什么,看着这个身影,我竟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

  “唉,我就知道,你不会放过我的,宫主也不会放我的。是我妄想了,你若还认我这个师姐,我便只求你能够放过他。”那个清瘦的人影,略显失望的说道。

  “事已至此,师姐你还冥顽不灵!唉……罢了,宫规在此,路是你选的,你交出所盗宫内宝物,我便放你一条生路,从此,世上再也没有明心此人,你是死是活,是幸福是苦难,都与琉璃宫没有半点关系。”清冷的声音又响了起来,似是带了无尽的惋惜与无奈。

  “此话当真?我从未想过盗取宫内宝物,只是……只是想要让他有个保命的东西。”那个清瘦的人影惊喜的说道,然后语气慢慢的转为了内疚。

  “真是痴儿!师姐,楼儿我再奉劝你一句,那人并不是真心对你,他不是你的良人,你这么为他并不值得。”清冷的声音似乎还想要劝说。

  “呵呵,没有什么值得不值得的!爱上了,纵是米分身碎骨,也无怨无悔!”那个清瘦的人影,慢慢的低下头,略带哀伤的说道,远远的看上去,竟莫名的显得无尽的凄凉。

  那个妩媚的身影,沉默了半响,终是叹了口气,淡淡的说道:“你走吧……带上那个男人,走的远远的,不要再被琉璃宫的人遇见了。”

  清瘦的人影惊讶的抬起了头,半响才从震惊之中回过神来,由衷的感谢道:“师妹!你变了。至少以前的你不会这样。师姐我在这里,替我二人谢谢你,以后不管如何,师姐我都谢谢你今日的成全。”

  那个妩媚的身影慢慢的转过身去,背对着我这边,半响,才幽幽的说道:“是么,是我变了么?”

  那个清瘦的人影也不再多话,递了一个包裹着的东西给了她,便自己默默的向远处走了。独留下那个妩媚的身影,寂寞的站在那里,还在伤感着什么,回味着什么,思考着什么……

  我说大姐啊!你倒是走啊!别人都走了,你还呆在这里干什么啊!不知道妨碍到别人排污擦屁股了么!小心长针眼哦!啊啊啊~我特么的腿好麻啊!

  ☆、第82章 哪里来的山贼

  我像一只潜伏的猎豹般,死死的盯着前方的人儿的背影,连动都不敢动一下,就盼着她赶紧的“咻”的一声飞走掉。可是,她像是跟我杠上了一般,就只是无限孤寂的站在那里,仿佛要跟周围的景物就那样融为一体。

  要是换个时间看到这样的情景,如此美人,如此美景,我一定会被这种感伤和孤寂所感染,默默地陪着她一起沉寂,耐心的感受这份萧条,这份飘零。

  可眼下这个时间点……真是一言难尽啊!哪怕是忽略掉,我此刻正在不停发着抖的这两条老腿,就是光看我现在这姿势,也不太适合干那些文雅的事情。我的脑袋里,现在什么也不想,就想着赶紧擦擦屁股走人,哪怕是爬,我也要爬离这个鬼地方,再也不找这些所谓的“风水宝地”了。宝你妹啊,宝!什么也没捞着,倒是蹲在这里,快把自己给变成了个“宝”了——傻宝!

  前方的人影,突然轻轻的叹了口气,却并没有转过身来,只是声音一改刚才的清冷,带着一股我似曾相识的妩媚,幽怨的说道:“王爷,你还要一直这样看着我到什么时候?”

  嘎?!什么情况?这句话的信息量好大哦,容我想想。首先,她知道我一直在这里看着她。那她会不会杀人灭口啊?为什么一直没有动手?其次,她居然认识我。她是谁?我貌似不认识什么少宫主,什么黛楼儿的神秘人物啊?为什么她的语气会令我如此熟悉呢?最后,谁要一直看着你了呀!我容易么,我!裤子都还没穿呢!两条腿抖得都跟筛糠似的了!还不是你们,为毛要跑到这里来跟我抢地方啊!这么尴尬的场景,真是让我欲哭无泪啊,就是死,都是死不瞑目的呀!

  哎呀,不管了。既然被发现了,那我就破罐子破摔吧!我一边飞速的做着排污的后续工作,将自己赶紧的收拾的人模狗样的,一边密切的关注着前面的人有没有回过头来偷窥。我也真是够了,不知道一天到晚脑袋里都装了些什么,这个时候还在关心这个。

  我弹了弹身上的草屑,半死不活的拖着那两条已经不是自己的了的两条老腿,向着前面的那个身影处,艰难的挪近了一段距离。

  “呵呵,每次遇见王爷,都是那样的出人意料啊。”听到我这边的声响,那个身影慢慢的转过身来,一扫刚刚的萧条,很是愉悦的说道。

  于是,我便对上了一双异常熟悉的眼睛。那是一双怎样勾魂夺魄的眼睛啊!一如初见时的美丽,能够吸走人的灵魂,看进人的心里。并不会因为一袭小小的面纱,而让曾经见到过它的人,将之忘记。

  那双勾魂夺魄的眼睛,此刻正笑意盈盈的看着我,似欢喜,似雀跃,似期待,似眷念,里面充斥了太多我所不能理解的情绪,令我很是疑惑。她面上的轻纱轻轻飘动,传来一个好听的声音,似是千言万语,都化作了这简单的六个字——“王爷,好久不见。”

  青鸾?!眼前的这个琉璃宫少宫主黛楼儿,也就是那个充满神秘色彩的谜一样的人物,竟然就是我所认识的青鸾!那个受众多江湖侠客追捧的“美艳不可方物”的妩媚人儿,竟然就是曾经被我所救过的青鸾!

  我简直惊呆了!张着的嘴巴都忘记了合拢,就那样傻傻的看着她,也忘记了说话。

  “噗嗤!王爷,这才多久没见啊,戴上面纱您就不认识青鸾了吗?”眼前的身影,很是愉悦的摘下了面纱,冲着我欢快的说着。

  我闭上了嘴巴,很是艰难的咽了口唾沫,一脸蒙逼的问道:“你真的是青鸾?”

  “嗯。”面前的人影依旧愉悦的说着。

  呼,吓死我了,终于可以放心了,你是青鸾就好,至少我的小命保住了,不用再害怕被人给先煎后杀了。我仔细的观察着她的表情,确定她应该只是知道了我在那里,而不知道我在那里都干了些什么事情。我一颗悬着的心,才敢彻底的放了下来。

  面前的人影突然正了正身型,很是认真的向我施了一礼,接着柔声的说道:“青鸾便是琉璃宫的黛楼儿,当初有所不便,使用的是化名,未能据实相告,还望王爷勿怪。楼儿感谢王爷当日的救命之恩,日后必有所报。”

  “哈哈,当日不过是一时顺手,你不必在意,如果换成是别的朋友遇到当时的情况,我也会这么做的。”我傻笑着说道,不过说的倒是真的。

  “王爷的一时顺手,可是解救了楼儿的性命,楼儿怎会忘记。”黛楼儿很是认真的看着我,突然展颜一笑,接着说道:“王爷当楼儿是朋友?”

  “呵呵,当然。”我微笑着说道。

  “那我是否也可以叫你韩青?”黛楼儿很是期待的望着我说道。

  “呃,可以。”我莫名其妙的回答道。以前的时候大家都是习惯叫名字的,也没觉得有什么。看着眼前如此开心的黛楼儿,我实在是无法理解,在这里,随便叫个名字有什么好开心的,小辣椒不是一直都那么扯着嗓子叫的我么。

  “那么,韩青,呵呵,你怎么到这里来了咧?”黛楼儿很是高兴的说道,那模样,简直就像个不谙世事的小女孩,跟外界形容的那个清冷高傲的妩媚模样,简直就像不是同一个人。

  话都说到这里了,我才猛然反应过来。我特么不就是为你而来的么!呃,这么说着很有歧义,咱们换一种说法。我特么不就是为了被你们所盗走的国宝而来的么!可,真的能这么直接的说出来吗?黛楼儿会不会翻脸不认人,直接把我给咔嚓掉呢?

  我踌躇了一下,最后还是决定懒得费脑子了,直接说道:“我为了国宝而来。”

  黛楼儿闻言果然变了脸色,不过,并不是变成了我想象中的那样,而是显得很是失落,轻轻的说道:“原来是这样啊,我还以为……国宝,真的对你那么重要吗?”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