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不是我想变弯的(gl)_第37章

五把刷子Ctrl+D 收藏本站

  “其实你不用谢我的,这些都是我心甘情愿做的。”黛楼儿轻轻的说着,仿佛要将这声音融入风中,吹进心里。

  “哦,对了,这次你师父没有为难你?有没有什么危险啊?”我突然反应了过来,略带关心的问道。

  “呵呵,原来你也会关心我呀!”黛楼儿闻言,抬起了头,一双眼睛望着我熠熠生辉。

  “呵呵,当然会关心你了啊!我们可是朋友啊!”我很是自然的说道。

  “对哦,我们是……朋友。师傅她……并没有为难我。你可别忘了,我可是她的继承人啊,她怎么会苛责于我呢?此行很是顺利,你不用担心。”黛楼儿收回了她的目光,平静的说着,越说,声音便越小。

  “哦,是这样啊,那我就放心了。”我恍然大悟,一拍额头,傻傻的说道。

  我们突然变得没有话说了,相对沉默了一会儿,我低头把玩着手里的“罗方”,黛楼儿突然柔柔的唤到:“韩青!”

  “啊?”我抬头茫然的应道。便对上了黛楼儿略显复杂的眼神。

  “你回去之后,不要再跟你二哥走得那么近了,他并不是你想象的那样的。沉香阁,你也别去了,那种地方……龙蛇混杂的,不太好,还是不去为妙。”黛楼儿忧心冲冲的嘱咐道。

  “哦。”我一头雾水的应道。黛楼儿你这也太……那个啥了,貌似二哥没有招惹到你。不过,我知道她也是关心我,便也没有反驳。

  黛楼儿低头沉默了一下,接着轻轻的说道:“时候也不早了,你先去收拾东西,最好明天就启程回去!”

  “哦,呵呵,我也不靠这一会儿了,还是等你走了我再去收拾。”我微笑着说道。

  “不用了,还是你先走。我想要就这样看着你走。你走了,我再走。”黛楼儿柔柔的说道,那声音竟让我听着,有一种淡淡的哀伤,挥之不去,招之不来。

  “呃,好!那……再见了,黛楼儿。”我见拗不过她,便不再坚持,开始真诚的跟她道别。

  “再见了,韩青。”黛楼儿微微一笑,柔媚的说道。

  我拿着“罗方”,转身向着院外走去,刚走到转角,便听到了背后传来一个声音。

  “韩青。”黛楼儿突然出声唤到。

  “啊?”我转身呆呆的应着,一脸的茫然。

  “你还会记得我吗?”黛楼儿静静的站在那儿,语含期待的问道。

  “当然会咯,我们可是朋友啊,你要是觉得无聊了,也可以去京都找我玩啊,到时候一定带你好好的玩遍整个京都。”我微笑的说道。

  “真是很让人期待啊。”黛楼儿柔柔的说道,那双好看的眼睛都开始泛着光,隔这么远的我都能看到。

  我见黛楼儿再也没有话说了,只是那样静静的看着我,眼中包含了太多的情绪,都是我看不懂的。于是,我冲她开心的挥了挥手,以示告别,转身走进了转角,开始回房准备回京的事宜了。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在离开转角的那一刹那,我仿佛听到了一个轻柔得不像样的声音,说着:“谢谢你。”怎么可能,我并没有什么地方值得别人去感谢的啊!

  耶!终于可以回京都了啊!还好这次出来有惊无险,一切顺利啊!我简直归心似箭了呀!

  待苏月和小辣椒回来之后,我便把我们即将回京都的这件事情告诉了大家。小辣椒很是不舍的说还没有玩够,能不能多留几天,在我强硬的态度下,便也神色恹恹的勉强同意了。其他人倒是都表现的很开心,终于可以回家了嘛!

  第二天,我们便知会了江来一声,匆匆的启程回京都了,毕竟,怀揣着这么个烫手山芋,我是不敢像出来的时候那样四处游玩耽搁的了。这次回京,江来派了一小队精兵护送我们,我也没矫情,照单全收了,同时还叫影一影二调了一大批我们的人在暗处护卫。可不能路上出个什么意外,让煮熟的鸭子全飞了呀!

  接下来的几天,倒还算平静,我们都在枯燥无味的赶着路,也没有什么其他的事情。只是,我还是一直没有看透这“罗方”的神秘。

  这天,我和苏月安静的坐在马车里,我依旧很是无聊的把玩着手里的“罗方”,总觉得它能给我一种莫名的熟悉亲近感,却对于如何抓住这种感觉毫无头绪。这几天,我都快把“罗发”给摸得发光了,还是想不通问题出在哪里。唉,这万恶的强迫症啊!不自觉间,便紧锁了眉头。

  苏月轻轻的将头靠在了我的肩膀上,温柔的说道:“可是遇见了什么难题?”

  “嗯,有些事情想不通,总觉得国宝给我一种很熟悉的感觉,却无从着手。”我略显惆怅的说道。

  “有些事情,一条道路走不通,你可以尝试着换另外一条。不要局限住你自己的思维,让它自由的去想象。当局者迷旁观者清,你可以试着用一种旁观者的姿态,去看待事情,也许会有一种意想不到的收获。”苏月安静的诉说着,用她特有的方式,抚慰我焦躁忧虑的心。

  她好听的声音回荡在我的耳边,洗涤着我的心灵,让我顿觉醍醐灌顶,开始以一种超然的姿态,纵观这整件事情。我就那样安静的思考着,苏月就那样静静的陪伴着,我们都没有再说话,一时间,周围变得十分的安静,只听得见马车行驶中的声音。

  我们保持着这种姿态很久,突然我脑海中一道电光闪过,顿觉一片空明。我满眼兴奋的望着手中的“罗方”,期待的用手去掰动,好证明我心中的猜想。连苏月也被我的情绪所感染,抬起了靠在我肩膀上的头颅,满眼好奇的看着我的举动。

  我使出了吃奶的力气来掰,罗方却纹丝不动,估计会这么对待这件国宝的,有史以来我算是第一个。罗方的动静很是打击了我的信心,就在我快要放弃这个想法了的时候,空气中突然响起了一声“咔嚓”的声音。

  我和苏月震惊的看着手里的罗方,它已经改变了原来的形态,一边已经被我微微的转动了。窝操!还真特么给我蒙对了啊!罗方,罗方,不就是“魔方”吗?肯定是之前韩家的祖先,在交接之时身负重伤,弥留之际吐词不清,才会让后人误传为了“罗方”这个名字。不过,要是我不是穿越过来的移民,叫“罗方”还是“魔方”,估计区别不大。莫非,这韩家的祖先也是穿越过来的前辈?这么叼?祖先啊祖先,你可以一定要罩着我啊!

  我和苏月对视了一眼,分明都看到了对方眼里兴奋的火花了。于是,我便激动得连大气也不敢出了,紧张的继续去掰动“罗方”。还好我以前常玩这个,经过一段时间的努力之后,终于将一个侧面拼成了一个“韩”字,“罗方”便应声而开了,露出了里面一个小小的空间。

  空间里,静静的躺着一张不知道是什么材料制成的,软绵绵的黄色布帛模样的东西,我激动的双手都在发抖,哆哆嗦嗦的将布帛拿了出来,小心的展开与苏月一起看了起来。

  只见上面第一行写着:“凡我韩氏子孙,当逢大难,方可开启魔方,阅读此卷。”我擦!还真是魔方啊!我就说咯!前辈啊,你太强大了!这防盗技术,简直是杠杠的呀!

  我看到这里停顿了一下,想着现在虽然没有大难,但是也不妨碍我瞻仰前辈遗留的圣物啊!我的好奇之心,顿时变得汹涌澎湃,接着往下看去。

  “非我韩氏子孙,得此无用,如被拾到,烦请交回,必有重谢,不胜感激!”呃,我算是披了块韩氏子孙的皮囊,打了个擦边球。

  “众人皆知我韩家共有三件宝物,其实不然,只有两件。这第三件,只是储存着,讲述如何使用前两件宝物的方法说明的载体。如若不知此方法,前两件宝物便只是两件观赏品,发挥不了其真正作用。”

  “这第一件宝物——‘龙凤夜明珠’,是上古龙凤二神爱情的见证。握有此珠,不仅能照亮黑夜,再现龙凤二神相互嬉戏的奇妙场景。更重要的作用在于,相传两个相爱之人,只要感情至真、至深、至诚,无论任何一方,只要能够不顾一切的用心头之血、痴情之泪,浇灌这‘龙凤夜明珠’,便能跨越时间、空间找到对方,将其带回。”

  “此珠为我韩氏先人偶然所得,已滴血认主,非拥有我韩氏血脉,便不可启动此珠。若感情不够真,不够诚,不够深,不够不顾一切,便也不用试图启动此珠,否则枉丢性命。此珠之效尚未得到证实,算是我韩氏先祖,留给后世子孙中的痴情之人的一个念想、一次机会。怜取眼前人,莫要等到失去了才追悔莫及。”

  “这第二件宝物——‘战神剑’,其实就是我上古的韩氏先祖所铸,后被遗失,辗转回到我韩氏族人手中。此神剑为一天外陨铁所打造,此陨铁通体漆黑,异常难以熔炼,又是携着雷电从天而降的。先祖是个铸剑痴,不忍这旷世奇材被辜负,便用了秘法,使用非常手段,以韩氏族人鲜血浇灌铸造而成,剑成之日,戾气冲天,乌云遮日,天降异象,方圆数十里被笼罩在一片雷霆之中,除了持剑之人,周围的一切都化为了灰烬,恍若末世之景。”

  “先祖心愿已成,又不忍众生受苦,觉得愧对了被神剑所吞没的韩氏族人,便自己跳下了剑庐以身饲剑,同时也封印了此剑的戾气与神通。即便是这样,此神剑也是一柄世间不可多得的好剑,并助我韩氏先祖中的一位将军,成就了‘战神’之名,同时也成为了我韩氏建国的‘不败的信念’。”

  “可是,如此,便也枉担了这‘神剑’之名,只是一柄好剑,一个信念。”

  “真正的‘战神剑’,是以雷神之怒,毁灭世间。我韩氏族人拥有大毅力、大决心者,以灵魂为引,以心头之血饲剑,便可解开封印,释放神剑威能,将重现剑成之日的雷霆之怒,末世场景。如此景象,才不负这‘战神剑’之名。此举,便是以性命为筹码,换一次‘战神降世’,非万不得已,慎用!同样,非我韩氏血脉,便不能与铸剑师的血液封印形成共鸣,亦不能让神剑威能重现。”

  ☆、第88章 遇刺

  看完我手里的这洋洋洒洒的一大篇,我突然有了种,原来韩氏族人都是开挂了的认知啊。终于找到了一点被上天眷顾的感觉,有种好叼好叼的兴奋感哦!我亲爱的韩氏祖先,你到底是哪儿蹦出来的啊,居然收罗到了这么强悍的东西。怎么有一种在听神话故事的感觉啊!其他的国家也有这些祖传的玩意儿吗?你确定你说的都是真的,不是在忽悠你的后代子孙,让他们作死的崇拜你?

  我狠狠地咽了口唾沫,然后和苏月对视了一眼,都看到了对方眼里的震惊。呼~还好,被吓到的不止我一个人。我慎重的将布帛叠好交由苏月保管,然后将罗方复原成了原来的模样。再三确定和原来没有区别了之后,我才缓缓的说道:“苏月,这个还是你来藏着吧,也算是一种双重保险。我们就当没这回事,依旧保护好这个盒子,哪怕有人来劫,不幸丢失,也便没有那么重要了。”

  “嗯,你放心,我知道轻重,会藏好它的。”苏月说完,便将布帛贴身藏好了。

  我这刚松了口气,还来不及歇会儿,便听到了马车外响起了一阵刀剑相击的声音。什么情况?我这张乌鸦嘴,也太精准了吧!刚说出去的话,都还是热的,就应验了,当初买彩票的时候怎么不见这么灵验啊!我滴个妈啊!你们悠着点儿,我怕见血啊!

  “噌”的一声,一把明晃晃的刀,便穿透马车的车壁插了进来。我滴个妈啊!这是玩真的呀!我的心里,突然被一种既紧张又刺激的矛盾心理所占据,变得奇怪不已。我赶紧拉着苏月,跳出了马车,入眼就是一片刀光剑影、血肉横飞的景象。

  倒在地上的有护卫队的人,有暗卫的人,还有那些不知道哪里来的蒙面黑衣人,到处蒙上了一片刺眼的鲜红。耳边充斥着双方人马交战的,“乒乒乓乓”的刀剑相击声,每一声利器划破布帛的声音,也许就代表着一个鲜活的生命离我们而去。明明之前大家还有说有笑的,片刻之后,便天人永隔了。

  我还是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的直面着人的生死,不是通过电视,不是通过小说,而是通过自己的眼睛,亲眼见着一个个鲜活的生命,在我面前变得冰冷刺骨。这不是排练,不是恶作剧,倒下的人也不会在你“咔”的一声之后,从新站起。

  眼前的一切,带给我内心的冲击是无与伦比的。他们,是因为我,在抛洒着生命。从今以后,我是否还能继续以这玩世不恭的心,承载着他们的生命,没心没肺的活着。

  我突然听不见四周的声音了,脑海中一片茫然,只看得见在我面前激烈交战着的人影。有什么温热的液体,溅在了我的脸上,我抬手一摸,鲜红鲜红的格外刺眼。

  厉刀张嘴说着什么,我还是听不见他的声音,只看得见他不断开合着的口型。然后,我看到了苏月紧张而惊恐的看向了我的另一边,我循着目光看了过去,原来是小辣椒。她挡在了我的前面,肩部被一只利剑所穿透,流了好多好多的血,却还不忘冲我咧嘴一笑。真是丑死了!

  我的眼睛,似乎流出了什么温热的液体,酸酸的,涩涩的。原来,我脸上的这抹鲜红,是小辣椒的啊!一如她常常穿的衣服,只有鲜红。她真的好讨厌哦!都把她的红,染到了我的脸上了,也不问我喜不喜欢。她干嘛要挡在我的前面啊!干嘛要用身体截住那支箭啊!干嘛中箭了还要冲着我那么无所谓的笑啊!她问过我愿不愿意让她挡了吗?

  小辣椒,我告诉你,我讨厌红色!非常讨厌!并且是从现在开始的!我也不愿意让你挡在我的面前,明明我的皮比你的厚嘛,说不定那箭还射不穿呢!

  你的伤口,干嘛又流黑色的血了啊?明明刚刚还是红的!难道你知道我讨厌红色的?那我告诉你,我也讨厌黑的!讨厌的要死!

  呜呜~小辣椒,你会不会死啊!我明明对你那么差,还老是跟你斗嘴,跟你抬杠,你干嘛要那么傻,替我挡箭啊!明明别人都知道趋利避害,就你脑子进水了,上赶着挨箭!你是不是傻啊!

  我猛然间找回了我的听觉与神智,不再理会四周的情景,冲上前去,接住了摇摇欲坠的小辣椒,任由泪水模糊了我的双眼,冲着她吼道:“谁要你冲上来的啊!你是不是傻啊!”

  小辣椒忍者疼痛,艰难的笑着说道:“我说过我会保护你的啊,再说了,我还答应了你皇帝哥哥要救你的啊!”

  • 背景:                 
  • 字号:   默认